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实名举报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孙春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7日 转载)
     举报人:孙春龙 13991987319

    http://suncllw.blog.163.com/blog/static/187843142008815104157195/?fromTodayFocus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王君代省长:

      就在我向你写举报信的时候,你的职务刚刚有了很大的变化,从安监总局到山西省,这个变化更坚定了我给你写这封举报信的信心。

      一个多月前的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发生山体滑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最初的报道中,死亡的数字为九人,这个逼近于十人这个死亡人数节点的数字,引起了我的怀疑,职业敏感和责任心让我对这起事故进行了多方打探,所有的渠道得到的信息都是,死亡人数最少在百人以上。

      随后,我只身去了娄烦县,在几天的调查中,我落实整理出了一个死亡41人的名单,有名有姓,甚至家住哪里都一清二楚。而且我相信,我所能整理打探到的遇难者,不会是全部,甚至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这个事故的发生是尖山铁矿矿渣山的突然滑坡,事故发生时正值深夜,遇难者除了山脚下的村民外,还有那些上山捡矿石的外地人。晚上捡矿石的人都戴着矿灯。一位现场目击者被我询问到死亡人数时只说了一句话:满山的灯,一下子都灭了。

      真正死了多少人,这不是我一个小记者所能查清的事情,但我已经落实的人数已经证明,这已经是一个特大事故。

      随后,我的一位特别敬业的搭档王晓以举报人的身份向你当时供职的安监总局进行了电话举报,接电话人的称,山西省上报的死亡人数是11人,你们也接到好多举报,但还是以省里的数字为准,有什么确切证据可以再向你们提供。态度最坚决的是山西省安监局,接线员直接称死亡上百人“不可能”,“有人还说死了上千人,都是传言”。更佩服的是娄烦县委宣传部,在接受我们电话咨询时,对方称“事故已经处理结束,11人遇难”,并再三叮嘱我们不用去现场采访了。

    所有的迹象都显示,这起特大事故被瞒报。

    8月底,我和搭档王晓采写的文章《娄烦:被拖延的真相》http: //blog.163.com/suncllw/blog/static/187843142008815281107/在我所供职的媒体发表,有多家网站对此文章进行了转载。一个让人惊讶的事情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所有网站转载的该文章均无法打开或者打开后直接跳转到了首页。其中奥妙,众人皆知。

    之后,我们将这篇文章传真并快递给了安监总局,那时你还是局长。我们得到的反馈是,领导(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本人)对这个文章进行了批示,要求重视查处。虽然那时我们被告知,调查需要两三个月,但我们依然对安监总局充满了信心。

    而后来的事情让我感到惊讶,你们再一次反馈,这个事情已转交给山西省政府,由当地政府查处。在那一刻,我突然想起陕西的华南虎,这个发生在一个动物身上的事情已经成了一个千古的笑料,国家林业局在处理此事时的太极拳让人眼花缭乱,我也终于明白了国人为什么皆呼让太极拳成为奥运项目,因为它肯定会成为跳水、举重之后中国的又一个夺金大热门。

    我们玩足球不行,我们承认,但这种虚的东西,谁人能比?

    请原谅我对你们这些官员素质的怀疑,我的第一感觉是,你们将这件事交由山西省政府调查,就像当初国家林业局将华南虎交给陕西省政府去调查一样,是对责任的推脱。

      仔细研究,两件事情还有很多的巧合:国家林业局局长来自陕西,而你的家也在山西。

      我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直至9月5日,在我们的报道已经公开多天之后,你在5日召开的全国安全生产视频会上“怒斥”事故责任人时,还称娄烦的“山体滑坡”11人遇难。

      我之所以把“山体滑坡”四个字用引号引起来,是因为我并不认可这是这起事故发生的原因。发生滑坡的也的确是一座山,但那是一个座褐色的山,是用废矿渣堆起来的一座高耸百米的山。它的滑坡纯粹是因为人的因素。遗憾的是,当地政府在谈到这起滑坡的原因时说是“下雨是其中原因之一”。

