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鹿白粉,薄熙来与党妈妈的和谐结晶/草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草虾
    
    三鹿白粉=中国特色的社会帝国主义的和谐结晶,是党妈妈田文华组织领导的制毒贩毒的政府行为,商务部长薄熙来以国家力量勾结帝国主义殖民地新海州,以出卖中国农民和中国人权的代价,扶持催肥并杀取高额回报。金钩倒挂,田文华以三聚氰胺配制奥运奶粉、作为党妈妈的甘甜乳汁喂给最广大最贫穷的孩子们。
    
    请看这条产业链:新海州农民-新海州恒天然乳业-新海州官府-中国官府-三鹿白粉-中国农民及其孩子。或说新海州总理海伦.克拉克率先揭露三鹿真相,因而感恩戴德?实在无知,不知新海州人民骂她是个婊子她老公是个基佬,Bitch and Gay。
    
    三鹿白粉奇怪的营销策略:高扬品牌与低价倾销的自相矛盾,欺诈无产阶级的小妈妈们--需要打工无暇哺乳、甚至盲流把孩子丢给祖辈,至少三代人成了三鹿白粉的受害者。低价倾销导致销售收入最低,高扬品牌要给官商阶层的佣金最高,财务如何平衡?只有三聚氰胺在乳品行业中的剂量最多。
    
    三鹿白粉成了当代的观音土,恶毒甚于四川学校建筑豆腐渣。中国经济膨胀的结果,最终让最大多数的中国婴儿吃上了白粉,人为制造残疾儿童,冷酷的验证了毛泽东所斥责的邓小平所鼓吹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所以也得先问候一下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的孩子,吃了三鹿白粉没有?
    
    
    感谢范爱秾先生督促我写作此文。致歉耽误看官时间的篇幅很长,因为远比杨佳事件复杂得多的三鹿事件,是30年来孕育的怪胎,最后的毒性发作也是五年的激化结果。我们需要解析它的国内国际因素,从哪说起呢?
    
    1,三鹿的奇怪恶意的市场营销策略:
    
    三鹿为什么第一个倒掉呢,虽然添加三聚氰胺是奶粉业的公开秘密?因为它销量最多最广,又往里添加得最多最狠。党妈妈田文华苦心打造的第一民族品牌,为什么到了这么狠心的地步呢?狠到让孩子们饮鸩止渴?这是因为三鹿的恶意的市场营销造成了它的收不抵支,原料收购成本一压再压,终于压垮了骆驼。我们先分析它的自相矛盾的市场营销策略。
    
    市场营销行为一般有两种策略:高端策略呢就是高扬品牌,消费者愿意花大价钱买它,因为它的原料是优质优价,包含了名人广告精心包装的高额成本,但是消费者为求吃它的心里舒坦,愿意给它大把银子。低端策略呢,就是低价倾销,价实货真,吃的是营养又不是包装,干嘛让消费者买回不能吃的包装、看那些昂贵的广告呢?原料不含糊,必要的工艺和包装,一分价钱一分货,就看消费者追求什么,厂家决定为谁服务。就像歌厅的小姐和路边的大姐,都有饭吃。
    
    三鹿就怪在:一方面低价倾销,抢夺最大的市场销量,不惜水平最低的销售收入;另一方面高扬品牌,1995年在央视黄金时段率先播放奶粉广告,还让官员和名人频频出境,成本多高啊?特别是2008年1月8日,赤那国务院颁发“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给三鹿“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说明它多年来投入的科研成本都是最高的在同行业中。但这种颁奖,无非是制造利好消息,掩盖它即将崩盘的财务状况,因为奶粉行业做到天上,也得看鲜奶与奶粉的投入产出比例,就如黄豆磨出豆汁。三鹿的所谓技术关于配方的,无关于节省用料降低成本。她把全国的奶粉行业的大盘砸得那么低,生产成本当然最低,但又说它的技术成本最高,摊入生产成本也是最高,这是恶意欺诈。
    
