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首都环境指南:盘踞在空中的垃圾山/ 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如果讲:排例在20世纪最前面的几个热门话题是:战争与和平;苏联和东欧解体;冷战结束;互联网问世。
    位于21世纪的之首的主题当属:全球减碳;环境保护了。
    
    20世纪是人与人;东方与西方;自由与专制;此宗教同彼宗教;这意识形态和那形态意识发生火与血的残酷对抗。持着不同标签;举着各徽旗帜;扛着不同祖师爷牌位的人类。似乎都顾此不疲。认为:唯我的主张是人类的至上。
    
    人类很快进入21世纪。随着大自然此起彼伏异常现象的出现。人们终于幡然醒悟。人类最大的敌人远远不是20世纪历史锁定的对象:人与意识形态;国家同国家;地区与地区的热核兵器对抗。而是:人类同自己的对抗。
    同我们人类自己制造的环境天军战斗。
    这是一支相当庞大且非常可怕的天军。他绵绵不绝的将士,不是由常规上:人和兵器组成的。而是由空气、温度、来无影去无踪的化学空气团组成的。
    在大自然天军面前。人类显得脆弱渺小。人类能用光纤互联网把整个地球神经串连起来;也可把成吨的物理智化仓送进几百万英里以外火星。人类凄凄自叹:我们不能驾驭这支神秘的天军。我们看不到他的大脑中枢;运行轨道;惊天动地的突发脾气;不知道他们的号角与旗帜在那里?根本破译不了,只有上帝才有解码本的天军讯号?
    
    从炎热的南太平洋诸岛到恶浪滔天的大西洋水域;从北卡罗来洲到加勒比海海湾;从同样雪白的喜玛拉雅山脉到迅速溶缩的南极北极。
    每一场灾难都刻上四个无奈的大字:突如其来。
    每一次浩劫都可看见:神秘天军践踏过的凄惨痕迹。
    全球哗然了!联合国紧张了。各国的首要国策开始转向了环保。全世界眼球盯住了全球变暖的指数!
    人类第一次超越宗教;超越意识形态;超越历史岐见;超越种族隔阂。就环境保护课题达成:拯救的共识。
    
    秉持着这个环保主题,让我们走近北京看一看。首都准备好了吗?中国准备好了吗?
    
    奥运过后。角讯先生,又一次走进北京西单、东单、车公庄附近的几个农贸市场。调查发现:国务院下令于2008.6.1起执行的《禁塑令》收效甚微。《禁塑令》仅在大型超市和新华书店的柜台上起了效力。其它地方依旧老方一贴。市民每日购物买菜都会带回许多颜色的包装塑料袋。
    是《禁塑令》不好吗?不是。
    是我国国民的素质,同这个正常公务低效;私务腐败高效的政府双向造成众不夺法的负面效应。
    
    默化人民素质的文化宣传军在务正业吗?北京电视媒体的宝贵播放时间在干什么?
    
    一、在执行中央宣传部每日下发的主旋律菜单;吹牛说谎。二、在执行地方宣传部每日下达的领导政绩动向;锣鼓喧天擦鞋到镜。三、五花八门的洗脑印心节目;红色经典皇奴大片。四、秒进万金的商业广告和不堪入目的性医疗商业宣传。
    若大的首都,有如此多;如此丑陋;如此泛滥的逆向环保社会问题。竟抢占不了中央和首都电视台一分几秒的黄金时间。
    角讯先生和他的同事们惊叹:北京不象台北、东京、香港有八成民营TV天下;二分公营TV空间。北京的TV全都是:公营国营。说透了就是:党营的。
    首都空中仅有如此多的党营电视台,他通达到神经梢末的银音铜味;他深植到商事灵魂的陈滥疮疡。向转型到环保主题的世界宣告:一个牵引十四亿中国人动向的主车头-北京:连心灵道德世界的环保都做不到。遑论:地球生态的环保。
    这是中国的写真。
    为活下去:民疲命于钱。
    为儿孙几代几十代世袭金山银池:官忙于权和钱。此种大国情下:中国的公共场所皆成了一切政治危机和一切生活垃圾的集塞地。
    
