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佳纪念系列之:愚公移山(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毛泽东在杨佳秘密审判会后的讲话)
     我们私设了一个很好的公堂。我们做了三件事:第一,决定了党的路线,这就是放手发动流氓,壮大警察黑社会的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民主诉求,消灭公民概念,建立一个新恐怖主义的中国。第二,通过了新的党章。第三,选定了党的领导机关---中央黑社会。今后的任务就是领导全会实现黑社会的路线。我们私设了一个胜利的公堂,一个拜把子的公堂。带婊们对三个婊子发射了很多的液体。由于婊子不够,许多同志作了自我抚慰,从拜把子的目标出发,经过自我抚慰,达到了高潮。这个公堂是拜把子的模范,是自我抚慰的模范,又是中国民主的模范。 (博讯 boxun.com)

    下堂以后,许多同志仍然要回到自己的吃人岗位上去,已经分赴各个屠场。同志们到各地去,要宣传黑社会的路线,并经过全黑社会会员对贱民作广泛的屠宰。
    我们宣传大会的路线,就是要使全部黑社会成员建立起一个信心,即国家法律不值我毛某人放的一个臭屁。首先要使中宣部觉悟,下定决心,决不怕草民牺牲,排除万难,去保持独裁。但这还不够,还要使全国广大愚民觉悟,甘心情愿给我们当炮灰,去保持独裁。要使全国愚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共产党的,不是贱民的。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做“愚公移山”。愚公移山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也有两座压在我们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公民权利,一座叫做民主选举。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草包蠢货舔腚党。全国的什锦八宝馊稀饭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摆不平呢?
    昨天有两个美国人要回美国去,我对他们讲了,美国政府要我们买垃圾债券,这是可以的。我们善于抽干贱民的血液去支援世界。但是我们第一要把支援美国经济和洗钱相区别,第二要把中国政府决定投资政策的草包和为龙头大佬洗钱的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我对这两个美国人说:告诉你们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我们黑社会禁止你们到这里来,因为你们的政策是新闻自由,我们不放心。假如你们是为了赌博嫖娼,倒卖垃圾债券,随意发财,要到黑社会地盘来是可以的,但要定一个分赃条约。倘若你们偷偷摸摸到处乱报新闻,那是不许可的。
    美国政府的新闻公开政策,说明了美国反动派的猖狂。但是一切中外反动派的唤醒中国愚众的企图,都是注定要失败的。现在的世界有两大逆流。目前反动的逆流就是企图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但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现在依然如斯大林很早就说过的一样,旧世界有三个大矛盾:第一个是奴隶和粪青的矛盾,第二个是如何用高薪养出廉洁和不占用薪水包二奶的矛盾,第三个是钱太多和如何把钱都带走的矛盾。这三种矛盾不但依然存在,而且发展得更尖锐了,更扩大了。由于这些矛盾的存在和发展,所以虽有反黑抗暴求民主的逆流存在,但是这种反动逆流总有一天会要被克服下去。
    现在中国正开着两个大会,一个是共产党的香堂大会,一个是贱民的网络大会。两个大会有完全不同的目的:一个要消灭共产党给杨佳一条生路;一个要打倒民主和自由及其它的走狗,让中国一条道走到黑。但是我们坚决相信,中国贱民将要在中国共产党勒索之下,在中国共产党第N次黑社会大会的路线绑架之下,奉献出最后一滴枯血,而民主分子的反革命路线必然要失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纪念系列之二:为公民服务(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纪念杨佳 /韩雪飞
  • 韩雪飞: 变生不测杨大郎怒杀十吏 喜出望外吴衙内恭接圣品
  • 三聚氰胺: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韩雪飞
  • 杨佳!杨佳! /韩雪飞
  • 杨佳:我们的欢呼源于我们的卑怯,我们的遗忘源于我们的宿命 /韩雪飞
  • 太多金牌,这感觉象吃多了肥肉 /韩雪飞
  • 中共再次为杀杨佳造势! / 韩雪飞
  • 来自瓮安的民谣/韩雪飞
  • 余秋雨之后,石宗源也含泪了 /韩雪飞
  • 瓮安,别再黑社会了吧!/韩雪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