[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侯仲华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庭枉法审判提起上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侯仲华,男,1972年9月22日生,汉族 (博讯 boxun.com)

    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范巷村相更浪29号
    临时联系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徐泾镇诸光路1355弄(农民别墅)61号,邮编:201702
    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法定代表人:余建源 职务:局长
    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555号
    被上诉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念祖 职务:董事长
    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新金桥路18号
    上诉请求:
    一、依法撤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08)闵行初字第97号行政判决;
    二、依法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闵房地(2008)177号房屋拆迁裁决;
    三、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
    事实与理由:
    上诉人系合法居住于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范巷村相更浪29号的农村房屋产权人,上海农民。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念祖以所谓“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前期基础性开发(二期)项目建设”名义对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农村集体土地以化整为零擅自扩大范围的方式大肆侵吞掠夺,强行进行所谓农用地专用、征用集体土地和土地储备。在未予对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实际办理土地征用手续,未申领《建设用地批准书》等相关合法文件,未对农民实际进行土地补偿、青苗补偿和劳动力安置前提条件下,擅自对包括上诉人房屋在内的农村农民房屋进行超范围的大规模拆除,乃至强制拆迁。
    而被上诉人在作出闵房地(2008)177号房屋拆迁裁决时,在对上诉人人口情况、居住房屋面积、估价报告和裁决安置用房地点以及拆迁许可证的合法等一系列相关问题系有争议的前提下,不顾具体事实和实际情况贸然作出非法房屋拆迁裁决,其裁决内容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原审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对该裁决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超越职权,以行政庭庭长、本案合议庭审判长黄江为首的审判人员严重枉法裁决,为行政腐败和违法违规野蛮拆迁保驾护航,充当黑势力的保护伞。
    一、将本案农村房屋的征收拆迁视为城市房屋拆迁,属认定事实不清。
    按照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前期基础性开发(二期)项目建设,对包括上诉人的土地进行征用,但相对征用手续不完备,征用方案未实施,未将上诉人所适用的农村集体土地转变为城市国有土地。因此,拆迁人的所谓以城市房屋的拆迁方式适用于上诉人的房屋拆迁显然存在根本性错误。同时,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六十七条(征地后的房屋补偿安置)明确规定: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后拆迁房屋及其附属物的,补偿安置办法另行规定。
    二、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其局长余建源,是闵行区人民政府成立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建设闵行区分指挥部的成员(见闵府办发(2006)55号文件)。被上诉人实际具备了拆迁人的身份地位,因此,被上诉人对本案拆迁裁决的主体资格为不合法,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条第二项、《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七条规定,本案应由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裁决,被上诉人无权管辖。
    三、本案裁决上诉人农村房屋证据不足。被上诉人一味偏袒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诉人房屋面积估价报告系有重大争议。对此,一审判决属于证据不足。
    1.上诉人房屋建造时期与拆迁时期的房屋重新分配。有相关批准建房文件等合法手续予以证明。上诉人曾对估价分户报告提出异议,并要求申请复估和重新评估以及申请鉴定的合法权利,根据有关规定存在一个时效性问题。然而,作为出具该《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居住房屋拆迁估价分户报告单》[分户报告编号:沪城房估(2006)拆字010号4-34号]的估价时点为2006年9月6日,但其送达日期却于2008年1月24日。为何时差上如此巨大,事后根据上诉人等人的查询得知,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上海市房地资源管理局《关于房地产(土地)估价报告评审情况的通报》中明确宣布,本案出具估计报告单位即上海城乡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属于“抽查报告总分不合格”。因此,估价分户报告为无效。根据上海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沪房地资权(2006)169号《关于本市房屋拆迁估价报告鉴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有关规定,“法院在审理房屋拆迁裁决行政诉讼案件过程中,拆迁当事人对估价结果有异议且未经专家委员会鉴定的,法院可根据拆迁当事人的申请,委托专家委员会进行鉴定”。因此,一审判决中认定该不合格评估公司的估价分户报告剥夺了上诉人的合法权利。
    2.上诉人指出被上诉人的房屋拆迁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原则适用错误。根据《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关于做好市市政重大工程项目拆迁裁决有关事项的通知》(沪房地资拆[2006]653号)第二条第二项,拆迁人申请裁决时,应当提交“经市重大办现场踏勘后出具的关于被拆除房屋确实已直接影响工程进度的证明材料”。一审判决中并没有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关于该“证明材料”的举证证据。
