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8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博讯 boxun.com)

    老文评新闻(104)
    
    最近揭发出来一件骇人听闻的“三鹿毒奶粉事件”,起源于有人为了提高原奶中的蛋白质含量,加入了有毒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到目前为止,已经导致六千余婴幼儿因食用这种品牌的毒奶粉、而患上肾衰竭或肾结石,其中数人已经死亡!
    
    事发之后,有关部门对国内生产同类产品的企业进行排查,结果发现包括一些著名品牌在内的大型企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一时间引起社会的恐慌,许多人纷纷舍国产转而买进口,更有索性直接到港澳等地去扫货。不仅对国内的乳制品企业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更是继“大头娃娃奶粉”“瘦肉精”“苏丹红”“毒饺子”之后,重创了国产品牌的市场信誉。对此等近乎于“谋财害命”的行径,除了表示最大的愤慨和强烈的谴责外,更要建议司法部门来一个“以毒攻毒”式的重惩。因为这些涉案人员(包括涉案的不作为部门或机构)中,可以认为他们唯一的动机或出发点,就是“见利忘义”,所以也要重罚他们,不惜让他们“倾家荡产”以儆后来者之效尤。这也是完全符合西方的“民主、法制”中,权责一致精神的!
    
    其实按照科学《认识论》的一分为二观点,可以认为这也从负面证明了中国文化的科学、先进和功能强大。证明由这种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只要愿意,就可以造得出一点也不比西方差的宇宙飞船,成功举办令世人眼花缭乱、赞叹不已的奥运会和残奥会,和其他国家自叹不如的经济发展速度。但是一旦做起坏事来,也一定会让西方人瞠目结舌和望尘莫及、甚至不可思议的。
    
    遗憾的是,当聪明的中国人一旦被告知应该向西方的高等动物“学习、接轨”,甚至可以抛弃“忠孝仁爱,礼义廉耻”的道德约束,去按照“丛林法则”来便宜行事。其结果当然想不比“猴子还猴子”或“畜牲还畜牲”都难。应该怎么办?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请看多年前发表的老文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有报导说:「研究人员在包括台湾和香港的六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试验获得结论: 世界上以华人最为聪明。于72-94年间在美国、英国、新加坡、中国大陆、 台湾和香港所进行的试验结果, 与美国作家穆瑞在 “The Bell Curve”一书中的说法相同。」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话就是中国人的最好注释了。不信请看这一系列事实:中国人的祖先很容易地早于其他民族几百年就有了重要的“四大发明”(未见为此历经“千辛万苦”的记载报导),却轻易地让别人拿去应用,造出了“坚船利炮”,再反过来瓜分、掠夺自己的国家;中国杰出的知识分子,一两千年前就能写出至今尚为世人称赞不已的思想理论,却又使自己的国家竟然长期陷于封建社会形态而无以自拔;据说在唐朝时代,我们国家的国力曾雄居“世界第一”;...等等。足以佐证中国人的聪明。可惜接下来的情况总是“黄鼠狼生下耗子(老鼠)”—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二十世纪,明明摆着被中外交誉的“三民主义”(连善于批判打倒一切的共产党也提不出公开反对的理由),却得不到深入研究、切实推行。即使是靠“三民主义”建党起家的国民党,也好象越来越免强地在撑着这块“招牌”而已。今天的海峡两岸,更是分别提出要靠象瞎子一般地“摸着石头过河”、或去学“摩西带领犹太人出埃及”,简直到了要认别的“祖”、归他人“宗”的地步;再看引以为傲的海外华人,也不过是平均起来,日子比别人过得好一点而已,他们对所在地社会的根本方面(精神、道德、价值观或文化等),恐怕从来没有发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中国人发明的传统医学历经几千年不衰,经济而有效地保护着中国人的健康,更以不容质疑的事实抵挡住现代西方医学的攻击和压制、反而迫使他们回过头来,重新重视这门过去因为他们自己的骄傲无知而被忽略的科学。但是,有迹像表明,关心这种研究的可能又是西方人(包括日本人),而中国人自己却在将聪明才智用到让运动员得金牌的“药物”上,大概觉得这也可以和其他古代成就一样,让别人拿去开发成功后,我们再来个“洋为中用”好了,而发明人已非我莫属,是不影响“自豪感”的;...。凡此种种事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样的聪明对中华民族而言,究竟有什么好处?
    
