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百合:退役军人维权之路在何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两天曾经一同维权的几位战友打电话给我,互相交流一下目前形势下的维权策略。现在正值京奥和残奥之间,我们应该怎么办?将来我们又该怎么办?
     河南西平县的樊荣安先生说:我父亲的落实老革命福利待遇一事前两天当地政府给了个书面答复,其中一派胡言,不根据事实给予办理,真让人气愤!本来他们说给答复我还以为是给我父亲解决问题的,可竟然是不解决的答复!我说:一般的讲给答复就是不解决的意思。所谓的三级答复结果大都是不解决。如果要解决问题他们具体办就行了,不需要什么书面写什么或答复的。他又问我需不需要到北京来上访。有人建议他采用行政诉讼的方式不知可行否?我说:据现在全国访民的维权状况来看,信访途径和行政诉讼途径解决问题的都太少了。尤其是信访途径,真正解决问题的也未必是通过上访才解决的。可我又不忍心告诉他没有途径解决问题,所以只好说你可以来京到信访局试试(他只来过一次),走一下过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现在所处的时期比较好,也许来京上访会对当地政府有个压力,而这个压力能否成为解决问题的直接原因很难说,除非你非常地幸运!而军队相关的行政诉讼大多不会立案的,不论军队和地方法院都一样,这条途径更难行得通。 (博讯 boxun.com)

    山东烟台的王洪臣老先生说:自从上次总政信访局大截访被当地驻京办送回家以来,一直没有出去。一是年龄大了,二是他们不让奥运会期间去。我打算9月18日后再去北京上访。北京有什么消息告诉我。这位王老先生已近七十岁了,因为落实待遇问题已经在总政上访了27年了。每年在京约9个月的时间,夏天回山东家避暑。在北京期间每周去总政信访局2-3次,每次呆一上午。有人和他谈就谈一谈,没有就坐到时间再走。经常给中央首长写信,大概有一二百封了。网上发过两篇贴子,没接受过采访。去过中央军委大楼两次。听他的意思是过几天再来京继续在总政坐着。我能说什么呢?我只回了一个字:好
    我自己的事又何偿不是无路可走吗?还有那么多的战友目前都和我们一样。
    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刚一审的杨佳。我之所以提起他是因为我想不起来别人,没有要伤害警察感情的意思。杨佳一案倍受世人瞩目!他之所以受人瞩目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一件大型杀人案,而是因为在现在的国内环境下发生此案的缘由。在国内的媒体中杨佳被说成是“凶残的歹徒”,而在很多网友看来他却是“民族英雄”!我并不赞成杨佳的“以暴制暴”,可是他的行为留给国人的更多的却是同情和怜惜!而不是憎恶!如果杨佳杀的不是警察而是那些祸国殃民的狗官,那么他可能真的就是个民族英雄了!太多的不公正留给国人太多的愤怒而无从发泄!就象瓮安事件。
    自古以来都是忠言逆耳!望当局三思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野百合花》与王实味之死/傅国涌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