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李桂芝被劳教“看”涞水县有多黑/何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河北省涞水县访民李桂芝,在奥运期间被涞水公安局处以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的 惩罚。看到李桂芝“教养通知书”让人感到凄然。
     李桂芝曾是一位典型的土里刨食的良家妇女。含辛茹苦把独生子任海峰送进警校后,于05年分配到涞水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当差。虽然,从专科警校分配小县当交警是最次的岗位。但是作为农妇李桂芝也知足,好歹也是国家公务员啊。“无事家中卧,祸从天中来”。06年3月31日李桂芝接到交警大队电话称。她儿子因车祸死在岗位上。李桂芝得知噩耗当时就认为儿子死是被谋杀。因为李桂芝儿子临出事前把他们单位里,黑的不能再黑的内幕和对此愤愤不平合盘托出。儿子暴死作为母亲要查个清楚乃天经地义。不查不知道,一 查吓一 跳。由公安局长为首的一窝子恶贯满盈显现出来。什么三光,五毒,八子公安局占全了。下面是07年李桂芝写给中纪委举报信的摘录;涞水县公安局长王柄武,在涞水开赌场,开妓院,与黑社会三兄弟垄断涞水的经济,大发黑财。在他 领导下,从92年开始现任东文山派出所所长任梦田就开始从白沟贩卖枪支,贩卖毒品,收授贿赂,组织卖淫嫖娼,,,,,大发黑心财。(详情从略)任海峰发现任梦田仅在 北京工商银行就 有数十万巨款。活到50岁才混个三督警衔的任梦田,能同时包养三个 情妇(名字从略),不仅显示了他的经济实力,也显示他宝刀不老的风范。由这帮警察败类做坚强后盾,他们的情妇们在 涞水公开开妓院。工作之余,她们向当地,公,检,法及政府官员大肆进行性贿赂。今天发展到杀人灭口。只能相互包庇,因为涞水已经形成利益均沾的黑社会格局。环环相扣,一损具损。这样才确保他们既得利益不受到干扰。任海峰被谋杀有充分证据,,,,,,。 (博讯 boxun.com)

    
     李桂芝所检举现象,绝非耸人听闻。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未开始,紧靠北京的河北省一些县市(包括涞水县)出现许多红灯区,专门招待慕名而来的首都达官贵人,让他们尽情寻欢作乐。这已经不是 新闻。这些说不出口的无烟产业已经成为当地最赚钱的行当。无须讳言,开红灯区都有强大背景。穷则思变;夜总会,歌厅,桑拿浴,鸳鸯浴,土耳其浴,欧式按摩,泰式按摩,,,,,,形形色色满足淫欲项目积世界之大全。国外有的他们全有,国外没有的,他们能创新项目。相形见拙,“三鹿奶粉”,“红心鸭蛋”“白沟造假”不足挂齿。河北黑社会在坑害国人上,始终走在前例。据老八路说,当年日本占领半个中国属河北省出的土汉奸最多,且这帮土汉奸向日本人提出整治中国人的馊主意最损。如今河北黑社会发扬广大传统,连“黑道”都不讲。绑票,收完赎金还撕票,不讲“职业”道德。在涞水的 妓院,官匪勾结,看到开好车的嫖客等嫖完之后,警察和黑道人一起出面重罚该嫖客。没钱没关系,扣车。回北京取钱再给车。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要不是06年一位要钱不要命的嫖客反抗而丢了命,把事情闹大了。涞水这高速发财的把戏,兴许能玩到今天。李桂芝揭发出黑社会恶行,仅是烂泥塘中几只癞蛤蟆而已,挂一漏万。
    
    想当初,每到周未夜晚,由北京通往涞水等县城公路上来往的北京牌照轿车上座无虚席。出京方向车上的男人们雄赳赳,气昂昂。返京车上的男人,除司机勉强瞪着鬼火般的眼睛注视前方,余下人低头搭脑,无精打采。会车时双方司机心照不宣鸣笛致意。奇淫怪巧,狂淫不羁的 涞水,好一块“和谐社会”的夜生活宝地。这帮家伙在北京整天整天演戏似的说假话,只有到涞水上床才说句真话。涞水黑社会靠天时,地利,人和。在京郊有序发展这“无烟工业,每年整个”盆满钵溢“雪花银,自不持言。“人心不足蛇吞象”,涞水黑社会偏要创新“黑吃黑”快速发财更歪的招。结果自己断自己的财路。如今到涞水嫖娼的,不是穷光棍,就是一帮无业游民。身上带50元钱来嫖娼,要钱没钱,要命有 一条。看你能黑到那。在中国婊子立牌坊,为世人所唾弃。现在牌坊不见,婊子依旧。世人竟以“笑贫不笑娼”为然,岂不是立了大大的牌坊。
    
