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 转载)
    
    距离11月4日投票只有两个月,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决战阶段。奥巴马选了老牌议员拜登当副手,以补外交经验不足。麦凯恩更出人意料,选了阿拉斯加的女州长佩林做搭档,要出奇制胜。在昨晚共和党提名大会上,这位大西北小乡下冒出的“黑马”女州长果然不负众望,一揽人心。她在全国观众面前的“处女秀”不仅赢得了保守派评论员一面倒的赞美,连自由派们都不得不承认,她的确“给了一个强有力的演讲,是在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挑战奥巴马”(Chris Matthews)。从昨晚到今晨,无论电视、网络还是报纸,佩林可谓横扫了美国媒体,近乎是迎头痛击了过去一个星期以来对她的枪林弹雨般密集的攻击。《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在大标题上用了“电击”( electrify)这个词形容佩林的讲话。有人甚至说:“保守派找到自己的奥巴马”(Pat Buchanan)。
     (博讯 boxun.com)

    对于拜登被选“副手”,共和党阵营几乎没什么评论,因为这是一个在国会干了三十年的老政客,不是新鲜面孔。而对突然冒出的佩林,民主党阵营和左派媒体则近乎歇斯底里一面倒地抨击。
    
    纵观这些抨击,起码有两点让人看到左派的虚伪和双重标准:首先,他们主要攻击佩林当州长不到两年,是政坛新手,更没有外交经验,所以没资格当副总统。但奥巴马呢,别说外交经验,连国内行政经验都没有;不要说州长,他连任何一个小镇的首长都没当过,何谈经验?而且佩林只是当副手,但奥巴马是选总统!如果他们持同一标准,批评佩林缺乏经验,那么就更应该指出奥巴马缺乏行政和外交经验的双重弱点。可他们却把奥巴马捧到近乎是“耶稣复活”的救世主”。
    
    其次,左派媒体一直赞美在党内竞选总统提名失败的前第一夫人希拉里是女性从政的样板。但希拉里也没当选过任何地方首长,甚至连个大公司都没管理过,和奥巴马一样,只是联邦参议员而已。但对希拉里选总统,左派媒体就不说她没经验,而对曾当过两届市长、现任全美国面积最大的州(阿拉斯加州面积相当瑞典、挪威、芬兰、丹麦、英国这五国的总和)的州长佩林,出任一个副手,就猛烈抨击,这不是太明显的双重标准吗!
    
    但为什么左派们要这样自相矛盾、不顾逻辑地近乎发泄情绪呢?这其实反映出他们的一种恐惧心理,它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恐惧佩林凝固共和党基本盘。
    
    在多达十名共和党人的激烈竞争中,最后麦凯恩胜出,但他却没有得到保守派的一致支持。主要因为麦凯恩在一些原则立场上有妥协,例如他曾反对减税,在阻止非法移民上立场不坚定,另外还跟着左派调子喊什么全球过暖和环保等,这些都令坚定的保守派人士反感。我认识的不少坚定支持共和党的人都曾表示,这次准备不去投票(只要有几个百分点保守派基本盘不去投票,共和党就输定了),有的甚至表示要投给奥巴马,一是惩罚共和党选出一个本党理念不坚定的人;二是认为,或许美国不得不再有一个卡特(把美国搞得一团糟),才能迎来下一个里根。
    
    更明显的是,多位有全国影响力的保守派评论家,都不支持麦凯恩。例如在全美每周有1350万听众、广播收视率第一的林博(Rush Limbaugh),以犀利文笔抨击左派、每出一书都上《纽约时报》畅销榜的女评论家库尔特(Ann Coulter),全美收听率排第五名的电台评论女主持人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等,都明确表态不支持麦凯恩。库尔特甚至说,她要煽动反对麦凯恩(I’ll campaign against MaCain)。他们认为,宁可失去白宫,也不可失去原则。而这些评论家的观点对民众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在这种背景下,再加上左派媒体全都给奥巴马做啦啦队,麦凯恩的选情一直温温吞吞,毫无生气。可选佩林后一夜之间,共和党士气大振,因为佩林全方位地符合了保守派基本盘(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基督教福音派)的期待:她反对堕胎(坚持生下有残障的孩子),認為婚姻應在男女之間,是美國槍支協會終身會員(人民有武裝自己的權利是共和黨重要理念之一),反对全球过暖的假说,力主在美国本土开采石油,强烈主张减税,并坚定支持打赢伊拉克战争。CNN的报道说,守在电视前的全美主要福音派领袖,听到选择的是佩林,相互拥抱,认为这是最好的人选。在共和党赢得白宫的每次选举中,福音派教徒的支持,都起到重要的作用。
    
    在全球油价高涨,美国民众深受其苦之际,民调显示,60%以上的美国人(绝大部分是共和党支持者)支持开采本土石油,以结束对外国能源的依赖。所以,强力主张开采阿拉斯加石油的佩林,自然赢得这些民众的好感。不支持麦凯恩的知名评论家林博、英格拉哈姆、库尔特等等,现在全都态度大变,明确表示支持麦凯恩。林博说,“麦凯恩做出了明智之举,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选择”。
    
