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8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女闾丘露薇/27号凌晨,回到了香港的家。
    
    回想了一下,22号晚上香港飞往北京,从23号开始,北京---敦煌--酒泉市---卫星基地---额济纳旗--卫星基地---酒泉市--兰州---北京,三天的时间里面,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拖着行李,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因为担心睡过头,耽误了工作,总是睡不熟,直到今天凌晨,登上了从酒泉到兰州的火车,美美的睡了四个多小时。
    
    想了想,这次除了可以亲眼看到神舟七号发射升空,最大的收获是第一次坐了火车软卧,读书的时候当然坐过长途火车,不过那个时候都是硬座或者硬卧,软卧在大部分人的眼中,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因为有钱都买不到。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穿上太空服的翟志刚一样的帅气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穿上太空服的翟志刚一样的帅气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穿上太空服的翟志刚一样的帅气
    
    在敦煌停留的三个小时的时间里面,当地政府安排大家去了月牙泉参观,敦煌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古老城市的样子,城市的面貌和中国其他的新兴小城市没有两样,房地产广告,商业街,为游客兴建的仿古建筑。
    
    在兰州只是转机,但是走出兰州火车站,却感觉这应该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城市,车站广场上的人群,回族,藏族,汉族,还有站在我们旁边,问我们要火车票根的肤色黝黑的老太太。兰州大学原来距离火车站如此的近,而中川机场,距离市区则有七十多公里,正是因为这样,让大家有机会在西北高坡中穿过。
    
    机场的茶餐厅里面,看到别人呼噜呼噜的吃着兰州拉面,于是忍不住要了一碗。也许是因为差不多两天没有吃过热辣辣的东西,觉得手中的这碗拉面美味无比。特别是看看拉面的价格,三十二元人民币,比起五十元一杯的茶,四十五元一杯的咖啡,更觉得物有所值。
    
    更辛苦的还是接待我们这些记者的基地,以及地方工作人员,太多太多繁琐的细节都要照顾到。同行们一致认为,基地的风格是,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好,而且一定按照说好的规矩来做,如果做不到,就会充满歉意地告诉大家,真的是做不到。好多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们都已经事先想到了,比如临时搭起的新闻中心,每家媒体一条网线,除了速度快,还放上了名牌,谁也不要争。不过对于记者来说,自行解决食宿交通的困难,是自己的本分,所以接待的好,虽然感谢,但是如果没有采访的机会,媒体的不满不会减少。
    
    这次在卫星发射基地里面的采访安排的密密麻麻,但是因为每场时间短,又是集体采访,心里面做好了走马看花的准备。不过,专家们的认真和坦率,让人收获不少,想了想,其实关键还是在于身为记者,能够问出怎样的问题,时间仓促,并不是问题。当然,被访者的表现也很重要,这些航天系统的关键人物们之所以一点也不八股,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正在做什末,对自己的工作也有信心。
    
    两次近距离面对三位航天员,发现三个人当中,翟志刚是那种很有气场的人,不管是坐在那里,还是穿着航天服挥着手走出来的那一刻。大家私下议论,真人比照片要帅好多,而且看来他应该是“师奶杀手“,因为就在三个人接受完出征指令,准备上车的短短几分钟的过程中,不断听到女粉丝们的叫声:“翟志刚,转过来!”为的是能够拍下他的正面。
    
    这样的场面在基地已经是第三次了,不过第一次在白天,因为航天员需要在发射前的四个小时出发,只前两次都是在凌晨。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场面热烈到有点点失控,让人担心三个人是不是会给人群包围住上不了车。不过最让人担心的,还是航天员和人群之间的安全距离,为了避免被感染,把地球上的病菌带上太空,航天员是隔着玻璃和中外记者对话,当然还有听胡总的讲话。专家告诉我们,比如大肠杆菌,带上太空之后,发现毒性增加了两百倍,而更加重要的是,有一些病毒会出现变异,回到地球之后,还找不到医治的办法。
    
    
    
    
    基地的工作人员让我不要担心,他们说,要预防的是人的唾液,短短几分钟暴露在人群当中,被污染的机会不会太高,而且进入太空舱之前还有其它措施。不过我还是觉得,气氛确实热烈,但是没有了之前那种隔着玻璃的专业感。
    
    因为基地要接待的人太多,所以我们在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之后,连夜驱车到一个多小时车程外的额济纳旗过夜。额济纳旗是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胡杨林,黑城,怪树林,汉代的古战场,一个充满了故事地方,特别是这里的一些地名,居延海,弱水河,充满了诗情画意。河水来自祁连山的雪水,不过一直面临断流的危险,这两年,当地政府在河边进行绿化,希望能够改善沙化的状况。结果,最后只有芦苇能够活下来并且迅速的繁殖起来。只是这一次,半夜到,凌晨走,只记得新造的马路和整齐的路灯,还有新造的楼房。看来,这几年,发生了不少的变化,追求现代感了。
    
    看到航天员,马上想到了三鹿牛奶,好奇的打听,住在问天阁里的航天员们,难道真的是喝这种牛奶吗?对方摇头,因为基地供应的牛奶是基地自己的牛奶厂生产的,奶牛也是自己养的,不对外销售,自给自足。想起五年前来的时候,去参观过那里的养牛场,也看过制作牛奶的过程,还有基地自己的蔬菜园。基地生产的酸奶真的好好喝,当然,还有就是让人放心,我们好几个人一口气喝了三盒,搞得接待我们的基地领导开玩笑,看来要另外收费了。(闾丘露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总访日时 福田总是很严肃/闾丘露薇
  • 靖国神社和松本楼 / 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手足口病和火车出轨 想到了大头奶粉
  • 闾丘露薇:一张所谓“假扮僧侣”的照片
  • 闾丘露薇谈杜克大学的作弊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