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光明仍在黑牢中中秋月圆人暌隔 /江大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武汉拆迁户朋友关注囚禁中的靳光明老师
     (博讯 boxun.com)

     江大桥
    
    教师节过完了,靳老师的家人盼望中秋节靳老师能够回家。结果,靳老师不仅未被放回,其妻周云峰老师与他希望见上一面的梦想也已破灭。
    靳老师,还要将你关多久,有关方面才满意?继续关押靳老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让什么人高兴呢?
    自7月19日被绑架,再过几天,一位合法的公民、一位高等专科学院的管理者、一位资深教师,武汉第一商业学校图书馆长靳光明,就失去自由整整两个月了。这其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给家人任何公文,却不断要求家属配合。
    大街上实施绑架,竟然期待家属配合把亲人送进黑牢,这不是反人性吗?
    由于靳老师的遭遇陆续被曝光,其妻周云峰老师受到武汉维稳办方面的持续压力,被迫保持沉默。中秋之夜,靳老师朋友同事纷纷给她电话,询问是否有靳老师获释的消息。
    几位当年也曾被关“法教班”的朋友,在可能关押靳老师的街区梭巡,希望能够看到靳老师的身影。一位先生说到,法教班其实没有任何法制教育,纯粹系限制人身自由,达到所谓控制上访的目的。而关键在于,政府没有下力从源头上解决上访者反映的问题。有关拆迁,一个突出现象是开放商与政府某些部门和官员勾结,从中牟取暴利。权钱结合,形成了一个强势集团,在这里,拆迁群体恰恰是弱势群体。在遭遇强拆时,政府有关部门,不仅没有扮演好仲裁者的角色,而且插入其中,与民争利。这也就是遭遇拆迁户被迫向更高一级机构呼吁的原因。
    曾经和靳老师一起被武汉“广电项目”强拆的原西北湖居民说,2003年他们的房子被夷为平地,可是那块地至今还在晒地皮,而靳老师等几十户不同意低价搬迁的住户,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赔偿款。很多人租不起市中心的房子,不得不越搬越远;他们从原来居住的市中心,从开窗有杉树绿荫,触目可及月形小湖的社区流散到各个偏僻陋巷,生活质量大大降低。他们中间,有不少是下岗的、人老体弱的、文化不高的;为了谋生、为了孩子,坚持抗争,梦想有一天法律能够起死回生,还他们公道和尊严。正因为靳老师是一位专业院校的教师,知书识礼,因此成为这个群体的代表。
    如今西北湖这一带,广电中心的高楼俯瞰群雄,周边房价飙升至万。仅仅是不能接受那24万的低价赔偿款,更因为靳老师启动法律程序,起诉强拆者,他被广电集团当作眼中钉;从几次被拘留,到这次直接动用国家警力实施长期拘禁,广电集团可谓大出了一口恶气。
    据拆迁群体内部消息,这次关押靳光明老师的钱,竟然就是这个“广电集团”出的。为了关押有可能上访的人,曾经有社区招募这类保安人员,一个人一天50元钱。据说,看管一个人,至少需要6个人,其中每个班两个人,一天24小时三个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关押住处有的在过去的劳教所,有的在某个说不清楚的所谓“培训基地”,那里有铁门铁网锁住各个出口。吃饭是两种,看管人员一种,被关押人员是另一种,后者吃的饭菜非常糟糕。
    假设关押靳光明的最低标准是每天6人,仅劳务费就是300元,到目前为止,已经接近60天,这笔开支至少是一万八千元,这还不算这批人员的住宿、用车、空调等其他费用。人们不禁要问,“广电集团”一笔钱就能将一个合法的公民、教师送进黑监狱,还要法律干什么?这个集团“宁愿花钱抓你、关你、搞定你,就是不赔你”,又是何等的傲慢!如果可以容许这样的绑架存在,公民还有什么人身安全可言?法律在这些用钱搞定一切的强势集团者眼里,不是形同儿戏吗?这不是明摆着蔑视和践踏法律吗?而这样一种制度性的实践,让国家政府在国际社会表现出何种形象?这不是颠覆中央领导人一直提倡的法治与和谐政纲吗?
    在武汉广电网上,可以查到这个“广电项目”的有关信息,武汉市广播电视局党组书记、局长吕值友2007年4月20日的报告,专门提到靳老师等住户被强拆的那块地皮,其中说到:
    
      4、广电中心建设和物业运营积极推进。
      广电中心西区大楼建设已经进入内饰装修和各项机电、水暖设备安装调试的攻坚阶段,确保今年按期投入使用。
      积极落实、履行与中国银行湖北分行的合作协议,今年2月与省中行签署交房备忘录,将省中行所购房屋交其装修。做好购房款的回收工作,积极与省中行协调,4月20日提前收回第二期房款1.9亿元。组成工作专班就物业管理等后续事宜积极推进。”
      根据市政府主要领导有关指示精神,我局对广电中心项目(东区)建设用地进行绿化,“武汉广电小森林”已展现在我们面前。
    
    由此可以看到两个重要信息,一个信息是,以公共利益为名修建起来的广电中心,却开始售房的商业行为,他们将广电中心的一部分房屋卖给中国银行这样一个商业机构,且仅二期房款售价就是1·9亿元。另一个信息是,广电中心东区当年强行拆迁到手的空地,没有进行任何与广播电视新闻媒体相关的建设,为了依然占有这块地皮,如今变成了所谓的“广电小森林”。
    这几天,靳老师的妻子周云峰老师被迫禁声。然而,残奥会有结束的一天,就算十年文革,也有结束的一天,难道武汉市有关部门能将靳老师关到冬去春来、关个十年八年吗?据目击者言,靳老师被抓时,十几个大汉唯恐遭遇反抗,强力按压,硬塞进小车,弄伤了他的腿脚。经过六十天的囚禁,假如没有遭遇新的暴力,那腿脚的伤也许看不出来了。但是,靳老师只要不疯不哑,所发生的一切是会被记住的。那些直接关押靳老师的人、那些以法律的名义冒犯法律的人、那些把维护尊严和权利的公民视为敌人的人,请你们扪心自问:
    1、 假如社会上不再有靳老师这样从良知出发、维护公共利益的人,还会有社会公正吗?
    2、 在一个失去社会公正的国度,你们自己会安全吗?
    3、 而你们视为犯罪嫌疑人的靳光明,不仅是一位资深教师,而且还是一位转业军人的丈夫、一个现役军人的父亲,试想,如果有一天你们自己的父母遭遇逼迁、被剥夺、被驱逐,谁来维护他们的权益?
    靳光明老师,教师节的鲜花你没有见到,五十岁生日的蜡烛你没有点到,中秋节的月饼你没有尝到。自你被绑架后,每一个本应喜庆的日子,因为你的不在而黯然失色。这么长久的孤独隔绝,你经历了多少内心的困难,大家不知道也可以想象到。深切地希望你保重并且想到:你的亲人思念你,你的朋友牵挂你,你的学生为你祝福;并且,只要你一天不获自由,网上的呼吁绝不会中止! _(博讯记者:邵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