    田巴是角讯环保调查的接力者。他的课题:《首都的生活垃圾是如何归集的》他来到了一家中国人民解放军XXXX干休所吃惊地发现:供养着几百名抗战后入伍的离退休军人的军事模范区食堂、住所垃圾。全部不经分类处理,真接倒入垃圾箱内。一个半立方米的垃圾箱内竟挑出211个红、黄、蓝、绿、黑、白、花色塑料带。17个塑料瓶。23个塑胶小药瓶。19个塑料吸管。5小块塑化泡沫物。几十片塑胶玻璃纸。
    别看这些地下开采;地上提炼的石油产品。二十四小时后,它将搭载人类科技为他们安排的航空烟道,升空再升空…在距地面75公尺到120公尺的天上安营扎寨。
    
    田巴又去了隔四个街口一个蛮大的住宅小区发现:情况更糟糕。只有靠近社区居委办公室的二侧墙角才有三套分类的垃圾箱。打开一看:垃圾全都没有分类。再问小区住民。答:那是个银样腊枪头-摆设一个。
    
    环保的标语很多。很精彩:“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全民环保;家家光荣”。老北京杨克城说:这京官地官不管谁做官。五十九年如一日:会上讲过;标语贴过。就算做过。其实人人还是那个样。
    
    小区的保安告诉田巴:小区几幢大厦的垃圾同几十幢多层住宅的垃圾清理,有二个时间。早上5时至7时。下午2时至3时。早上的垃圾比下午多三分之一。
    小区共请了十二个垃圾清洁运送员。定购了十几辆人力垃圾车。先在小区归集、装上封盖的人力铁皮车。再拉到一站路外的垃圾压缩站。
    垃圾倒入一个装有液压机块的方池里,经压缩、去水、成固体方型时。再吊入城市专用的大型垃圾车。由垃圾学运往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垃圾焚烧厂。它的归宿是天空。它的旅途太丰富。
    
    角讯抛出一句计算机程序语言:“键进去的是垃圾,输出的也是垃圾。”
    
    几日后一个有雾的清早,角讯和田巴驱车去了距市心80公里外南口的一个大村,因不想惊扰村民;也不想得罪村官地痞。他们把车停在大路边的一个餐馆门前。步行下坡进村。
    在接近村庄七、八十米时,看见晨雾中村口的一道亮丽风景。田巴高兴地跳了起来:
    “角讯!你丫地看呀!多美的山乡风景。象一幅十九世纪列宾的油画。有可能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最美的环保生态模范村?”
    “喔!是哎!满塘荷色。塘边绿树上开满彩花…”
    
    他们兴高彩烈地跑了上去…顿失所望!那是一池飘浮着人屎畜粪的臭水塘。水面上根本没有一片荷叶,一朵红花。起先看到的那些粉红色,竟是塘边令人作呕的卫生纸和塑料袋。
    在阵阵晨风中,起劲摇戈在塘边老树上的更不是鲜花。也是塑料袋。
    
    顺风嗅到了塑化物燃烧时才会产生呛人肺腑的恶臭。
    遁风而寻,大吓一跳。距村庄只有十几米的土坡边上。二个六十开外的枯槁男性老人,正围着一个落地五、六平方米;高不是三米的泥垒的火炉打转转。炉前是一堆刚拉来了本村垃圾。同城里一样:垃圾中布满塑化物。还有破旧的皮鞋、塑料盆碎片、自行车内胎。
    
    “辛苦了!大爷:一早忙啥呢?”角讯一脸谦恭地上前套了亲乎的磁!
    
    “干活呗!老啦!太累的干不得了!玩玩这烧火的玩意儿。挣一点打酒钱呗!”
    
