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最近,中共对新疆发了一系列有关民族习俗的禁令,对当下的穆斯林“斋月”的停餐习俗,均被视为非法。还对穆斯林女子蒙面和男子蓄须的习俗采取措施,以他们的话来说:积极采取各种有效的办法,剃除胡须,揭掉面沙。中共这种无视维族民众穆斯林习俗,对他们宗教情怀羞辱的政策,必然加深维族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仇恨。 (博讯 boxun.com)

    
    新疆的维吾尔族作为一个民族的基本信仰是伊斯兰教,对穆斯林的男人来说,留胡须是一种神圣的行为,也是伊斯兰教的文化传统。先知穆罕默德曾经对穆斯林说过:“留起你们的胡须,修整你们的唇须”。伊斯兰的经典和伊斯兰四大法学派都认为穆斯林男子留胡须是天理的洁身自好行为。另一方面,先知希望穆斯林男子不要与其他男子混同起来,看不出区别,也不希望与女人混同起来不易看出性别。男人刮光胡须没有了男人的俊美,是模仿女人的样子。因此,从维族男人留胡须的习俗来看,此习俗还不仅仅是一种生活的习惯和审美价值,而更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宗教风采。中共口口声声地说要尊重少数民族的习俗,但其政策却是灭教杀俗,逼使少数民族汉化,世俗化。汉民族在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族欺凌,如果制定强制维族男人剃除胡须政策的干部,对中国历史多少有一点了解的话,应该不会忘记满清灭明时,强迫汉人改制习俗“留发不留头”的血腥历史,对照今日对维族人制定的政策,能否有所触动。
    
    1645年6月28日,入关刚过一年的清皇朝下谕,令江南官民剃发,违者斩。明朝的遗民虽已降服满 人政权,但在他们习俗里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妄动。所以剃发留头一事,挑战了汉民族的最后底线,从而发生了一场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流血反抗事件,致使数十万人为此失掉性命。其中最为惨烈的是时称“江阴十日”的血案。当时江阴县令下达“剃头令”,命江阴百姓必须三日内剃发,否则斩首。江阴秀才许用等率民众到孔庙立誓:“头可断,发不可剃”,并将县令方亨拘押起来,与县城官兵坚守县城与清军抗战81天,双方死伤惨重,后被清军破城,清军杀人十日,杀得满城血流成河,到了杀无可杀的地步,全城17万汉民仅有隐匿的53个老小幸免于难。在这以后神洲之地,汉人不得不剃头削发保命,为此催生出一个走街穿巷的剃头挑子营生来。留发不留头的那段历史,成为汉民族的千古遗恨。虽然随着辛亥革命的胜利和满清皇朝的灭亡,汉人剪辨留发,又重新恢复了原样,但是这一段民族遭受羞辱的血腥史却永远不会忘记。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作“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但是今天中共为了让维族臣服自己,强行剃须,这和当年清皇朝为了让汉民臣服,剃头削发,强迫汉民抛祖宗之法,应异族之俗有何不同。中共在民族政策上的暴虐,已导致新疆成为干柴烈火之地,民族矛盾处在日益尖锐之中,中共本应反思自己的民族政策,以补过失,但是中共不仅没有如此,反而在维族穆斯林的传统“斋月”推出“剃胡须,揭面沙”等一系列政策,实是火上浇油,必然引起维族的强烈反抗。汉民族为留发尚能立誓,头可断,发不可剃,与满清政权浴血奋战。有着宗教信仰,有着先知指引的维族穆斯林其反抗必然更为惨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 陈维健: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 陈维健: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陈维健
  • 陈维健: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 陈维健: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 陈维健: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 陈维健: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 陈维健: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 陈维健: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 陈维健: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 瓮安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陈维健
  • 陈维健: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 陈维健: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 陈维健: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 陈维健: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 陈维健: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陈维健: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