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下]/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6日 来稿)
    
    ――――――――悼念已经死在和将要死在专制制度下的人
     (博讯 boxun.com)

    既然是59年祭,就不能回避今天对中共的评估。
    
    对目前的政治事件,我已经和异议人士的主流看法有很大的距离。
    
    我认为分歧主要是,这些人不论是出于感情或仇恨,还是出于策略或政治斗争的需要,不肯面对现实:今天的中国已经从极权主义社会,进入到了后极权主义社会。
    
    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到今天,中国的社会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一些人看不清楚或不愿意看到这些变化,流亡海外一些人长期脱离中国不了解这些变化。
    
    现在不准备多谈这些分歧;我已经说的够多了。以后还会不停的说;我一直强调的是,需要准确的知道我们现在在那里,才可能找到通向中国民主化之路。
    
    中国今天的社会,仍然是专制社会;借用李慎之先生的话:“极权主义社会和后极权主义社会,道统和法统上并无改变,在性质上也没有本质的区别;”
    
    按照的弗里德利克说法,极权主义有六个特征:一个官方的意识形态;一个受寡头控制的群众政党;政府垄断军队;政府垄断大众传播工具;一个恐怖主义的警察系统;集中管理的经济。
    
    在后极权主义社会,这六个特征基本仍然没有改变。
    
    中国今天官方的意识形态。仍然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基础。不管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共产党员相信马列主义,关键是这个政权仍然在利用马列主义,不但在宪法前言中明确规定,而且作为政权合法性的基础,作为共产党合法统治的理论基础。
    
    当倒霉的中国人开始走入世界的时候,正好是资本主义的危机的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社会主义作为新思潮而崛起。中国人又偏偏在所有的社会主义思潮中,选择了最坏的马克思主义,同样,中国人又在多种流派的马克思主义中选择了最坏的列宁,斯大林主义。这些本来已经是独裁,暴力,专制的登峰造极的理论,到了毛泽东的手里,又加上了中国的秦始皇特色,把中国搞成了人间地狱,成为人类历史上的罪恶的里程碑。
    
    今天的中共,仍然是继承了独裁,暴力,专制的共产党的道统和法统;他们不敢谈论自己的历史,就是他们仍然是独裁,暴力,专制的统治者的继承人和遗嘱的执行人的清楚的,而且是无法辩驳的证明。对中国现代历史上所有的重大事件的讨论和评价都被划为禁区。59年的历史除了伟大,光热,正确外,没有了任何内容。文革后,中共唯一一次不再高唱共产党的伟,光,正;可惜只是昙花一现。
    毛泽东的象和尸体今天仍然在天安门,今天的胡锦涛仍然是作为毛泽东的继承人,而且也一再的表现出要作毛泽东的真正的继承人。
    
     一个受寡头控制的群众政党 ,因为中国的经济受寡头控制,所以共产党也同样受到受寡头控制,说中共从意识形态的政党转变成为追求利益和权势的政党,只不过是强调今天党的意识形态的稀释,共产党从组建的开始,就是一个追求利益和权势的政党,今天不过是必须的更加赤裸裸而已。党天下的格局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这个天下已经不能够随心所欲和绝对控制。
    
    军队和警察仍然是维持政权稳定的暴力支柱,是权贵者的看家护院。政府垄断大众传播工具。虽然在媒体的市场好和新科技的冲击下,政府已经越来越难全面控制舆论,但政府控制的努力从来没有放松过,政府一直在封杀一切它不想听到,和不想让人民听到的声音。
    
    和虎视眈眈,野心勃勃的将革命进行到底,解放全人类的极权主义社会不同的是,后极权主义社会 的最高原则是“稳定”。而为了维持稳定,它赖以运转的基本条件仍然是同极权主义社会的最高原则“革命”一样:暴力和慌言。
    
    和谐社会的提法,当然比无产阶级专政的提法好,但和谐社会的提法,本身只是为了稳定;而不是为了和谐。
    
    和谐的稳定和压力下的稳定表面现象可能差不多,但本质相反。后极权主义同样可以去依靠:一个官方的意识形态;一个受寡头控制的群众政党;政府垄断军队;政府垄断大众传播工具;一个恐怖主义的警察系统;集中管理的经济来达到稳定,但不可能达到和谐。
    
    军队,警察,管制舆论所能够做的,都只能是违反和谐的稳定。只能是暂时的稳定,表面的稳定,孕育着风暴的稳定。
    
    但后极权主义社会到底和极权主义社会到底是不一样:人们一直强调中国只有经济改革,而没有政治改革,其实经济改革中最主要的就是政治改革,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变化,多种经济的出现,就是私有制的复辟。国家不再时中国唯一的雇主,就是国家不再可能是全面和全能的控制力量。
    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不得不给予人们一些经济的自由;经济上有了自由的人,或多少有了一些经济自由的人,在生活上就也可能多少争取到了一些自由,甚至在政治上同样争取到了一些自由。
    
    尽管这些经济和个人生活上的自由和权利仍然时时处处会收到威胁,可能仍然会被政府剥夺。政府以政治目的的干预,和制度性的腐败下对私有财产和个人生活的侵犯,仍然在今天的中国是家常便饭。但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一个全面的、无所不在的力量,可以任意左右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发型了。
    
    从极权主义社会到后极权主义社会,最大的变化是全面的、无所不在的控制已经被打破了,对社会,对人的全面的、无所不在的控制的打破,不是统治者不想控制,而是统治者不能控制了。
    
    从极权主义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后极权主义社会,将来的中国何去何从?
    
    用苏联作家阿尔马里克的话来说,后极权主义社会就是革命的“总发条已经松了”的时期。权力者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前辈所拥有的原创力与严酷性。但是制度还是大体上照原样运转,靠惯性或曰惰性运转。权力者不能不比过去多讲一点法制 ( 注意:绝不是法治 ) ,消费主义日趋盛行,腐败也愈益严重。不过社会仍然是同过去一样的冷漠,一样的非人性,“权力中心仍然是真理的中心。”
    
    在生态危机,经济崩溃,疾病瘟疫,骚乱动荡,民族分裂,内战割据等等的灾难到来以前,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就真的不可能出现?
    
    经济的多元化,是文化,生活的多元化成长的土壤。文化,生活等多元化的出现,给公民社会有了发展的空间,
    
    承认了中国今天已经进入了后极权主义社会,就应该承认中国有可能通过建立公民社会,如波兰,捷克这些前共产党国家一样的进入民主社会。
    
    中共以中国特色拒绝进入民主社会,异议的反对派难道同样以中国特色为理由,拒绝中国可能通过建立公民社会来进入民主社会?
    
    张鹤慈 15。09。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上】/张鹤慈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