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农民毛泽东/道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来稿)
    
     说毛泽东是中国农民,当然不是讲他的职业,而是讲潜藏在其血液中的基本素质。
     (博讯 boxun.com)

      什么是中国农民的基本素质呢?从表面上看是讲求实惠到贪婪、多疑到过分地相信实践、对空间的绝对依赖、乃至对最高权力和大一统的崇拜。从实质上讲则是极端的实用主义。
    
      中国农民的这种基本素质是哪里来的呢?当然是从他们的谋生过程中来的。
    
      因为农业自古以来就是“靠天收”的,而老天爷的脾气又“测不准”,所以,中国农民同其他地方的农民一样,在潜意识上倾向于哲学上的,以“客观规律之难以预测”为前提的,“有用即是真理”的“不讲原则,只讲效果”的实用主义。
    
      那么,中国农民要求的“效果”又是怎么样的呢?
    
      首先,当然是“丰衣足食”、“事半功倍”,于是要讲实惠。又因为中国人是吃植物为主的,植物自古就很方便储存,所以,很自然的就会从多多益善,发展到贪婪。
    
      其次,对农业而言,要取得“效果”的条件“三分在人,七分在天”,因此,人是靠不住的,“出水方看两脚泥”,要看最后实践的结果。所谓“有用即真理”。在“有用”显示之前,无论多么的多疑,都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是非常正确和必要的。
    
      再次,农民的最主要的生产资料是土地,也就是“空间”。特别是在长期以来生产技术和工具都落后的中国,土地多就什么都多、土地少就什么都少、没有土地就连生存都困难,还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中国农民对“空间”的依赖是绝对的。
    
      最后,由于多疑而过度地讲求实践,所以,必须亲自进入实践。所谓“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变革梨子,亲口吃一吃”。因此,以自己为中心的最高权力——终极实践的可能性,就要自己抓住,以保证可以亲口吃到梨子,并保持对其的最权威的终极评判权。
    
      而为了拥有最高权力,占据最大的空间,因此,“大一统”就是最理想的了!
    
      好了,中国农民的问题讲清楚了,再看看毛泽东与之是否对得上号:
    
      毛泽东一生以权为重。从其在中共“一大”上“湖南人治湖南”的发言;从积极进行武装斗争,认为议会斗争夺权太慢;从提倡阶级斗争,以防红色江山变色……直到“文化大革命”的“两个司令部的夺权斗争”……种种铁证之下,恐怕没有任何人会否认。同样,毛泽东的包含“空间依赖”的大一统思想,从其处理与苏联的关系到与台湾的关系,直到与美国的关系,也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而且,此二者应该是结合在一起的。
    
      有其诗为证: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有其词为证:.惜秦王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这些诗词中被其批判接受的,都是“统一”了的帝王;否定的,则是未“统一”的帝王;而自己则要取长补短地超过他们。这就不难看出,毛泽东脑子里的那些个东西了。
    
      说毛泽东从讲求实惠到贪婪,当然不是指其贪污,虽然其之超巨额稿费,认真讲起来有以公济私的味道,而是说他对权力的永不满足。比如,发起世界革命,要“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听任外交人员在印尼策动革命;放红卫兵到缅甸打内战;向柬埔寨传经送宝;勒紧中国老百姓的裤腰带,无私支援亚非拉人民的革命与解放运动……
    
      至于说毛泽东的多疑,几乎无庸赘言。从延安到北京的历次不择手段、残酷无比的运动,以及从他老婆到战友的倒霉,直至两任接班人的惨死,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由此引出的最可耻的实践,就是“文革”——毛泽东对自己绝对权力的全民性测试。
    
      到此,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毛泽东的基本素质,同中国农民的基本素质完全一样,所以,说毛泽东是中国农民,绝对是恰如其分的,而且,不含褒贬之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