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任锋:“同样残疾,外国人能环球世界,我缘何不能手摇轮椅马拉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 来稿)
    
    黄任锋,生于广西柳州一个困苦的工人家庭。3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失去赖以生存的双腿。人无双腿就好像鸟无翅膀,广袤的天空不属于自己。可他,凭着自己的毅力与执着、追求与梦想,屡创生命亚躯体的奇迹,成为众口称誉的强者,新时代年轻人学习的楷模。近日,记者带着无比钦佩之情对其进行了专访,从其身上获知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博讯 boxun.com)

     典型文盲:小学生想成作家
    
     黄任锋自患小儿麻痹症后,这个多彩多姿的世界似乎不再与其有缘。同龄的朋友可以卷着裤角光着脚,去溪边戏水、草地放风筝、大山爬树,而自己只能躺在冰冷的床上忍受病魔的煎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早已到了上学年龄,父母不忍心他再接受病痛以外的折磨,老师也担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坚持,都劝他放弃求学的念头。不管父母如何劝说,亲友如何阻拦,他依然渴望坐在明窗净几的教室里,接受老师的教诲和知识的熏陶。如果换是正常人,上学读书乃天经地义的事,而他,苦苦争取了五年才实现。此时他已十岁,承诺不需任何帮助,以手代步,爬行上学。当地居民说:“那可是咱们柳州独特的风景。”
    可到三年级,因为家庭变故,他不得不辍学。
     上苍已夺走双腿,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他,如果没有知识改变命运,日后如何生活?在那特殊的年代,他无法埋怨父母的无能,也未曾怒斥社会的不公,而决定自学。
     因为穷,请不起家庭教师,只能向好心的邻居请教;也因为穷,买不起课本,爬着去垃圾堆捡。一字字的认,一遍遍的写,到15岁,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已能吟诗作赋、独立看报,特别是他写的文章,堪称一绝,成为邻居教育小孩学习的典范。
     当感觉到自己的文学才能后,产生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想像高尔基一样当作家,让全世界的人都读到自己的作品,以文化扎根社会。同时想证明,即使残疾的身躯照样可以做出不残疾的事业。
    小学生要成作家,当今世界能有几人?可他就想成为稀罕的种子。
     随着作家梦想的诞生,涉猎范围的扩展,左邻右舍已无法满足他求知的欲望,只能四处借书,独自琢磨语言的魅力和写作的技巧,并没日没夜的写稿投稿。
     想成作家哪是容易的事。家人不能理解,朋友也不支持,不少人说:“一个身患绝症的残疾人,缘何要去遭那份罪呢?”黄任锋却说:“残疾的是我的身躯而不是我的心,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行!”投稿、退稿、希望、失望,千百次挫折,到1984年,处女作在《柳州日报》发表。有了这次发稿的激励,他更加坚定实现文学梦的决心。或许是其特殊的人生经历,日后写稿,总能牵动编辑读者的心,几乎做到凡写必投、每投必中。随着一篇篇重量级作品的问世,文学界也高度关注这颗升起的新星,不单被广西省作家协会接受为会员,还于1989至1999年被柳州文学院聘请为签约作家,成为文学殿堂的开拓者。
     迄今,他业余时间依旧写稿,还担任数家文学期刊的主编、顾问,出版《辉煌的走》、《翻阅生命》两本诗集和散文集《第三种光芒》。
     文盲能成作家么?许多人说不能!但黄任锋以不可雄辩的事实证明,只要努力,也会出现奇迹。
    
     挑战极限:手摇轮椅马拉松
    
     加拿大有个名叫克里翰森的残疾人创造了环球世界的创举,震惊全球。当黄任锋从报上得知这一消息后也产生挑战生命极限的想法。“同样残疾,外国人能环球世界,我缘何不能手摇轮椅马拉松?”他喃喃自语。
     众所皆知,如非专业运动员,想跑完国际马拉松标准全程,并不是容易的事。可一个失去双腿的残疾人要手摇轮椅实现万里马拉松,还真有点天方夜谭。
     黄任锋并未戏言。当他产生这一想法后,即向当时所属单位《经济时报》提出申请并报告当地政府部门,以期获得批准。残疾人要进行万里马拉松,在中国还是头一遭。因为他的特殊状况,这一请求还真让主管单位犯愁。如不同意,可能打击一个追求向上、挑战自我年轻人的自尊心;如果同意,路途遥远,变故颇多,如何保障一个高度瘫痪残疾人的生命安全?也许是出于安全考虑,报告上呈后,数月不见回复。而铁定心肠要去北京的他,见此棋无效便另出一招,给残联写信,信中言辞诚肯、字字玑珠,无不表现一个当代中国残疾人想挑战生命极限的勇气与决心。此信引起强烈轰动,经多方研究,最终同意如破天荒的请求。在他接到残联回函的那一刻,几乎从轮椅上跳起来,“我可以实现梦想了!”他像小孩子一样狂呼。
     1988年,三月的柳州,绿叶青青,鸟语花香。一个和风送爽的清晨,在数万群众的掌声与祝福中,他手摇轮椅,朝北出发,开始筹划已久的轮椅马拉松。迎着烈日,顶着酷暑,冒着严寒,穿越风雨,山川河岳,零泥沼泽,病痛饥寒,血泡铁茧,他均忍受。夜以继日,风雨兼程,终在十月,共和国生日的清晨,赶到天安门广场看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