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SOS红皮书:2008中国农民粮食宣言/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因全球气候变暖、自然灾害、金融阴谋、政治冲突、田园荒芜、地区战争、工业消耗、奸商舞弊等诸多因素。今年国际粮食产量及储备比往年大幅减少。
    去年9月以来。全球粮价在2007年8月价位上,一路彪升了整整三倍。其升幅的价值。完全覆盖了全部种粮成本。颠覆了人类生存命脉的第一产业:农业的基础。
    
    如众所知:聚然变化的国家通胀,如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的计划时代。我国农民不必为此费心操劳。因为:党、国家、领袖作为;人民与国家共产的总资产人。承包了全体人民生活和劳动的一切。
    人民做什么?干什么?用什么?吃什么?完全由中央决定。所以也就不必以红皮书形式,向社会刊革《中国农民粮食宣言》
    
    是什么历史原因和现实理由。赋予了我们小小声说话的权力和机会呢?
    敬启者知道:
    今天的中国,已完全不同于上述之时代。邓小平主政时代,党与国家己通过改革这把刀子,同人民;同宪法律定的义务;同建国初期的伟大承诺;同党自已的旗徽;同中国工农的脐带。均作了干净的切割。
    中国十亿农民在过去三十年,通过几代人积累;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生命换来的百万亿元的人民资产。全都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党已产。
    即使这样的不公与无声的掠夺。国家依旧不肯把1957年通过人民公社这道政治通令,将所有没收归党的土地物权“完璧归赵”的按户归还农民。国家仍以土地主身份,牢牢控制中国农民。
    如果讲:邓小平的做法比人民公社开明了一点。那就是:他以国家总雇主的身份,把土地“以租赁方式”交付给农民承包种植。国家不再承担过去承诺中国农民生存的保险责任。十二亿农民的生、老、病、终全抛向市场经济的社会。
    基于此,已自主求生的中国农民,完全有权决定自已的生产方式;定价核算;贮藏方法;销售方式。有权抗拒一切有形与隐形的:“盘剥勒索”。以求象中国城市户籍的公民一样:享有充分的择业、投资、营商、谋生、发展与发财的自由。
    事实上:这与宪法对公民的保障是一致的。
    
    又是什么历史原因和现实理由。赋予了我们:必须得大声说话的权力和机会呢?
    一、 早已加入世界关贸总协定的中国政府,已把中国农民推上了世界市场。中国农民的权益由市场、法律、智慧和自己的主张来决定。中央政府只是一个服务型而非地主的角色。我们不行驶主张又由代理呢?
    
    二、 过去二十年证明:相当庞大而肿臃、腐败而低能、低效且旁杂的中央政府远离宪法轨道:不断弱化服务型行政功能,代之是更多更坏的“经商营利型”功能。这是政府灵魂变质的源委。本已十分脆弱的政府信誉,从来不是人民损毁的。而是由政府的自弊机制摧毁的。在此种情况下:政府应把窜出“法定服务位置”的脚,再从“非法寻租办租的位置”上缩回原位。不应总是象冠冕堂皇的窃贼,在中国农民身上打转转。
    
    
    三、 中央政府象世界一切帝国、王国、共和国政府一样,无法牵引:大自然天意、天灾;地区震荡;市场幽灵;全球货币吊诡;战争风云走。讯息与科技正以前所未有的力量,迅速剥离世界上一切专制的金刚装甲。让一切污泥浊水般的寄生虫系、血统世袭帮、贪婪王权骷髅。一览无余地在阳光下曝晒。在这种潮流下:中国农民再也不会为气若游丝的专制集团搞轿。农民早己觉悟。十二亿农民有十二亿杆砣砣称。我们有能力称出:政治与道德的斤两和血与汗劳动的份量。
    
    基于这三项天赋权利:我们希望中央政府能以理性、务实、平等、智慧的态度;用和平而非“暴力的大棒、大帽、大铐、大狱”方式与中国农民对话。聆听民声。体察农情。
    
    在此满满稻穗,滔滔麦浪。金秋开镰,南北丰收之际;我与中国农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人—公民的身份。感谢胡锦涛总书记于2008年9月1日到河南体恤中原三亿农民苦情。并向中央政府,向各级地方政府建议并郑重质询:
    
    甲、 迟提提价为那般?
    
    我们知道中央政府屡屡有违国际粮价行情,迟迟不与舆情共步提价的个中秘密?
    说白了就是:在继续哺惠城市?坑损农村的大义是非选择上。中央再一次沿用江、邓、毛时代的旧思维,选择了城市!放弃了农村。
    中央错误的方针告诉我们:智者不愚;愚人可欺是其一贯的做法。
    因此:宁维稳城市;不善待农村。用盘剥农民身上那点吃饭、看病、养命的钱去“滋润”富可渗油的城里居民。
    农民已经看到:中央政府内阁总理大臣;智慧的温家宝先生再一次把手,伸进了十二亿农民的粮缸。
    我们声明:
    要涨。也要待全国粮食主产丰收期,交售公粮后。再提价。
    中央政府一再屡逆民情的好处是:空手掏白狼;一印盗千亿。暨:戴上一个假面具,打一个时间差,就可以从(十二亿农民)每一个人身上,偷取了一千五百元钱。
    帐簿己亏的财政部,以此一举,将不费吹灰之力地进帐1800亿元。难道再用这1800亿。去补助粮食涨价以后的二亿城市户籍居民吗?或用此钱去填充日益亏缺的城市养老保险金帐项吗?农民答应吗?
    