    其实,到目前为止,当代科学根本还没有研究出决定人类智能的生物机理,当然更谈不上有客观测定的方法,所有这类结论,无非都是片面统计学的结果。这种方法,如果因果关系正确、单纯,效果是可以肯定的(比如研究近视眼和文化程度的关系或脑力劳动对心血管疾病的影响),否则就很难说了(比如,选举前的“民意测验”、一般算命看相之类)。而用某些统计数字来企图证明一个民族比其他民族“聪明”,不仅在结论上有学希特勒当年鼓吹“种族优越论”之嫌,实际上也是十分幼稚可笑的。既然可以因为历史上的光辉业绩、学生考试成绩、在国外发财的人数或学者专家比例之类的数字来证明中国人的聪明。 那么, 大陆的大跃进中,几亿人在其英明领袖发动下,无视起码的自然法则,要去放什么农业高产“卫星”,还要将成品铁烧成废渣来“大办钢铁”;在文革中,全民一起演出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荒诞闹剧”,几乎让中华民族“人财两空”;“六四事件”中,“人民子弟兵”奉 “人民的政府”之命,在自己的首都开枪镇压自己的同胞兄弟姐妹;或包括某些高层在内的台湾中国人,在已经进入电脑高科技的时代,居然拜倒在一个穿西装打领带、只能在照片中天空“现身”的什么“本尊”脚下!客观地看,还能找得出比这些更“愚蠢”的事来吗?我们总不能因此而接受自己为 “劣等(或野蛮)民族”的结论吧?但是,我们的确应该总结一下,为什么两个极端的现象,能发生在同一个民族的身上的原因?
    
    也许真正的原因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了。因为乞今为止,没有任何科学证据可以证明不同种族间确有先天性的智力差异,但却有着千差万别的文化传统,而又没有人能够否认这种文化传统对思想行为的绝对影响。从这个角度去探讨,很多问题就并不难解释了:
    
    首先是中国文字的巧妙,比如所有的基本数字都是单音,一个“九九乘法口诀”就将基本的数学原则变成了易学易会、人人皆知的“顺口溜”(已经有研究证实,中国学生记忆数字能力之所以显得比外国学生好,其实就是因为用中国话念数字所用的时间比其他语言短,因此在同样的记忆时间里,记的数字就要多一点);而文字的构造和组成特点,大大地增强了中国人的理解和联想能力,我们知道了 “狗”,即使没有看见过狐狸,但看到“狐”字也起码能猜出它是一种兽类,而只认识“dog”的人,是不能对“fox”这个词作任何判断的。 连认识“cook”(公鸡)对认识“hen”(母鸡)这个词也毫无帮助。中国人只要掌握三-五千个单字,就可大致应付任何一个行业,而无需再动用头脑记录库去储存大量的专业词汇。如果说“心算能力”、“举一反三”、“见多识广”都是“聪明”的表现的话,那么中国人先就占了文字特点的“便宜”。即使在西方人发明的现代计算机上,也没有人可以再找得出理由来小看中文的能力。现在中文的输入速度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英文,可以预期,随着电脑速度的提高和记忆容量的增加,一旦中文的计算机联想功能进一步得到开发,也许中文有朝一日会来个“喧宾夺主”的。只可惜近代的中国人,由于自己政府的腐败无能,而受列强的欺侮太深,加上近代西方物质文明方面的迅速发展,使中国人有点晕头转 、眼花缭乱,来不及冷静思考和检讨,就匆匆忙忙想扔掉原有的一切,要去抢着搭西方“文明列车”。殊不知,那班“列车”已经有点迷失方 和失去控制,其解决之道,可能正是在我们要扔掉的东西之中!
    
