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英国将军为何说“阿富汗打不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力工博客
     俞力工/BBC10月5日报导,英军派驻阿富汗的指挥官卡尔顿.史密斯准将对《星期日泰晤士报》说:“我们不会赢得这场战争…要预期多国部队能把阿富汗境内的武装分子彻底扫除是不切实际的。” (博讯 boxun.com)

    
    他认为联军要做的,是“设法在撤离阿富汗之前,把武装分子的活动降低到一个可控制水平,让阿富汗军方自行处理。如果塔利班预备好坐到谈判桌的一旁讨论政治解决方案,那将是结束武装活动的一大进展,人们不应该对此感到不快。”实际上,不用他提,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早已开始接触塔利班,寻求和平解决的办法。
    
    911事件后美国入侵阿富汗迄今,整整打了7年仗。53000名国际联合部队尽管有最先进武器配备,再加上近3万名阿富汗部队,却对塔利班游击反抗军无可奈何。最近,不只是联军一方伤亡人数增加,盲目的攻击又不时让老百姓遭鱼池之殃,还有使战争扩及巴基斯坦的迹象…
    
    冷战结束后,美国采取军事行动时多高举“移植自由、民主”旗帜。笔者姑且不论其战略动机是否涉及“自由、民主”,仅仅想讨论一下该“普世价值”的局限性。
    
    阿富汗80%以上领土为山区,每个山谷地带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该特点阻碍了部落间的流通,但也成为抗拒外敌的天然屏障。过去凡遇重大事务,各部落、族群多派代表(长老、军阀、封建主、名望人士、宗教领袖等等)聚会协商。根据数千年的磨合,大体都知道每一个代表背后的实力与信誉。各个代表从不经民主选举产生。就因为他们多属本地的实力派,即便民众手里每人一票,开票的结果也是同样人选。就此意义,传统社会、封闭社会的政治协商办法虽然不符合“普世价值”,却是最为经济、有效。
    
    继而要问的是为何民主选举在发达国家可通行无阻?为何在某些第三世界国家,譬如印度,其民主选举就显得相当虚假(90%以上的国会议员均属最高种性----注)?道理不外是发达国家的工业化与现代化建立了广泛的全国性共同项目(如基建、通讯、大企业、商业、教育、旅游业等等),而由此产生了政党、工会、利益团体、非政府组织等等,早就把封建割据给彻底地排除了。从精神层面观察,经过生活、物资的改善,传统地方意识、封建意识也逐步由国家意识、民族意识和更进一步的多元文化所取代。
    
    如今,进兵阿富汗之后,不把力量集中在物质建设而是军事占领,其结果自然是加促地方势力的各自为政。从阿富汗生鸦片产量由2001年的185吨增加到目前的9000吨左右,就可以知道“普世价值”的移植让阿富汗收获了什么硕果。现下此责任当然不能要求卡尔顿—史密斯准将承担,原因是军人的职责只是攻克敌人,甚至杀人,而不是种田或建厂。这就难怪他必须趁早对媒体澄清误会了。
    
    2001年美军攻打塔利班政权依靠的当地盟友主要是北方联盟,而所谓联盟又大体是个北方军阀的组合。此后即便勉强拼凑了“民主政府”,其主要成员也多属军阀代表。此外,国会成员的产生也不是靠各个地方的民主投票,而是由中央与地方协商。与过去的唯一区别在于目前还多了一层美国的干预,而就这点除了美国的少数代理人如卡尔扎伊总统之外,谁也不肯买账。阿富汗政府的政令甚至无法跨越喀布尔首都,因此给卡尔扎伊总统赢得了“喀布尔市长”的绰号。
    
    美国希望阿富汗政府能干一些,也希望巴基斯坦多分担一些打击塔利班的力量。这点,根本是个无理要求。原因是直到今日,凡中央政府做不到、不愿做的社会服务如赈灾、救济工作,都由塔利班成员任劳任怨地承担了。于是乎,“出事,找塔利班”(而不是政府)根本已经成为大部分地区的生活习惯。如今许多西方政要以“撤军后社会大乱”为借口,赖着不走。
    
    其实,阿富汗的存在比美国早了几千年,过去日子能过,将来也至少会同样过。要是真想给与帮助,需要的是建设而不是破坏。
    
    俞力工,2008/10/5
    
    注:据调查,美国国会议员95%以上有财团支持。这方面比阿富汗好不了太多。许多欧洲人不认为美国的社会体现西方的普遍价值。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塔利班,老问题新现象 阿富汗进入消耗战新阶段 (图)
  • 出口阿富汗奶粉4.8萬罐證劣質
  • 宁波海关查获近5万罐劣质奶粉 准备出口至阿富汗
  • 阿富汗毒品取道新疆渗透中国 京沪等是最后市场
  • 美国人终于知道了有阿富汗平民伤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