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鸣:让大学校长们喜欢的教师大多是奴才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2日 转载)
    
    来源:华商报
     (博讯 boxun.com)

      按理说,大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官僚化的地方,一旦官僚化,后果将非常严重,其官僚气、衙门气、衙役气,甚至有可能超过真正的衙门。毕竟,现在中国的各级行政机关,无论政绩观是否正确,都要有政绩,而且这些政绩,固然有造假的成分,但多少要有点实在东西,怎么也要修几条路,盖几栋楼,引进一点资金,增加一点GDP。
    然而,大学不一样,首先不需要制造GDP,其次没有升学压力,最后连毕业生的就业也基本上不用操心。上级评估考核的玩意,无非是论文发表数量、课题数量这些可以通过卡学生的毕业证“土法炼钢”,以及让教师挣计件工分实现的。至于能拿到多少博士点,多少重点学科、一级学科、重点学科研究基地,这些中国的外行不明白,外国的内行也不明白的标志大学档次的东西,关键看朝中是否有人以及运作的水平。因此,如果大学变成衙门,那就是一个没有政绩压力的衙门,这样的衙门,当政者除了摆官架子,玩虚招子,没有多少实在事可做,风气之恶,或者恶化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在这样一种特殊的衙门里,在大学里教书的人,大体上分成这样几种。一是大学脸上的脂粉。这属于极少数大牌教授,在这些教授之中,最受重视的,是具有全国性学术评审机构成员资格的人,只要进了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无论你是谁,立马身价百倍。其次是两院院士,当然,如果院士兼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则是当然的老大。排在最后的,是各个学科有点名气的学者,对于这些人,也是只看名头,不看实力。如果这样的人不懂事,跟领导闹别扭,那么很容易被打入冷宫。
    
      第二种是学官。所有有头衔的教授,所谓的双肩挑干部,都是学官。学官有学衔,职称是教授、研究员,但屁股坐在官椅子上,主要的身份,其实是官。严格来讲,这些人是大学里最重要的人物,因为所谓的衙门,就是由各级复杂管事的官僚构成的,教授可有可无,包括前面撑门面的教授,即使真的走了,也不打紧,花工夫、出高价再找就是,但是没有了官,衙门可就玩不转了,衙门的架子搭起来,由于国有而且垄断的缘故,根本就不愁没有人来教书,没有人来上课。
    
      第三种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计件工人。除上述两类教师之外,所有的教师均属之。虽然这些人里也分三六九等,但基本上都是计件工人,唯一的特权是学校方面不大好轻易解聘,但必须完成计件工作,从上课课时到科研任务,完不成,轻则扣工资,重则降级。别小看这计件工的活,所有的读书人都抢着干,因为在一些学校领导眼里,三条腿的难找,两条腿的教授有的是。
    
      必须说明的是,大学最大的官,校长副校长之类的领导,无论自家有没有这个本事,大多都会挂上若干学术的头衔,跻身第一类教授之列,如果拿不到院士和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名衔,也会自然而然地挂上著名学者的桂冠,身兼若干学术评议组的组长副组长。大学就是这样的一个有意思的去处,领导是官老爷,但必须挂上学者、乃至大学者的头衔,哪怕自家就是出身政工的政工干部,只要当上了书记副书记,也必定是教授。在做官之前原本就是院士教授的,自然学术地位陡升,轻松地化为学术泰斗,如果此前只是官僚,比如做了若干任司局长的,一旦摇身一变,成了校长,也马上会变成著名学者,同时还要兼著名教育家。官老爷是具有实在利益的官员,而大学者,则是校长们自我荣耀的光环,别的官老爷,则不那么容易得到这种闪着学术光芒的光环罩身。
    
      有位著名的校长说过,要想办好大学,只有一句话,招徕最好的人才,让他们快乐。这话放在我们的一些大学校长身上,就变了:招徕最好的奴才,让自己快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鸣:鸡同鸭讲的庸俗哲学
  • 张鸣:曾经有过的权力栅栏
  • 张鸣:国家主义的阴魂
  •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张鸣:妾身未明的舆论监督
  • 官家大戏场/张鸣
  • 为什么会有农民怀念过去的集体化时代/张鸣
  • 政府不管黑社会肯定管:黑社会就是这样长大的/张鸣
  • 张鸣博客:小民头上的严刑峻法
  • 【随感】张鸣:余虹教授自杀了
  • 张鸣:余虹教授自杀了
  • 高校大跃进培养的是奴才与愤青/ 张鸣
  • 中国的大学越来越像前清衙门/张鸣
  • 谢泳:张鸣事件引出的感想
  • 张鸣:大学校长就是县太爷
  • 张鸣被撤职凸显的是中国大学的堕落和悲哀/亦忱
  • 张亦忱:鸣现象:中国的大学里能容得下有风骨的人吗?——关于张鸣在人民大学呆不下去的感想
  • 张鸣:提高税额,纳税人的权利在哪儿?
  • 张鸣:侵入私域的视频头必须后退
  • 一周新闻聚焦:张鸣事件暴露了中国大学是行政化、官僚化的衙门体制(图)
  • 人大被撤职系主任张鸣回击院长:睡糊涂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