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举国体制”和“专制”/张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6日 转载)
    
      "举国体制"这个词不是一个新的发明,但2008北京奥运前后在国内各种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中出现率比较高,争议较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北京奥运会这项国家投入非常大的活动中,站在各种利益角度的国民对国家如此大规模投入奥运会在内心存在疑问。之所以会有这些疑问,一方面,是因为有很多承办奥运会的国家不曾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投入,有些也进行了较大规模投入的承办国家毫不掩饰地追求并实现了较高的经济回报。另一方面,现在很多国民的"国家荣誉感"远远淡于改革开放之前几千年的中国人,加上现实物质利益立足点的局限,认为国家将纳税人的钱进行这样的大笔支出有违民意,与自己利益不符,在内心缺乏认同感。同时还有很多国民,尤其很多较容易突破自身利益角度局限的人,以及在"奥运经济"中直接受益的人,较充分地在奥运会过程中产生了"国家荣誉感",与前面我们所说的那些国民对"举国体制"持不同的观点。
     (博讯 boxun.com)

      当然大众舆论往往是肤浅的,在这种舆论争议中,对"举国体制"这个词本身的内涵与外延不会进行深入的探究,可以说一千个国民头脑中,就有一千个"举国体制"的概念,虽然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在内涵上偏于"集中国力办大事"这种方式,一类在内涵上偏于"专制"的概念。事实上在吵吵嚷嚷的争议中较能保持理性的人大都承认"举国体制"本身是个中性词,它主要是指一个国家在其认为需要的时候集中全国财力、物力、人力选择性投入到一些短期的或者长期的事业上的体制可实现状况与决策趋向性。就这个词的本意来看,"举国体制"在所有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因为国家作为一定数量人口组成的独立的利益单元,必然有其绝大多数成员认可的共同利益,有需要其成员共同为之努力的大型事业,这种事业需要成员的共同意志,共同意志与成员个体意志常常也会存在矛盾,在发生矛盾的时候有些成员志愿做出牺牲,有的成员被迫做出牺牲,还有的成员拒绝做出牺牲并进行对抗,当共同意志实际上是虚假的或者错误的的时候,后一类成员的个体对抗行为甚至能取得成功,但真实的共同意志,肯定是存在的,因为客观的共同利益肯定存在(否则这个国家就该分裂了),所以"举国体制"常常要发生作用,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这样。
    
      但在北京奥运会前后的这次舆论争议中,很多人都似乎首先共同承认所谓"举国体制"是中国的特色,似乎在他们的意识中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就不能用"举国体制"去加以定义。论战的双方,生硬地将"举国体制"这个中性的概念撕裂,一方在其中加入"集中国力办大事"的内涵,一方在其中注入"专制"的概念,然后在"举国体制"这同一个概念的标题下,碰撞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这样的争议注定了不了了之,因为这就象是发生在拳击高手与游泳健将之间的竞技比赛。
    
      "集中国力办大事"虽然不能代替" 举国体制"的本意,因为"举国体制"的本意还要包括体制可实现状况与决策趋向性,但相比较"专制"的概念来讲,毕竟与"举国体制"的本意更靠近一些。在当下历史环境下与"集中国力办大事"的方式相对的是各类社会事业的社会化与商业化及非行政化,就这个区别而言笔者觉得目前我们所运行的"举国体制"有其历史必然性同时也必然在一段历史时期内向各项社会事业的社会化、商业化及非行政化的方向去发展,之所以说有历史必然性,是因为中国特殊的历史文化传统,比如将国际间的体育竞技荣誉等等与民族自豪感根深蒂固地纠缠在一起,国家不能不从政治角度加以考虑,同时目前的中国社会体制是从建国初构建的计划模式框架内部成长出来的,很多社会事业的社会化、商业化及非行政化还需要不断改革推进去加以实现。而之所以说目前的"举国体制"必然会向各项社会事业的社会化、商业化及非行政化的方向去发展,是因为既然商品经济是这个世界不可跨越的发展阶段,那么商品经济必然造成的各项社会事业的社会化、商业化及非行政化肯定会不断冲击我国目前状况的"举国体制",目前我国"集中国力办大事"的体制可实现状况与决策趋向肯定会发生改变,"举国体制"每一次发挥作用所付出的社会成本会越来越精打细算,根源于历史文化传统的各种社会心理障碍也会被全球化观念与商品经济清洗,各项社会事业的行为成本到最终回报之间的体制运行脉络会越理越顺,行政投机的机会会越来越少,纳税人的钱也会更少被浪费。这样的发展方向一直会持续到商品经济高度发展,其本身的矛盾进一步凸显的时期。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商品经济发展所无法实现的社会财富公平分配与社会道德建设造成的社会问题会促使"举国体制"为发挥新的作用去寻找和打造新的经济基础,去寻求新的作用于社会的着力点及运行模式,然后使整个社会的体制趋于科学。
    
