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用实践检验“真理”,拿什么来检验“实践”?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改革开放的源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博讯 boxun.com)

    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大规模的总结成绩展望未来的活动相继登场,但所有活动几乎都要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入手:过去三十取得巨大成绩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或者说改革开放的源头是什么?
    
    当然有很多答案,而且大多数答案都离不开经济改革,不可否认,虽然三十年的改革主要是经济改革,开放也主要是在经济和社会两个领域与国际接轨,但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的却是三十年前的那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更具体一点,就是从以邓小平、叶剑英老一辈否定“两个凡是”,确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开始的。谈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绩,展望未来,绝对不能离开那一场看似从哲学问题入手,迅即深入到思想领域的各个角落,特别是真理和是非判断的标准上。
    
    不难想象,如果没有当初对“两个凡是”的批判,如果不从思想领域拨乱反正,如果没有确立判断真理的新标准,三十年改革开放不是能否取得如此大成绩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会有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
    
    我们是不是夸大了思想解放在改革和社会进步中的作用,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先不妨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三十年前,我们为什么要用实践来检验“真理”?
    
    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我在“真理”两字上打了引号。不错,三十年前小平同志之所以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用实践把那些不是真理的“真理”全部检验出局。
    
    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国家本来就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建立在一两位哲学家和思想家创立的理论之上的社会制度。先烈们之所以抛头颅洒鲜血,就是认定自己追求的是“真理”,只是这个真理并没有被实践检验过。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更糟糕的是,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把马克思理论当成“真理”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弄出了更多的“真理”——例如毛泽东语录和毛泽东思想。
    
    在1949年建国后的三十年里,中国到处弥漫着一句话比一万句话还要厉害的“真理”,极左思想充斥,阶级斗争猖獗,绝对的不受监督的权力让国民民不聊生,老百姓是苦不堪言。那段期间,不知道有多少荒唐事和辛酸事发生在中国,更活活饿死了几千万。当然,在“真理”不会有错的前提下,如果你被活活饿死,那也绝对不是“真理”有问题,而是你的身体不符合“真理”。我想,这个方面不用多举例。
    
    正因为这样,要打破1949年后的那种以马克思教条和伟人的语录为至高无上的“真理”的局面(也即是当时判断一切是否的标准),必须从国人思想入手,必须要用新的标准来检验那些所谓的“真理”。这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应运而生了。
    
    那么现在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三十年前,当国人设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时候,他们检验出了什么真理没有?答案是否定的,但当这一标准确立后,却立马起了重要作用,那就是把以前束缚国人、压迫国人的所有“真理”都检验了一遍,不但发现它们不是“真理”,而且是严重的谬误。
    
    掌握了检验真理新尺度的国人一定象我们今天一样有一种兴奋和恍然大悟的感觉,这正如我们突然发现用来哺育孩子成长的三鹿牌奶粉竟然是残害儿童生命的毒药一样,他们也猛然发现,那些深入当时国人生活每一个角落的“真理”正是束缚他们的绳索。
    
    那么,既然三十年前这个标准的设立只是为了让那些所谓的“真理”原形毕露,那么我们是不是立即可以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过去三十年,我们用实践检验出了什么新的“真理”?
    
    我们不能否认三十年前那场思想解放运动的重要作用,也就是说当时确定的标准至少在思想上指导国人三十年。那么我们就有必要问一句,过去三十年,我们用实践检验出了哪些可以用来指导我们继续前进的“真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时打破了束缚全中国人民思想的极左的条条框框,确立了是非检验的新标准,伴随而来的是打破了极左思想的一些革命性的提法,例如摸着石头过河,白猫黑猫理论等等,这些浅显的提法当时都对那些毒害民众的所谓“真理”起了颠覆性的作用。解放国人的思想,大大的发展了生产力,人民生活水平大踏步的提高。中国人的实践检验和推出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发展是硬道理”!
    
    结果我们果然发展了!我们的GDP翻了,我们的卫星上天了,我们口袋里的钞票多了,我们出国旅游了,我们包二奶甚至到国外逛窑子了,我们不喝污染的水而改喝青岛啤酒和三鹿牌牛奶了……
    
    但你发现没有,过去三十年我们一直在发展,一直在“实践”,但除了“发展是硬道理”之外,几乎没有检验出任何新的“真理”?而且,为了据说怕影响经济发展,我们不搞争论,继续摸着石头过河,继续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为此,我们把儒家思想当成是过时的东西,我们把西方的普适价值当成是外来不适合中国国情的玩意,我们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思想里的对个体人类的重视和关怀的内容,我们把伴随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同发展起来的人文思想过滤掉,我们一个劲头的发展,发展,再发展——
    
    结果如果?结果我们看到一个看似繁荣的社会,内里却空虚得不堪一击,结果,我们在三十年后的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了真理的社会里!没有了真理,也就失去道德底线,模糊了是非判断的标准,思想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理想成为嘲笑的对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需要真理的时代?
    
