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1日 来稿)
    
    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博讯 boxun.com)

    一.911后,海内外的华人对撞机者的叫好声,我虽然不感觉意外,但觉得一点悲哀;杨佳杀人后,海内外同样是一片叫好声,我同样不感觉意外,只是更多了一点悲哀。
    叫好声的背后,是人类被仇恨,被阶级斗争理论扭曲的人性,或者就是回归了文明前的人类的兽性。
    不知道这两类叫好的人中有多少重叠。明显的是为911恐怖分子叫好的,多是左派愤青,愤老,而对杨佳叫好的人中,夹杂着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所谓民主的追求者。
    支持911恐怖分子和支持杨佳的理论基础没有区别:
    首先,是政治正确压倒一切。消灭敌人是可以不考虑法律,道德,可以不择手段。而且,因为敌强我弱,所以为了政治目的,不是可以不择手段,而是必须不择手段;911的撞机者,是因为阿拉伯人打不过美国,杨佳杀人,是因为打不过中共,所以,不是可以不择手段,而是必须采用非常手段。
    其次,所谓在政治战争下,没有无辜的受害者;911的恐怖分子和杨佳杀的人,同样是死有余辜。因为美国是民主国家,政府是人民用选票支持的,所以,一切政府行为,老百姓必须为之买单。中国的警察是国家暴力,所以中国每一个警察都应该杀。
    二.什么是大侠?十年一剑。问的是谁有不平事
    杨佳自己的母亲,他唯一的亲人,为了要一个说法,要了好几年,为什么杨佳不给他自己的母亲讨一个说法?
    什么是贵族。饭来张口?杨佳倒是真的做的了饭来张口,
    可惜给他做饭的不是他的仆人,而是他的母亲,
    他吃的也是他母亲的退休金。
    母亲要给他,一个没有工作的人天天做饭。
    【穿警服匪徒的可怕之处,就是警匪合二为一】
    山西的警察就不是警匪合二为一?
    上海的警察对杨佳作了什么。现在不清楚,
    但山西警察作了什么,已经清楚了。山西的警察打掉了杨佳的牙,赔了他三万。
    【但是有几个要素是侠不可少的:暴力(武功高强)、正义(除暴安良)、自由(不受体制束缚)。这些要素,杨佳都具备,】
    区区三万,
    怎么武功高强的杨佳就不要正义了?
    就不除暴安良了?
    就不要自由了?
    就心甘情愿的受体制束缚了?
    这些要素怎么在三万人民币的威力下,杨佳就都不具备了?
    【杨佳的生存底线是高贵的,他是玉,是中国的贵族。】
    贵族不能只看死,先需要看看生。
    一个28岁,身体健康的男人,依靠母亲的退休金生活,算是什么贵族?
    28年,他算是什么样的贵族?
    三,不论是左愤还是右愤。他们对911劫机者和杨佳的支持中,最不能被接受的理论,就是把社会上的人,分为两种,一种人是有权利杀人的人,他们杀人就是正义,就是英雄,就是大侠。而另一种人是应该,或必须被杀掉的人。这些人被杀就值得叫好。不论一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扭扭捏捏的为人道多多少少的说一点同情的话,肯定杨佳的杀人,就必须肯定一些人同时应该被杀。
    就是这个二分法,就是把社会分为有权利杀人的,和应该被杀掉的,才有了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在造反有理,杀人有功的理论下,中国人民推倒了"三座大山",用血染红了960为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是把社会分为人民和敌人,分为专政的执行者和被专政的对象,才从镇反杀到肃反,一直杀到64的天安门。就是把社会分为为有权利杀人的,和应该被杀掉的,才会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存在什么地,富,反,坏,右的五种不属于人民的另类。
    民主就是人类找到的避免暴力解决争端的制度。人权是指对每一个人同样的权利。而不是毛泽东的只给人民,不给敌人,就是只给奴隶,不给不肯低头的人。
    今天,在杨佳到底在上海派出所受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都没有弄清楚前,就为杨佳杀人叫好,并且上纲上线的提为一个人对中共的战争。
    
    谁给你们的权利划分社会为有权利杀人和必须被杀的?
    
    民主,人权还要不要,难道中国必须再一次从血腥中站起来?
    
    张鹤慈21、09、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下]/张鹤慈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上】/张鹤慈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