    乙、用骗农民须思后果
    
    城市维稳,农村赞赏。难道中国农村。就不要安定了吗?
    一个人口超级大国的中央政府总理,居然以此种小贩奸商下三滥伎俩,算计十二亿农民。如载入史册真可圈可点。
    别忘了:贵党党旗上的徽志,有一把代表十二亿农民的镰力。贵党1949的革命成功,不就是靠中国农民的全力帮助吗?怎么可以:“过河拆桥;渡岸毁舟”呢?
    再奉劝中央政府别忘了:中国已有近五亿农民占据了城市每一个角落。
    也许今天他们是中央政府为欧、美、日服务的世界工厂廉价苦力。
    也许?他们现在是城市人的马弁、轿肩、担夫、佣人?
    当风雨激荡的变革来临时,摇身一变的他们,也许又会变成一支太平天国式的洪流;或成为一支由共和民主大旗开道的新型人民军劲旅。
    这是宣言的横注。非恐吓与警告。而是我等大彻大悟的忠告。
    
    丙、物价飞涨年代 粮食那有白种
    
    与2007年春播前比。2008年与农业生产密切相关的油价、塑化产品的化肥、农药、塑料薄膜均涨了一倍以上。水涨船高。人力成本、生活用品食品也大幅涨价。与粮食发生直接关系的生猪、食用油也涨了一倍之多。
    如果用08年的高成本播下07年种子。到了08年收时,政府再用07年的粮价收购,骗收农民的血汗粮。人民甘心情愿吗?这可是即是“弱肉强食”;又是“公正契约”的市场社会。中央政府这样做是安民休眠还是“落井下石”。人民不会反戈一击吗?天下那有:“种者白种”;“不种者白吃”的道理?这同抢劫有什么二样!
    
    丁、坑农将会加剧中国粮荒
    
    谁在隐蔽中国严重的失耕情资?
    
    中央很清楚中国每年有多少撂荒的耕地。因为中国有一整套细密到稍未神经的农村人力统计网络。中国还有完备的太空卫星遥测系统。还有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电子工程。三个系统每一个小时。都可向中央政府提供精准的农业数据。
    
    又有谁在研究失耕的驱动和危情呢?
    
    中央与地方有近一千万个与农业生产相关的行政人员科技人员。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由:成千个教授科学家构成的中国社科院农村社会科学分院。这二个兵精将强的人马在干什么?
    
    我们知道:这是中央政府为首,在源头制造上的一个恶性循环的链式反应:中央用垄断的资源价格和压低的收粮价格二头盘剥》;省市地方政府用五花八门的苛捐杂税;物料涨价多头盘剥》;乡吏村官,联同地痞流氓;用黑社会式的东敲西诈手段,胡乱盘剥。
    这三股黑旋风,将对中国耕地失去信心的五亿农民赶进了城市。
    
    他们宁可接受城市的盘剥,也不愿意一辈子留在心灵丑陋;环境肮脏;污水横流;麻将轰鸣;鸡飞狗跳的“色灰猪抑腥脓蠢”鬼地方。
    
    晴秋季节,金谷丰田。为完成中央政府下达每年一度的《全力做好今年夏秋粮食收购工作的通知》。农闲时经常泡在打牌;闲聊;垂钓;吃喝;洗浴洗脚;睡觉的乡吏村官们。一到了夏未秋初的收粮之际。他们个个都象“鬼子伪军一样,大眼圆圆,昂首挺胸地进村了。”他们得完成上峰下达的征购指标。
    所以,农村那一时间的酒肆;牌室;浴场;舞厅;赌台;渔桥…生意是最清淡的时节。
    
    没错。农民会被迫地把多余的粮食。以一元一斤的国标价,卖给贪婪政府的粮库。但是市场是透明的。一旦当他们知道:政府按2000元一吨,收刮入库的粮食。没过多久,国家粮库搭乘他们老板:中央政府下令与国际接轨,全面提升粮价快车。再以每吨5000元价格,倒卖给市场或返销种粮的农民。城市再有气也得吃。那么我们这些整日面朝黄土背向盛阳的苦力农民怎么为?再一次忍气吞声任人碾磨吗?
    
