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艳菊致辽宁省委张文岳书记一封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转载)
    来源:canyu.org
    
     尊敬的省委张书记您好: (博讯 boxun.com)

     知道您工作百忙,实在没有办法思量很久决定写信给您,向您汇报沈阳市皇姑区政府非法拆迁。①投机立项②暗箱操作③强抢掠夺④侵吞民利⑤无视国法⑥践踏人权非法拆迁事实说明。
    我叫张艳菊 女(身份证:210105196206164048)是沈阳市皇姑区有两年访龄的访民(70余次进京上访)访的事由是皇姑区北站北金廊一号地块21万平方米拆迁的合法性,立项棚户区改造,不安置居民回迁。
    要求:拆迁单位皇姑区北站北拆迁办出据拆迁必备的合法手续“五证、二书”“评估报告”依法拆迁,百姓依法搬迁。
    两年来皇姑区政府拒绝出示拆迁合法手续“五证、二书”“评估报告”,皇姑区政府非法拆迁“无法无天”,寄一份材料给您,恳请:张书记在百忙中拿出10分钟时间看一看,您的人民正经历着毁灭性的人工大地震,来关注我们这些有家却无家可归的灾民吧!
    一个社会主义法治健全,迈上复兴之路的国家。法律为什么不能依法支持“对或是错”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样难………
    
    此致
    
    敬礼
     写于2008年9月2日
    
    
    致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政府刘慧明书记第三封信
    尊敬的刘慧明书记:
    您是我上访两年来,期待已久想见的人,期盼您能为我家拆迁问题主持公道,能还给我原有的平静生活。
    寄给您的信应该收到了,有没有为我两年来的上访经历感到震惊,看到了吗?一位寡妇带着身患重病的儿子在暴力拆迁无家可归被掠夺一空的凄惨场景吗?
    您看到一位站在废墟瓦砾中无助的满脸泪水的女人吗!
    您看到一位被强权逼得走投无路的女人吗!
    您看到一位寡妇把身患重病(肝硬化)住院的儿子一人留在医院病床上,只身进京鸣冤的母亲吗!
    您看到一位在黑监狱被强权暴力打击下遍体鳞伤的女人吗!
    您看到在劫后余生的孤儿寡母相拥痛哭的场景吗!
    您看到一个弱势群体中,最最弱势的家庭,最艰难,最无助的女人吗!因非法拆迁走上上访之路那女人艰难行走的背影吗!
    您看到非法拆迁的背后有多少邪恶吗!
    刘书记:您看到这一切为我心痛了吗?每当我泪诉这慢慢的上访路,无不打动身边所有的人落泪。
    这次进京已经50天了,无时无刻都在思念惦记我的儿子,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二十年,第一次离开这么长时间,每隔两天我就打电话给他,担心他的身体,作为母亲,儿子是我的命,但房子是我们母子生活的栖身之地,这是我心里放得最重要的两件事。
    我们母子现在一无所有,不是被逼无奈,怎么会与我儿彼此牵挂那!
    这次进京主要让区里知道我上访鸣冤的决心,我想做的事情,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会走下去,总结失败,积累经验,沉静思路,不会像过去那样,泪洒两办(国家信访总局)各大部“访访无”两办的圣旨(回执信)也不开了,废纸一张。
    8月21日与王芸局长通话后本想22日回沈阳和您见面,诉说因非法拆迁两年来给我带来无尽的苦难和清听您的意见答复。
    当天下午我心脏病复发了,几天后病情稳定想回去见您,家里传来消息说,区里准备把我骗回去要拘留我,我们北站北有几个进京上访的邻居在家里就都被公安局抓走了。
    刘书记呀: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强权镇压只能积恨更深,虽说百姓与政府打官司就如同鸡蛋碰石头,常言说得好,“滴水也可穿石”靠的是“生生(声声)不息”但这不是我们希望的两败重伤,我们本能求生。
    时至今日,我们拆迁问题区里各别领导还强硬不承认非法拆迁的错误,不实事求是的解决问题,用政府行为的专政手段拘留、教养无辜的百姓,真的有一天不仅是拆迁问题了,多的是,是人民对政府的仇恨,我了解他们再强大的打击他们都不会屈服,因为拆迁是违法的!评估是无效的!屈服就给自己带上无理的罪名。
    刘书记呀:皇姑区政府需要建设、发展我都能理解,我们的诉求依法合理解决,区政府的各别领导绞尽脑汁来分割我的家产,还为难我们。我的房子,家中一切区政府说了算,我失去了主权,还屡遭迫害,这不是打着五星红旗明抢吗!
    刘书记呀:我们的上访决心来至于压迫,五星红旗也是人民百姓求生的力量,法律赋予我们人民的权力,我们都不是愚昧无知百姓。
    刘书记:我期待着您、皇姑区政府第一书记党的决定。北站北的居民期待着您来拯救我们走出拆迁的苦难煎熬。
    若干年后,当我回望2008年仲夏北京奥运盛会胜利闭幕给我带来的不是绝望,是——福音……
    您的秘书吕昆拒绝与您通电话,为什么那?
    刘书记:您能留电话给我吗?
    如您同意,就告诉我的儿子,他叫尹航。
    电话是:××××××××
    期待与您电话沟通。
    
    
     写于2008年8月26日凌晨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沈阳访民张艳菊的申诉信(图)
  • 沈阳访民张艳菊在北京秘密住处,控诉强拆/视频
  • 沈阳访民张艳菊等被信访局出卖给截访人员(视频)(图)
  • 沈阳访民张艳菊等为灾区同胞捐款,现场视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