    我知道各位对“真理”这个词儿的反感,什么狗屁“真理”?对于长期生活在“真理部”和“真理报”阴影下的民众来说,对于统治者时常把“真理”像白开水一样灌输给国民的国度来说,“真理”一词实在是不堪入目也不堪入耳的。
    
    我也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凡是被“真理”愚弄过的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任何“真理”。这也是小平同志的务实之处,当初如果他提出什么新的“真理”来取得改革开放前的那些“真理”,民众未必会相信他、跟他走。于是他直接用“实践”取代了任何“真理”,而且不许争论。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实践”和不争论,持续了整整三十年,这三十年里,国人和“真理”渐行渐远。如果你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连以前最喜欢使用真理两个字的中国人,也很少再使用这两个字了,真理对于中国人是越来越陌生了。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们必须再次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因为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真理,而且更主要的是,很多真理不是你用某种实践就能检验出来的,或者说那些真理已经不需要你“用实践去检验”。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是几千年人类文明进步的精华,是全人类经过漫长的实践总结出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些真理维系人类文明延续至今,而且在人类继续探索未来的进程中,指导着我们延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任何个人、政府和社会如果违背这些真理,都会受到惩罚,甚至遭到天谴。例如杀人放火是犯罪,这个就是不言自明不需要实践去证明的真理,你说你不相信任何真理,你说你一定要去用实践检验一下这个真理。于是,你去杀了人放了火,结果会怎么样?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结果是你杀人偿命,放火坐牢,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是什么让中国人一提到“真理”就皱眉头?是什么让国人一听到指引人类进步的思想就反感?当然是1949年建国后的那三十年,但只要你稍微反思一下,就会发现,那三十年不是因为“真理”太多而出问题,问题恰恰是那是一个没有真理的年代。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杀人放火是要受到惩罚的,可恰恰在文革的时代,杀人放火有可能让你升官发财。因为在那个社会里,真理被谬误取代。
    
    接下来的三十年里,我们终于用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把当时主宰中国的大多数谬误送进了垃圾堆里,但我们却同时犯了“真理”恐惧症,我们不敢接纳任何新的真理,我们都认为权力和真金白银比真理有用。于是我们继续摸石头过河,我们不管白猫黑猫,我们甚至不允许讨论和争论——我们终于不再长年累月地生活在谬误中,却开始生活在没有真理的实践中。
    
    一个没有真理的社会,就是一个缺乏了道德底线和是非评判标准的社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不用多费笔墨描述了,因为你正生活其中。在这里,你口袋满了,心里却空虚了;大家本该都快乐的,却一个个怒发冲冠。富人认为自己还不够富,穷人则认为是富人让他们变穷;左派认为中国不够左,右派认为中国应该更右,而一半中间派认为中国过左,另外一半中间派则认为中国太右;制造奶粉的人在奶粉里下毒;宣称是人民公仆的人却把民众当奴仆……
    
    这样的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个体和组织都认为自己代表了真理,都是天下人负我,这个社会出现了问题,就是因为不按照我的方式方法运作。结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社会道德底线不知道滑到哪里去了,是非判断的标准更是模糊不清。虽然这样的社会比黑白颠倒的文革要好一点,但却同样要不得,或者无法持久发展,更不用说和谐发展了。例如在文革时代,你杀人放火可能立功受奖,而在现在,你手起刀落,像小李飞刀一样“刷刷刷”杀了一些无辜的人,虽然不会立功受奖,却也有可能成为民众心目中的英雄(例如上海的杨少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在一个缺乏真理也没有了是非判断标准的社会,我们忍不住进一步追问:为什么那些恶人要在奶粉里放进了毒药?你想不通,但更让你想不通的是他们其实很简单的逻辑:因为他们要增加牛奶的成分,吸引家长购买,他们就可以赚更多的钱,企业就能够发展,更多的人就业,国家的GDP就能够过几年翻一番。这道理完全说得过去呀,这不就是我们一直推崇的“发展是硬道理”吗?他们错在哪里?
    
    他们错了,他们错在忘记了一个全世界都适用的价值观:中国古人说的“人命关天”,胡主席说的“以人为本”和温总理说的“任何企业的发展都不能以牺牲人的健康为代价”——这几条也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中最核心的内容。可是,在过去三十年里,这一人类不需要再去用实践证明的真理却偏偏要我们民族付出了代价——孩子的生命——才得到“检验”!你说,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这就是一个没有了真理、失去了核心价值观、迷失了道德底线、是非标准混乱的社会!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说它是最好的,因为只要你手中有点权力,你就掌握了“真理”,或者你甚至可以制造“真理”;说它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成为其他人制造的“真理”的受害者!
    

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需要用真理来检验我们的“实践”!
    
    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一定是拥有核心价值观的,这个核心价值观是建立在不言而喻的真理之上,这一真理可以源于中国古代的人文理想,也可以是来自西方的先进思想,不管来自何方,都是被人类的实践反复检验过的颠扑不破的真理,例如对生命的尊重,个人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集权的深恶痛绝和对绝对权力的监督等等。一个拥有了健康的代表人类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的国家,虽然在发展中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曲折和艰难,但总的发展方向不会改变,进步的轨迹不会被破坏。
    
    那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我们除了“发展是硬道理”以及赚钱、提高GDP之外,还有什么是国人达成共识的价值观?是与时俱进特别是随着领导人不同而经常变换的各种政策和决策?还是不停的仿佛发给小学生的教材一样塞给国人要求学而时习之的那些空洞的口号?
    