    
    2,三鹿白粉是党和国家的政府行为。
    
    这种诈骗,即先制定倾销价格、划定反向成本、决定鲜奶当中三聚氰胺的剂量,决不是三鹿的企业行为或者党妈妈田文华的个人失误,而是不折不扣的国家行为,元凶就是中央官府的商务部长薄熙来等等大批高官名人,以国家力量扶持的恶意欺诈。至于其他的技术衙门和央视名人,都是小菜。田文华只是他们的奴才而已。下面举证。
    
    
三鹿白粉,薄熙来与党妈妈的和谐结晶/草虾

    
    先说田文华,它最适合充当党妈妈的形象代言人: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女企业家。三鹿前身之石家庄乳业公司之石家庄牛奶厂,田文华最初1983年担任生产副厂长,1984年起担任党委书记总经理至今共24年。田文华是生产副厂长出身的企业家,精通质量管理,生产技术部门都是她一手培植的亲信,岂容糊弄?
    
    而且,奶粉生产过程当中添加三聚氰胺,是一个精密的系统工程。我们知道赤那大陆的工业管理,生产副厂长领导着工厂的主体系统,包括:分包厂家选点、外购原料入库检验、生产过程之机器原料人工工艺与环境的结合...,所谓TQC4ME=Material+Man+Machine+Method+Eviroment。添加三聚氰胺及其最后的达标,都必须在生产系统精密的完成,田文华的眼里岂容飞砂?
    
    
    3,三聚氰胺的常识:
    
    1989年,吴志明的父亲吴德兴与我同在的镇江轻工局,曾有一间全国最大的美和胶板厂,我参与了它的外资合同签订和技术资料翻译。它的技术,就是制造三聚氰胺树脂合成板,下面是树脂基层,中间是装饰花纹纸,表面是一层透明耐火的三聚氰胺结晶,因而又称防火板、装饰板,用于所谓豪华装潢的墙面和家具表面。
    
    1985年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商品学专业,所学食品检验课程有个“假蛋白试验”:三聚氰胺白粉能够微溶于热水,分子含氮量=66%[蛋白质的含氮量<30%],使用“凯氏定氮法”的结果显示液体“含有蛋白质”。假如不良食品商添加1元钱的三聚氰胺白粉,能达到5元钱的蛋白质含量测试标准。危害呢,三聚氰胺溶液冷却之后,在人体温度37.5度之上就结晶了,而蛋白质分解的尿素要在37.5度以下才会结晶。我们喝下牛奶撒出的尿液是透明的,然后变得浑浊因为尿素结晶了。
    
    乳品商往鲜奶当中添加三聚氰胺白粉,经过干燥高温喷雾制成奶粉,溶于热水喝下胃里就开始冷却结晶了,经过血液循环到人体过滤器--肾脏里面积淀。特别是婴幼儿的肾脏稚嫩就更不妙了。假如我们买来猪腰子,剖开,看到里面满是细细的白砂,会怎样呢?三聚氰胺结晶的化学性能耐水、耐热、耐老化、耐电弧,没法治疗清洗,这腰子只能扔掉。
    
    食品商有添加白粉的,但没有三鹿添加得这么狠的,为什么?因为它已经难以支付收购鲜奶的成本,因为扶持她的薄熙来等等高官捞钱太狠,捞走了它收购鲜奶的本钱,只好一面压低奶价,一面加入白粉提高测试数据。判定薄熙来与田文华的和谐关系呢,就要分析中新自由贸易协定。
    
    
    3,中新自由贸易协定的背景:
    
    近来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中的一件大事,就是签订了中新自由贸易协定,这是发达国家与中国的第一个、人权国家与非人权中国之间的第一个,也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6年之后的又一件大事。先说说我所流亡的新海州的情况。
    