    中华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语言精练和高度浓缩。一段重要的历史教训,一条典型的计谋,都可以用几个字组成的“成语”来概括,容易记,也随时可以想起来用。即使是没有上过学的人,都能从通俗的民间文艺中得到这些知识教育,学得自然,用起来更是灵活,一旦处在强调“信用和规则”的社会里、和习惯于按“操作手册”办事的人打起交道来,当然会在某些方面有“技高一筹”的表现了。但是,这一特点也可能是以中国人为主组成的社会的“致命弱点”!正因为大家都是此道的“高手”,彼此彼此,“高招”不高,就只有“以不变应万变”地靠别人的失误来“取胜”了。整个社会处处都象在打太极拳的“推手”,怎么能快速发展呢?
    
    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那就是中华文化中,几乎包含了人类思想智慧的全部精华。这世界上一切成功的经验或失败的教训,都可以从这种思想中,找到合理的解释。懂得或无意运用了其中部分精华的人,当然会有优异的表现,和超越一般的成功。但是,正如钻石藏匿在煤炭岩层之中、金子混迹于砂石一起,思想的精华也同时伴随着大量的糟粕共存。所以,只知道往自己家搬几块煤、挖来一袋砂,并不能保证富有,弄不好还搞得灰头黑脸,丢人现眼。因为有一部分中国人的表现优秀,而作出 “中国人聪明”的结论,就象由于别人从煤矿里找到钻石、从砂砾中淘出金子,而以为自己拥有一堆煤和砂子就肯定成为“富翁”一样的猾稽。中国人老是因为几块“金牌”、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几项“发明”、几部电影,就要往民族脸上“贴金”,人人有份;一旦出了“六四事件”、“千岛湖惨案”或“禁药丑闻”,又全部往共产党身上推,好象毛泽东、邓小平以及中国共产党内的一部分糟糕的党员,全是马克思派来的“德国人”一样!
    
    中国人实在是到了应该彻底检讨和摒弃那种最要不得的“虚荣心”的时候了。我们不是以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吗?那就利用“近水楼台”的有利条件去将蕴藏在其中的“宝藏”挖掘出来,让自己真正受用并惠及世人。而不要靠 “隐恶扬善” “为圣(贤、尊、长)者讳”、说“假、大、空”话,“吃禁药夺金牌”,直到把黑道金权操纵参与选举,或者将野蛮的打斗行为说成是民主的“初级阶段”。否则,即使“剪了辫子”、正式加入了“民主党”、手上拄着“文明棍”、满嘴的“现代话”、口袋里大把美金,也还是一个阿Q!
    
    其实,由于中国人总是将自己的传统文化当成不可侵犯的“神器”来供奉,早已让它上面沾满了灰尘和油垢,到近代以来真正充斥于社会的,就大多是糟粕了。中国大陆自共产党掌权以后,毛泽东口头上拜马克思为师,全国上下言必称马列,到文革时更公然宣称要打倒一切传统(破四旧)。可惜封建帝王的专制制度和“宦官弄权”、“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营私舞弊”之类却“变本加厉” 地泛滥起来;台湾虽说不断还将宏扬民族文化挂在嘴上,但很多所做所为,实在不好意思用“礼、义、廉、耻”来衡量,更何况连总统都要从西方圣经里找故事,来代替本来完全可以用“得道多助”、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中国哲理就说得明白的事。上述事实说明中国的统治者,根本没有人在真心要发挥民族传统文化的作用。所以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加上西方物质文明上所取得的五光十色的成就的吸引,更摧毁了民族自信心,终于只剩下一件用来遮羞的“黄马褂”—有限的几个伟人、圣人和他们的著作,以及按人口总数算,其实是少得不成比例的那点各方面的“成果” 了。
    
