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作协主席何以起杀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7日 转载)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网上搜索材料,突然发现一个 “河北作协副主席”:我是韩寒他爹下秒把他打死”的标题。顿时纳闷,何以使一省作协主席——这么大的官发此恶言恨语,竟然对一个八零后年轻作家韩寒仇恨到起杀心的地步呢?对于“作协副主席”这一角色倒也不陌生,前段时间我省出大名的王兆山主席,也就是这路车上的高人。据说这类角色在作协中是要成箱论斗装的,一时还真猜不出是哪位牛人。其实别说河北作协副主席,就是现在国家作协的主席,狂徒也不知道是哪位鸟人。不猜啦,点开看吧——
    
    天府早报9月19日报道 “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昨(18)日事件走势突变,众作协掌门联手反击,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对于这位谈主席,狂徒倒有些印象,好像是河北文坛“三驾驴车”中之一驴?为了了解前因后果,我又搜了数帖,一时没找到“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对小说巡展否定乃至奚落” 的帖子。但看到“打死事件”双方当事人的回应:
    
    韩寒:
    
    刚才有记者打电话问我,说某主席说,如果是我父亲,下一秒就把我掐死,这个你怎么看。 我说,体制内作家,尤其是混到了领导的人是不会莫名其妙突然就这么来一句话,这话一定有个上下文和某个语境,这一定不是那个人的独立本意,你们骗不了我。
    
    谈歌:
    
     “当时那位记者问我怎么看韩寒说自己如果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这句话?我就开玩笑地打了一个比方,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我的本意是指韩寒当作协主席解散中国作协,就如同我当韩寒他爹把他打死一样,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只是一个比喻,或许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我绝对没有要骂韩寒的意思。韩寒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看了上面二位当事人的发言,前因后果好像已搞明白。韩寒就是韩寒,不像听一些听风既来雨,没头脑年轻人,一经记者忽悠就跳起来。一句“你们骗不了我”——聪明的韩寒知道,再愚蠢的作协副主席,也算主席——也一定是位吃了若干年干饭的成年人。一位既已混到“主席”角色成年人,虽然个人修养和智商不一定多高,凭其多年在文化圈练就的“混功”,也足已能掩饰他的无知。所以他肯定,象上面那位主席说出如此没水准,愚蠢可笑的话来,那一定是“特殊语境”的。
    
    果然是有“特殊语境”的!“我就开玩笑地打了一个比方”——谈副主席如是说。得说年过半百,向六十岁上爬的一位德高望重,贵为主席的人,豁出一张老脸——与一位青年人开出这样一个让众网友争向传颂,国人听之捧腹的玩笑,还真是超凡脱俗。
    
    但狂徒是个凡人,又是一个死脑筋。听到这个玩笑一直无法脱俗。而且尤其那句“我是你爹就怎么样”的句式,听着实在别扭。不知道谈主席在生活中是否常用此句式,是否每次都被别人理解为有“上下文”和“特殊语境”。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在现实生活的中国汉语语境中,这样出口“我是你老子”——肯定会挨揍的。起码在我们山东人面前不能这样说,在鲁西那就更不用说了——狂徒这一关你就过不了。作为一位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几岁的老男人,狂徒不相信谈主席不了解国情。那么,为什么不怕老脸被扇,鼻子被砸,屁股被踹之风险,仍说出“我是你爹”——后又说出“下一秒就把你打死”——自己脑袋也可能搬家的蠢话呢?
    
