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明:我看“普世价值”、“社会主义”和“传统文化”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2日 来稿)
    
    跟灾害本身一样,我们的国家、社会和人民面对苦难表现出的精神、情操、心态和能力,作为国人的共同经验和记忆业已成为中华民族建构的重要精神资源,其意义必将在未来的历史中得到显示和证明。因此,怎么去描述理解它,不仅是一个关于事实的解释问题,同时也具有使自己理论的正当性大幅提升的意义;而它的后面则更多少包含有对未来发展模式和方向之话语权争夺的意味。
     一种声音认为,“全亏了‘改革开放’的‘国际接轨’接来了‘普世价值’,中国人才知道了‘尊重生命’,才有了举国一致的抗震救灾”。一种声音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所坚持和倡导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同价值认同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起作用 ”。还有一种声音认为,这是“民族情意结”的体现;它的后面则是“中国传统文化”,是“传统儒家价值观”使然。谁是最适当的解释? (博讯 boxun.com)

    一家德国媒体用国家运作好、社会表现佳、媒体开放描述其这些日子里对中国的观感。国家运作好是指领导反应迅速、军队冲锋在前、为受难者设立全民哀悼日;社会表现佳是指受灾民众坚忍有序、自强乐观,救灾民众休戚与共、热情相助;媒体开放以及接受境外财务和人力援助则反映出对知情权的尊重、对意识形态的淡化和对“以人为本” 的落实。如果这就是所谓事实,那么不妨将其与前述价值观加以对勘,看是否契合相符。
    坊间所谓普世价值一般指自由、平等、博爱等――实际它们不仅不属于同一个精神谱系,而且彼此还颇扞格冲突;兹事体大,姑且按下不表。这里的普世价值是指“尊重生命”,依据则可能是设立全民哀悼日和开放国际援助这两种政府行为。确实,这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
    但尊重生命难道不也是中国历史和文化固有的传统和价值?谚云“上天有好生之德”,又云“人命关天”;孔子“问人不问马”的故事众所周知。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能说是传统“仁爱”精神的复活?唐山地震拒绝国际援助,主要问题是“政治挂帅”的文革思维作怪。在改革开放取得一定成就的基础上,“以人为本”、建设和谐社会的口号适时提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成为执政党合法性论述的新形式,这难道不是一个更基本的事实更直接的背景?至于自由,这样一种冰海沉船似的突发事件更需要也更能检验的是道德意识而不是一般政治哲学意义上的自由、民主或人权理念。如果要拿范跑跑说事,岂不徒增尴尬?
    因此,普世价值说如果不是完全捕风捉影的话,那也基本属于牵强附会曲为之说。它的问题不只在于将普世价值归于西方,更在于对中华民族的文化价值意义的轻忽与蔑视,在于对中国社会发展问题的无知和狂妄。好的愿望如果不存实事求是之心而怀哗众取宠之意,效果可能适得其反,使各种可能也必要整合的思想价值因此而变得更加针锋相对水火难容。
    按照经典表述,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计划经济和阶级斗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的“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首先意味着一种政治身份,与作为法律概念的“公民”身份是一种大不相同的东西。如果当年认同“以人为本”,文革就不会斗得那么轰轰烈烈,唐山大地震也就不会给国际社会留下不近人情的刻板印象。正因为这样的社会主义在中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那种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说在基本前提上就存在困难。它的提出,可能是基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而军队也确实也很好地发挥了救灾主力军的作用厥功至伟),基于全国一盘棋的政府机器的高效运转(上上下下也确实动员了大量人力物力给灾区提供了物质和精神的巨大支持),即所谓集中资源办大事的社会主义政治优势。也许。但如果一定要沿用社会主义这个概念,那也应该是扬弃了教条主义开始向本土回归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即便如此,也有必要指出,抢险救灾应该不是建设军队建立政府的基本目的,其一般制度功能发挥和社会秩序运转因该是低成本、高效率的。况且,即使这一观点可以勉强说明政府机制和行为,那么民间社会以及台、港、澳地区以及广大海外地区表现出的同胞情意呢?灾区人民身上闪现出的那种坚定、自强、乐观、从容的人性光辉呢?血浓于水,文化大于政治。将视野从政治拓展到文化,除开几千年的儒家道家传统的熏染积淀,难道我们还有什么更合适的解释?
    是的,我赞成李光耀、张五常他们的观点,并且为这一结论是由两位“海外华人”最先论证提出而感慨不已。为什么是儒家?为什么可以是儒家?儒家政治哲学,不关心制度的设计,而关心行政的运作;从被统治者角度坚持“虐我则雠,抚我则后”的朴素经验,从统治者角度要求“博施广济”“为民父母”的 “贤人政治”。这是一种“实用理性”。近些年来的政治改革事实上即是按照这样一种思路悄悄进行。和谐、小康都是儒家概念,其具体内涵表述在《周礼》里面,即“均、富、安、和”――国民党从孙中山开始就将其奉为圭臬。
    至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互助,更是农业小共同体社会形成的道德规范。《周礼. 大司徒》即记载有这样的社会制度安排:“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爱。四闾为族,使之相葬。五族为党,使之相救。五党为州,使之相赒。五州为乡,使之相宾。”华侨结社洪门以“忠心义气,团结互助”为宗旨,可以间接说明这种价值的生命力。儒家的“民胞物与”就是对这种情感和理性、价值和计算交织的行为模式作出的哲学论证。它们的积淀和升华应该就是张五常所谓的“民族情意结”吧。
    革命党变为执政党,于是经济与世界接轨,文化向传统回归,公平、正义越来越成为政治生活的关键词。论者注意到,前述“民族情意结”之类的东西在抗震救灾中释放出巨大能量的同时其本身也在实现其现代性嬗变,而成为公民社会发育的基础和催化剂。
    突然想到一则谜语。谜面是“日本投降”,谜底是打一历史人物名。亲美者说是“屈原”;亲苏者说是“苏武”;共产党则说是“共工”――是不是跟这里的三家之争颇为相似?虽然我已表明自己的立场,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掌握的就是标准答案。世界上所有的水都是相通的,世界上所有的高尚价值也应该是相通的。或许,“普世价值”、“社会主义”和“传统文化”三者并不像论者想象的那样必然矛盾――丹尼尔.贝尔不是有这样的设计:政治上的自由主义、经济上的社会主义、文化上的保守主义?理想虽然遥远,但至少可以启示我们不妨超越意识形态而以平常心去接近面对。民族复兴的事业需要这种开放性的建设性的探讨。
    多难兴邦。如果历史的苦难真将以历史的进步做为补偿,我的希望是思想界能够尽快达成这样的共识。
    