    3.被上诉人和第三人以裁决安置用房作为上诉人补偿安置用房,而该房屋既不在拆迁方案范围内的认定房屋,又是案外人上海莘闵宝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的被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闵行支行“房屋建设工程抵押”房屋,抵押认定日期为2006年1月11日至结束日期2009年1月10日,之后情况还不明确。因此,其裁决安置房屋包括临时安置,严重违反了《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二条第六项产权清晰、无权利负担的安置用房证明。
    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裁决属于证据不足。
    四、一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1.2008年8月19日下午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第十一法庭审理的上诉人提起撤销被上诉人房屋裁决一案时,其行政庭庭长担任本案合议庭审判长的黄江无正当理由和书面决定,不准许上诉人开庭前日匆忙寻找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许正清先生、陈恩娟女士,无理剥夺了许、陈二位的公民代理权资格和上诉人的委托权利。
    2.上诉人母亲王四英、妻子朱晓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在开庭前向法院邮寄、在开庭之日再次递交申请以第三人或追加原告身份参加诉讼,但被审判长黄江拒绝,黄江在庭前及庭审中多次明确宣布,法院不准许追加王四英、朱晓燕的理由竟是“被告作出裁决是以侯仲华户为基础,侯仲华即作为个体又代表一户,今天开庭时间早已经确定。署名为朱晓燕、王四英在开庭的前一天才提出此要求,所以本院不予准许。”(见庭审笔录第七页)之前,黄江向法警下令将手中拿着书面申请书的朱晓燕赶出法庭逐出法院。这里有庭审笔录第二页清楚记载。
    上诉人注意到,同为本地块的另几位被拆迁户,同样是闵行区法院行政庭的其他法官就明确收受其作为原告身份参加诉讼。
    因此,上诉人认为本案审判长黄江及其合议庭不维护法律权威,不坚守公正、公平和正义、良知,却处处为强势集团、贪官污吏、官商勾结和腐败现象积极充当马前卒祸国殃民,让人感觉不是一个坚持原则的法官,而是一个十足的法盲,原因就在于黄江缺失了作为一个法官应具备的最起码和最基本的法律常识。无正当理由剥夺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参加诉讼,侵犯了他们的正当合法权利,可以看出,这是一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最直接的体现。
    五、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违反国家政策规定。
    本案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房屋拆迁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原则,根据法律依据,严重违反了《建设部关于清理城市房屋拆迁有关地方性法规、规章中有关问题的通知》(2004年9月3日建法[2004]154号文)第二条:一些地方规定“先房屋拆迁,后处理纠纷”与(国务院)《条例》“先补偿安置,后拆迁”的原则不一致。因此,本案被上诉人裁决违反国家有关规定。
    最后,上诉人需要告知天下人都知道的一个真实的大笑话。根据2007年10月1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拆迁管理条例因与物权法的有关规定不一致,将停止执行。为此,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亲自在2007年8月24日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受国务院委托明确宣布:“国务院2001年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与上述规定(指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不一致,物权法施行后该条例要停止执行,城市房屋拆迁将处于无法可依的状况”。这是全球人都知道的事实,唯独闵行区法院合议庭法官审判长黄江、审判员蔡云、代理审判员吴峰却不知道?这里,有一审判决书第六页倒数第八行“原告侯仲华认为《拆迁条例》、《拆迁实施细则》已废止的观点,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为证。由此可见,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为官商勾结、官商一体和行政腐败、违法违规野蛮强制拆迁充当保护伞显露无疑。一审判决让人非常震惊于闵行区法院法官们的法律知识、政策导向都已经无知到连一个走在马路上捡垃圾破烂度日的流浪儿都不如。难怪本案判决文书中依据的相关的法律条文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四)其它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这里,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了上诉人,本案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侯仲华的诉讼请求,而不是维持被上诉人的房屋拆迁裁决。一审法院迫于被上诉人的淫威,本案一审判决没有法律依据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提出上诉请求,事实清楚,理由充分,证据确凿,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衷心希望二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公正,公开开庭审理。下决心认真消除腐败犯罪份子原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任时期为其小兄弟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人大代表,本案拆迁人的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念祖违法违规的房屋拆迁裁决和推行强制拆迁所带来的严重恶果,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原副局长殷国元的强制拆迁最终成为判处其死刑缓期执行的人生坟墓,以体现司法为民,伸张社会公平和正义,保护弱势群体。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另附:1.建法[2004]154号文(一份)
    2.国发[1999]25号文(一份)
    3.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一份)
    4.沪房地资权[2006]169号文(一份)
    5.闵府办发[2006]55号文(一份)
    6.一审判决书(一份)
    
    上诉人:侯仲华 13003280236
    
    
    2008年9月1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