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我对中东民族和穆斯林的了解实在太少了。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向大家介绍中东民族和穆斯林的文化风俗,而只是通过两件与他们交往的小事,说明一个困惑。那就是人从现实生活中得到的真实判断,有时会发生惊人的误差。
    
     第一件事发生在80年代初,初到美国。一个巴勒斯坦的小伙子,每一次看到我都非常热情地打招呼,用他的话说:“中国人是巴勒斯坦的好朋友”。在新学期开始时他主动要求与我住在同一个宿舍中。搬到一起后,发现他很安静,唯一的不同是每天都要祷告好多次。 祷告时不但跪到地上,而且头完全碰到地,屁股翘得很高。我很尊重他的信仰,一到他祷告,就静声屏息,有时悄悄走出去。我们相处很好,直到一件事情打破了平静。那是一个晚上,九点左右,他从图书馆回来,一回来后就上床睡了。他回来时,我正在看电视中的一个电影。我将电视声音减到非常微弱,以至只在电视旁边才能听到。十点钟,电影完了,我也就关掉电视上床睡了。第二天清晨四点钟,我被他的置到最高音量的收音机突然响起来惊醒了,发现小伙子人已不在床上。以后一连几天都是定时四点钟收音机突然爆发,直到我搬走为止。我由这件事情产生了中东人有着强烈报复心的看法,并认为巴勒斯坦人的恐怖主义并非空穴来风。从此不但对巴勒斯坦人,而对整个中东人都敬而远之。
    
     第二件事发生在90年代,我与全家驾车去加拿大玩。回来时汽车在连接美国与加拿大的桥上抛锚,我们想尽办法将车推到美国境内。当时已是黄昏,一个警车开过来,警告我们必须在天黑前离开那个地区,因为那是DETROIT 的DOWNTOWN,夜间非常危险。那年头手机尚不流行,我与儿子步行了很长,才找到公用电话,要求AAA拖车。
    
     过了半小时拖车来了,天已经黑了。司机是一个个子非常高的伊拉克人。他将我们的车拉到拖车上后,就问我们谁上车? 因为他的车的付座上最多坐两个人,而我们有五个人。 我告诉他,我们任何人都不能留在这儿,因为天黑了这里很危险。他想了一会儿,就打电话给他的老板。老板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的JOB 就是拖车”,说着电话就断了。伊拉克人又问我们,你们谁上车,我说,请帮助我们,将任何人留在这里都是危险的。他又想了一会儿,又拿起电话叫他的老板,老板还是同样的话。电话断了,他又挂,这次两个人吵起来了:他说,这里有几个孩子,我不能这样做,直到老板同意亲自开车来拉余下的人。
    
     路上他告诉我他是伊拉克国家排球队队员。他还说,他的国家太乱了,否则他决不来这里,这里的人簿情寡义,只知道赚钱。他说他就是丢了工作,也不能将我们留在那个危险的地方,真主告诉他不能那样做。
    
     从这两件事可以知道我们由现实中得出的经验会有多大的反差。这两件事都是真实的, 由这两件事分别得出的感觉也是合情合理的。并且这两件事反映出来的行为和情感,与中东民族的深层性格的关系也是融洽和和谐的。如果我只有第一件事的经验,那么我就会背负着第一个对这个民族成见走完人生;如果我只有第二件事的经验,那么我就会背负着第二个对这个民族的感恩走完人生,而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我有了BOTH事的经验,却使我非常惶恐:如果只有上面任一个单独的成见,那是多么歪曲,不公正!
    
    想着,我不由汗颜。人生中不是对每一个题目,观念和思想,都会有这样反差明显的经验的。因此,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每个人的背后都背负着多少看不见的,自己不知道的片面成见和固执在人生的道路上乱作决定啊!
    
    
    2008/10/4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10/05) (Modified on 2008/10/05) (Modified on 2008/10/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图)
  • 格丘山: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格丘山: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图)
  • 格丘山: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图)
  • 格丘山 : "预言杨佳身后事" (图)
  • 格丘山: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 杨佳应该体面地活在世上——读“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一文有感
  • 格丘山:贵州地方官员属被告,无调查和处理权
  • 格丘山: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 格丘山: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中)
  • 格丘山: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上)
  • 格丘山: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 格丘山: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图)
  • 格丘山 : 离野性远去(图)
  • 格丘山: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 格丘山: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格丘山: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格丘山: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 格丘山: 王千源事情的启迪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