    附两则回帖:
    
    陳明:
      我大致同意你的看法。不能忽略在此次救災行動中人們所表現的中國傳統文化精神。「尊重生命」當然是我們的家當,除此之外,我覺得對他人苦難的感同身受是另一個重點。強調群體的連帶感而非個人的權利,這是儒家和社會主義共有的,也是這兩派和自由主義不同的地方。德共創黨人羅莎?盧森堡從年少就感到她無法忍受他人所受到的痛苦,我認為這是典型的「本能的左派」,恩格斯說社會主義是從自我出發的,人們因為愛自己而知道愛人類。我一直認為儒家是「本能的左派」,無需理性的反思,無需教條的訓誨,人飢己飢,人溺己溺,只是一心之所發。
      你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使我想起徐復觀先生說的話:只有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儒家思想才能實現。他要強調的是在自由主義社會中儒家思想較難實現。徐先生是前輩儒者中對社會主義和儒家思想融通之可能性最抱有期待的一位。從這次災難和救災行動中所透露的學術意義之一可能就是讓我們對當代中國三大思潮之間的錯綜複雜的關係有新的體認。
      加油,請繼續在儒家立場上發言。
      (台湾大学陈昭瑛教授给作者回信)
    
    以下是引用宋大琦在2008-6-17 18:24:00的发言:
    
