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统一党:进一格也是中国多数官人渴望的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大家都知道,进一格也是多数官人最渴望的事,我们就应该借助这样的人群心理来策划民主进程的具体章程。如今的中国,支离破碎的政治气候已经显现许久了,邪恶当局由于继续流氓独裁,要想得取民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论是谁,在中国,只有搞新的、民主的、政治实体,别再无二的好办法。 (博讯 boxun.com)

    现实中的胡锦涛,始终总想点可行的综合办法来挽救邓帮体系的政治流氓之生命,但他所采用的依然是“恩赐”的办法,怎么能给越来越多的民人满意的条件呢?而觉醒的、不愿意耻辱生存的、受害的民人已经太多——超于亿计,还有激进的、想独立的民人,甚至众多官人中也有对现政策不满的人,都在聚成一种有形的、无形的政治压力,欲来摧垮本土这一邪恶的流氓政体。
    只是,由于大多官人他们也看到,民主政治对他们并不利,所以,他们在极少数利益流氓集团的蒙蔽下,暂时也在起维护邪恶政权的事。如果他们发现民主政体比现在的独裁政体更有“油水”,那么,他们的政治势能要比我们大得多。毕竟,我们只是代表着无权无势的民人来做我们愿意推动的民主事业。
    纠起细致的分析,邓帮的内部,由于也是不公平的掠夺条件或流氓机会,加上官人中谁一旦不服管教,就有可能被抓捕的可能,甚至于有可能推进死亡的极限,所以,即使邓帮的内部,也都已成了惊弓之鸟,不同的,民主政治一旦形成,官人的贪污腐化,一样的要被揪出来,使官人也无安全的保障,所以,中国的民运事业,到了今天这个程度,摇摇欲坠而不倾倒,也与民运智慧大家用智不准有关。
    那么,用什么方式才能多快好省地达到中国民主彻底实现呢?我们认为,只有挖开邓帮的“墙角”、促使官人的多数倒向民运事业才更好,也就是,声明邓帮内部,如果谁能利用职权暗地影响、推动中国民主进程,不但他的一些臭事一笔勾销,还能拥戴他做第一个民权官人,使他们得到比现在的流氓政策更风光的条件,成为新社会更有用、更风光的人。那么,暗地推动民主进程的官人将会越来越多。而到了有利于发展的时候,他们很快就会跳出来,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具体的行动中来。
    对于推动民主进程的我们来说,最好的政策形式就是今天就严肃声明民主政府能赦免过去的一切罪恶,即使江泽民,、胡锦涛,他们若能推动民主进程,一样的功可抵过,这样,中国的民主进程就会来得更快、发展的势头更猛。如今,中国民阵走得最好,我们始终看到民阵的逐步进化与团结更多的海外民运人士,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倡导国内的我们所认识的更多的朋友同仁也都可在中国民阵领导下,在国内做出点实际的行动来。
    而且,我们认为,培养国内战地指挥官是当务之急,一旦具有了几十个战地指挥官,那么,再走第二部就是形成各种形式的震慑机构,调动所有的力量,采用所有的信仰者,哪怕他是鸡奸者,我们也能、也会用其所长,方能对邓帮最基层、最邪恶的人,进行全面的有效打击,从温和威权转变到对凶手进行严酷的打压行动,那么,使邓帮流氓政策具体的行凶者,知道了保护自己的办法就是不再邪恶升级,甚至大大收手,才更利于他的自然生存。
    在今天,如何才能做好这样的工作呢?我们认为,只有先国外后国内的组成有生的政治力量还不够,说穿了,不到国内去,真的不行,然在国外如何的大造声势,都不足以震慑邪恶势力的流氓活动,血腥的杀戮,而能做好这一点,首先就是把民主政府的政治纲领早日出台(研究了伍凡先生等成立的临时政府,认为其政治纲领尚有很大的实际问题,机制也相当的不切合实际,虽然平台有了,真正的能人智士并没机会利用好这个平台来显示出自己的功能),使邓帮官人的多数也不是政策的受害者,或同样是民主政策的受益者,那么民主进程的阻力就会越加更小。我们要清楚,冤冤相报,对于中国民政来讲,没有实际利益,只有使中国的独裁政治早日结束,才是我们当前的政治目标,而能做到这一点,就得双管齐下:一是在邓班的内部,瓦解分化,外部,震慑队伍早日成立,使邪恶政府的具体政策推动不下去,方能更有效的开创好中国的民主事业。
    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我们的民运系统的内部,小毛泽东思想的人太多,妄自称尊的先生太多,不切合自己的实际,私心太重,只是想捞取个人的政治资本,或者是利用这个民运系统的实际空间,获取自己的经济利益。这是不利于中国民主发展的根本所在啊!有时候,我们学习下 独裁政体中的众多官人的忍耐功能并没有错,特别是,没有集体的力量和智慧,我们个人的能量,是不足以改变流氓政府的杀戮手段的。而集体是智慧与力量其中就包括能设计出应时的政治策略而能应对邪恶政府的破坏活动。
    
    2008-9-9于悉尼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