    中国是一个大国,人口众多,有古老的文明和同样古老的糟粕,在寻求发展道路时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能照搬照套,从这一点说,任何理论和模式都要经过中国的实践检验,才能发挥更好的作用。但这却不能成为我们回避甚至抗拒人类普适价值和真理的理由和借口。要知道,人类有些不言而喻的真理,不但没有必要去用所谓的“实践”检验,而且,还应该成为指导和检验“实践”的标准。
    
    当然,在当下的语境里,宣称要“用真理来检验我们的实践”绝对会让我成为过街的老鼠,因为用“真理”折磨国人的时代虽然已经远去,但阴魂并没有消散,每一个正常的国民几乎都还心有余悸。对于这样的国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摸着石头过河以及白猫黑猫更能让他们放松,让他们发挥主观能动性了。然而,我们真是摸着石头过河,完全靠自己的所谓“实践”在探索一条特色的路?在寻求人类没有认识到的真理吗?
    
    我们先简单地回顾一下过去三十年我们是不是完全地摸着石头过河的——当然不是,我们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基本上是跟随国际发展的大趋势,把以前被我们耽误的路日夜兼程的赶了回来。我们在经济领域实行的市场经济,基本上都是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历史上有迹可循的,发展了三十年,我们现在和国际接轨了,我们的经济也越来越依赖于国际社会。而且,如果你不那么夜郎自大的话,你总有一天会看清楚,从交通规则的细节,到生产的每一个出口创汇的产品,再到飞上太空的火箭,我们都在遵循人类已经积累的经验向前进步,虽然不乏我们零星的创新,但总体来说,离开了人类特别是西方世界积累的进步成果,我们寸步难行。
    
    人类有些真理是不需要我们再用“实践”去检验的,更不应该遭到怀疑甚至抗拒。例如小到源自中华民族的“尊老爱幼”的美德,就是一条不言而喻的真理。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只要违背了这一条,不管他拿出什么“实践检验出的道理”,那个民族都属于不合格的人类!再如前面说的杀人放火是错误的,你没有必要一定要去用杀人的“实践”和坐牢的代价去检验,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绝对的权力导致腐败,这是全国世界几千年的实践反复证明了的,可你偏要不信,一定要继续保持绝对的权力,又虚情假意地宣布杜绝腐败,你即便再去实践一千年,也不可能成功。当然你心里清楚,在这一千年里,你将拥有绝对的权力和绝对的财富,而民众只不过是你用来“实践”的牺牲品。
    
    同样的道理,当我们说独裁是不可能产生真正的和谐的时候,这也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真理,但如果你偏要用成千上万的民众做实验(例如北朝鲜),要在独裁里营造和谐,那么你迟早会被忍无可忍的老百姓斩尽杀绝,或者你把老百姓都杀绝。
    
    还有,没有有效监督的执法无异于法西斯屠杀,可你硬是要用“实践”去检验,还说这是某某特色,结果从孙志刚到杨佳,层出不穷,而这也许只是开始,还远远没有结束!再如,普适价值公认人权大于一切,可偏偏有人为了发展经济,牺牲人权甚至国民的健康和生命。最值得一提的是,民主和自由的制度早已经被全世界几千年的实践证实为迄今为止最不坏的政治制度,你却偏偏说它不适合你,你要准备用未来几千年探索出一种比民主和自由的政治制度更好的社会制度,充其量只不过是为了保持你手中的绝对权力更久一点而已!
    
    在一个没有真理的指导,在一个缺乏核心价值观的国家,所谓“实践”如同“特色”一样经常成为腐败和邪恶势力独断专行、为自己牟取私利的手段和遮羞布。难怪,每一次旨在利国利民的改革政策一公布,都会有利益集团置人类公正和正义这些不言而喻的真理于不顾,而劫持那一改革政策,为自己谋求最大的私利。
    
    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我接触到的国民,从上到下,都不约而同的有了种找不到方向,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们那些继续控制思想的当权者不敢面对人类早已经达成共识的不言而喻的真理——在政治制度上,表现为民主、自由和法治,以及对权力的监督等这些普世价值观。
    
    我认为,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在实践中探索适合中国路子的政治制度和经济体制,但另外一方面,这些探索和实践必须在全人类包括中国几千年历史凝聚 的不言而喻的真理的指引下。脱离和背弃人类公认的真理而一味依靠一国的“实践”,往往会车毁人亡,被历史无情地打回原点——这同样是被诸如法西斯德国、中国的清王朝等反复证明了的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杨恒均 2008-10-1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国庆节有感:我们就是国家!
  •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 杨恒均:年年都有月圆时
  • 杨恒均: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图)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 杨恒均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 杨恒均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 杨恒均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图)
  • 杨恒均: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 杨恒均: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杨恒均
  •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x具/杨恒均
  •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杨恒均
  • 国人心中都有一团火/杨恒均
  • 冯崇义、杨恒均
  •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冯崇义、杨恒均
  •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