    警惕灾后的价值争夺
    抗震救灾进入后续阶段,价值观争夺才刚刚开始,这次地震中四川人民表现出了我中华民族人性深处的优秀部分,中央政府也表现出了传统官文化中为民父母的负责精神,全国同胞更是表现了四海一家的骨肉亲情。这次抗灾斗争让国际上那些充满偏见的人目瞪口呆,让那些逢华必反的人嗫嗫其词。但是且慢,当他们无法把别人的东西全部论证成糟粕的时候,他们就说那些好的东西是从他们那里来的,他们当然会这么说,他们也这么想,这就是西方中心主义的傲慢!
    当加拿大的一家报纸说“这个千年帝国终于养育出了一些公民社会的精神”的时候,当一些人夸我们开始尊重人的生命权的时候,当一些人说我们开始有了人道主义精神的时候,这不是在夸我们,而是在侮辱我们,仿佛我们本来就是一群毫无人性的异类,百年来受他们的教化才有了一点人味!当他们还茹毛饮血的时候我们已经舒袍广带,当他们还以抢劫为生的时候我们已进于诗书礼乐,当他们强者为王的时候我们已温良恭让,一群只知道以力服人的人当然无法理解这些!后来,他们以武力占了上风,于是就以为自己什么都优秀,自然就更看不上“落后民族”的文化了。当然,他们也保留了一些人的善良本性,但他们傲慢的脑袋以为这是他们独有的,所以在“落后民族”的“先进表现”下就不可理解了,所以就不自信地嘟囔着“这一定是向我们学的”,正如他们认为中国的高科技也一定是向他们偷的!
    其实我们本来可以做得更好,正是百年来西方的“先进文化”使我们失去了很多美德,使大城市渐渐“去中国化”,使“民族精英”变成只会学舌而不知所云的鹦鹉,正是西方化竞争是我们偏执于“个人权利”而忘记了同情别人。这次偏远地区的大地震让我们明白了夫子所言“礼失而求诸野”,唤醒了我们心底被沉埋已久的中华魂,让我们重新认识自己——原来我们是这样的人!我看到一些西化已久的精英也在疑惑地说,这些仁善好像是和自由民主没什么关系。
    但地震中也的确有一些表现与自由民主有关系,比如范先跑,率先而跑,说这是自由主义者的应当之举,比如莎朗斯通,说这是中国人的报应,因为他们对达赖不民主。范先跑能不能代表自由主义我不知道,他自己说他是个自由主义者,卢梭是不是能代表自由主义我不知道,大家都说他是个自由主义者-——还是骨灰级的,卢梭把他的五个儿女都送进了孤儿院,范先跑说如果是自己的女儿遇险,自己可以考虑舍身相救,可见二者之间的联系,也可见范先跑还不够自由,多少还保留了点儒家的亲亲之道。莎朗斯通能否代表民主人权我不知道,但她自己认为自己代表了西方价值观,西方价值观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从莎朗斯通身上看到了高意识形态而轻贱人命!当然,还有幸灾乐祸!
    但有风吹过,水流过,地震过,各种灰尘飘起,渣滓泛起,妖言流起,说你的倒霉是天谴天罚,说你的良知是外来外传,有拿夷类价值观为自己开脱的,有拿异类价值观混淆是非的,更有乘机窃取我中华价值观为彼等之物的,我们欢迎民族间互相学习优长,但也必须提防有人贪天之功为自己价值的胜利!地震后的反省是我国人重新认识自己,认识传统,树立道德自信心的时机,不要让占强权地位的西方话语将我们的文明解释成彼等教化之结果,更不能让彼等趁机进一步推行其风马牛不相及的险恶居心,目前彼等攘夺之势头角峥嵘,儒学论坛为我同道萃集之地,在下呼吁大家重视这个问题,抓住这个机遇,多写多发文章,造成影响。温公曰“多难兴邦”,此之谓乎!
    宋大琦
    2008-6-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明:中国金牌各省市区排名:无聊的数字游戏
  • 从刘翔看造神运动的轰然倒塌/陈明
  • 看奥运,不要那么沉重!/陈明
  • 陈明:从中国角度看民族解放
  • “上海合作组织”是“东方的华约” /陈明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陈明通:国际奥会要求北京称台湾为中华台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