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又有个林先生,因政治的原因坐了十几年的大牢,出狱后想有点钱,就向许多海内外什么部门求助,但都是杳无音信,他很苦闷,因为他需要生存,需要做份内的事,可是求告无门。他不清楚,这个世界是寻利的世界,对所有的弱小都是相当残酷的,你一个小人物,不能给人家创造什么实际利益,怎么会能得到人家的慈悲赞助呢?
     为了信仰,我也是个坐过牢的人,对当局的流氓行径,疾恶如仇,多年来,不得不投笔从商,给自己打造一片天地。因为我也没得到过相关的赞助,我们的命运又很相近,基本给别人做不出什么贡献来。所以,也就不苛求谁来赞助我。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一个被利益集团所不容的人,只有开辟自己的一片天地,别无它法,那就是潜心经商。而作为政治信仰者,在受到打击迫害流氓监视的前提下,只有想办法先经商最为上策,因为民主的道路,也需要一些必要的资金去铺设,特别是,在我们苦无门路之时,利用好自己的条件,经商也比做乞丐好。
    特别是,有信仰的人一旦有了资金收入,能够做到利用好这部分资金,为自己的信仰铺路,那么,中国的民主运动就能较完整地展开。所以,我一向反对乞讨的根本原因是知道了别人帮不了我们走路,更况,我们的路,只有我们自己做,才能走好。
    当然,在经商的路数中,我也经受了许多的尔虞我诈的事情,也无法与利益集团的裙带关系抗衡,但是,我却找到了一点,那就是诚信无欺的实际意义,我宁愿自己吃亏,也不会把损害丢给我的客户。也是我经商的原则。相信我能为自己、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打下一片蓝天,尽管现在我只有几百万,但这不是我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同时,我也碰到过许多的同仁向我张口,当我告诉他,真的没有饭吃,可以到我这打工,施舍的事,我不会做的,可我没有一个同仁愿意来我这做工。我发现,追求民主的大多同仁,都是拈轻怕重的角色,总想狡诈地得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样的人,怎么配做信仰者呢?我不反对别人施舍,但我不做这样的慈善家,因为这样更会惯坏了我们的同仁不捞而获的侥幸。使他们走不好自己。
    
    2008年10月4日
    
    
    
    
     1996年,因一个价真货实的冤案,我被关入浙江监狱。期间我设法反复向法院和国际机构申诉,但都没有效果,反而被变相加刑,并被送到新疆监狱服刑。2006年申请假释,但有关方面认定我是“政治重口”而不成。在被超期关押27天后,在2008年7月23日被释放。
     因为我以前办有美国护照,8月份我便向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和其他政治官员传真信函求助,要求给予人道主义经济救济1万美元,和提供工作机会,但毫无音讯。后来,又向“劳改基金会”、美驻香港总领事唐若文、美国和香港的一些基督教牧师求助,同样不得理睬--连回个信也没有。 (博讯 boxun.com)
    
     我目前是身无分文,无房子、无职业、无保障、无前途、无人民币(在牢中花光),唯有在牢中所得的慢性病,和头上那顶“政治重口”的帽子,连任何一地的护照,都申领不到。这对我来说不是人道灾难吗?
     现在向这些讲“人权”、讲“人道”的求助,他们都袖手旁观呐!
     不就是一点美元嘛!说实在的,若有一点钱,有没有护照,我都能自由出入境。
     您说我该怎么办?
     乐意支招的正直人士,请电:(大陆)0086-13794993400 林先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能不能不收乞丐与小姐的捐款?
  • 乞丐老人捐款105元 拷问当政者/麻兆森
  • 部委如財主 蟻民像乞丐
  • 郭永丰:一个国际乞丐的命运
  • 崔书君:不能讓乞丐有如此“氣概”
  • 王菲分娩和寒风中生产的女乞丐
  • 环球华报:中日关系中老爷和乞丐的滋味
  • 奥运大扫荡:北京乞丐一夜消失
  • 海南基层干部是这样把农民剥成乞丐的/v
  • 北京市委书记:把乞丐文明地赶出城去
  • 北京为奥运会将清理城市街头乞丐
  • 迎接上级卫生检查 干部雇人跨县扔乞丐致其死亡
  • 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同济医院陈杰盗卖人体器官
  • 解放军退役企业军官沦为乞丐、流浪谋生 上书八年有余
  • 南方都市报:岂能图己方便就驱赶乞丐?
  • 遭遇感动:底层小商人和一个乞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