    保守派女评论家埃默里(Noemie Emery)说,选择了佩林,“一举扫掉了麦凯恩的老气横秋,而重塑一种敢冒险的飞翔少年形象,这才更吸引人、更真诚。”被称为白宫必读的保守派重要刊物《标准周刊》的主编克瑞斯托夫(William Kristol)在《纽约时报》撰文,标题就是“一颗新星升起?”他认为:“佩林是这个秋天的戏剧化总统大选的中心人物,如表现不出意外,麦凯恩将会赢得大选。”
    
    这样一种保守派士气大振、基本盘重新凝聚的局面,是过去几个月共和党的选情从没有过的。可想而知,民主党阵营会怎样不安,甚至恐惧。左派众口一词猛攻佩林本身,就更证明了这一点;因按常理,一个副手人选,并不重要到对手阵营需要这种漫天盖地的攻击。
    
    第二,恐惧佩林抢去女性选票。
    
    共和党虽然十人出来竞争,但很快大局已定,麦凯恩胜出。但民主党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两个创历史的候选人争得难解难分,缠打了半年。虽然最后奥巴马胜出,但却是以微弱比分;而且是在极左派媒体对希拉里非常不公正的情况下胜出。民主党向来强调女性从政,但这次,却由于奥巴马是黑人,左派媒体为了政治“更”正确,全力给黑人护盘,硬是牺牲掉了美国第一个女性总统的机会。可想而知,希拉里支持者的不满,甚至愤怒。这也是为什么,在上周的民主党大会上,希拉里一上台讲话,全场就万众欢呼鼓掌,经久不息,那个热情和气势,几乎像希拉里是总统提名人。而希拉里的演讲,无论从内容还是手势、声调、表情(还有服装),都非常得体,是一流的演说。不仅左派的《纽约时报》赞美希拉里的演说出色,连右派的《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 Fund)也称誉这是希拉里政治生涯中“最棒的演讲”。
    
    当场很多人被希拉里的演说感动得落泪,这不仅是激动之泪,也是为希拉里抱不平之泪。因为对他(她)们来说,希拉里的精彩演说更证明了,她比奥巴马优秀,更适合做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人。甚至有希拉里的支持者明确说,他们会把票投给麦凯恩,以示对奥巴马故意冷淡希拉里不满;因他从未认真考虑,更没有去找希拉里当副手。
    
    在这种情况下,对手的共和党阵营却找了一个女性做副总统候选人,更可能刺激一部分希拉里的支持者“跳槽”。虽然左派评论家一面倒地事先消毒说,希拉里的支持者几乎都支持堕胎,不可能投给反堕胎的佩林,但民调显示,选民关心的主要是经济(占40%)和伊拉克战争(19%)等,堕胎问题只占3%,并不那么重要。另外,即使这些希拉里的支持者不把票投给佩林,女性被共和党选为副总统候选人,也可能刺激她们选择不去投票(两边都不选)。希拉里有1800万支持者,只要有几个百分点不去投票,奥巴马和拜登,就可能得和白宫说“拜拜”了。共和党提名大会前的最新盖勒普民调显示,35%的希拉里选民表示不会把票投给奥巴马。今后两个月,即使这个比例不增加也不保持,掉到只剩10%不投奥巴马,那麦凯恩也赢定了。
    
    而且佩林作为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对中间选民,尤其女性,具有很大的潜在影响力。在前两次总统大选中,超过50%的女性把票投给了民主党,如果这个比例被佩林所改变,共和党就赢定了,因男性选民,多数都投给了共和党。所以美国的总统大选,也被称为“男女之战”。
    
    第三,恐惧“佩林的故事”感动选民。
    
    留心看民主党大会的人都记得,在奥巴马压轴演讲前,巨大的荧幕播放了这位总统提名人的人生短片,不仅他的个人故事毫不感人,而他的事先被左派媒体哄抬为又一个肯尼迪加马丁.路德金总和的演讲,结果不仅全是大话空话,而且连一句像肯尼迪和路德金那样有点诗意、可被引用的大话空话都没有。结果让左派媒体全都泄了气,于是就把气全都发泄在佩林身上。但佩林讲完话,不仅振奋了右派阵营,左派阵营也目瞪口呆了。而她的演讲里,最打动所有人心的,是她的个人和家庭故事。
    
    在阿拉斯加长大的佩林,既没有显赫的家族,更无富豪背景,甚至也不像奥巴马等是常春藤精英(和崇拜出身豪门、毕业名牌学府的华人相反,美国民众特别讨厌高级学府的精英。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哈佛毕业的奥巴马夫人刻意强调她的平民背景)。佩林是典型的普通美国人中的一员。她的父母都在中学任教和做事,丈夫托德是中学的青梅竹马。托德原从事捕鱼,现在一家石油公司做事(去年年薪只有46,790美元)。托德不仅有阿拉斯加土著血统,在当地也小有名气,他是世界上距离最长的(640公里)机械雪车比赛的四届冠军得主。
    
