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7日 来稿)
    
    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博讯 boxun.com)

    一个月过去了,为什么对中共开放美国之音等网站,没有声音?
    因为肯定了西方网站的开放,就是肯定了中共的进步?为什么不能怎么想:中共不得不开放西方的网站,是在世界民主的潮流和中国国内民间道义力量的强大的压力下的退却?
    
    我现在明白一些人为什么只喜欢报道失败而不下喜欢报道成功,厦门维权成功就这些人绝对不感兴趣。
    钉子户拿个煤气罐,威胁要玉石同焚,这些人象吃了鸦片一样的兴奋,而当他成功的得到了他所要的赔偿,这些人都不说话了。
    为什么,难道他的自杀威胁,不就是要的是他的赔偿?
    当然,这些人要的不少维权的成功,而是失败,这些人希望他真的点燃煤气罐,这些人可以写文章,发抗议,可以四处要钱。
    
    中共封杀美国之音这些人抗议,等他开放了封锁,这些人反而没有声音了。为什么,这些人不是要中国离民主化越来越近,而是希望中国越乱越好,这些人可以趁火打劫。
    成功的维权才会号召更多的人投入维权,,让普通老百姓知道自己有权利,而且知道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护自己的权利。
    厦门维权的成功,就是一个实例。中国现在有不是成功或部分成功的维权案例,没有见到有什么人有兴趣报道和评论。
    难道只要号召学杨佳才是中国的出路,如果一些人这么认为,请以身作则,自己先去学杨佳,而不是在这里忽悠别人。
    
    就部分开放国外网站,问几个问题。
    
    北京奥运期间,中国开放了如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等海外网站,这些网站过去中共是作为敌对网站而封杀的。一直到今天,中共仍然对这些网站是开放的。
    我的个人看法是,中国的改革和民主化,新闻自由是突破口,在中共仍然是党政军一体前,在共产党没有成为一个现代政治中的政党前,搞多党制是一句空话。没有任何政党可能在中国和一个掌握全国经济命脉和军队的政党竞争。
    既然我认为新闻自由有可能成为中国民主化的突破口,所以,我对中国新闻,舆论控制的现状特别感兴趣。
    我的问题是,大家到底如何看待这次的国外网站的开禁?是新闻自由的一个突破,还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为什么已经开禁了一个月,我没有看见一篇有关的文章?
    抵制奥运的人们,为什么不说,是在他们抵制奥运的压力下,中共的不得不的退让?为什么不以此来抄作抵制奥运的成功?
    人们对这些已经被开禁的网站,到底如何评价?
    这些已经开放的网站为什么会被怀疑和置疑?是他们为了进入中国自己搞的倾向性的自律?还是已经被中共渗透和控制?
    大家如何看待这些网站?为什么对这些网站如此的不满意?
    从张丹红事件中,已经有大量的文章,认为中共已经攻陷了这些网站,不只是德国之声,对BBC。美国之音等网站,同样是认为已经被中共渗透或控制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网站的主旋律变得被怀疑和被置疑?是西方政府被中共攻陷?是西方政客如布什,罗格被中共收买或拉拢或欺骗?
    还是海外网站的中文部自成体系?网站的领导是外国人,不懂中文?
    如何看待在海外媒体工作的华人?如何看待这些人进来的变化?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中的很多人变了?
    是海外网站的华人部分被中共收买?被渗透?被中共的特务控制?
    
    为什么就不能正面的看待今天中国对海外媒体的笔会?为什么海内外没有人对这个笔会感兴趣?一个多月,没有看见一篇有关的文章。
    
    因为肯定了西方网站的开放,就是肯定了中共的进步?为什么不能怎么想:中共不得不开放西方的网站,是在世界民主的潮流和中国国内民间道义力量的强大的压力下的退却?
    一些网站今后可能被关,一些根本就没有开。我从来没有说中共对海外网站已经完全的开禁。
    过去中共对一些国外的报刊,已经允许进口,但遇到一些敏感话题,可能会封锁某一期杂志。
    自由亚洲电台和一些网站可能会时断时续。如何能够进入中国,有尽可能的带去更多的信息,是这些网站的工作者能力的挑战。
    
    为什么没有人想到利用这些网站往中国传递信息?这些网站过去一直有对异议人士的采访活转发这些人的文章。
    
    张鹤慈。6。9。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四川地震救灾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张鹤慈
  • 请换一个思路看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客观/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