    说完他打开炉门,朝熊熊燃烧的炉内连丢几只旧的塑料高跟鞋。张着饥饿大口的蓝黄之焰,一舔到同类易燃物,万分狰狞的火焰迅速狂舞了。嗖嗖嗖地窜出炉门。朝有氧的炉口喷射一圈圈刺鼻的毒烟。
    “砰”的一声。老汉踢闭了炉门。出了小烟囱的浓浓黑烟,逆时针方向,迅速向天上盘去。
    
    “大爷!天天烧吗?”
    “咋能停呢!春夏秋冬一日都不能停。这几年村子大发了。又住进了很多外省人。人比牲口还会埋汰环境。牲口吃多少粮!拉多少肥!就肥多少田。这人就不同,用多少还丢多少!一日不烧,满村满地垃圾。一月不除,垃圾会把村子围成山。”
    “村委不能地炉子建在远一点地方吗?”田巴问。
    “远!不就挨到了别村地界的边儿上。人家干吗?再说:村里出的起运费吗?”
    “大爷!这烟龙王,只要一出烟囱。就不管东村西庄了。风往那吹就往那跑。如刮四级正北风。半小时就会快步跑进中南海。”角讯说。
    “那有啥法子?风…是一种人根本管不到的天意。你看:如刮乱头风,这臭了八鸡的风,还不是绕着村子乱跑。整个村子都泡在象油漆一样的浓烟中。”
    “大爷。近几年村里得癌症的人多吗?”
    “咋地不多。比饿肚子文革公社时多的大了!”
    角讯问:“大爷知道二恶英毒素吗?”
    “嘿…嘿…北京人有谁不知道李莲英呢?”耳背的老人一定听错了。
    “不是:李…莲…英!是二…恶英。一入了黄土100年也难降解干净的高致癌毒素。”
    “不知道!嘿…!生死由命;祸福由天呗!烟怕个啥!很会吸烟的邓小平不照样活到个八、九十岁吗?”
    “大爷:您知道邓小平的那一包特供烟的金贵吗?那可要几百个科技人员专门为他忙乎为他生产的!”
    “咋地!人家是皇上!这天上天下都是他们的!”
    
    “咣当…!”一声。老汉又铲了几大锹塑化垃圾投入啪里叭叽爆炸响的火炉中。又一股浓烟窜出烟囱。说巧。这乱头风真地来了!长长黑烟向下弯曲了下来。悠即期整个村庄盖去。一群山鸟惊叫腾空。村庄雾化了。狗吠的更凶了。
    
    
    从1995年至2007年.中国的碳排放量远远超过本国的GDP.
    中国首都及各省医院的扩容;病床的增加;药店的扩张;药厂的上升产值;癌症病患者增多。直接同中国每年出厂上路的机动车数量和垃圾焚烧量的增加成正比。
    既:首都机动车尾气递增数和垃圾焚烧厂燃量的递增数,每年为10%的话。北京这一年的癌症病人将比上一年增加10%.
    假设2006年统计总数为10万例。2007年就会出现11万例。火葬场的焚尸业务量,也会与医院指数标的上升。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
    
    据现在市场基准物价。南方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2007年统计:一个患恶性癌肿的病人,从确诊、手术、化疗、药疗、深晚期救治到进医院太平间前。不管是公费还是私费。平均要花费20万至25万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儿女飞来赶去的车马费用。
    
    据国际奥委确认公布:2008.中国在北京奥运夺得100枚奖牌。位居世界第一。
    据国际卫生组织2007年统计:危害人类健康的五大致命疾病:鼻咽癌;肺癌;胃癌;肝癌;血癌亚洲最高。亚洲的五大癌症患者中国竟占了五分之四。
    委婉的答案很明确指出:中国不仅是体育金牌大国;人口大国;麻将大国;恶吏泛滥大国;制烟吸烟大国;制造业大国;媒体说谎大国;窃专利权造假大国;随地吐痰拉尿大国;塑料袋污染大国;竟还是一个人体不断退化的癌病患者制造大国。
    这一切被中国国歌所验证到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角讯说:“田巴。总有一日,中央电视台,每日新闻联播前升旗仪式的国歌奏响中,插进一组北京垃圾焚烧厂高大烟囱的镜头。再穿插进医院的癌病房与手术室才会警醒天下:中国该干什么?中国人的良知如何还原与天地和谐的心脏上!”
    一个个二分钱的有色塑料袋?一只只五角钱的打火机?一排排电纽构成了中国几百万个村庄几十百座城市的垃圾焚烧炉。映照出这个严重缺失宗教信仰道德素养的国家,不是一方和谐的乐园。更象一尊香炉一个整日烟火缭绕下的古老大庙。
    庙中央坐着一个狗屁不通的领袖。
    庙工侧排着八大金刚三十六个罗汉。
    天阶里皆是一班子求天且不知天;敬天又不懂保护天的庙客。
    庙外还有一帮子专偷香油又专事效忠庙主的武装顽匪。
    