      雨的确可以造成很多的灾难,我们虽然无法惩罚它,但我们也不应该让它受到冤屈。  同样的指责发生在9月8日的山西省襄汾县铁矿尾矿溃坝事故中,当天的权威新闻报道称是“暴雨所致”。

      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的一个小段子:在追查三鹿事件责任人时,三鹿说是奶农的责任,奶农说是奶牛的责任,奶牛支吾了半天,说出了一个字:草。草很委屈,含泪道:怪也得怪我妈生了我,终于揪出罪魁祸首——草他妈。草他妈极其冤枉地大声哭道:怪也得怪我妈生了我,终于揪出罪魁祸首——草他奶奶。

    9月8日发生在襄汾的溃坝事故后,我也去了现场。站在被泥浆夷为平地的村庄前,我突然有一种负罪感。因为这个事故的发生,和我半个月前采访的娄烦县的事故竟然如此的相似,同样是和铁矿有关,同样是和私挖滥采有关,同样是一个村庄的灭顶之灾。也同样是和“暴雨”有关。

      面对一个又一个从我面前抬走的遗体,我在想,如果我的那篇稿子当时引起了足够的重视,如果有关部门在娄烦事故后会亡羊补牢,那么,这起事故是否可以幸免,这254个生灵,是否依然灿烂地活着。

    幸运的是,在党和国家领导的重视下,襄汾的事故得到了积极的处理和救援,埋在泥浆之下的遇难者,可以伸展开自己的身躯,可以洗去身上的泥浆,用一种很舒坦的姿式有尊严地向他的亲人谢幕。

      而娄烦的遇难者呢,他们至今依然葬在那座倒塌的铁山之下,在挖出11具遗体之后,救援莫名其妙地停止了,真相,被埋在了褐色的矿石之下。但我希望,这不是永远。我也相信,这不是永远。

    来自交城县的武三奎,除过老婆外,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被埋在了下面,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夜之间,满头白发。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将自己至亲的亲人运回老家安葬。但是,随着救援的突然中止,这个期望面临着化为泡影。而他已经能看到他的亲人所住的房子的后墙了,他和他的亲人的距离,不会超过六米。

      这位中年汉子,只能拿着孩子爱吃的香蕉和面包,跪倒在铁山之下,仰天长叹。  部分村民到当地县政府上访,要求尽快挖出自己亲属的遗体,但有多人被民警带走扣押长达八个小时。另一位失去六名亲人的家属,和尖山铁矿派出所的警察发生冲突,几天后其被拘留,期间,他遇到了疯狂的报复,三根警棍被打得没电了,这位家属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再也不敢在娄烦呆了,再也不敢闹事了,下次被抓进去,他肯定就没命了。  在电话里,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恐惧。

      而更让我感动的是,中国老百姓的通情达理。这些遇难者的家属告诉我,因为正值奥运期间,他们不想给祖国的脸上摸黑,等奥运结束了,他们会到北京去上访。遇难者家属告诉我这些话时,旁边的电视里正直播着刘翔无奈地离开赛场的背影。

      一个大国和它的寡民。

      这是一封举报信,所以我还是把我已经调查落实的遇难者的名单再一次呈给你。当

    你看到这41个人的名单时,你会感觉到有41双眼睛正在盯着你,充满期待。他们是:

      娄烦县马家庄乡寺沟村:司为大、李改文、王铁旦、苏先先、李亮则、司玉英、王德存、娄红艳、郝爱存、李区祥、郝三花、苏佳伟、苏佳丽、苏金婵; 娄烦县天池店乡南岔村:高元清;

     娄烦县天池店乡天池店村:崔满生;

     交城县东坡底乡中家沟村:李虎贵、李来贵、李健、赵学文、郝冬则、方根大;

     交城县东坡底乡杜里会村:马富锁、弓烈鱼、马耀辉;

     交城县东坡底乡马安坪:崔书义、闫还娥;

     交城县东坡底乡李家沟村:胡四新、武耀强、武文强;