    当然事情过去几天了,大家都已清楚。这话确实谈主席他老人家顺口一说的玩笑话,不能当真的。所以,这里狂徒也不当真地想想——一位有公职在身,有权有位、有名有望的一省主席,不怕丢名失份地面对媒体发此恶言狠话,难道没有一点原因吗?难道真如谈大主席所说“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这里我们有必要对二位深入地谈一下。谈主席谈大人现已高居主席之职,可见深受皇恩,虽没盖棺,也算有定论了。起码谈家后世子孙们给人打嘴仗时会说:“我们谈家祖上出过主席,你们有么?”——所以,这里我们就不用多说了。
    
    关于韩寒颇有争议。热捧他的年轻人不少,但反对他的也不少。不管热捧他的,还是反对他的,就俺狂徒来看,大都是一个低层面上起哄——并没有真正去了解和理解韩寒的作品,更不清楚韩寒在中国文坛,在中国文化界,乃至中国思想界存在的意义。对于那些出口——“韩寒他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目中无人、缺少教育、不懂礼仪、尚不知天高地厚的文学青年而已”的人——我认为,还是先您算清自己喝狼奶的天数,再来说韩寒吧!
    
    狂徒生来粗鄙,无知无识,却酷爱读书。为了读书方便建立若干读书网站与论坛,其中在圈内小名气的当属“思想与学术”(原中国自由文化论坛国内坛,现已被关)。在其坛上我为中国一流的思想大家设立了专栏。其中有胡适、 蔡元培、陈寅恪、陈独秀、储安平、殷海光、李慎之、王小波等国内知名 思想人物。很多朋友可能还会想起,还有一个特别人物的专栏——“韩寒文集”。把刚出道不久青年后生作家与众大师并列其中,确实给人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但这不是狂徒眼拙,没看清粗细长短,更不是狂徒疏忽大意,没分清老少长幼。这是经狂徒慎重考虑,有意为之的。在诗坛文道,狂徒以狂著称,虽然时被人斥为“瞎狂”,但狂徒眼里没有几个人,怕是圈里人所共知的事实。那么却为何对韩寒——这位青年后生佩服得五体投地,达到几乎顶礼膜拜的程度呢?
    
    说来简单,原因在狂徒看来,韩寒不仅一位天才的写手,才华横溢的作家,更是一位眼光独到,思维敏捷的自由思想家。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文坛他绝桀傲不驯、特立独行、卓尔不群,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才华足已使他这样傲视天下和中国文坛——更因为他对现代人类进步知识和进步思想出奇而准确地把握上已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甚至超过一些所谓的文化名流。也许是因他没遭受过“中国驴式教育”摧残的缘故,他独特的知识结构,造成了独特眼光和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从而形成起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思想境界。这总见他一语惊人,一针见血,一语中的——而道破个中“玄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那些为数不多,但也不算太少的文学作品和时评随笔中看出来。事实上,对一个靠谎言以及虚伪的思想来维持的时代——他那些文字的份量已足够重了。
    
    我们知道,作为好说真话、实话和直话的韩寒曾多次批评“中国作协”。韩寒著名的那句“如果我去了就能当主席,我就去,我下一秒就把作协给解散了”——就出自《韩寒: 中国作协是很可笑的组织》一文中。在同篇文中韩寒还批评道:
    
    “中国一直保留了作协,并成功的将一批批野狗驯化成家狗不算,还成了走狗.”
    
    “为什么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特别好的文学作品出现,我一直认为作协是罪魁祸首.他们号称主流文坛,号称纯文学,其实干的事从来都是背道而驰。”
    
    在另一篇《中国这帮二奶作家,作协这个二奶协会》,韩寒批评道:
    
    “任何真正的当代的作家,爱国爱人民,但不能是由政府养或者作协养着的,盼着这钱过日子,你就是贱。中国作协的专业作家制度是非常愚蠢的,全世界可能只有朝鲜还这样。”
    
    “也就中国作家还在争这些鸟名头,入作协就是一个作者堕落和失败的开始,是最无厘头和不务正业的事情。”
    
    看了上面韩寒这些发言,相信很多朋友多少会明白谈主席如此愤恨韩寒的原因了。是啊,作为作协主席,为了维护本组织的名义,站出来回击一下也是非常正常的,应该的。谈主席就是不说“韩寒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这护脸圆场的话,我们还是能理解他的。不过, 这里有个问题我们想知道,作为一向敢说真实,实话和直话的韩寒,上面批评的这些话错了吗?真的是如一些人所说,这仅仅是文人相轻,自我妙作,自造热点吗?
    