    国家这样倍失民信的“龙吸水与龙卷风”将会从更多耕地上,朝城市卷走更多的农民。将会在以往每年1600万人进城的基数上,再增加2000万进城人口。其可怕的后果相当明显:加剧中国粮荒;摧毁中国粮安战略。加剧社会冲突,激化城市矛盾,妨碍城市安宁。
    
    中国没有农民只有“农奴”。
    
    追溯历史,环顾中外。除北朝鲜中国以外。全球每一个国家的农户都有:土地契证。这是人类文明的常识与标志。这也是厘定你是农奴?还是农民真实界尺。
    太多的历史为我们作证:
    1949年前的旧中国农民没有地契吗?答案:有!
    1956年前的新中国农民没有土地证吗?答案:有!
    林肯废奴宣言前,美国上千万黑奴有土地证吗?答案:没有!
    1949年后的上百万户台湾无地雇农为什么会从国民党政府手上,领到:“均田制惠农制”的土地证?答案:“再也不能象在大陆一样丢弃农民”。
    今天的十二亿农民有属于自己物权的耕地地契吗?没有。
    
    历史警鉴
    
    一九四九年执政三十九年的中国民国,为什么会迅速崩溃?
    答案:贪腐无能的国民党把整个党国的政治重心押在了中国的城市!漠视了广大农村!将一亿里河山的农村拱手相让给了共产党。
    
    一九四九年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迅速从农村进入城市并占据全中国。答案:“全党工作的重心一直锁定农村。”没有农民?中共会胜利吗?中国农民是中共的奶娘。
    
    重估20世纪20年代苏联大饥荒教训
    
    20世纪20年代,俄国爆发了革命。革命者将原本和谐的社会,作180度的颠覆。为满足城市的消费。苏维埃新生的共产党政权,曾用非常野蛮粗暴方式掠夺全苏农民的粮食。
    
    逼得几千万苏联农民在下一个年度要么不种、少种、种了也要藏粮,宁可被杀;宁可烧粮;宁可饿死;即使毁耕填井。也不向红苏联政府交售一袋公粮。
    
    比冷热兵器战争更可怕的“意志战争”终于爆发。苏维埃逼军队抢粮。
    农民以“无粮”为借口逼政府放下暴政。
    最后的手段又还原如初。
    列宁下令全国镇压。凡抗拒交粮的村庄一概焚毁。近二千多万平方公里的苏联全境,到处都布满红军和白匪分头抢粮马队的蹄印。无处不是村镇焚烧后的废墟。一望无边的冰天雪地里,到处都是冻死饿死尸体和气若游丝的逃难农民…。
    这场“粮食战争”在严酷冬天风雪配合下,足足饿死了近二千万人。大多是农民。也有城市居民和军人。
    
    这些史话不足以教训中国有史以来最不知廉耻的骗农重臣:温家宝吗?
    
    好在中国农民至今仍如一盘散豆。
    如果有一天。老天让他们找到了对付中央政府的钥匙。也象88年前苏联坚贞不屈的农民那样:宁饿死;不种粮;即种粮;毋出粮。别再说粮食安全是一种基本国策。国家安全才是望燃眉之急的大问题。
    
    为此.中国农民敦请中央政府尽快制定并宣布与国际接轨的新粮价。以现有油价、物价基准。中国粮价必须在2007年每吨2000元基准上,提高到:5000元一吨至6000元。
    如果以后的油价、物价、粮价再直线攀升或下降。中国的粮价也应随之波动。同时敦请全体中国农民:
    
    1、紧盯WWW上的国际粮价;
    2、紧盯温家宝那四只滑溜溜的眼睛;
    3、紧盯温家宝的那只己伸向农民身上的毛毛手;
    4、紧盯住田头家里的那只粮缸米罐。
    
    起来!21世纪中国的“杨白劳”。
    起来:不可再上当受骗的“农奴”。
    门前的菩萨己被他砸毁!
    人的尊严与生的价值己所剩无几!
    祖传的耕地早已被他抢走!
    自由又被他剥走!
    你看,那公共土地陆续被他盗走!
    尔今那几粒用四季血汗浇灌的粮谷,也被他骗走!
    
    走走走!这田不种都走了!
    走.走.走!齐步走!进城去!
    朝着阳光、民主、自由、有尊严的大道上走一走。
    
    
     中国农民代言人之一:亚笛多星
     公元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粮煤告急:总书记秋巡河南是惠农还是骗粮?/亚笛多星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问人民网:”什锦八宝饭”是鸦片还是鞋油?/亚笛多星
  • 重估亚洲民主 走出宿命陶罐/亚笛多星
  • 首都环境指南:盘踞在空中的垃圾山/ 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亦说北京朝阳示威:喷毒的烟囱如何穿进五环鸟巢
  • 以史解说:中共政治改革的真正实质/亚笛多星
  • 公演台湾:扒粪 护粪 泼粪的三角追逐/亚笛多星
  • 碑刻历史:用鲜活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亚笛多星
  • 股市狼烟:造血抽血二重天?开关该按那一头?/亚笛多星
  • 西藏的问号:宁舔反华太郎腚 不恭中华寿星脸/亚笛多星
  • 红色警讯:胡温《草船借箭话梅战略》为什么屡屡失败/亚笛多星
  • 陈水扁案:中国一线精英为何易患政治鼠疫?/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奥运鸟巢藏猫腻 五只假虎跑的快!
  • 张艺谋可申领中国现代痞子文化运动金牌/亚笛多星
  • 股市警言:人民日报不是人民币印钞机/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拯救北京 建议中国迁都
  • 四千亿金铸北京中国还缺什么?/亚笛多星
  • 中国民主交响曲:中央和地方的猫腻乐章/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