    还是有人敬天的!讨一口空气。护一下肺的国民众群。
    
    人民唱着新修改的《中国国歌》:
    起来!不愿做癌者的人们。
    把我们生命之舟!安置在没有烟囱的地方!
    中华儿女到了环境最危机的时刻…!
    每个人都要发出最后吼声…
    起来…起来…向失责的政府讨回健康权…
    为了子孙后代不再黑暗血腥!
    起来…冒着被抄家;逮捕;劳改;枪毙的风险…前进…前前进…!”
    
    2007年夏.有中国钢琴之都盛誉的厦门街头上出了了几十万人的和平示威。游行主题:拯救世界;拯救厦门;反对在厦门建造塑化工厂。
    互联网和宇宙天意助他们成功了。
    2008年8月未.中国党政与行政的心脏北京朝阳区爆发了几百名市民抗议垃圾焚烧厂的示威活动。规模虽比厦门小了几百倍;游行虽然未象厦门那样获得成功。这不等于北京600万知识分子心不在跳脸不在红。他有一种让胡大王不可再糊涂;令温大臣不能再瘟疫的警世作用。几千公吨含有二恶英和氧化碳的空气垃圾山就浮在首都一千多万人民的头上。谁不惊骇谁不怕?
    
    几百个北京人终于起来了!更多的北京人会加进这支护天护地的神圣中队伍!他们将一同唱起鲍狄埃的国际歌: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一切要靠我们自己…要为目标而奋斗!”
    
    亚宙多星OOF》2008.9.3
    
    
    附文:
    
    
    亦说北京朝阳示威:喷毒的烟囱如何穿进五环鸟巢
     (博讯 boxun.com)
    
    
     镶嵌在黑烟里的红太阳
    
    
     西元.1951.北京.冬天!
    
     一个霾雾阴森的中午.在湘赣贵川陕荒凉山沟沟窜转了22年,刚进北平古城才一年的农民王毛泽东。还卧在前清皇殿的新龙床上,春意盎然地沉浸在服食过大剂量吗啡安眠药的香甜睡梦中,腾云驾雾。
    
     一切超常的舒坦和安全。进城前那一种:二十二年如一日,想甩也甩不掉的焦虑、恐惧、烦躁。此刻已全部消失。
    
     一个小时后他从深甜的梦乡里返回人间,醒了过来。
    
     和以往一样,他要在床上先连吸几支烟,朝床边的痰盂呼噜出几口黄浆来。接过侍卫递来的杯子,漱了几下口。便上了餐桌就着佳肴,喝完满满一瓶60度的白沙液。
    
     多年顽固的习惯使得:这位脑、胃、性功能,都十分强壮的新帝王;这位感性有余而理性不足领袖,非要在充足的吗啡、尼古丁、酒精的三元共振的兴奋下。才能更好地:看书、听戏、构思、谈话、谋计…。
    
     一个美眉走了进来:“报告主席。周恩来要我们告诉您:政治局;各民主党派;北京军委会负责人已在天安门城楼上的礼宾厅等主席过去指导。,具体事项:讨论北京的建设。
    
     精神十足的毛泽东在随护的搀扶下缓缓登上了天安门。中央政治局各大员和在城楼礼宾厅等候的官员。象一堆子闪烁金光的星星。围绕着这位中国的红太阳。一起来到红色城楼中央检阅大台上。
    
     耀眼的太阳,从身边的一颗星星手上,接过一架军用望远镜。十分从容地朝他身边大大小小的星星们扫了一眼。若有深思地朝正前方凝视了几十秒。逐低下头来调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随即由左到右缓慢地朝阴云密布的远方望去。
    
     太阳眼睛看到的什么?红苏联几千座炼钢的喷火高炉?上万个重工业群的雄伟厂房?一望无际象森林一样密集;如长烟织空的高耸云际的烟囱群…?钢构的河山?堆粮的大地?五万万人同五亿个煤块一样燃烧的人民?
    
