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王的权力大,还是中国县委书记的权力大?/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2日 来稿)
——从“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文昌来了个谢明中”想到的。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8月28日被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中国“第一贪”——海南文昌市委原书记谢明中仅退脏时的款项就有人民币、港币、美元、新加坡元等,整整装满了19个密码箱!共计2500多万元。而实际上贪污多少?天晓得!
    
     一个县官贪污数千万元之巨的新闻在中国早已不是骇人听闻的大事了——田玉飞,这个欠发达地区的原四川乐山县委书记,在短短5年时间里,受贿竟达1859万,另有1330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两项加起来大大盖过了谢明中!
    
     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在任期间大肆买官卖官,疯狂敛财2385余万元!
    
     海南省原东方市委书记、人大主任戚火贵有活期存折18本,定期存单31张,总计人民币1187万余元,金银首饰2.1公斤,金劳力士手表1块!
    
    
     贫困地区的陕西翼城县原县委书记武保安,仅8个月的时间里,就疯狂敛财500万,几乎天天跑银行办存折!
    
     卖官卖到股级、人称“杨全亿”的河南省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个人身家竟达一个亿;
    
     四川省丹棱县原县委书记黎岭巨额受贿有人折算一个农民要挣1288年!
    
     “官帽批发商”山西省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他在离任前“批发”430顶官帽,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调整干部432人,提拔正、副科级干部278人。使得偌大的县委机关只有6名干事,乡镇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达一半以上。有司机当上县委办副主任的,也有会计升为法院副院长的。安徽定远县原县委书记陈兆丰110顶官帽卖出150万元,定远县共有37个乡镇,无一不向陈兆丰行贿,被“誉”为官帽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福建省的贫困县——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卖官”公开化,使得“一些官位的价钱到了约定俗成的地步”——“县长十几万、局长七八万……”甚至连本是行使监督、反腐职能的监察局、检察院的职务,也要花钱才能获得。
    
     安徽和县原县委书记杨建国,更是把官帽生意做到了极致,从乡镇到县直机关,大到镇长小到妇联干事全部当作商品出卖,当地群众用这样一首打油诗来描绘安徽和县原县委书记杨建国治下的官场生态的:“官不论大小,有钱就卖;钱不论多少,送了就灵。”
    
     以上事例实在太多,举不胜举!
    
     这些年,落网的“老贪”多得数不胜数,此类新闻再也难吸引我的眼球了。不过,每有县委书记落网的新闻,却仍能引起我的强烈兴趣——原因是这些七品芝麻官不但个个是敛财的高手,而且将“政治”玩得出神入化,未落网前,个个都在当地享有“崇高”威望——比如山东泰安那个胡建学,竟出版了《胡建学选集》;安徽亳州市(县级市)却有个爱阅兵的市委书记——他经常将全县穿制服的公务人员集中在一起,供他检阅!……
    
     而谢明中书记则更绝,这位超级大贪官落网前,更是一位深得“官心”的“好书记”——全市所有宣传机器为个人歌功颂德,电视、报纸、广播没完没了地宣传这位市委书记的英明领导,称他为“百年一遇好县官”。有干部甚至作诗歌颂说:
    
     “风雨兼程三年多,文昌崛起唱新歌;劳苦功高是哪个?姓谢书记人人说。”
    
     又有水平更高的干部认为该诗不能“全面地”概括谢书记在“文昌人民中的高大形象”,于是献诗一首道:“风雨兼程四年多,科技兴市唱新歌,开拓进取闯新路,明中书记人人说。”
    
     他手下一位局长更是不甘落后,干脆在一本杂志上颂扬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文昌来了个谢明中。”!
    
     这真是当代中国官场的一绝!
    
     每看到此类新闻,笔者就会陷入这样的思考之中——中国的县委书记权力究竟有多大?它下面的所谓“五套班子”: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河南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说过一段名言:“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
    
     “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这确是当前中国县委书记权力的真实写照!
    
     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县委书记王武亮酒后驾车,被交警制止后,对交警便是一顿拳打脚踢,将交警好端端的一张脸给破了相。气冲牛斗的王书记还当着围观群众的怒吼道:“我是县委书记,是一把手,老子不怕!”县委书记的座驾可以不服交警管理,这恐怕在全世界也绝无用仅有!
    
     而王书记对身着警服的警察尚且如此,对手无寸铁的布衣百姓又会如何? !!!
    
     湖南省慈利县委书记刘桦的军牌座驾,在通过高速公路慈利西收费站被交警王志宏和同事等查验时,刘桦电话招来了县武装部长等6人对查验交警狂殴,打成轻微脑震荡!
    
