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呼伦贝尔草原--你是下一个沙漠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8日 转载)
    
     惊闻呼伦贝尔草原上有七条河流断流的新闻,无法按奈思绪。曾经是内蒙古草原明珠的呼伦贝尔草原千百年来都是碧波千里,空旷怡人的美丽景象。呼伦贝尔草原的水资源占内蒙古地区水资源总量的60%,如今这种快速恶化的生态变化怎能不让深爱着自己家乡草原的游子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呢?
       印象中,夏日的呼伦贝尔草原雨水充沛,每到6、7月份的汛期,河流充溢到草原上,还有很多季节性的河流,随着雨水形成,为草原上的牛羊等生畜提供源源不断的水源。 (博讯 boxun.com)

      冬季的草原更是银装素裹,平坦的草原和连绵的山峦沉浸在洁白的世界中,春天来临,山野间融化的冰雪就奔流而下,有的形成季节性河流。
      现在呢?几十年的干旱少雨,过度放牧,资源开发,工业化加速,等等,让草原不堪重负。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能源的渴求导致呼伦贝尔大规模的开发煤炭、石油,在草原上,有百年开采历史的扎莱诺尔煤矿是呼伦贝尔草原上最早的煤矿,最初是由俄国人为了给沙俄时代建设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以及在我国境内修建的中东铁路上的火车机车提供动力燃煤的。之后,在呼伦贝尔行政区划隶属于黑龙江的上世纪 70年代初,国家开始建设中国四大露天煤矿之一的伊敏煤矿和大雁煤矿,80年代初,地方也开始在陈巴尔虎旗宝日希勒建设小煤矿。
      呼伦贝尔的煤炭资源都有煤层浅,易开发的特点,尤其适合露天开采。所谓露天开采,就是把地层浅表的土石和岩层用大型设备剥离,在开采煤炭之初,要把矿区丰富的地下水抽出,所以每个矿在建设之初都有一个部门--疏干,可想而知,要把开采范围内(一般都是几百平方公里的开发面积)的地下水全部抽干,对整个呼伦贝尔地下水资源是多大的破坏。这四个煤矿基本上是在呼伦贝尔草原中线成菱形分布,一个煤矿的开采都要经过几年的抽排地下水,致使地下水位不断下降,而过度放牧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草原上的生态平衡,再加上气候变暖导致的季风改变,原来多雨的草原多年来一直都在承受着少雨少雪的生态灾难,2007年更是没有见到雪原景象,是历史上罕有的冬季干旱。
      改变这种现状有没有可能呢?如果不转变地方经济发展的思路就没有可能,甚至会进一步加剧草原荒漠化,把已经因为干旱少雨、地下水下降导致的沙化变的更加不可逆转。
      近年来,随着中俄边境贸易的全面开展,进入呼伦贝尔草原的外来人员大量增加。位于中俄边界地带的满洲里市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因大量的外来商贸人员的涌入导致城市规模不断扩大,而它的生活用水却是从地下开采的,没有地上水源可供使用,给城市用水造成极大的压力,而未经处理的城市废水肆意的排放更是造成草原水系污染,恶化环境的罪魁祸首。
      目前呼伦贝尔的四大煤矿中伊敏和扎莱诺尔两个归属于华能集团,宝日希勒属于神华集团,只有大雁矿区由国有转为地方,伊敏煤矿是我国第一个采用煤电联营、同步建设的煤电企业,其他矿区也都有自己不断扩大的火力发电计划,火力发电过程中煤炭的燃烧造成的大气污染虽然可以通过降硫得以改善,但终究是会产生有害气体,而发电过程更是需要大量的冷却水。大型煤矿和电厂对环境的破坏是可以预见的。而大集团雄厚的经济技术实力又加快了能源开发的规模和环境破坏的进程。
      如何在经济发展、生态平衡间做出理性、科学的选择,不仅仅是经济发展问题,更是关系到子孙万代的环境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关系到呼伦贝尔----这一生态天堂的生死存亡。呼伦贝尔如今是东北电网重要的电力供应地,已经运转的伊敏电厂生产的电力通过在大兴安岭原始林区砍伐出的50米宽的电力走廊直接进入东北电网,而建设中的宝日希勒电厂也是向东北电网供电。在草原上开发煤矿、建设电厂,开采石油,兴建四通八达的公路铁路网络......
      煤矿开发中,把草原的植被和千百年形成的腐植土层都剥离了,草原象一个满目创痍的病夫。呼伦贝尔草原干旱少雨、河流断流的原因还有很多,但城市化和能源工业大规模的开发造成的浅表水源污染、地下水位下降以及过度放牧也是重要的原因,应该控制能源开发和工业化建设,控制城市人口规模,搞草原绿色旅游开发,改良草场,发展立体牧业,还草原一个碧水蓝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