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鹿奶粉案:党纪易了国法难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8日 转载)
    
    来源:明报
     "肾病奶粉"事件愈闹愈大,民愤日亟。连日来,内地网民对于当局把责任推向奶农和不法分子,不以为然,认为生产商和相关官员岂能卸责。前、昨两日,河北省委先后免去石家庄多名官员和三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田文华的职务,但是如此一桩波及全国的特大食品安全事故,问责官员仅此数人而已?另外,全国人民都会关注:涉事官员除了丢官以外,如有渎职枉法情事,是否也毋须接受国家法律的制裁。 (博讯 boxun.com)

    
    贪财奶农纵有罪企业官员难卸责
    
    「肾病奶粉」事态无法再隐瞒之后,石家庄当局很快就抛出一套说法,主要把责任推给不法奶农,而河北公安当局也以所谓「快侦快破」,拘捕了一对奶农兄弟。这些处理手法,其实在转移焦点。如果真有奶农和不法分子在牛奶搀加三聚氰胺牟利,当然要绳之以法,但是有大量事实显示,「肾病奶粉」早于今年3月已有人举报。到8月初,事态已经去到石家庄当局、国家质检总局和卫生部等部门。大家会问﹕企业和官员真的毫无责任?
    
    三鹿集团田文华接受传媒查询时,承认8月初已经知道奶粉含有三聚氰胺,并已向当局汇报(相信是石家庄市政府),但是三鹿和市政府都没有向公泷示警,从事态发展看来,他们涉嫌联手隐瞒事件。这种罔顾婴幼儿健康、生命的行为,起码涉及渎职罪;另外,他们联手隐瞒,其间如果涉及行贿、收贿,更非党内「组织处理」就可以了结。设若贪官污吏搜括得民脂民膏,就算丢官告老还乡,竟然可以坐拥巨资,逍遥自在,那是莫大讽刺。
    
    现在除了田文华被免职和刑事拘留,其他被免职的一泷石家庄官员,只是失去了行政职务,从河北省委的处理而言,尚未把这些官员交付纪委处理,更遑论要追究他们可能涉及的刑事罪责。涉事石家庄官员现在遭到的处理,可谓轻微,风头火势过去之后,只要后台够硬,他日说不定还可以在官场呼风唤雨。因此,涉事官员参与了这宗特大食品安全事故,在社会引致极坏影响,如果说丢官就足以抵偿他们的责任,相信大多数民泷都不敢苟同。
    
    食品产品事故不断国家质检未把好关
    
    今年6月,已有人在国家质检总局的网页留言,举报三鹿奶粉可能有事,要求该局调查处理,以保障婴幼儿健康,但是该局人员并未认真处理。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表示,已覑手调查这次三鹿牌奶粉重大安全事故中,质检部门人员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如有发现这些行为,将会坚决依法依纪处理。事实上,数年前的「大头娃娃」事件,以至这次的「肾病奶粉」事件,都不是质检人员主动抽查发现,而是婴幼儿遭到坑害之后,才知道有毒害的奶粉充斥。
    
    发生事故,肯定需要追查处理,不过民泷对于国家质检总局的期望,肯定并非止于事后孔明,而是要求该局做好守门人角色,为民泷的健康把好关。这些年来,食品安全和产品安全事故接连不断,不少更是丢脸丢到外国,「中国製造」已经成为外国一些人揶揄中国的词彙。国家质检总局未能善尽职责、国家质检总局主事人是否适任等议题,近日在内地网站已掀起不少讨论。看来要加强国家质检总局的职能和领导能力,才可以逐步重建民泷对食品和产品安全的信心,否则中国的食品工业难有出头的一天。
    
    至于卫生部,从甘肃省卫生厅官员的披露,有理由相信卫生部在8月初已经知道三鹿奶粉坑害婴幼儿,但是未见处理。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日前在记者会上,更把隐瞒事故的责任直接推到三鹿身上,指「三鹿集团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向政府报告。在这个问题上,三鹿集团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据知,现在有关「肾病奶粉」的事故调查工作,由高强主持,从上述事态而言,卫生部的角色存在利益冲突,如果调查主体不变,则得出的调查结果能否取信于天下,也是一大疑问。
    
    中视中广问题报道正常与否值得深究
    
    除了相关企业和部门的责任以外,媒体或媒体工作者是否参与隐瞒,也值得深入了解。在「肾病奶粉」再也纸包不住火之前几天,中央级的电子媒体,都曾经报道三鹿和伊利的消息,为这两个奶品集团吹嘘,塑造正面形象。
    
    例如9月2日,中央电视台的《每周质量报告》详细介绍了三鹿奶粉的生产流程,说什麽三鹿的产品经过1100道检测关。这个节目对三鹿的讚扬,对照三鹿集团如今被揭发罔顾婴幼儿健康、生命的现实,已经成为莫大讽刺。另外,9月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作为北京奥运会唯一乳品赞助商,内蒙古伊利集团通过了全球最高标准的检验」,又大讚该集团「还主动承担了很多社会责任」。在「肾病奶粉」揭发前数日,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如此替三鹿和伊利造势,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运作吗?其间会否存在「利益」问题?我们认为值得当局深究。
    
    事实上,事件揭发之后,内地其中一个主要搜寻网站「百度」,负责人承认在9日、12日,三鹿的代理公关公司曾先后两次致电百度的大客户部,希望能协助删除三鹿公司的负面新闻,但遭百度拒绝。据知,三鹿提出给百度300万元人民币,来换取百度合作。既然有这样收买传媒的事实,而且内地有偿新闻充斥,已非什麽新闻,因此,中央级电子媒体之前的「新闻报道」,就有值得「研究」之处。
    
    总之,这次「肾病奶粉」事件,隐然看到一个由企业、官方部门和媒体「编织」出来的大网,目的是要隐瞒整件事。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使公泷知道一些丧心病狂的人,如何把关係网编织起来。能够戳破这个网,则有望使日后一些勾结行径,有所收敛。中央不应再让大网垂天的日子继续下去了,要让人民的利益真的受到保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