    当前,人类在物质文明方面获得了极大的成就,但在精神文明方面,却倍感困惑和彷徨!仔细想来,我们现在所谓的“尽情享受”,不正是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吗?正因为我们在精神上的贫乏,才会将“虚无”当成“高深”,将“返祖”当成“超前”。我们给汽车加油、电池充电,是为了让它继续工作,没有任何酬劳、回馈、报答或让其享受的意思。而我们现在居然把自己的休闲生活“沾沾自喜” 地形容为“充电”!岂不是正好拿自己和“工具”等同了吗?这样的“享受”和让母牛听古典音乐、给鸡舍装上空调的目的又有什么不同呢? 难怪当代的思潮中, 总和愤怒的焦燥、失落的悲哀、“怀旧”的感情、绝望的无耐或末日般的“狂欢”分不开,人类好象身在一艘失去方向的“巨轮”上,尽管天天照样举行晚宴和舞会,却不知道自己被开到哪里去了。
    
    如果说二十一世纪给中国人带来什么“机会”的话,也许就是为挖掘整理隐藏在中华文化中的那部分人类精神宝藏,提供了客观的需要,而不是什么也靠资本主义去发财的“运气”—一种应用在赌场里的“风水轮流转”的概率!在人类历史长河中,还没有任何一种社会模式有重复的价值,因为它们实践后都被证明有着无法克服的缺点,任何倒退都是没有出路的。而人类有史以来的伟大思想家所考虑到的各种社会模式,除了“天下大同”(或者称为“地球村”)外,可以说全部被实践过了。剩下的那一个,虽然描绘出人类社会最美好的景象,可惜从来没有实现过,并且现在也摆得出足够的事实和理由来证明:在人类没有纠正某些基本观点和认识之前,是永远无法进入那样的社会的。西方的思想理论体系,注重就事论事的逻辑性、合理性,这用在自然科学和生产技术等有规律可循的对象上,能充分发挥其能力,取得良好的效果。但是对于每一个个体都可能表现出千差万别、捉摸不定的人类自己,那恐怕就要靠以“模糊逻辑”见长的中华文化思想了。因为对于一台仪器(如电脑),我们可以让它在运行中,随时发现故障或缺陷加以修复和改进。但是如果靠这样的方法来对付社会问题,不仅要付出损失的代价,更由于每一个“零件”(人)都存在着多方面的不确定性,实际上是根本行不通的。西方先后出现的哲学或社会理论,其特点往往是片面和极端,不外乎是用“矫枉过正”来批评当前社会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解决办法,而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被批评的缺点,可能正是当初让这个社会获得成功的某些优点的“副作用”。如果我们仅着眼于克服原有的“副作用”,即使成功了,也又会产生其他的副作用。
    
    “天生我才必有用”,中华民族几千年积累、保存下来的文明,绝对不会只是一堆过时或无用的垃圾。否则,就是自然规律所犯的错误和对它无能的讽刺了。也许人类已经发现,当前社会的某些严重问题的产生,正是因为忽略或背离了我们祖先早就阐明过的准则的结果。现在正是中华文化有用武之地的时候,我们应该充分发挥自己民族顾及全局、善于作深远考虑、有高度综合概括能力的思维特点,总结人类历史发展的全部经验和教训,从祖先留下的丰富但又参杂有大量糟粕的文化遗产中, 筛选出真正有价值的那部分, 赋予符合当代精神的解释, 来为全人类下一阶段的发展,提供有说服力,并经得起推敲、考验的思想理论基础。一旦做到这点,我们就真正发挥了本民族的长处,为人类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虽然我们仍不应该(也没有必要)说自己比别人聪明,但至少可以“心安理得”“平起平坐”地和世人分享人类文明的全部成果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 潘一丁: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 潘一丁:五四和文化
  • 潘一丁:“毒饺子事件”背后的的醉翁之意
  • 潘一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潘一丁:好样的,博讯网!
  • 潘一丁: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 潘一丁:是社会精英、还是政治饭桶?
  • 潘一丁: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2008新年献辞
  • 潘一丁:伟人为民族提供肩膀而不是脚-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导致贪污腐败产生的必然
  •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