     他耳边听到什么?是早已断了中共老大脊梁的恩来在耳语吗?“主席: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本届政务院和政治协商会议一致提议。调集全国力量,尽快建设首都……让北京成为全世界所有已解放的和正待解放的无产者一致向往的胜地…我们的北京将是点燃世界革命的火炬中心…”
    
     对!火炬…火炬与烟:暴力革命的象征!
     烟与火:工业革命的标志!
     火与火:颠覆旧世界的驱动!
     人与烟:尼古丁马克思共产思维源头的元素!
     望远镜里我看到了一个旧的北平正在消失。一个高大烟囱如林烟火式的新北京将即出现……。
     这一支支烟囱多象我:太阳手上的那支烟。又多象他们:每一个革命星星老同志手上的那支燃着;冒着袅袅青烟的香烟!
     尼古丁先生又催化了邪恶的同类:太阳体内尚未退潮的乙级吗啡、顶等酒精的化学军团。
     太阳兴奋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出现了!突然…他将粘在嘴唇上还在冒烟的烟蒂,一个弧线型朝空中弹吐了出去,随即又朝腥红色的西洋地毯上弹射了一口烟痰……。
     一只高抬的左胳膊,象一面旗帜朝右挥了一下。又用右胳膊向左划了一下。对仰首翘望太阳的众星用十足乡巴味的湘潭方言高喊:“凳子们!蛾希望不久的明天。瞪样在这里,看到的博平不再是:帝王的城墙,古老的旧都。而是一排排大冒长烟的烟囱和有一望无际的大工业厂房的新博京…让西方的帝鬼主义和蒋改石集团洞洞骇的发抖去吧!蛾们的事业是改命的!改命的事业一定会成更的!…”
    
     这是五千年以来中国第一个太阳的红辐射。这里有五万万中国人最顶端的知识精英受话群体。中国最高政治机芯的核心发条和传动齿轮。悲哀的是:
     没有人考虑到巨量的社会成本;没有一颗星星为太阳估量历史成本和文化成本。没有一个外党领袖敢壮胆直谏太阳的偏轨和太阳的疯狂。也没有一位大员敢遮挡太阳的光芒。即使他会毁灭千年打造的古都文明。
    
     万岁!党的元首中国太阳!
     大员高呼!群星鼓掌!
     这是新北京新建设新规划的伟大灵魂。这是宣判雕塑并凝固历史的古建筑开始消亡的一道剪彩信号弹。
    
     从那时起:多少古人千年填充在地上他下;在墙里墙外构造的古建筑。被毛泽东麾下的革命蝗虫成线成片地啃平。代之是大批“中冠俄身”的中苏元素杂交建筑群。到处都是:苏式的方筒建筑主体上戴着中式瓜皮帽的琉璃飞檐。
    
     太阳梦寐以求的森林般烟囱景观和黑烟效应同时出现了。几十万只口径小到碗口,大到六尺。尺寸矮到九尺,高到150米的民用和工用的烟囱出现了。
    
     每到入冬时分。太阳窝居的若大首都,都会出现下例车流转;人海涌的壮观现象:车车拉黑煤;人人搬白菜。户户按烟囱;家家忙冬窖。
    
     红色首都缺彩色、到处都是黑与白。
    
     你看那:这天是白的;地是黑的。
     这车运的是白的;人拉的是黑的。
     这人穿的是黑的和白的。这不尽的政治运动主色也是白的与黑的。
     就连所有的电影院里的电影和照像馆的摄影全是黑白的。
     北京如此;中国如此。这轮永不沉落的红太阳所能带给人民的竟是二十六年的白与黑。
    