    新海州[New Zealand 新西兰]是大英帝国的一个自治州,如果勉强算是一个国家,那么她是发达国家当中最小最弱的,小到400万国民没有军队,弱到关闭所有可能造成污染的工矿业为了发展农业,为了维持无污染的农业环境。代表农民阶级的国民党是最大的反对党,代表工人阶级的劳工党已经执政多年。两党斗争激烈,但也多有一致,例如给工人家庭发放福利购买农民的牛奶,为农民的牛奶寻找销路。恒天然就是新海州最大的牛奶加工厂,我在新海州生了3个孩子喝了它6年的奶。
    
    新海州八面汪洋难以发展工业,所以在发达国家当中反其道而行之,保护国土发展农业,因而在世界农业当中一枝独秀。天然的太平洋雨水养育了火山灰质的草场,养牛出奶制成奶粉,因而新海州人骄傲的说我们的奶粉就是雨水与火山灰的结晶。但是,新海州人主要饮用鲜奶。
    
    新海州的农民是大英帝国的传统移民,其牧场占据了大多国土,缴纳地税成为国民中说话最响的。他们支持官府发放牛奶费给贫穷家庭的孩子们,购买他们的鲜奶。如果牛奶费用于交纳房租或者其他用途呢?所以新海州的社会主义政策,保障小妈妈从怀孕开始直到孩子14岁以前,都可以享受福利,赋闲在家逛街喂奶,因为养孩子就是她们的法定职业,一个家庭只要爸爸去完成纳税义务就行了。如果没有爸爸呢?单亲妈妈反而能获得更多的牛奶费。
    
    新海州的每个小卖店和食品商场都出售鲜奶。除了家庭饮奶,像样的企业、培训的课堂、社区中心[相当于中国的居委会]等等都有免费的鲜奶。每天凌晨,送奶工人的冷藏车都忙碌在大街小巷。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这样保障工人阶级的基本营养,保障农民阶级的牛奶销路。谁敢不讨好农民,就别想活了。
    
    新海州农民为股东的恒天然乳业,还把多余的鲜奶制成奶粉。本国消费奶粉很少,主要是体质过敏减少脂肪以及配制饮食之类的原因。
    
    
    4,中新自由贸易协定是一个双输的卖国协定:
    
    我们先看有关大事的时间序列:
    2004年6月,薄熙来上任商务部长,因为其父薄一波拥立江泽民有功;
    2005年底,薄熙来批准了新海州最大的乳品企业恒天然集团投资8.6亿元获得三鹿集团43%股份;
    2006年4月,薄熙来随温家宝造访新海州,与海伦.克拉克总理共同确定双方自由贸易协定目标。其后,薄熙来主导了15轮谈判达成一致。
    2007年底,薄熙来卸任,上海人陈德铭接任。
    2008年4月7日,继任的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与新海州贸易部长菲尔·戈夫在北京签署了《中新自由贸易协定》。
    
    中新自由贸易协定,对双方有何意义呢?这是一个双输的卖国协定。参见上节可知,新海州国民崇尚人权,所以朝野人士都有经常谴责中国的人权公害。但是这个小小的农业国又需要促动经济,特别是为农民的牛奶寻找销路。新海州与中国之间的货物贸易是,中国的轻工产品输往新海州成为地摊货,新海州的农产品输往中国成为高档奢侈品。这个自由贸易协定成交之后,不会增加中国产品在新海州的市场份额,只会敲开中国大门让新海州农产品侵占中国的中高档市场,这就侵犯了中国农民的利益。中国农民一直被无偿代表着,哪里知道这个协定的危害?
    