      用"专制"的概念偷换"举国体制"的概念,从术语使用上来讲是很没道理的,但之所以会在这次争议中发生,是因为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的问题在近几十年来一直是人们关注和热衷讨论的话题。在很多社会问题的舆论争议中,都会有人谈到政治体制。"举国体制"在本意上是集中国力办大事的体制可实现状况与决策趋向性,但在中文字面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专制"一词,在这次争议中发生偷换概念也就能让人理解了。"专制"相对的是民主,这对概念是远远要比"集中国力办大事"那对概念重要和复杂得多。自从有了阶级,有了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区别,不管是在阶级分化变动的历史时期还是阶级对立明显的历史时期,"民主"与"专制"的概念对立在现实中都以成千上万活生生的人为载体,人与人之间刀枪碰撞生死格杀飞溅的血花就是这对概念碰撞的火花。在近代历史中,西方民主体制领先于世界,留给当代西方世界一笔丰厚的遗产,那就是在"民主"一词烙印了高鼻蓝眼的西方面孔,民主的标准似乎就是专属西方的,西方社会可以用他们的民主标准在这个多元的时代去评判世界各国。事实上,古代西方社会的民主实践是一种统治阶层内部的社会组织方式,与今天的民主概念相距甚远,现代的民主概念,是在西方工业时代开始实践的,在近几百年的历史中,民主实践本身也在不断发展,民主概念的内涵不断发生演化,但这种演化,始终与西方历史文化传统的特点紧密结合在一起,始终立足西方社会的客观现实,当西方人把"民主"的口号当作一种意识形态口号以坚船利炮为后盾推销到全世界的时候,这个"民主"概念的内涵并没有具有世界性的意义,因为一种意识形态口号的世界性意义必须来自于世界性的实践并接受世界性实践的检验,西方模式的"民主"概念中一些能体现一般人类智慧的基本的要素在被世界接收之后,真正有世界意义的民主实践仍在在这个多元的世界上的各个国家进行尝试。在我们今天看来专制毫无疑问是不好的,但皇权专制的中国社会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持久领先于世界,是因为农业自然经济的社会基础上那种专制适合那个历史时期,当时中国人的共同意志与共同利益只能通过那种方式来实现,在工业时代与商品经济开始以后,皇权陨落,中国的历史优势成为历史障碍,但在短短百年时间里成功转型并重新成为世界性强国,这已经证明了华夏民族的精神与智慧,在当代世界上的民主实践探索中,中国也在尝试着新的道路。2008年9 月温家宝总理首次出席纽约联大会议,24日他在与6家当地及香港华文媒体座谈时说道:"中国要加强民主建设,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贪污腐败。要让政府的运作透明在阳光下,一个制度、一个政府,只有不断地听取批评意见,才能够不断改进工作,不断进步。要让人民来监督政府,让人民提出批评意见,政府接受人民的监督。要完善法制,所谓依法治国,最重要的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使司法独立和公正。民主法制建设、政治体制改革要继续进行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才能保证社会公平正义,才能保证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有道德力量的国家。"温家宝在用这段话勾勒了中国民主发展的方向,几天之后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在英国保守党伯明翰年会期间举办论坛进一步详细谈论了中国民主发展的思路,并明确宣布: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有人认为这是中国官方对民主实践的"北京模式"的第一次含蓄承认,现在越来越为人所了解的"北京模式"一词的内涵与外延还在不断地勾勒,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一个明晰的概念,但中国近三十年的社会整体发展成功实践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所期待。笔者个人认为,"北京模式"民主概念的内涵,必然要比西方模式民主概念内涵丰富,因为内涵所来源的中国当代现实,利益关系异常复杂,道德意识多元化呈现,商品经济内在矛盾逐渐凸显等等,这也都是当代世界性的问题,这种现实与西方民主概念所来源的那个封建残余势力、新兴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三方斗争格局的现实是完全不同的。
    
      在这次有关"举国体制"的舆论争议中,实际包含的笔者认为就是"集中国力办大事"与各项社会事务的社会化、商业化及非行政化与专制民主这两对矛盾,这是两对活矛盾,还都在发展变化,变化的结果违背不了历史的规律,但变化的过程取决于人们的思考与行动,相信真理越辩越明,也相信人们会对这些概念进行更多的讨论,笔者最希望的是,在体现了大众关注的吵吵嚷嚷的舆论争议之中,能有更多的人对这些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思考,真正剺清一些概念,真正能抽象总结出一些能上升到经验层次的理论,不要让一次次的舆论争议,最终都不了了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苏滨:青岛法官张波是否打算拼命玩死共产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