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台共成立,中共沉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日期:2008-10-05] 来源:开放 作者:余杰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台湾共产党正式成立,成为台湾第一百四十一个合法政党。台湾内政部的新闻稿说,正式批准台湾共产党的申请备案。台湾共产党先前因为《人民团体法》第二条规定,“人民团体之组织与活动,不得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多次被内政部否决。台湾共产党申请人向司法部门提起申诉,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六月二十号作出解释,指出台湾《人民团体法》第二条规定,和宪法保障人民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权利不符,是违反宪法的行为,应该从解释公布那天起失效。于是,内政部便接受了台湾共产党的申请备案。
    
     有意思的是,台湾共产党成立的消息,在中国大陆的任何媒体上居然都没有报道。我是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上看到有关消息的:台湾共产党的创始人和主席,是台南县一位名叫王老养的普通民众,今年六十一岁,只有小学毕业证书。王老养说,成立台湾共产党的梦想足足等待了二十年,实在不堪回首。他在二十年前就在台南县新化镇成立台湾共产党,靠着变卖土地,开着贴着共产党字样的车子到处游说。为了圆梦,他现在只剩下自己住的农舍和一分土地。他先前曾经提出过十三次申请,无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在台上,每次都被驳回。
    
     王老养承认,他曾经是民进党员。成立共产党的原因,是对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不满意。他指出,台湾共产党的宗旨是为弱势民众说话,和大陆的中国共产党没有关系,“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什么主义我都不管,只要为国家,为人民,为百姓就对了。”既然如此,为什么取名为共产党呢?王老养说:“别的国家都有共产党,中国大陆都有共产党,美国、日本都有共产党。有民主的国家就有共产党,那我们这边怎么没有共产党呢?对,‘共产党’三个字才有吸引力量。”他说,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名党员,并要继续发展。虽然王老养表示,台湾共产党并不主张共产主义和分裂国土,但根据台湾司法院大法官对宪法的解释,即便真的打出这样的口号,在今天的台湾也是合法的。
    
     台湾共产党成立,对中共来说难道不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吗?中共在台湾问题上虽然文攻兼武卫,却始终一筹莫展。二零零八年台湾大选,国民党上台、民进党下台,台湾“急独”的声浪降低,中共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是,尽管国民党高层人物如连战、吴伯雄等均被中共收入囊中,中华民国的民选总统马英九却仍然持坚决反共立场,在意识形态和国家主权问题上不会对中共做出根本性的让步。中共要想将台湾收服绝非易事。那么,中共是否愿意与新成立的台湾共产党这个“小弟弟”建立联系、实施统战、大笔资助呢?以中共之财大气粗,完全可以帮助台湾共产党发展壮大,进而影响台湾政局,乃至上台执政。那样,两岸问题岂不就迎刃而解了吗?既然大家都是共产党,有什么不好谈的呢?
    
     中共建政以来,因为“臭味相投”的缘故,“奉共必亲”是其基本国策之一。在毛泽东时代,为了与莫斯科争夺“世界革命的中心”的地位,为了享受“万国来朝”的虚荣,毛泽东不顾国弱民穷,打肿脸充胖子,向亚非拉各落后国家四处撒钱,尤其是对共产党国家或者在野的共产党亲昵有加,凡有索取,一概满足。一边是数千万百姓饥饿而死的现实,一边却是“毛泽东思想传遍世界”的宣传。于是,几名荷兰的小流氓,居然以“荷兰共产党”的名义访问中国,到北京骗吃骗喝,拿走数百万经费,中共得知真相之后仍然不以为耻。
    
     一九九一年,苏联共产政权崩溃之后,中共更是成为残存的共产主义阵营中的老大。无论哪个难以为继的共产党国家,只要一伸出手来,中共必然大慷国家之慨,偷窃国库中的资产向其无偿输血。如尼泊尔共产党毛派首领普拉昌达,在就任总理之后,首先便到北京出席奥运会闭幕式。胡锦涛在百忙之中亦安排与之单独会见,希望其帮助镇压流亡尼泊尔的藏人,并承诺若干经济援助计划。普氏遂满载而归。既然连异国的共产党(如北韩、老挝、古巴等)都要不遗余力地扶持和援助,那么两岸乃是同一个“中国”,“一枝独秀”的中共大力帮助同为手足的台湾共产党,难道不更是一件“义不容辞”的事情吗?
    
     “王记”台湾共产党是一个新生事物。“台湾共产党”这个招牌却不是头一次在台湾出现。台共与台独之关系,可谓“剪不断,理还乱”。最早的台湾共产党,是一群台湾学生于一九二八年在上海租借成立的(TCP)。由于当时日本严酷的殖民统治,以及日治期间台湾经济的稳定成长,台湾共产党在台湾本土发展缓慢。中日战争爆发之后,日本警方几乎将台湾共产党的势力歼灭殆尽。最后,残存的台湾共产党分裂成几个小团体,激烈争论是继续接受日本共产党的领导,还是寻求中国共产党的帮助。虽然当时的台湾共产党持台独立场,却因为在二战之后反对国民党的统治,而得到中共的大力鼓励。二·二八事件当中,台湾共产党发起武装暴动,台共领导人之一谢雪红,率领武装力量一度占领台中。以致于二·二八事件之后,当国民党指责共产党是幕后黑手的时候,毛泽东骄傲地声称这确实是共产党的杰作。颇为吊诡的时候,谢雪红此后流亡大陆,先被扶植为花瓶政党“台盟”中央主席,然后在派系斗争中失败,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最后在文革中被残酷批斗致死;而台独基本教义派却将其誉为“一代女杰”,因持台独理念而一度流亡美国的独派知识分子陈芳明作《谢雪红传》,对其只褒不贬——而今日的中共,却将陈芳明这类台湾独派知识分子视为最大的敌人。
    
