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王希哲《我们曾经是同志》一文有感/郑存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6日 来稿)
    
    王先生:
     (博讯 boxun.com)

    本来准备称您前辈,以前在网络上称您为前辈,您不高兴,就只好称您王先生了。
    
    看了您的文章:《“我们曾经是同志吗? ”—与右派民运朋友聊天》一文,有一些感想如下:
    
    1)的确有不少您所谓的“右派”民运,有支持台独的问题;这点包括我也无法接受。但是我个人的感觉是,在一些特定的场合,特别是在讨论共产党独裁和台湾民主实践的巨大差距的时候,有些支持台独的言论,本意上是支持民主的;有的人说如果大陆不民主,凭什么要一个已经民主的台湾被大陆共产党的独裁政权统一?这样的言论是有支持台独的嫌疑,但是本意是反对独裁的。这个台独的言论有一个前提:如果大陆继续独裁。假如没有这个前提,也就是说假如共产党放弃了独裁,走向了民主,那么就不存在后面的结论了。有人认为共产党民主了也支持台湾独立,那是另外一个论点。所以我个人认为您所认为的“右派”民运的支持台湾独立的观点是有前提的,不是后面一种。因此希望您可以理解有些人说出支持台独的真实想法;
    
    2)民族和民主本来不对立,而且是互相融合的。所以中山先生才会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有机的三民主义。如果民族和民主是对立的,怎么会有三民主义?但是很可悲,在中国大陆因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把共产党的独裁做代表的民族和国家和国家的主体——人民所要追求的民主对立起来了。所以当人们追求民主的时候,就必然要针对共产党的独裁(很必然地和这个独裁政权所代表的国家以及民族)进行批判,共产党及其理论上的御用政客就把对独裁的批判,偷换概念变成了对民族、对国家的批判。于是民主追求者就变成了“汉奸、卖国贼”。这样的逻辑和网上把您骂成是“共产党的走狗”的逻辑是完全一样的。共产党正是利用这样的概念混淆来抹黑民运的。
    
    3)89“六四”一代的主流是追求民主的。我们的目的是要中国在制度上成为一个多党竞争、言论自由的法治国家,就是和您在文革后期所执笔的《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所表达的理念基本一致,决不是“极右的蔑视民族,分裂国家,仇恨爱国人民的汉奸运动”。个别人的汉奸言论很正常,而且不仅仅是89 一代,您那一代也大有人在。我拿我个人为例子,我在去年11月给胡锦涛写的公开信里面,记载了我们参与六四运动的真实想法。提出“启动县市级别的政治改革”的建议,也是建立在保持省以上共产党执政地位不变的前提下的,同时引进这样的地方选举制度,可以使共产党彻底改变,真正可以选择优秀的人士进入共产党,使共产党在竞争中脱胎换骨,保持执政的优势。这也表明我们不是“反共”的。共产党拒绝任何善良的改革建议,其根本原因是没有自信以及无法解决历史问题。但是如果因为历史问题,共产党可以改名后立即“借壳”继续执政, 把历史问题和“共产党”的名字一起写进冷战时代的历史里面。
    
    4)六四和“人民文革”的问题,这点也是有误解。共产党彻底否定了文革,并且作为历史定论灌输到学生的大脑里面去。六四发生的时候,共产党同样用文革来比喻六四,把学生的民主运动说成是文革式的动乱。作为六四学生当然要把所谓成为历史定论的“文革动乱”和六四运动区分开来。“人民文革”虽然经刘国凯先生的研究成为民间的一个重要的历史观点,但是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人民文革的真相,还无法区分人民文革和自上而下的“官方文革”。我个人在阅读了相关的资料后,当然承认人民文革的民主性,而且民主运动本来就不是独立的,历史也不可能被割裂,六四运动的主旨可以一直追溯到上世纪初的五四和新文化运动。但是当您认为六四一代否认文革的时候,不要忘记当时官方舆论的刻意诬蔑,不要忘记至今没有改变的文革的历史定论。现在在大陆文革还是一个研究禁区。如果人民了解了文革的真相,了解了人民文革的真实存在,那么我相信有不少六四一代会有和我一样的看法的。
    
    5)民运的“右派”和“左派”,本来是具有很大的交集,至少80%以上应该是一致的,只是两个派别的极端,也就是极少数的个人在极个别的问题有对立的观点而已。但是在您的文章里面,好像民运的“左右”之间已经不是“同志”了,有了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事实。民运的左右之别,应该只是对待一个社会变革在轻重缓急上面有所不同,只是在社会改革的坐标上方向一致,位置有所不同而已。
    
    看了您的文章,有以上的想法,请您指教。
    
    郑存柱 于旧金山地震之夜
    
    2008年9月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为人知的又一起组党案件/郑存柱(图)
  • 张艺谋通过奥运开幕式再次影射六四镇压事件/郑存柱
  •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 郑存柱:给安徽省人民政府和其他相关单位的公开信
  • 国家地震预测研究所在干什么?/郑存柱
  • 中国国民党的三大战役/郑存柱
  • 处于昏迷状态的中国共产党/郑存柱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之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郑存柱
  • 关于恢复1954年宪法第八十七条的建议/郑存柱
  • “郭泉事件”并不单一,外国公司再次查封中国政党领袖的名字/郑存柱
  • 为民主辩护!——对当前反民主理论的回答(上)/郑存柱推荐
  • 郭泉起诉GOOGLE. 起诉委员会组建中,欢迎参与/郑存柱
  • 你们曾经这样承诺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郑存柱整理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放弃新的“两个凡是”,重新解放思想/郑存柱
  • 致谢与说明/安徽商界人士郑存柱
  • 20余名政协委员建议中央授权深圳试点政改/郑存柱推荐
  • 中国改革发展大事记(1月)/郑存柱推荐
  • 中央党校谈政改专著出版/郑存柱整理推荐
  • 专访徽商郑存柱:形成舆论启动政治改革/RFA 张敏
  • 专访郑存柱:“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
  • 共产党机关刊物刊登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主任郑存柱的文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