    在上面谈韩寒时,我有一句“他对现代人类进步知识和进步思想出奇而准确地把握上已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事实上,对“中国作协”——这个目前世界上几乎独有东西,韩寒同样也认识的出奇准确和到位的。
    
    众所周知,作为现代人类社会中,世之罕见(全世界基本绝迹)的“文化怪胎”——中国作协,其体制沿革于苏联,是大集体时代的产物。而现在我国早已进入自由经济时代了,作为“高举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的国家,我们党和政府一直在强调“继续深化改革”坚持把“自由经济发展到底”。很显明,身处一个自由经济时代的中国人纳税人,没必要,也不应该出钱再养着这样一个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化怪胎”了。况且,“中国作协作为作家自愿结合”的“民间团体”——一直让全国人出钱养着,其本身就名不正,言不顺。
    
    做一个现代文明制度下的公民社会,我们不是说不能出钱养着一些组织和团体,那是要看看这些团体和组织是不是在为公民服务。现代公民愿意出钱养出着政府和其它公共服务机关,那是因他们在为全社会公民而工作。请问:中国作协在做哪些公共工作?在为哪些税纳人服务?既然没有的话,那为什么要国人出钱养着它呢?
    
    其实作为这个自由经济时代自由写作者,我深深理解韩寒为什么屡次批评和反对这一组织。这不仅仅是要花费税收人银子的事,更主要原因是它严重阻碍中国文学创作和我们中华民族思想文化的繁荣。
    
    学者丁东在接收一次采访时就说道:“以作协为核心的对作家的全面控制体制,一方面导致作家失去独立人格,同时也使中国的文学水平在相当长时间内出现严重滑坡,许多解放前就已经达到很高艺术水准的大师级作者在解放后至多能够创作出一些宣传性作品。……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后,原本由国家包办一切的作协体制表现出了相当的不适应。……现在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很模糊看不清楚,总的趋势,从毛时代的体制走向与人类文明相一致的体制,这个大方向是不可逆转了。"
    
    从这一点讲,这些韩寒看得很清楚。在最近他发表的两个帖子中他继续讽刺道:
    
    “而且事实证明,平时一直讲究领悟各种会议精神的老同志们还是不错的,平时看一期人民日报,就能领悟出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该怎么写写到哪种程度。……无论何时何地,都在领悟党的精神,这就是职业作家的职业风范。”——《韩寒:领悟》
    
    如果作家们不用当局费心,甚至很讨当局欢心,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很多时候,作家是关心民生疾苦,鞭策监督当局以及驱动社会公平进步的一个重要力量。虽然,你可以说,不是每个作家都想写这些,家各有志,我就是不关心世事,就是喜欢风花雪月饼,你奈我何。话说的是,但你一个言情作家为什么非要挤到一个和政治息息相关的协会里去风花雪月呢。所以说,这么多年,作协等艺术家协会一直是驯化基地,它早期还掌握一定权利,并妨碍了真正艺术的发展。……我觉得当今的作协应该自觉不要在吸纳新的年轻会员,尤其是那些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驯化基地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孵化基地。那可真是比基地组织还恐怖啊。——《韩寒:驯化和孵化》
    
    自由文化思想圈里的人一直赞赏韩寒的机智、聪明,而且又不是一般的小机智、小聪明。他在讽刺批评中国作协同时也给作协指出了“明路”。他并没有主张把作协撤销,而是要求“改制”——“ 妇联就是文联(作协)的改革方向”。
    