    新海州呢,也造成了政治危机。因为这个协定,是新海州求着中国政府的。执政的劳工党的海伦.克拉克政府需要制造政绩,在野的国民党所代表的农民们需要中国市场,所以暂时一致。但是其他的几个在野党则纷纷抨击政府无耻巴结侵害人权的中国政府,出卖了新海州的国家精神。例如新海州政府屈从于中国政府的压力,海伦克拉克不敢在本国会见声望高于罗马教皇的达赖和尚、从国会驱逐关注中国人权事务的首都华文报记者、剥夺避难的法轮佛徒参加游行的权利...,谴责中国政府干涉新海州内政。海伦.克拉克政府在国会的答辩理由一直是“为了国家利益”
    
    但是,三鹿白粉事件则激怒了新海州农民:我们以全国资源保障的恒天然,享誉全世界,怎么向中国投资以后造成了婴幼儿的肾结晶?这就砸掉了新海州赖以生存的“恒天然”的绿色招牌,侵犯了新海州的国家尊严。用恒天然向三鹿的投资作为诱饵,贿买一份自由贸易协定,让新海州人觉得蒙受了耻辱,在自由市场上被视为窃贼很不光彩。为此,代表农民的国民党也要翻脸,正值大选之年,海伦克拉克政府必须撇清自己的政治责任,必须证明自己没有舞弊于这份自由贸易协定。
    
    中国政府呢,签订这份自由贸易协定之前,经常吊吊新海州政府的胃口。但去年以来为了取得新海州政府支持北京奥运,又反而更急了,面对当地华侨被杀等等事件都不吭声,毁弃了一个政府对侨民的保护义务。整个过程是:新海州以恒天然对三鹿投资勾引中共,中共反过来要求新海州不再关注中国人权事务;为了迎奥运,又沉默于新海州侵害华侨生命财产的犯罪行为。
    
    
    5,薄熙来与田文华之间,谁拉皮条?
    
    由于国际贸易已经从原始的货物贸易提升到技术贸易和资本贸易,所以我们可以断定,薄熙来批准田文华获得恒天然的投资,实质是官商勾结起来出卖国家利益和农民利益。田文华从1995年起就在央视黄金时段打广告,十年下来支付给央视名人的佣金无数;她又坚持低价倾销,在同行业中的收入水平最低、营销成本最高,财务倒挂的无底洞已经超出了企业及其银行的支撑能力。但这造就了“中国第一乳品厂家”假象,凭以获得恒天然的投资意向,这笔巨亿投资可以暂时缓解财务状况。
    
    那么,冒天下之大不韪批准田文华获得恒天然投资,薄熙来岂能白干?田文华为核心的企业集团,央视为核心的广告集团,薄熙来为核心的权力集团,就是所谓的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广大人民利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高扬品牌与低价倾销,三鹿就能一直保持乳品第一的龙头地位,它的股票就可以轮番炒作。那些皮条客们,都可以获得它的国有股原始股的转让,抛售套现。至于礼品吃喝,就不用说了吧?她的雪球越滚越大,越广越高的官僚卷入,越多越黑的钱流入阴沟。国家批准恒天然给它投资,就是以国家力量的专宠扶持,使他傲视于同行业企业,傲视于农民。谁对他不满,都无法投诉。省级中央级的银行呢,也要贷款给它。当然,每笔贷款都有银行官员的回扣。贷款要计入成本,但是回扣呢,只好用三聚氰胺填充。
    
    
    6,三鹿危害了谁?首先是同行
    
    受到危害的第一个,是同行业的乳品厂家。三鹿这样的名牌低价,同行业厂家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经营经验,看出他的价格欺诈,并且可以组织起来向商务部起诉,按照市场经济下的反倾销法、反垄断法等等。但是,薄熙来已经是田文华的保护伞,当然要说“经调查,三鹿的成果是技术进步取得的、外商投资支持的,你们也可以改进技术、寻找外资嘛!”那么,其他厂家共同投资的起诉行动,打不着田文华还惹一身骚?为了生存当然只好默不作声,从教科书里学习一下三聚氰胺就可以了,更着压低销价,压低成本。
    
    这种压价的表现呢,就是不涨价。我们知道纸币时代的政府是以通货膨胀的方式干预经济,不断以公共工程的投资冲刷市场,造成纸币贬值,那么各行各业为了生存就要不断的涨价。所以,与通货膨胀持平的涨价,就是不涨价;如果低于通货膨胀的水平,就是压价。
    