    
     I囱插入O巢 毒管穿进W家N户
    
     20世纪90年代起。迅速膨胀的市场经济,将北京带进了一个普遍使用液状碳化氢的时代。
     固态的石煤开始淡出首都。大批冒黑烟的烟囱,由难以计数的喷透明氧化碳气的燃油燃气装置所取代。
     很好!千万只京人眼儿干净宁静了!那几百万只辅助肺功能的鼻子就遭殃了!红太阳的子民们很难身体力行地尊解罗曼诺夫物质不灭定律。
     一个政府同千万市民万万没有想到:首都城市急剧扩张引发严重的环境危机。造成了千万只鼻腔堰塞。
    
     一、 滋养城市生命之源:净水的短缺。
    
     二、 腐蚀城市生命本体:脏水的污染。上午消耗的一千万立方净水,下午就三分之二以上的污水开始渗向地下。
    
    
     三、 一千万吨的生活生产物质消费后,如不进行分类处理就会产生600万吨的有毒混杂垃圾。
    
     这就引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甚至让全世界国家头疼的难题:这堆积如山的垃圾怎么处理?
     当今世界处理城乡垃圾主要有三种形式:
    
     1、 象全球工业化到来之前的农牧业社会。物来之于世归之于世。由地球自行降解。这种形式非常有效在于:首先.那时的世界人口没有今天那么多。其次.那时的石化工业还没有进入全面塑化时代。没有塑胶塑料产品。关乎人类生活的包装用品是有机物的纸浆产品和皮革制品。地球全可自然降解。今天行吗?在中国和南亚:每人每日平均要用掉28克塑化包装物。从食品、日用品、电器、医疗的包装物到购物买菜的塑料袋。以十四亿中国人为计:每人每年平均要用掉10公斤的塑化物。十四亿每年要等于用掉140亿公斤的暨1400万吨石油产品。除了约三分之一被回收的塑化废品。每年大约有1000万吨废塑化物与其它生活垃圾,不是被烧掉,就是被弃置山河大地。
    
     2、 第二种形式是:挖坑填埋。这是最好的一种做法。在西方先进国家的都市,大多采用此类形式。他最大优点在于:不会污染空气和水。可惜成本太大。第一成本:占用土地。第二成本:要构筑比立体建筑还要厚实的高标混凝土库池结构。要配置防渗、防沼气化、防燃、防臭设施。第三成本:垃圾的运输。试想:一大车经压缩的十吨生活垃圾。市值不足10元。从收集、归站、压缩、装车、运输、填卸、人工、油耗、维修、防疫…成本急剧上升到车/500元。这等于用立体黄金打造净态空间和运输空间,去承储一文不值的千万吨垃圾。说的直接一点:同人类生活垃圾的填充;储存发生了直接关联的房地产。活着的人要占土地盖大房。死掉的人也要占地住小穴。连堆积如山的垃圾,也要占更多的地。住更大的房。笔者多年前亲眼看到英治时的香港政府,在新界东部一侧半山坡上构筑钢筋水泥式的垃圾填埋池。足足有几个标准田径场大。几十米深的水泥池。如不例进泳池水处理成本,其造价大大高于一般的游泳池。这种用金盒子装臭土渣的填埋方式,对富庶的西欧列国、东洋日本、烧碳王的美国都是一件慎之又慎的工程。以中国人的素质国情而言:真是四两棉花,免弹。许许多多家庭连一砖一瓦的房子都买不起。国家会花费十几亿的钱,去建造储存一文不值万个吨垃圾的水泥建筑密封房吗?
    