    佩林最初靠当选了居住地瓦席拉镇的“选美皇后”而小有名气,然后选上了瓦席拉市的议员。这是不少美国人的从政方式,就是在某行某业创出名气,然后参选从政。像加州州长阿诺,就凭演员的名气,什么政坛经验也没有,一举当上了全国人口最多的州的州长,而且干的相当不错。再比如,一位曾进入太空的美国宇航员后来当选了国会议员,他的对手曾嘲讽说,他在地球上又干成过什么?佩林其实只赢了她那个小城镇的选美比赛,后来她参选阿拉斯加小姐失败。一些左派媒体刻意渲染她的“选美皇后”身份,就是为了贬低她的从政经历。
    
    从市议员,佩林又当上了市长。左派媒体为贬低佩林,在电视屏幕上不断打出,她是只有九千人口的前小镇市长(而事实上她是现任68万人口的阿拉斯加州长)。熟悉美国政治历史的都能了解,不要说女性从政困难,而在阿拉斯加那种保守派占绝对主导地位、几乎男性垄断政治的“边疆”之地,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在自由派主导的纽约等地,女性选上个职位就没什么特别。可佩林不仅当了两届六年市长,后来又出马挑战同是共和党籍,在当地很有家族势力、并做过22年联邦参议员的当任州长穆考斯基。穆考斯基在参议员任内去当了州长,按该州规定,他可指定参议员接班人,直到下次国会改选。他竟指派了自己的女儿莉萨,而莉萨在改选时又正式当选,可见他们家族在当地的政治势力有多大。但最后的党内初选,在还有一独立派参选的三人竞争下,佩林获得压倒性胜利,赢了51%的选票,穆考斯基只拿到19%。佩林在本党内能如此大胜,连前克林顿顾问莫里斯(Dick Morris)都认为,“这几乎是没见过的事情。”然后她又在正式州长选举中,击败了曾担任过阿州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诺尔斯(48.3%比40.9%)。
    
    今年44岁的佩林不是那种女权主义的单身贵族,她24岁结婚。在被麦凯恩提名为副手那天,正好是她和丈夫托德结婚20周年纪念日。当时她演讲提到这一点时,还深情地回头看着托德说,原来在想这天应该给你什么礼物,然后她说,托德仍是全世界最令她尊敬的男人。
    
    佩林不仅有完满的婚姻,自己的政治事业,还是五个孩子的妈妈。老大是男孩,今年才19岁,去年就参加了美国陆军,这个月就将开赴伊拉克。然后有了三个女儿,最小的男孩,才四个月大。怀孕期间,就查出胎儿有唐氏综合症,但佩林坚持生下这个孩子,实践自己的信仰。在昨晚的提名大会上,被各个电视台女评论员最津津乐道的是佩林7岁的小女儿,把四个月的小弟弟抱在怀里,一只手给他把头发理整齐;更妙的是,她还用舌头把手舔湿了,再把小弟弟的头发抹整齐。《纽约时报》发自阿拉斯加佩林家乡的报道说,当时守在电视机前的佩林亲朋好友们顿时哄堂大笑,说“简直电影导演也导不出这种场面。”这一个画面,大概比一百个演讲更赢得人心。(漏看的朋友可看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yn-OctEgKvE)
    
    佩林第一次亮相时,就已经赢得普遍好感,不仅讲话落落大方,还因为这个生了五个孩子的妈妈,仍保持健美的体型。这和佩林喜欢体育运动、有明确的纪律观(discipline)有关。佩林从小喜欢体育,曾为中学篮球队明星和队长,她的球队曾获得阿拉斯加州高中联赛的冠军。《华尔街日报》的人物特写说,佩林多年坚持慢跑,一天可跑七到十英里。懷第五胎時改跳有氧舞蹈,最近生完孩子又恢復慢跑,每隔一天跑三英里。她还喜欢骑雪上摩托车,打猎,捕鱼。
    
    佩林说,“篮球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是一项关于确立目标、遵守纪律、团队协作和取得胜利的运动。”这样一个典型的普通美国人成功的故事,比拜登的“三十年华盛顿政治圈的老政客”绝对能更感动美国人。民主党对手怎么能不害怕?
    
    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
    
    《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
    
    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 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
    
    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
    
    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 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
    
    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 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 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 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
    
    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 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
    
    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
    
    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 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 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 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
    
    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
    
    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
    
    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
    
    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
    
    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
    
    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耶稣奥巴马和不懂拉登的拜登
  • 曹长青:俄罗斯帝国的梦想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 曹长青:对刘翔的八个质疑
  • 曹长青:中国靠什么辉煌?
  • 曹长青:奥运开幕式砸在哪里?
  • 曹长青:张艺谋杀人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带来政治变化吗?
  • 曹长青:斯拉夫主义害死索尔仁尼琴
  • 曹长青:卡廷森林,比夜更黑
  • 曹长青:张艺谋的法西斯美学
  • 曹长青:韩国民族狂热的教训
  • 曹长青:女人、黑人、老人争什么?
  • 曹长青:五星旗和蒋介石“共舞”
  • 曹长青 :悼老同学李明英
  • 曹长青:欧洲左派频频败落
  • 曹长青:马英九和“愤青”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