    三鹿的营销策略呢,就造成了垄断地位,其他厂家的定价只敢比他略高一点,否则消费者质疑你的价钱为何高于第一名牌三鹿?长期的低价跟进,使得乳品行业总是微利或者亏损,无法从销售收入中提取技术基金,无法给奶农提高收购价格。
    
    
    7,三鹿危害了农业与环境保护
    
    参见前述的新海州情况,新海州的农民是恒天然的主人,他们根据自己的养牛成本联合决定给恒天然的供奶价格,他们促动政府发放福利让工人阶级吃他们的牛奶。但是中国则反过来,奶农成了三鹿的农奴,因为河北的奶农养了牛,挤出奶,不能去卖给上海的奶厂哦,只能卖给三鹿,收购价也有三鹿说了算。
    
    这些牛奶当然不是由田文华亲自收购的,而是由她的亲信负责,工业管理上叫做“定点采购的外协单位”,那么厂家的采购经理呢,为了安全的吃到回扣,还要指定可靠的收奶点,这就造成了“奶霸”,代表三鹿收购这个村子的牛奶,发放收奶款。中国的工厂惯例,与自己的产品工序无关的物料例如包装由经营部门负责,初级产品或者半成品则由生产部门负责,所以生产副厂长出身的田文华,对于三鹿白粉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
    
    奶农不能轻易放弃饲养生意,就必须巴结奶霸,能拿回牛奶款就算不错了。当然我想,朴素的奶农是否掌握了三聚氰胺的添加技术,或者奶霸负责添加,都不重要了。但是可以肯定,三鹿的低价倾销,必然造成收购低价,那么奶农维持生存之外,也就无力用于饲养技术进步以及草场改良。
    
    
    8,三鹿奶粉给谁喝?
    
    喝了三鹿奶粉的婴幼儿,他们的父母年龄在25岁--30岁之间,就是与杨佳吴钰骅同龄的一代人,他们的祖父母呢也在退休前后了,如果混到了副处长以上,当然不会让孩子喝最便宜的奶粉。海归精英等等白领父母,当然要买进口奶粉。一般的头生子女,产妇年轻体质好奶水足,母乳就够了;城市里面不算穷的市民,也可以享受新鲜的牛奶,用不着奶粉。
    
    所以我们可以描绘这个穷困的受害群体:
    贫穷的年轻父母,营养不良的产妇,奶水不足需要补充奶粉;
    喝不起鲜奶,买便宜的奶粉;
    产妇出了月子要外出打工,让祖辈喂养孩子;
    不知道奶粉的行情,也没有海外亲属,不懂如何采购奶粉;
    妈妈或者奶奶或者外婆,越便宜越能省钱,还是央视广告的不会错;
    ...
    这些家庭本来就因为穷困,才买了最便宜的三鹿奶粉,给孩子喝成了肾结晶,轻易没法治愈的肾结晶,三代人如何度过余生?即使换肾也来不及呀?
    
    
    9,怎么办?
    
    根据以上各节分析,我们可以总结:
    1995年以来三鹿的10年膨胀,一直靠的是把三聚氰胺往牛奶里面和谐;
    2005年在商务部的扶持下获得新海州恒天然投资以后,和谐的更厉害了;
    2008年1月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务院隆重颁发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给三鹿“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虽然涉嫌拿买来的新海州恒天然的技术糊弄党和国家,却也如同贾母庆寿的回光返照,因为薄熙来们早就把三鹿的家底淘空了,精密的成本计算结果是,三聚氰胺多乎哉不多也,再往里和谐一点,终于超过了结晶的限度;
    喜迎奥运,发现结晶也得像地震预报一样压着,让孩子们继续吃白粉;
    ...
    以前哪,只有豪富人家的子弟才有钱吃白粉,现在经过60年的党的领导,特别是经过30年的四个现代化,终于让中国最多最穷的孩子们吃上了白粉。
    
    北京28岁的杨佳如果结婚生子了,当然必须得买三鹿奶粉给孩子吃;上海30岁的吴钰骅呢,差不多该有孩子了吧,吃得也是三鹿奶粉吗?
    
