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内推动政治变革的主要力量/郑存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1日 来稿)
    1989年六四运动之后,中国的政治变革进入了万马齐喑的沉闷的停滞甚至倒退时期。但是19年之后的2008年,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高层要员到民间草根,呼吁结束政治改革冬眠的呼声此起彼伏。国内有以下几股力量值得关注:
    
     一、“政法系” (博讯 boxun.com)

    
    政法系主要是指从事政法领域工作、研究的专业人士,包括大学、研究所里面的教师、理论工作者,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政府相关部分具有政法教育背景的工作者。这些人士的专长就是政治、法律,因此,他们最清楚目前中国政治、法律体制的缺陷和弊端,可以从专业和理论的角度提出变革的建议;而其中的一些执业律师已经开始了实践上的超前运作,他们多次为法轮功学员、民运人士作无罪辩护。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海峡对岸的另一个中国人的政治实体,就会发现政坛的活跃主角们大多是政法背景的,像马英九、陈水扁、谢长厅、吕秀莲、苏贞昌等人,都是学习政治、法律出身的。西方国家的政要中政法系也很普遍。所以中国的“政法系”不再沉默,成为政治变革的舆论和实践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也就非常自然了。最近刚刚出现的北京市的律师联名要求律师协会进行直选的民主化建议,就是最新的一个举动。“政法系”将来也必然成为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的佼佼者。
    
    二、体制内
    
    今年年初,刚刚履新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了新一波的“思想解放运动”,云南昆明市委书记仇和的“新政”,不久前湖南省委书记的第四次“思想解放运动”的目标是“还权于民”,深圳开始酝酿市长的差额选举。这一系列体制内中高层人物的言论,反映了共产党内部改革势力的重新兴起和壮大。这股力量代表了体制内压抑太久顺应历史的潮流,必然要冲破守旧派的禁锢而试图获取政治话语的主导权。如果这股力量可以成功,那么中国将可能走上由高层主动推动政治变革的最好的道路。当然,他们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要考虑到海内外的民主力量,这些民运人士在中国的政治变革中是不会缺席的。体制内的力量如何和民运力量互相呼应,共同冲破守旧势力的束缚,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三、离退休的原体制内力量
    
    一些原来体制内的要员、理论界的名流,原来就是80年代的改革派成员,但是在89之后碍于体制的制约,无法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等到离退休之后,没有了官场的约束,没有功名的诱惑,大胆说出自己的主张。比如谢滔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论述,比如一些早年参加革命追求民主,退休后重新思考中国的民主问题的“两头真”的老人,如原毛泽东的秘书李锐等人,都在推出官场后大声鼓动政治变革,重新发出共产党上个世纪40年代所提出的民主主张,历史的先声再次在理论界回响,在一片沉默的思想界震耳发聩,引起一阵阵的热评。
    
    四、独知
    
    知识分子在89之后迅速分化,一部分独知继续秉持独立思考的本性,继续发出不附和主旋律的声音,但是他们80年代作为大众的代言人的角色功能已经大大退化,与普通民众的疾苦之间的距离也渐渐拉大,他们中的多数在一个无法施展的社会中以儒家“穷则独善其身”来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另一部分很快脱去独知的服装,换上了政商界的西装革履,在政府一切向钱看的导向下,摇身一变成为商场的成功人士,有的则在从“三个代表”中寻觅到钟南捷径,在官场的春风得意马蹄轻。
    
    但是依然有一些自由主义的独知,固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发出轻微而固执的声音,像刘军宁、刘晓波、余杰等人。他们的存在是独知在中国没有种族灭绝,他们的存在和余秋雨等所谓的知识分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中国当代的知识、思想的油画涂抹上斑斓的色彩。
    
    五、普通的草根大众
    
    中国的变革最大的动力,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草根大众。中国30年的经济改革,的确整体上提高了经济的水准,但是改革的成果只是极少数人在享受,而大多数普通民众却在改革中承担了必须支付的成本。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经济改革的既得利益和权力阶层结成了联盟后,更加不顾普通民众的利益保护,在农村的失地农民,在城镇的被迫强制拆迁的居民,退伍专业的军人,商场中被欺骗的普通投资人,股市一泻千里之后的股票投资人,他们从自己的切身利益考虑出发,无不对现有的官商勾结、警匪勾结的社会现象深恶痛绝。他们主要采取上访、群体事件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极个别的人,如杨佳,采取极端的暴力手段为自己主张权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佳的言行在网络上引起一边倒的支持,说明这个社会的内部张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爆炸的临界点。普通民众的诉求,值得当政者深思,也值得民运人士研究。得民心者得天下。虽然中国还没有作好自由选举、政党轮替的准备,但是所有的有抱负的政党领袖,都要提前作好起跑的准备。
    
    六、政治异议人士
    
    这里是指在国内的政治异议人士。他们大多数都是历次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有不少被判刑过,但是出狱后依然不改英雄本色。如中国民主党人士,如六四学生领袖陶君(陶君刚刚离开中国),如参与地方选举的姚立法、孙文广等人,如原赵紫阳秘书鲍彤等人,都是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政治理念,针对执政党的腐败毫不留情地进行批评,他们是一束没有熄灭的火炬,把80年代的火种一直传递到今天。我们相信这个信念的火炬会在不久的将来把中国的前途照得明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内推动政治变革的主要力量/郑存柱
  • 读王希哲《我们曾经是同志》一文有感/郑存柱
  • 不为人知的又一起组党案件/郑存柱(图)
  • 张艺谋通过奥运开幕式再次影射六四镇压事件/郑存柱
  •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 郑存柱:给安徽省人民政府和其他相关单位的公开信
  • 国家地震预测研究所在干什么?/郑存柱
  • 中国国民党的三大战役/郑存柱
  • 处于昏迷状态的中国共产党/郑存柱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之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郑存柱
  • 关于恢复1954年宪法第八十七条的建议/郑存柱
  • “郭泉事件”并不单一,外国公司再次查封中国政党领袖的名字/郑存柱
  • 为民主辩护!——对当前反民主理论的回答(上)/郑存柱推荐
  • 郭泉起诉GOOGLE. 起诉委员会组建中,欢迎参与/郑存柱
  • 你们曾经这样承诺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郑存柱整理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放弃新的“两个凡是”,重新解放思想/郑存柱
  • 致谢与说明/安徽商界人士郑存柱
  • 20余名政协委员建议中央授权深圳试点政改/郑存柱推荐
  • 中国改革发展大事记(1月)/郑存柱推荐
  • 中央党校谈政改专著出版/郑存柱整理推荐
  • 专访徽商郑存柱:形成舆论启动政治改革/RFA 张敏
  • 专访郑存柱:“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
  • 共产党机关刊物刊登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主任郑存柱的文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