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那年采访华国锋/武宝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2日 来稿)
    
    华国锋同志去世了,享年87岁。中央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其作了较高而客观的评价,称其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
     (博讯 boxun.com)

    华国锋是我的老乡。我家离他的出生地苏家堡不足20公里。华国锋不姓华,本姓苏,他哥叫苏铁,他叫苏铸。参加革命后,他最先是负责县里的中华国际青年先锋队工作,所以他从中抽取了三个字,便起名“华国锋”。
    
    华国锋成为国家主要领导人之后,我并没有胆量去采访他的事。当时,我在航空兵某师负责新闻报道工作。在采访中发现航空兵某团参谋长特别忠厚老实,平易近人,半点架子都没有。我对他很佩服。后来,从干部科才知道,他原来是“华主席”的儿子!这件事让我很是震惊。平静下来后,便壮着胆子向师首长提出申请,回老家山西吕梁交城山采访当年华政委的战斗故事。师首长同意了我的采访请求。
    
    我在交城山里共采访了27天,沿着当年华政委战斗过的足迹走遍了几十个小山村,采访了当年与华政委一起战斗过的老党员、老民兵、老战士、老游击队员。在古交一个小山村,马开旺老人将一封华国锋从国务院给他寄来的亲笔信给我看。信中写道:
    
    “马开旺同志:
    
    “你写给我的信及你女儿春华写给我的信我都收到了。很久没有见面,南下后也一直没有机会回老根据地看看,很想念。你要的证明我已写好附去,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平安。
    
     致
    
    敬礼
    
     华国锋 1972 10 15”
    
    原来,在1946年深冬。华政委带领马开旺他们与阎锡山的部队作战,马开旺身负重伤,昏迷过去。华政委把自己的花棉褥子给他铺在身下,又把自己的大衣为他盖好,与战士们一起将他抬往后方医院进行抢救。由于抢救及时,马开旺活下来了,但却落下残疾。马开旺伤愈回家,华政委用一张麻纸为他写了个残废证明,叮咛他保存好,拿着它,政府每年可以照顾他一些小米。可是,后来马开旺将残废证遗失了。1972年,当马开旺得知华政委到了中央,在毛主席身旁工作,便想到给他写封信,一方面问候,一方面麻烦他证明自己为革命致残的事,估计他不会忘记的。信是月初寄的,从山里到平川得耽误几天。没想到没有过十天就收到老华的回信。
    
    象这样的故事我采访了有好几百个。回部队后,我写了《吕梁晨曲》、《热心人》、《苦苦菜是甜的》、《欢乐的琴声》等,在当时的《辽宁文艺》、《旅大日报》发表。接着,我又写了一部32万字的长篇小说《吕梁吕梁山》。后来,接到解放军出版社的退稿信:最近,中央文件指出,不宜宣传个人,书稿自己保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