    
    
     3、 第三种形式就是:烧!烧…烧…!烧的个河山如炉。焚得个大地如溶。燃他个天地间皆是瘴疠之气。烤他的医药公司;制药厂;医院大发污染环境财。
     在中国富饶的临海诸省:粤、闽、湘、浙、沪、苏、鲁、、津、京、辽、吉、黑十二地农村,有一半有害垃圾就地抛弃。另有一半用很原始办法就地焚烧。有99.9%中国农民,根本不知道固体垃圾经焚烧后,转化为更毒的气体垃圾的可怕害处。有80以上的农民即使听懂了环保者的宣传,照样不在乎:火光冲天的垃圾露天焚烧。95%的地方官员甚至是环境官对这种露天焚烧持赞成态度。用他们的话:这是一种处理方式。比乱抛弃好。
     中国的省会以上城市:括三个特区;四个直辖市多采用用垃圾焚烧产生的热能,进行象征意义上的发电。每一个沿海大省省会。每天约有一万吨未经分捡的垃圾需要投入垃圾焚烧厂进行燃烧。发明垃圾焚烧的人类科学家们。其功劳与罪过是相抵的。
    
     化学科学家其实在做一件:在甲区域搬空了这里的毒物;在乙地又造就了更毒的毒。在陆基空间上净化了固体垃圾。确在空气空间里制造了更毒的气体垃圾。
    
     投资几亿元的垃圾焚烧工厂,每日将地面上可堆积如山的垃圾全吞进火中。他确通过一管管耸入云霄的巨大烟囱,在距地面70米至120米空气层中喷射积垒了一座又一座透明、无色、浮动着的二恶英气体垃圾山。
    
     在无强风;无强烈冷热气流时峰状况下很难散尽。象一座座云色坟墓笼罩在都市人的脑袋上。这一层离云最近的有毒空间,正是北京密集高楼大厦16层至28层锁定的二恶英污染面。
    
     没错:一年半载毒不倒死不了!正如一盆海棠花放在化工厂!久了呢?当空气中的毒素日积月累地储藏在免疫力有限的人体。后果还用戳穿吗?
    
     据我多年追踪测算和统计:都市不断激增的垃圾焚烧量;新上马的垃圾焚烧厂;每年15%左右的汽车上牌量,同这个城市医院的业务、绩效、床位、恶性癌症手术上升量成正比。同民政局绩统计火葬场的焚尸业务上升量也成正比。不仅如此:用生物医学界的业和药商的业绩上升,也成正比。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见:同群众的投诉与抗争也成了不容争辩的正比。
    
     有学者说:世上的主耶稣让人分了贵贱的等级。而空气的输送从不分阶级。其意:总书记、总理、委员长、省部级大员同市井小民:风月同天,毒素同吸。
    
     错!这真是愚他人;欺自己的混帐之说。
     看看中国东、南、西、北有多少新旧行宫?有多少上江西庐山;北戴河;杭州刘庄;广州黄沙岛;中山秘馆…式的一级洗肺护臧军用圣地?有谁敢把这一支剧毒烟囱安装在中央军委和中央的一级要地上?
    
     普罗大众有这个换肺洗肺养肺的灵山胜境吗?
    
     答案:一管管都市的毒囱;焚烧炉;储存、堆放、转运场只能安装构筑在无党政特权背景的中、小产阶级的万千广厦的门前楼下。绝不会放在权贵花园的门口。
    
     这就是北京市朝阳区市民与北京市人民政府发生冲突的起源。
    
     老天知道:中国每一个都市都有无以计数的市民。好不容易地用全家一生的血汗钱购买了一套房子。当他发现:政府要在他们安生立命的场所边上装几个焚毒的锅炉,再插上几支整日喷毒气的红口烟囱!你会怎么想?
    
     只要这玩意出现在你家面前,那就是飞降的又凝固了的天大横祸。市值百万元的房子会大幅缩水。亲友离你远了!医院与你近了!白血球大大牛市彪升了!养命钱速速熊来了?生命有效期这张天命支票一下了缩短了?当恶梦覆盖的理想!人不气死也会郁闷成疾。
    
     比起敢说敢为的南方人:许多北京人还是相当的自恋和自醉的。在南方的小区居民文化中,没有人会同意地方政府环卫局在他们的地盘上加建:垃圾转运站。别说是:一个有毒的化工厂。的确我们看到:为保护生存环境。几日前,北京朝阳区出现几百人上街抗议示威的集会。国内外各网站几乎都刺上的一个泡大了的标题:《北京朝阳区市民发起大规模示威游行忙活动!》几百人?北京是全中国甲等精英集中的地方。每十个北京人中有六、七个上过正规大学的人。他们比那二、三个不知信息的普遍百姓更知道:垃圾焚烧场一支支烟囱的危害。他们在沉默?逃避?姑息?求一个自保?
    