    在上面我们提到一文他就讲道:“随着时代的发展,作家协会会越来越不起作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保护一直在弱势的文艺工作者其实才是协会该做的,妇联就是文联的改革方向.”在《驯化和孵化》一文中,他也说到“像我以前说的,完全改革成妇联那样的组织,为作家寻求福利,打击盗版,联手抵制不法书商。”——这些绝非韩寒戏言,而是在自由经济社会,一个民间团体的必行之路。一个民间团体,如果在这个现代社会存在,那就必须做这个社会需要它做的事,否则它就不可能存在。
    
    当然,现在天下人都知道,虽然“中国作协”作为自由结合起民间文化组织,但早已是“得到官方许可的官僚体制在文化领域的变种"(退出中国作协的湖南作家余开伟语)。作协现在可是一些人“福地”,而且还成了一条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有记者曾报道:“宣传部的一个处长,要升迁为宣传部长可能有困难,但可以调到作协当党委书记,从处级变成局级。而一些副部级干部,如果能在快退休的时候到中国作协担任党委书记,就可能以正部级身份退休。正部级待遇与副部级相差很大,可以终身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凤凰周刊记者欧阳斌:大陆多名作家退出" 作协"》。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一定是非常非常地理解,作为作协主席的谈领导想当韩寒的老爸,想在一秒内把韩寒打死的原因了吧?狂徒相信,如果有这样的机会,跳出来当韩寒老爸的,拚着老命向韩寒举棍子的,怕是不止谈主席一位。在他们看来,消灭“韩寒们”, 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就可以永享皇恩——“可以终身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了。”
    
    不管怎么说,我想韩寒应感谢老天让他晚出生了几年。若是早几十年,生在那个主席说一不二的时代,像他这样胡乱唱山歌,不懂赞歌的青年后生,怕是早就步林昭、遇罗克之后尘了。而且象韩寒这样下去,怕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了”。 韩寒让俺狂徒可学的东西很多,但这一点不想学他——说句实话,很想享受一下“配秘”的感觉。于是就私下搜索谈主席平步青云之大法,最后还真找一篇,篇名叫《桥》。据说“其作品在2008年下学期的五年级人教版语文课本中 和小学生见面”。 介绍说“该文章充分体现了党对人民的关爱和无私。”说实话,狂徒没看多懂。原指望我正在读小学的孩子能懂。回来一问,说他们学的是“苏教版”,不是“人教版”——看来我狂徒家族是与“配秘”这等好事无缘了。希望一些想当主席,想终身“配秘”的文学新人们,好好研读一下。
    
    2008.9.25 于山东聊城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中国自由作家、诗人。《中国当代诗歌》主编、中国自由文化论坛主持,国内著名学术论坛“天益学术沙龙”版主。)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谁把张丹红推到对立的一面?
  • 政府部门:奥运期间停止一切大型活动!/鲁扬
  • 鲁扬:《哭问:苍天·大地·人类》
  • 与你同行:究竟是训虎还是在训羊?——驳《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
  • 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搞民主政治,不需要“恐怖手段”——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致贺伟华先生:反对您传播生物武器知识!
  • 警察:抓你是秘密,如透露将被黑社会谋杀/鲁扬
  • 鲁扬:抗议当局非法逮捕自由思想学者!
  • 鲁扬:答“狂徒凭什么电邮名人作品来炒作自己?”
  • 鲁扬:党化教育何时休?
  • 鲁扬:伊沙不要太无耻!
  • 鲁西老乡孙兰雨同志一举成名应感谢谁?/鲁扬
  • 鲁扬:关于《刘晓波文集》的通信
  • 鲁扬:中国,让诗人走开!——记数日前自杀身亡的诗人余地
  • 鲁扬:“颠覆罪”——一条阻碍民族发展,吞噬民族精英的大蛇!
  • 鲁扬抗议对贺伟华先生的监控!并致国安的几句话
  • 鲁扬: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诗论坛被关,鲁扬挨骂 诗人北岛仍在“黑名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