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走向何方?/刘日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6日 转载)
    
    一、当前经济表面上繁荣昌盛,实际上背后存在极其严重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改革开放30年了,国家统计局发表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并且宣扬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主流媒体异口同声都这样说,似乎真的是一派繁荣景象。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49530亿元,比上年增长11.9%;在世界上的排名,由1978年居第10位,上升为第4位。2008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为13061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4%。
    
    2007年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4.8%,2008年上半年上涨7.9%,其中6月份比去年同期上涨7.1%,7月份只上涨6.3%,通货膨胀态势在趋缓。
    
    据此,主流媒体宣称,从2003年至2007年上半年,我国经济是高增长、低通胀的黄金时期。当然,也轻描淡写的说经济生活中还存在矛盾和问题。宣传上不仅说当前经济好,还援引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话,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也看好。如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说:“我非常看好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虽然不一定是保持目前两位数的速度,但持续的增长是可以预期的。”“在目前美国、欧洲、日本经济放缓的形势下,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今年82岁高龄的福格尔,同样是中国经济的“乐观派”,他说“在未来几十年,中国经济仍将可以保持8%至10%的增长速度。”在媒体上,“中国将超过美国”的消息,近年来也不绝于耳。他们援引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报告说,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中国将在2018年赶上美国;按市场价值法计算,中国将在2035年超过美国。简直是前景无限美好。但人们知道,廉价的预言从来是不能当饭吃的。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到底怎么样?有关各个方面似乎心里没有底。中央和国务院一再召开会议,听取各方面的意见。10月份将召开十七届三中全会,讨论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谋求良策。个人认为,对当前的经济,首先要从实际情况出发,通过现象看本质,在表面繁荣的背后,看到存在的严重问题,然后才能谈对策。当前经济的严重问题,主要有:
    
    1、经济过热,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近28年(从1979-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9.8%。其中近5年(从2003—2007年),平均每年增长10%以上(各年分别为10%,10.1%,10.4%,11.6%,11.9%)。
    
    2008 年上半年增长10.4%,7月份增长 %。在“发展是硬道理”的思想指导下,各部门各地区都在追求高速度;以致经济增长速度如此之高,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在国内外都是罕见的。由于过热,几度出现经济困难,爆发通货膨胀,给国计民生造成严重影响,不得不治理整顿,搞宏观调控,几经折腾,克服存在的困难,国民经济才又重新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为了认清现实,不妨找些历史资料,作点前后对比。前三十年我国曾经出现过两次高速度,使经济出现反复。如大跃进三年,根据国家统计局重新整理的资料,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9.58%。经过五年调整,国民经济才全面好转。洋跃进两年,GDP平均每年增长9.63%。经过短期调整,经济较快转为正常。(数据参见国家统计局《新中国五十年资料篇》第536页)这两次高速度,时间都不算长,只有三两年。但留下的后遗症,加以克服,则有点费时费事。过去批判这两个时期是犯了左倾错误,急于求成,片面追求高速度,给国民经济带来严重后果,有的问题至今还在纠缠不清。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比那两个时期快多了,比大跃进还要大跃进,比洋跃进还要洋跃进,却说是“平稳较快”发展,经济生活似乎太平无事。试问这样说合适吗,符合实际吗?高速度带来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采取驼鸟政策不承认,无济于事,矛盾一旦爆发就悔之晚矣。
    
    2、比例严重失调,经济生活出现紧张。经济过热,首先是工业增长速度太高,带来一系列问题。前不久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今年以来,由于需求增长过快,有效资源供给不足,煤、电、油、气、运供应总体偏紧。(见《人民日报》8月21日)统计资料表明,从2003年起,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故每年在17%左右,去年高达18.5%,今年1-7月仍为16.1%。尽管我国是世界上煤炭蕴藏量和开采量最多的国家,去年原煤产量达25.3亿多吨,比上年增长6.9%,仍不能满足需要。于是一些矿主不顾安全,拚命增产,以致矿难层出不穷,一批批矿工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目前发电用煤供应仍偏紧,除华北地区在各方共同努力支援下有所缓解外,华中、西南等部分地区供需矛盾相当突出。
    
    我国电力装机容量目前达8万多亿千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去年发电量为32777亿千瓦小时,已连续九年居世界第二位。去年电力比上年增长14.3%,增长够多的了,仍满足不了需要。今年入夏以后,一些地方出现“电荒”。报载我国同俄罗斯、蒙古接壤地区,准备进口电力,以供应华北、东北用电需要。
    
    我国原油产量从2005年起连续三年停滞在1.8亿多吨,去年只增长了1%,产需缺口很大。现在原油大量靠进口,每年多达两三亿吨。去年天然气产量693亿立方米 ,也不敷需要。去年铁路货运只增长8-9%,大大落后于工业增长18.5%的速度。
    
    历史经验证明,煤、电、油、运紧张,标志着工业内部比例失调,运输赶不上生产的扩张。马克思说过:运输是“生产过程在在流通过程内的继续”(《资本论》第二卷第170页)运输紧张,不适应生产的发展,国民经济是难以顺利进行下去的。
    
    陈云曾经总结我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期的经验,指出:“一九八四年工业总产值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十四,今年一至七月又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二十二点八。这样高的速度,是不可能搞下去的,因为我们目前的能源、交通、原材料都很难适应这样高速度的需要。
    
    “说到底,还是要有计划按比例地稳步前进,这样做,才是最快的速度。否则,造成种种紧张和失控,难免出现反复,结果反而会慢,‘欲速则不达’。”(《陈云文选》第三卷第351页)陈云的上述分析,完全适用于今天。目前工业这样的高速度,搞不下去硬要搞,只会给国民经济造成混乱。
    
    3、当前通货膨胀形势严峻,在世界大国中排名第一。通货膨胀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健康发展的重要标志。目前世界上多数国家都用消费价格指数(CPI)来反映通货膨胀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两年来CPI持续上涨,2007年计划为3%,实际为4.8%(月份数据,由1月份的2.2%,上升为12月份的 6.5%)。2008年计划为4.8%,上半年达到7.9%(其中6月份比去年同期上涨7.1%,7月份上涨6.3%)。主流媒体宣传,从2003年至 2007年上半年,我国经济是高增长、低通胀的黄金时期。事实果真是如此美妙吗?
    
    国内有的学者,国外也有学者认为,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物价指数(CPI)偏低,提议用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代替。(少数发达国家使用此指数,并按季按月公布,以反映物价上涨状况。)其计算方法,是用现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数,同用不变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数相比得出的指数。我国由于统计资料限制的缘故,只能计算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我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计算出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为5.2%,比消费价格指数(CPI)4.8%要高。这个意见和具体指教值得注意。
    
    现在我国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国家,主流学者主张方方面面要与国际接轨,下面且看看几个发达国家关于通货膨胀的标准(即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多大幅度,才算通货膨胀),和目前他们通货膨胀率的水平,以便同我国作一比较。美国的经济学家对通货膨胀的标准看法不一,多数认为CPI持续上涨2.5%,即为通货膨胀。德国中央银行规定CPI持续上涨1%,实际上容许2%,即为通货膨胀。欧盟央行现在沿袭德国这一标准,即CPI上涨不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