     为呼吸权!才几百个好汉上了街!1919.5.4.1976.4.5.198964时的铁血北京人的灵魂去了哪里?难道也被这一管管高大烟囱喷射出的透明毒烟给麻木了?
    
     如此重大的社会敏感事端才出动了区区几百人。比起南方厦门市几万人戴上口罩一起上街和平游行!几十万人上网炮轰!(北京的朋友别生我的气!我敬重你们心疼你们才触动了北京的伤痕)。是否应该反思:姑息的习惯才是最大的灾难;知觉的麻木方为可怕的自杀。
    
     一个堂堂的首都汉子,如果连自已未来宝贝儿孙们呼吸的那一口新鲜空气都不敢去抗争。那就是人的遗传元素出了乱码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说:不久前曾承载十四万万人民梦想的五环鸟巢。如今已与这笔直挺立高大的烟囱成了婚姻的连襟。
    
     是印象派画家色块线条下的风景吗?…:一具I字型喷火的阳具烟囱,从O字型的阴户圆心上挑起一盘鸟巢。
     一个是:如梦雌凤的金羽烟云;另一个是诅咒京官嘲弄民智的大囱毒烟!
     一千万北京人何时也敢站起来!象朝阳几百士!如厦门上百万同心齐力保护子孙环境大胆对政府说:“不”那样!也向北京“呛”一下声吗?
    
     六十二年前.中国太阳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一席话:让古老文明的北京:脱胎换骨;痛苦不堪。六十二年后的今天.这颗早已陨落的太阳似乎:“烟魂不绝”。他北京的星星们要构筑更多的焚毒烟囱,去变相屠杀北京1000万对鲜润的肺。用四处弥漫的烟毒去弱化未来北京人的基因。
    
     北京人不可怜吗?
     过去:他的鲜红的左肺,已被每春一度的沙尘暴袭染成“黄土色”。
     而今:北京的星星们又将一管管剧毒烟囱对准了他另一只鲜活的右肺室。在等待:日积月累?黑色加号吗?
    
    
     狗权与人权
    
    
     有点点蛮的南方人并不全都比北京人鲜光。
    
     籍此.我以如下事实结束本文:
    
     2006.11.11日北京有几万人赶赴位于京郊的野生动物园门口大街上树林里沉默示威!为啥子?为犬儿的生存权!为狗儿的自由上街溜达!为宠物不被北京城管捕杀?
    
     结果:保护狗儿运动胜利了!北京政府的捕狗令自动消失了!1111写进了:北京民主历史。
    
     2007年.夏.福建厦门市几十万人用相当和平文明的方式游行上街!干什么?不为狗儿!为狗族的主人—人民!为厦门几百万人的肺!为子孙后代的呼吸空气权!强烈要求政府取缔郊外的大型化工项目。
    
     终局:人民护肺的运动成功了!厦府弃弊从良;借花献福地郑重声明:宁要青山绿水,不要500亿毒厂。
    
     吃狗是广东人上的恶习。所以南方人绝不会象北京人那样为狗上街。但会为人;为干净空气上街。2004年.广州孙志刚的事件被南方人曝光经民间舆论的穷追猛打、不懈抗争。
    
     句号:国务院下令取消红太阳时代遗留下的《收容遣返制度》。有限地取消《劳教制度》。
    
     证明:南北的风格的差异和民主抗争的进步。
    
     再过几日.是中国太阳沉落在天安门地殿三十二年的祭日。中国不再有太阳般的领袖人物。是光明呢?还是黑暗?
    
     有一轮永惠人民的政治太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得?或失?等乎?由人民的心理元素定!
    
     这一轮太阳就是民主。一个让中国光明起来的金太阳。
    
    
    
     -------------------------------------------------------------------------------------------------------
     亚笛多星OOF》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