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仰天长啸,匆匆上路——送别父亲魏巍/魏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1日 来稿)
    
    父亲的病很沉重,难受时常常整夜无法入睡。他很重视时间,因视力不好,他很喜欢一块能自动报时的手表。那天夜里,他一次又一次按动报时表,有时只间隔几分钟就按一次,他说:“我真不敢按表了,我真怕天还不亮。”已经夜里两点多了,他干脆开灯让我给他找些材料看。那天他看的是一份广州中山大学袁伟时的文章,他看了一个多小时,大约凌晨四点多,他气愤地把材料掷到地上,说:“袁伟时这个汉奸文人,卖国教授,咒骂义和团还嫌不够,现在他妈的右派,连孙中山都开始攻击了。”然后他坐起来沉思良久,叹道:“我真的都没办法了。”他非常烦躁,大约五点多他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毛主席给他女儿的信中说,我也有软弱的时候,这时我就诵念古人的诗词,我就会坚强起来。”然后他大喊道:“我仰天长啸。”又问我:“你会背诵岳飞的满江红吗?”之后他背道:“怒发冲冠凭栏处……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接着他背的是:“空 悲切”三个字。他又说:“岳飞,河南汤阴人,我的好老乡,英雄好汉千古流芳。”
     (博讯 boxun.com)

    他后来要求听“穆桂英挂帅”,有个医生奇怪他为什么忽然想听戏。家人买来了光盘唱段,他说:“我就从辕门外三声炮开始听,这段我全会唱。”那个唱词如下: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天波府走出那保国臣……当年的铁甲又穿在身…他反复听着这高亢的家乡曲调,之后说:“真是气壮山河。”
    
    后来他说:“我真想念我的老首长、老战友们,你知道肖华会吹军号吗?强攻大渡河时,气氛过于紧张,司号员连军号都吹不响了。肖华就拿起军号亲自吹响了强攻大渡河的军号……”之后他说了很多人的名字,又说:“我的老首长们、老战友们,他们都是英雄好汉,他们很多人都不在了……我真想念他们啊!”
    
    父亲病重期间,家人为了让他更好休息,谢绝了很多朋友的探访。父亲预感到自己病情沉重,曾寂寞地问:“我那么多好朋友,他们都在哪呢?”我问他:“你现在最想见见谁啊?”他说:“那不能说,如果他们对我有感情,他们会来看我的。”
    
    父亲是个具有英雄情结的人。他爱憎分明满腔热血光明磊落。今天看到那么多人来为他送行,那么多人在他身边流下热泪,他们都是您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战友朋友。那么多人来看望你,来送你走向尘世的终点。我替您握住他们送别的手,不禁涕泪交流。我觉得您的灵魂早已飞出您的躯体,面对着未竞的事业,你好象仰天长啸一声,然后又匆匆上路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