     在杜保乾书记、王武亮书记、刘桦书记看来,显然他就是“党”,“党”就是他!
    
     既然县委书记就是“党”,“党”就是县委书记!当然也就不受任何人监督!有人形容,作为中国领导干部系列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县委书记是:“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他们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而事实上,中国的县是中国的国中之国,而县委书记就是国中之国的国王!
    
     说县委书记是国中之“国”的“国王”,并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那个声称“县委就是县委书记”的杜保乾继父死了,卢氏县所辖的19个乡镇领导、各局委领导及所有二级机构负责人一律赶赴几百里外的杜保乾家乡——许昌市鄢陵县奔丧,共出动小车120多辆,杜保乾收礼100多万。而丧事中的一个插曲令人捧腹,可称是世所罕见的官场耻闻——奔丧者中,范某、张某、薛某三名乡镇党委书记,竟携带孝袍孝帽,一下车就穿上,进灵堂后大放悲声,比死者直系亲属哭得都悲痛——原来,当时卢氏县空缺建设主任一职,早已有意这个肥缺的三位乡党委书记因此哭丧哭的尤为抢眼:某乡党委书记范某一上灵堂,偏戴上孝子孝帽,跪地不起,“亲爹啊,亲爹啊”的哭声,声声滴血,惊骇天神,周围家属左拉又扯,范某就是不起来。无奈,杜保乾书记只好亲自上前,朝范屁股上轻轻踢上一脚,喝道:“起来吧,起来吧,你的事情我知道了”,至此,范某才起来时……这时,在旁边跪着的另一乡党委书记张某,,也扑地一声跪在地下,同样“亲爹,亲爹”地放声嚎哭起来,其悲痛欲绝状,比范某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杜保乾书记也只好走到他身边,抬脚踢了张一下说道:“你也起来吧,别哭啦,别哭啦,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听到杜书记这句话,张某才强忍住“悲痛”起身……
    
     这时,早已有备而来的另一位乡党委书记薛某则更绝——当地风俗,人之下葬之时,需备瓦盆一只,以供子孙烧纸钱祭奠逝者。杜书记却找不到瓦盆,正苦恼时,突听见一声呼喊“杜书记,盆在这里!”只见薛某手中如同变戏法地变出瓦盆一只,周围人均目瞪口呆……杜书记大喜,只说了一句话:“好了,好了,现在什么都别说了,你的事,回去就给你安排!”……
    
     过后不久,范某果真当上建设主任,张某则当上宣传部长,而手段更加“高明”的薛某爬的更高,当上该县副县长!
    
     说中国的县委书记是国中之“国”的国王,绝对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正因为在国中之“国”中拥有无上的权力,所以,那些落网的县委书记不但个个是敛财高手,人人拥有“崇高的威望”,而且,大多数还喜欢玩“三宫六院”——被当地人称为“看中的女人就搞光”的福建省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有一次突发奇想,把和他长期有染的22个情妇集中起来,在福州一酒楼开“群芳宴”,席间,他说:今天,我就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我的谢意。我建议,设立“年度佳丽奖”,今后每年举行一次这样的“群芳宴”……
    
     而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县级市)委书记张二江是竟与除老婆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
    
     说县委书记是国中之“国”的国王,绝对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这时,或许有人会用“一分为二”的“辩证法”反驳笔者说:你这是污蔑我党的县委书记——因为我党的干部“绝大部分是好的,和比较好的。”
    
     而事实上,笔者更乐意看到当前中国 374个县级市,1636个县的书记“绝大部分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但问题是,“绝大部分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这个毛泽东时代用来评估干部总体状况的公式在当今是否适用,中国人民早已心知肚明!——那个受贿2385余万元的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案发后,所涉及的领导干部达到260多人!绥化市50%以上的处级干部都有牵连。因此,马德被审讯时很不服气,嚷道:“绥化买官卖官又不是从我马德开始的,我才来绥化多长时间,我所知道的从我前任就开始了,我还送给赵洪彦15万呢!”这样一来,又牵出该省人事厅原党组书记赵洪彦受贿几百万元大案!
    
     对此,人们不禁要问:赵洪彦又给谁送钱呢?
    
     县委书记作为中国领导干部系列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它在治下之所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有人归根于“上级监督太远、同级不敢太弱、下级监督太难。”的缘故,显然是十分片面的——如果不实行彻底的政治体制改革,县委书记将成为中国官场永远的痛。将永远成为中国人民心口上的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中共官员“问责制”的冷思考/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事前漠视,事后重责”问责制何等误国害民/李悔之
  • 与丧尽天良的“泔水油”相比,三鹿奶粉算得了什么?/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