     孔子说,“名正”方可“言顺”,今天的“王记”台共虽然不像老台共那样与中共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再怎么说大家也奉同一个“共产党”之名。纵然中共不愿立即给予声援,或者王老养们根本不愿接受中共的收买,那么中国大陆的媒体上报道一下此消息总可以吧?在中共的中央电视台的国际频道上,专门设置有一个名为“海峡两岸”的节目,每天都有关于台湾的资讯的报道,还邀请了几名巧舌如簧的台湾“政治评论员”在上面侃侃而谈,如陈水扁洗钱案等,一时间说得热热闹闹的。但是,中共为何偏偏对台共的“合法化”保持死水一般的沉默呢?
    
     台共在台湾能够合法成立和开展活动,表明今天的台湾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三权分立特别是司法独立,且政党相当活跃,民众的心态也趋于宽容稳健。在戒严时代,连阅读鲁迅的作品都可能被捕入狱,共产党员的身份更是会立即招致杀身之祸。由于彼岸的共产党磨刀霍霍,此岸的国民党也只能防微杜渐,甚至有“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之举。于是,岛内人心惶惶,无不谈“共”色变。八零年代解严之后,在内外压力之下,国民党陆续平反冤案,还政于民,台湾亦大步迈向民主时代。今天的台湾,有宪法且有宪政,朝野的一切行为皆以宪法为准绳。比如,此次台湾共产党申请成立的过程,便彰显出宪法与《人民团体法》之间的矛盾之处。在申请人的申请被驳回之后,并不意味着全然的失败,他还可以向司法机关提起申诉;而司法机关的运作独立于政府之外,司法机关可以依法解释宪法,并以宪法来破除与之抵牾的、作为下级法的《人民团体法》。最终,该申请终于得以通过,宪法所保障的公民的基本人权落到了实处。
    
     对于台湾共产党的成立,台湾民众大都一笑置之,没有人为此大惊小怪,或杞人忧天。据台湾媒体报道,大部分台湾百姓都不喜欢“共产党”这个名称,虽然中共并没有统治台湾的历史,并没有将在大陆的倒行逆施、血腥屠杀复制到台湾来,而台湾老一辈民众记忆中的专制统治的历史,却与国民党实行的白色恐怖有关;但是,一般的台湾民众多多少少知道,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共在大陆实行过的种种恶行与暴政,而且中共仍然以数百枚导弹对准台湾的态势,亦是众所周知。今天公开表明喜欢中共的台湾人,只有少数国民党的过气政客(如连战、宋楚瑜),变色龙一样的、惟“名”是图的流氓文人(如李敖、陈映真),以及在大陆雇佣奴隶劳工大发横财的奸商(如陈由豪、郭台铭)。共产党是一个大部分人都掩鼻而过的负面名词。所以,虽然台共号称要为草根百姓争取权益,但未必能够赢得大部分草根阶层的信任与喜爱。“王记”台共的出现,只能表明台湾政治生态的多元化,而不会迅速成为一股重要的政治势力,甚至殃及台湾的民主制度。台湾人至多将其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与台湾实现政党二次轮替、民主日渐巩固的情形截然相反,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仍然是一个专制社会,而非民主社会;有宪法,却无宪政;有起点缀作用的、“拥护”中共的御用“民主党派”,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有法院和法官,有人大和政协,却都是党的工具与附庸。所以,不要说国民党或民进党有朝一日登陆了,就是大陆本土诞生的、尚未形成政党雏形的、由数十名网友组成的沙龙——“泛蓝联盟”,也成为中共严厉打压的对象,其成员纷纷锒铛入狱。在那个小小的岛屿内,可以容忍共产党公开活动;在这个广袤的大陆上,居然连“泛蓝联盟”也噤若寒蝉。两相对比,孰是孰非,孰民主孰专制,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职之是故,中共控制的媒体便对台湾共产党成立的消息保持了一种顺理成章的沉默。这既是继续妖魔化台湾的需要,更是避免让大陆民众产生不必要的“联想”和“白日梦”的需要。然而,美国总统林肯说过:“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将一部分人蒙骗一辈子,但你不能将所有的人都愚弄一辈子。”那么,中共的这种沉默、这种封锁、这种垄断,能够持续到几时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完整版)
  • 余杰: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 曹长青:推崇自由的价值——余杰《白头鹰与大红龙》序
  • 胡平:基督信仰在中国—读余杰新著《白昼将近》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远志明:余杰、中国和上帝——序余杰《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
  • 余杰: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 余杰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 北京是個大浴室/余杰
  • 余杰: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 余杰: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 余杰: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陈奎德: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 余杰: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读《民主转型与巩固的问题:南欧、南美和后共产主义的欧洲》
  • 余杰:玩偶、黑帮与过家家—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 余杰: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 余杰 :中国,你的裂口大如海
  • 余杰: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
  • 余杰:我们拒绝什么样的生活?
  • 余杰: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 余杰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 胡錦濤捐獻了多少錢?/余杰
  • 余杰:帝王腐尸味中的天价酒店
  • 余杰: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 余杰 :“宗教局长”叶小文的谎言
  • 余杰 :扶不起来的胡阿斗
  • 余杰 :矿难不止与生命伦理的缺乏
  • 余杰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 余杰: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