    现行信访制度无论告到那里,最后“属地管理”。按中国老话“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李桂芝的上访。从头到尾就是一条龙服务;肇事,裁决,接访,劫访,处理意见,直至最后判决劳教,都是涞水公安局一家做,连牌子都不用换。在一切为“平安奥运”背景下,李桂芝挑战强权行为,必定要遭难。李桂芝斗胆真名实姓的向中纪委举报检举涞水县政府黑社会化。出发点不是在挽救“党国”,实乃生存法则使然。涞水县狼性人文环境;顺着昌,逆者亡。“访到这份上,不举报回去也是死。到中央举报兴许还留条命”。李桂芝如是说。
    
    “母爱是最伟大的爱”在李桂芝展现出来。这次教养前见到她;黝黑,朴拙,忧愁略带有 一点呆滞。一幅新世纪访民标准像。据说李桂芝过去长的还算标志,可是现在她面部肌肉紧张而混乱,面容是可以繁殖的,她那“苦大仇深”面容,可能是表情感染后肉体定格。“矬老婆高声,”李桂芝为儿子的死,在所有“肃静”衙门口申诉时,都是咆哮。官员每每欲勃然大怒,当看到她的举的贴有儿子遗像状纸。大多摆摆手,随她去吧。李桂芝为儿子的死,身穿状衣,手举儿子遗像的横幅。串天安门,走王府井,上使馆区,,,,,居然屡屡得逞。对李桂芝这种异类上访,北京警察的确网开一面,没怎么为难李桂芝。最多把她送马家楼完事了。17大期间李桂芝跑到人大会堂喊冤,被送到马家楼。中午马家楼交给河北警方送回当地,下午李桂芝又跑到天安门,随即被送到马家楼。李桂芝创造访民遣送后“回炉”的速度之最。四个小时就“回炉”。当班警察还没下班呢。从马家楼上警车开始;李桂芝下警车,上公交车,下公交车,就上警车。李桂芝几乎脚不沾地才能赶上马家楼的晚餐。李桂芝上访一年,手里有很厚的各种票据,李桂芝称将来儿子之死得到平反。这些票据还要报销。李桂芝有30张从涞水到北京的汽车票,却没有一张返回涞水的车票。李桂芝回涞水,都是免费被劫回去的。最惨一次是塞进后备箱拉回涞水的,为此,李桂芝三天后脖子才能伸直。
    
    李桂芝还有一年的刑期,对涞水公安局头头们来说可以清净一 年。听李桂芝咆哮肯定折寿。即使进入销魂荡魄境界时,提起李桂芝在北京顿时索然无味。当之务急的是,最好李桂芝在未来一年中“监毙”一了百了。次之,让李桂芝在教养所吃点能神经颠倒的药。一 年后李桂芝出来时;把有事情说成“没有”。没有的事情说成“有”。
    
    李桂芝儿子惨死而伸冤,却要受牢狱之灾,真的好惨。任梦田们为非作歹仍还在花天酒地。这一切告诫我们;生当今之世的中国百姓,如果不幸当了冤民,掉了牙齿吞肚里,千万不要告状。如真的走到告状路,只有一条失望与愤怒的不归之路。当然,还有一条跳河自杀这一条路。
    
    作者;何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灾区捐款献血的访民陈连清、李桂芝被劳教、拘留(图)
  • 视频:河北访民陈连清、李桂芝、王秀芝叙述遭遇
  • 保定访民李桂芝揭发涞水县警察开妓院、贩毒品(图)
  • 河北访民李桂芝在大会堂喊冤
  • 河北涞水李桂芝:儿子“黑社会”窝里做警察遇害(视频)(图)
  • 河北访民陈连清、王秀芝、李桂芝赴港喊冤未果(图)
  • 河北访民陈连清、李桂芝、王秀芝、王集体等到北大求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