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苏文洋:足协主席与证监会主席的命运大不一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转载)
    
    北京晚报
     (博讯 boxun.com)

      上周末,沪市点位跌到了2202点。据说,2245点是股市牛熊的分界线。股市从此无可争辩地进入了新一轮熊市。
    
      9月1日出刊的《求是》杂志,编者按说:“今年以来,我国沪深股市持续调整,市值从年初的33万亿元缩水至20万亿元左右。如何正确认识此轮A股市场的深度调整,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我是特别佩服同行们“遣词造句”的功力。一个股市从6000多点下跌到2000多点,原来是“持续调整”和“深度调整”。这很像当年我们写文章不能用“失业”二字,于是创造了“待业”一词。其实,还不是一个意思。纯属掩耳盗铃。4000多点“持续调整”没了,13万亿元“深度调整”没了,这是咋调的?这是咋整的?这是调整呢,还是下跌呢?
    
      当然,更让人佩服的还是专家、教授。编者按下面刊发了三篇文章:第一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沈志渔文章:《我国实体经济的增长完全能够支持资本市场发展》。第二篇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经济系主任、教授林江《信心指数与股市波动》。第三篇是《推进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关键是全面创新》,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吴晓求。专家的理论性文章,我向来是看不懂的。林江教授的用“事实”说话、用“数字”说话,我就大致明白了。他分析投资者信心不足的五个因素,最后一点写道:“五是某些股市评论不负责任的误导。比如,某些机构及股评家不负责任地‘大胆’将股市点位预测到2200点甚至到2000点以下,这无疑会冲击投资者信心。还有,对于融资融券、股指期货、创业板等制度措施的推出前后表述不尽相同,对投资者的信心也有冲击。”
    
      原来如彼,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一回:上周股市跌到2202点,原来不是市场的力量,不是市场的行为,而是“某些机构及股评家不负责任地‘大胆’”“预测”的结果。问题是,这是何等“不负责任地‘大胆’”“预测”呀!怎么会在专家文章指斥五天后,就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这么准确的“预测”结果,当惊世界殊。
    
      但我还是不明白:我们纳税人养着那么多专家学者,为什么就不能“负责任地正导”股市点位,把股市点位正导到6000点以上去?听凭股市点位被“误导”到2200点甚至2000点以下,这是“正导型”专家、教授能力太差,还是中国证监会不作为?
    
      9月2日,央行主管的《中国金融》发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尚福林的署名文章称,下半年及今后一段时间,证监会将全力以赴做好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工作。就股市而言,证监会准备如何“稳定”呢?能不能像巴基斯坦似的规定一个下跌底线,比如说2200点,不许再跌了?从6000多点跌到 2202点时,全国股民都知道,股市不可能再跌4000点,也不可能再跌2000点,再跌就跌没了。“维稳”要维在哪个点位呢?这才是股民最关心的事情。
    
      中国的股市和中国的球市一样,双双跌入了熊市。但是,两个市场上的主席,命运似乎大不一样。尚主席还在大力“维稳”,谢亚龙主席却要被跌出球市,主席位子难以“维稳”。看来,尚主席比谢主席的命运强过百倍。其实,谢主席还是有功的,他并没有把中国足球从6000多点“维稳”到2000多点,中国足球早就跌入熊市,并非自谢主席始,连尼日利亚国民都知道,我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上一周,媒体都在预测谁来接替谢主席。这是不是不负责任地大胆预测,当然由专家、教授来判断。他们才似乎是中国最负责任的一群,他们似乎最有资格判断谁不负责任。谢主席也似乎非走不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何况,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谢主席也不是毫无瑕疵。临别之前,我要为谢主席说几句公道话。第一,谢主席完成了足球“维稳”的工作,尽管他没有让中国足球得到提升,但与中国足球过去相比,与中国股市相比,也差不到哪去。第二,谢主席开创了一个球迷可以整场喊、随时喊、走到哪喊到哪一直喊到鸟巢里的“谢亚龙下课”民主足球时代。这么尽情地叫喊一个官员下课,在我们这里还不多见。第三,中国球迷用“谢亚龙下课”成功地取代了“国骂”,解决了一个令人头疼多年的“老大难”问题。这不能不说是谢主席留给国人的一份特殊的精神文明遗产。我希望谢主席走后,国人用“×××下课”彻底代替“国骂”,以彰显我“风范大国民”。
    
      谢主席要走了,尚主席还在“维稳”。两个熊样的市场,两个主席的命运却如此不同,夫复何言,情何以堪。尚主席一直在给股民上风险教育课,从 6000多点上到2000多点,股民的13万亿元资产没了,这个课上得够深刻,这个风险也真够大。我们现在是否也可以给尚主席上一课呢?请尚主席重温一下十七大报告,回答中国股市如何让人民增加财产性收入,而不是减少人民的财产性收入?照着目前这样的玩法,我不知道中国股市在增加人民的财产性收入上,是促进呢,还是促退?从严格意义上说,任何市场都有风险,而股市则成为广大人民风险性最大的市场,成为人民财产性收入减少最大的“黑洞”,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个人始终认为:一个股市不应当只是少数企业圈钱的场所和提款机,只是极少数人迅速成为百万、千万乃至亿万富翁的天堂,只是充满投机氛围的“赌场”,只是投资者的失乐园。这样的股市,难以稳定。维护这样的稳定,有极大的道德风险和社会风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要和国际接轨 个税起征点就应该挂钩美国贫困线/苏文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