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林: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维林: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多年来,台湾的政治领域中人,行为低下,龌龊,展现了台湾执政当局的群体文化修养、道德粗俗的行为形象,陈水扁能够在任总统期间大量贪污公款,还自个美其名是被政治迫害,脸皮城墙般地厚,没有羞耻。其人原就没有豁达的心胸,不外多了几分狡诈,这样的人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呢?偏偏中国,这样的人就能登上大雅之堂!
    要说中国大陆,表面上,议员能用大便向政治异见者身上泼、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因为在大陆没有什么异见者在一起商榷国是的基本条件,只是一群流氓、土匪在一起讨论如何瓜分、掠夺民脂民膏,盗匪头墓在台上拟订办法,台下就随声附和,其行为越加不堪更而有加。
    原本,一个文明国家,这样粗俗卑下的事不可能在大雅之堂发生,可在中国,不论是独裁制度,还是刚步入民主社会,还是王家天下,总是需要一些坏的被彻底淘汰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会经历。而在中国,当权者不到了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程度,大淘汰风潮就不会自然产生。
    如果是在民主国家有这样的事,很好处理,若是在独裁制度国家里,就不好处理了,因为粗俗低下,行为不检,总是不能取缔,若是取缔,首先自己的位置也很难保证,原因就是蛇鼠一窝,谁也离不开谁。就象即将倾倒的大厦,每根柱子甚至每块砖头或主动或被动地都在起不立即倾倒的支撑作用。
    作为欲独裁流氓集团快点倒掉的民运群体,所看到的不是中国如何进化,而是先为自己的衣袋里装填基金,或先使自己能够堂而皇之地生存下来,原是没错,可究竟都做了什么呢?伍凡先生搞了个临时政府,捐款的人或部门为什么不多?其实,伍凡先生是想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尽一点力量,可是,我们多年的观察,认为伍凡先生不外是文弱书生,做不好脸皮要厚 的政治家,而且总统位置以及实际权力也不过是在网络世界里形成的。
    我敢断定,中国实现民主制度以后,登台表演的不外与台湾今天政客所表演的水准相当,因为真正推动中国历史的人,却总是需要这些有叛逆精神、不讲什么仁义道德的粗俗汉子来彻底完成,将功论权,也就自然登上大雅之堂了。
    可以说,真正的谦谦君子,他做不了开拓的事,只能是起个不伤害他人的表率作用,实际没有什么能耐做实际跨越的事情,暗下里,也会有不能公开的丑闻,特别是中国。伪装作假,众人很是熟络,毕竟七情六欲样样不少,又想满足自己的欲望,又得做谦谦君子时,不有点伪装真的不行。
    但这样的假,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道理,只要做不到而需伤风化,那就私下地做去,我们没有办法斤斤计较,可是,今天从台湾到大陆,往往是一个“露”就能注释,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好就好在,马英九先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愿意屈居中共门下,只是自己的政治纲领需要转向大陆而不是搞什么尴尬的邦交只仅这一点就未做好,实在的太是遗憾。如果中华民族从新复兴,走向民主的里程,就应该有台北政治纲领的自然演化这一部分,使中国完全进入民主制度又能抬高自己的位置。
    经营台湾不如经营大陆,更不如经营中国,这是有点政治能见度的人都能看到的啊!作为台北,之所以不知道这一点,不知道如何地经营中国,是因为没有燕昭王的耻辱和气度。马总统先生只要会广招天下英豪,那么,与北京流氓这些三脚猫政客极限较量,就不会走于被动。因为弱者聚才才是打开成功大门的必备条件。再说,仅用些只能泼大粪或只能被泼大粪的人做中国经营的大事未免不行。
    实在不懂得,就请个郭隗来做吧,免得自己的一切尴尬。
    
    
    2008年10月1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