    现在,给中国孩子喂白粉的党妈田文华进入大牢度假,但是扶持她的爹地薄熙来仍然逍遥,似乎显得不够和谐吧?
    
    最后作为本文结语,引用我们的朋友老魏先生30年前在北京西单说的几句话:
    
    “人民要的是人民有可能真正享受到幸福的日子,最起码也要不比人家外国的人民享受的更差,而所有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的富裕是社会普遍富裕,这种富裕只有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才能够达到,这一点是十分明白的,但最重要的一点被有些人给遗漏了:社会生产力提高后人民就能够享受到富裕的生活吗?”
    
    “真实而有价值的民主每一个细节末枝,都浸润着烈士们和暴君们的鲜血,向民主迈出的每一步,都必须抗拒反动势力的全部打击。民主之所以会克服这些障碍,正说明它对于人民的宝贵,等于他们的一切希望,因此这一潮流是不可阻挡的。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他们只要认清了方向,暴君们的强大就不会再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只要人民认清了目标和障碍,他们会毫无犹豫地踩扁那些拦路的螳螂。”
    
    [全文完]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未普:谁的责任?─-三鹿毒奶粉
  • 三鹿何摻假?只因心中無神/焦國標
  • “马鲁大”与三鹿毒奶粉/尤利
  • 三鹿毒奶粉事件代表了胡温时代的谎言政治/甄爱国
  • 北野:三鹿毒奶粉给整个社会再次敲响了警钟
  • 逼良为娼再斥其堕落 从三鹿和冠生园的沦落说起
  • 陈维健: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 一个三鹿普通员工的告白
  • 八荣八耻/林妙可是喝三鹿牌毒奶粉长大的吗?
  • 从未动摇过对中共的信心,但是三鹿这次..
  • 三鹿奶粉的谎言:三聚氰氨根本不可能直接加入牛奶中!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第二期)
  • 举报:上虞有比三鹿奶粉更严重的污染事件!
  • 奶将不奶,国将不国:由“三鹿”引发的空前的信任危机
  • 三鹿奶粉案:党纪易了国法难容
  • 三鹿董事长狱中火速安排女儿出国
  • 三鹿奶粉事件与不孕症/何亚福
  •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 世界全球残疾儿童奥运委员会向三鹿集团发出感谢函
  •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图)
  • 三鹿门在中国仅是第1个被挤破的脓包
  • 江西6个月大男婴死于肾结石 吃20桶三鹿奶粉 (图)
  • 今天这个局面也不是一个三鹿田文华造成/廖宏浩
  • 视频:中央电视台(CCTV)在三鹿奶粉出事前的报道
  • 三鹿集团门前见闻/高建雨
  • 三鹿拖欠并停止收购:河北养牛户开始杀奶牛了
  • 毒奶粉又死一人:奶农指奶贩与三鹿勾结作案
  • 三鹿奶粉致新疆一患儿死亡
  • 原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振岭当选董事长
  • 三鹿奶粉案凸显食品法律空转问题
  • 看看恒天然如何轻松从三鹿泥潭中脱身? (图)
  • 越来越逼近真相 三鹿毒奶粉事件全记录
  • 石家庄市长、副市长被免职,三鹿女董事长被刑拘 (图)
  • 震惊:除了三聚氰胺,三鹿牛奶中还含其他化工原料
  • 快讯:三鹿董事长被刑拘 石家庄市长被撤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图)
  • 三鹿毒奶粉事件:新西兰总理曝亲自下令绕过地方报告北京详细经过
  • 三鹿的故事:奶粉有问题,市面上的所谓鲜奶又能怎么样?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传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之女博文:妈妈被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