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
     你们好! 我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向你们反映这起案件。这是一起离奇而让人哭笑不得的案子;又是一起让人深感不平而又无奈的案子;而更是一起让人民群众愤怒和欲哭无泪的案子;它同时是一起汝城县人民政府在人民群众投入巨资后单方面违约的案子;这起案子到如今,活着的南霸天——原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被打倒后而又没有对受到曾锦春迫害的群众给予落实和翻案的案子;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与此案相关连的曾锦春的打手们,如李建春等人还在重用之中,郴州市地税局已经查出曾锦春的外甥朱锦辉、朱昆明等人偷漏国家税收达数千万元的案件,稽查组在接到湖南省委某副书记的招呼后就突然风平浪静。我们真的不明白,难道我们的党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设想仅仅是停留在纸上? (博讯 boxun.com)

    
    
     我们二位是具有采矿技术的普通农民。2000年,在当时的湖南省汝城县政府遇到了即想开发而资金无法运转的情况下,依法依规按程序参加了汝城县政府组织的公开招标,中标后经公证确定为矿山开发者。我们二位属于小垣镇茶山脚钨矿的股东,占有该矿70%的股权。为开发该矿,我们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在科学论证,并通过汝城县招投标,由我们中标的基础上,于2000年9月22日,以自己在汝城县注册登记的汝城县富华矿业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汝城县政府委托授权的汝城县工交工作办公室签订了《茶山脚部分矿区生产经营协议》。
    
    
     该协议约定:茶山脚钨矿由我们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生产经营期限为拾年(自2000年10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汝城县政府依法保障我们的生产经营权,在我们生产经营的矿山范围内,汝城县政府不得擅自批准第三家单位或个人开采,否则承担由此造成的全部损失。协议签订并经汝城县公证处公证后,我们投入了近千万元资金征地建厂房、架电、购车、购机械设备、打垅道、搬迁民房、建尾沙坝、修公路和办理了一切合法手续,各项准备工作全部完成。
    
    
     我们二位想方设法,四处筹措,投入重金后,刚刚投产见效益之际,被里应外合的股东内奸、汝城人——朱昆明算计。他勾结朱锦辉等人利用其舅舅、当时的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的权力,用“莫须有”的罪名,象对待犯了错误和有问题的共产党员一样,使用野蛮、残酷的“双规”手段来残酷迫害两个非党、非国家干部的普通农民,试图达到从我们手中强行抢夺我们花巨资创办的矿山和合法承包得来的矿山生产经营权。曾锦春依仗手中权势,制造罪名,对我们进行残酷迫害,将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国家公务员,而是普通农民的陈贤华(发)和张润富两人“双规”,分别关押18多天和20多天,对与我们有过交往的人撤职的撤职、免职的免职。我们中的陈贤华被曾锦春控制的郴州市纪委强行关押在郴州烟厂的“相思宾馆”长达18天,郴州市纪委按照曾锦春的指令,对我陈贤华用尽各种包括“老虎凳”、“坐飞机”在内的各种惨无人道的野蛮酷刑,迫使我陈贤华最终实在生不如死,极力要逃跑,强力挣扎要跳楼自杀,想以死了解这生不如死的大痛苦、大灾难!曾锦春看到我陈贤华拼死抗争,只好释放了我。
    
    
     接着,曾锦春还亲自主持召开由当时汝城县县长、副县长、县纪委书记和市法制办、市招标办、市中级人民法院、市纪委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专题研究对汝城县茶山脚钨矿重新招投标的问题;曾锦春指示汝城县委、县政府要高度重视,撤销《茶山脚部分矿区生产经营协议》;同时,指示该县将处理结果专题报市纪委,并形成了会议纪要。
    
    
     为落实市纪委会议纪要和曾锦春的指示,汝城县政府严重违约:一是组织以当时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纪委书记、副县长为领导的强有力的班子,开展了撤销《经营协议》和重新招投标工作;二是汝城县纪委监察局配合市纪委派专人以向我们通报市纪委《会议纪要》为名,对我们施加压力,胁迫我们终止协议,退出股份;三是汝城县政府成立了以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任组长、县监察局局长任主任的汝城县茶山脚钨矿重新招投标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并在《郴州日报》发布和在汝城县大街小巷张贴重新招投标布告;四是汝城县政府单方修改协议,派出税征、环保、资源监护等专门人员进驻矿区,以种种苛刻条件,限制我们生产经营;同时,汝城县有关部门通过断绝开矿所必需的物资供应,如公安部门不供炸药、电力部门不供电等,使我们无法生产经营,迫使我们在走逃无路的情况下就范。
    
     具体过程就是:曾锦春通过汝城县政府对我们施加压力的同时,串通社会黑恶势力具体实施夺矿行动。公然对我们进行人身威胁、恐吓,强行要我们让出15%的干股,否则要我们在矿区呆不下去。在曾锦春和汝城县委、县政府的压力胁迫和朱锦辉、朱昆明等社会黑恶势力的威胁恐吓下,命令我们矿的内奸股东——朱昆明和曾锦春外甥朱锦辉强制我陈贤华在他们早已起草好、根本不允许我有丝毫异议的、完全非法无效的所谓“《退股接股协议》”强制我陈贤华签字!不容我有丝毫反对!否则,威胁我:“你反对,马上把你关监狱!”他们果然如愿以偿。
    
    
     为维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不得已,我陈贤华只好在朱锦辉、朱昆明等人早已起草好的《退股接股协议》上签字。除给我们少量补偿外,我们所投资的近1000万元的资金占70%的股权几乎全部被曾锦春和朱锦辉、朱昆明等白白抢占,被抢占的我们的股权中,曾锦春个人占用了15%的干股,其余部分均被朱锦辉、朱昆明等人侵占。
    
    
     曾锦春利用手中权力不但帮助他的外甥女婿朱锦辉及其同伙夺走了采矿权,而且不用分文在矿山开发中居然享有15%应该属于我们的“干股”,曾锦春从2002年到2006难月他被湖南省纪委“双规”为止的5年里,坐享其成,白白分得我矿红利7、8000万元!
    
    
     我们创办的矿区被抢占后,曾锦春、朱锦辉(朱八股)等人继续沿用我们与汝城县政府签订的协议,利用我们投入的资金和我们办理的省、市、县合法有效证件和我陈贤华注册的公司执照,从事非法生产经营活动,总共非法获利达数亿元,其中还偷税漏税几千万元,严重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和国家利益,使国家和我们个人遭受巨大的损失。
    
    
     综上,曾锦春及其强盗同伙这血迹斑斑的野蛮抢劫罪至今也没有给予法律制裁,确实让人愤怒难平。难道冤案就永远石沉大海吗?难道在构建和谐社会之中,在一个农民上告无门的情况下,汝城县政府就能入席心安理得的坐收分成吗?难道那些参与迫害我们、已经构成犯罪的曾锦春的打手们还在共产党的位置上安安稳稳过安逸舒服的日子?难道曾锦春为官多年用金钱构建的人情网就冲不破吗?难道......,这些、这些、这些一个个、一个个“难道”就这样在百姓“上告无门”之中被所谓的“民不告,官不究”之风淹没而永远得不到诏雪吗?
    
     为此,我们恳请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为我们百姓做主,为我们百姓申冤,还我们清白!归还我们合理合法的矿山开采的生产经营权!!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让和谐社会的构想真正落实到百姓的心窝上,我们拭目以待!
    
    
    
     被残酷迫害的农民:陈贤华、张润富
    
     2008年9月1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的残暴行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