     方山县马坊镇杨家沟村:郭区贵、张淡俊、郭旭东、郭霞霞、郭慧慧、郭旭东儿子;

     方山县积翠乡邦罗村:马季平;

     临县木瓜坪乡郝家岔村:高来顺;

     甘肃省广河县三甲集镇头家村:马建林、马麦木、马福华。 ……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你的一个新起点,当你受命于危难之际,前仆后继地来到这个倒霉的位子时,我期望你还能想到有那么多的家庭已经再也不能团聚。只有铭记这些,你才能改变这个位子的风水。

     我也期望,“怒斥”事故责任人不会再成为被“怒斥”的对象。

     我更期望,娄烦的“瞒报门”,并没有安监总局的任何责任。因为一个带着瞒报原罪的人,必定只会是官场的一个过客。前车之鉴,如在眼前。

     世事总是这么难料,就在安监总局将娄烦事故的调查责任转到山西省政府之后,你又来到了这个地方。左手换右手,嘿嘿。

     我再一次重申,这是一封举报信,你的对这封信的处理,是一次行政行为。我是一个遵守法律的人。

     我是一名记者,我有责任用各种手段去让真相显现,我不是打酱油的,我也不会去做俯卧撑,其实归根结底,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更加美好。

      One World,One Dream。

    举报人:孙春龙 13991987319

    2008年9月14日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MSN 网民举报三鹿砸300万元欲屏蔽网络负面消息
  • 关于依法追究上海市公安局警员滥用职权罪法律意见书(举报信)
  • 举报:百万国库款入库钱悄悄蒸发/李孝生
  • 山东蓬莱举报人吴强被全国通缉和黑社会追杀
  • 赤壁市民举报赤壁公安 却屡遭报复 (图)
  • 王国庆:举报之路如此艰辛,谁之痛?
  • 邵阳市公安干警被举报索要犯人巨款: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 黑龙江:害怕公民举报 竟用警车追截
  • 靠举报能查出多少贪官?
  • 一个噪音污染,为何举报起来就这么难?/袁伟鑫
  • 揭露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的举报信
  • 举报什邡ZF官员,请中央查实
  • 吴洪森紧急举报:特大金融机密有泄密之嫌
  • 举报:伊川县盐业局长王飞鹏违法违纪问题情况反映
  • 对北京市顺义原村支书吴国林贪污巨额公款问题的举报
  • 全国首例实名举报被诉侵权的两个举报者告全国人民书/兰洪波
  • 举报 东莞市公安局不查绑架案/肖青山
  • 上海章如华致全国两会大会主席团举报信/上海维权 (图)
  • 张耀杰: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图)
  • 紧急举报:湖南省茶山脚钨矿重大生产事故和漏税行贿等罪行
  • 襄汾溃坝事故前村民举报为何无效?
  • 举报湖北吴金焱夫妇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涉嫌犯罪
  • 民间举报不易/呼唤政府反腐突围
  • 举报人因信息遭泄露被迫全家流亡
  • 刑警队长举报上司遭报复 网上写逃亡日记窜红 (图)
  • 江苏启东举报人沈德新的诽谤罪是如何成立的?(图)
  • 黑龙江高官邹滨年打击报复俩实名举报人纪实
  • 江苏启东法院施红华利用法律创造罪犯“合法”报复举报人(图)
  • 江苏启东沈德新为民举报成“精神病人” 每天需汇报行踪
  • 张耀杰:李桂荣举报案出现转机
  • 举报柳州政府及陈向群等有关国家工作人员违法事实 (图)
  • 益阳公检法充当贪官黑打手迫害举报人
  • 举报:日照市城建集团借改制贪赃枉法
  • 湖南株洲颁布网络反腐文件 并设立网上举报信箱
  • 阴森森的布告:举报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事项(图)
  • 刑警大队长举报公安局长 称遭到黑白两道追杀
  • 山东公安图谋下套栽赃迫害举报人 贪官威胁再举报控告就劳教你两年/吴强敏
  • 江西公布省长手机号13767010237接受举报(图)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