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杨佳事件到“共同死亡原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30日 转载)
    
    ""杨佳事件发生之后,一篇题为"共同死亡原则"的旧网文再度广为流传。仔细阅读过后,内心的悲凉无以言说。这篇文章或是一人之作,更可能经过多位作者逐渐完善后臻此成熟水准。但该文作者对中国社会弊端有深刻的观察与体验这点,应该无可否认。
     (博讯 boxun.com)

    该文开篇就指出:"所谓公权的效用问题,就是指公民在资源竞争中能否得到公权的有效救济。公权对不同社会群体来说,效用高低不同。对既得利益者或官僚群体来说公权具有最高效用,能够给这些群体提供最大可能的救济和支援;对社会底层群体来说,公权表现出最低的救济效率,如对农民和工人"。这段话,与我近年 来形容中国公共权力变质所用的两句话"公共权力私人化","政府堕落成自利型群体"表述的意思相同,对生活于中国大陆的国人来说,这就是他们今天身处其中的社会现实。
    
    接下来,作者分析道:"在资源竞争中,由于种种原因,公权无法给矛盾双方当事人提供有效的公权救济的时候,双方当事人之间遵循共同死亡原则,有权采取任何方式进行自我救济,共同死亡是这种自我救济的终极方式。"这段话,我认为是作者对现实感到彻底绝望后的一种深思熟虑的表达,它代表了社会边缘阶层正在萌生的反抗情绪。
    
    分析瓮安事件、杨佳事件以及近年来接踵发生的以政府部门、城管、警员等为攻击目标的事件,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官民矛盾极端尖锐化的产物。当公权力肆意扩张,侵吞了弱势者最后一丝生存希望,终于逼迫受欺淩者走上"你不让我活,我死也要拉上你"的双输之路--"共同死亡原则"一文正是对这些社会现象的总结与思考。比如经常与城管发生矛盾的摊贩,这个群体的大多数是来自农村的流民或者城市失业者。他们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被排斥在一切社会救济之外,更无能力支付申办执照的费用及销售税。
    
    如何让这群被"现代化列车"抛弃的弱势者获得一席生存之地,本是政府责任。但政府不仅不为这一人群的现实生存境状考虑,反而将他们视为城市的疮疤与垃圾,在"整顿市容"的名义下必欲除之而后快。这些生活朝不保夕的弱势群体,长年生活在城管动辄呵斥、没收物品、肆意殴打的暴虐之下,毫无人的尊严可言,心中怨恨早已郁积难平,在城管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他们挤压至忍受底线,采取暴力反抗势所难免。比如今年4月郧西发生70老汉孟凡明刀刺城管队长事件,当地民众竟称赞孟老汉是"为民除害"。 最近瓮安党政官员在反思事件成因时,也被迫承认当地早就弥漫著"仇富、仇警、仇官"情绪。这所谓"三仇"当中的"两仇"是针对公权力的象徵"官、警"而发,即使是"仇富"情绪当中,也多少含有仇恨公权力的因素在内──在中国,与权力结合是致富保富的捷径,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资源的分配更不可避免地朝权力倾斜。杨佳杀警案件获得一边倒的支持,也是因为这些被杀警员在公众眼中只是体制的暴力象徵。
    
    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共同死亡原则"已被中国人反复实践过了。最早的"共同死亡原则"见之于《史记‧夏本纪》。夏桀对民众残暴无比,还将自己比之为赐给民众阳光雨露的"太阳"。受尽欺淩的民众无法忍受,指著太阳咒駡:"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每次王朝末年的农民大起义就是"共同死亡原则"的一次践履。可以说,坏政治制度是共同死亡原则 这朵"恶之花"产生的土壤,官吏腐败及横行不法 则为其生长提供了丰富的养料。
    
    毫无疑问,暴力复仇与现代法制不合,也绝非政治解决的手段。我对此文特别关注的原因,并非主张人们去践履"共同死亡原则",而是想借此提醒中国执政集团,倘若他们还对国家(而非党)怀抱少许政治责任,就必须考虑改变中国恶劣的政治生态,这是为民众,也是为自己,因为并非人人都有机会移民他国。一场本应是庆典的奥运会最后却让政府与国民共处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军管状态,其中蕴含的警示已经足够多了。""
    
    
    [转载]共同死亡原则
    
     马加爵、胡文海、杨佳,注定都已成为留名历史的人物,不管他们做的事情性质如何,他们的所做所为推动着国家的发展、制度的完善、人性的反省。
      
      这个时候,"共同死亡原则"这个概念重新流传了起来,流传在中国现今这个混乱的社会中。
      
      【共同死亡原则】
    
      任何一个公民在自身的权利无法通过公平公正的方式得到诉求,在生活和生命进入严重的恶性循环和恶性发展难以维持的情况下,可以采用任何方式处理自己的世界,包括自杀和杀人。
    
      任何法律与共同死亡原则抵触无效。
      
      我并不支持马加爵、胡文海、杨佳们的行为,但是我能够理解他们,并且如果假想自己身为他们那样身处无法得到公权的有效救济的绝望情况下,很大可能我会和他们采取同样甚至更加极端的作为。
      
      有篇微型小说是这样的内容:
      
      某公共汽车女司机在山间小路上行使,几个土匪强暴了这个女司机,除了一个乘客制止这几个土匪遭打外,其他乘客均在看热闹。这个女司机事后把这个挨打的乘客赶下公共汽车,然后把车开下了悬崖。
      
      这是共同死亡原则的典型案例。对于这个案例,女司机对乘客们的死亡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并且她放弃了隶属于共权的法律手段直接行使了共同死亡。绝望,绝望导致了女司机的断然,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无法要求被害者依然保持着健康良好的心态,尤其是看客的冷漠更加激化了心态的极端,这个时候被害者已经无法考虑事后的法律制裁、刑事责任、审判流程了,根本无法承受逼人绝望的遭遇。所以她选择了此刻最有力的武器,用一个成语来说,叫作"玉石俱焚"。
    
      有句话说得铿锵:无论法律是多么有威严,公权是多么强大,但只要与共同死亡原则抵触,则统统蒙羞,无一例外!
      
      下面是一些"共同死亡原则"的概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仔细阅读。
      
      公权的效用问题:在人类在进行资源竞争的进程中,公权的效用问题必然被发现和识别。所谓公权的效用问题,就是指公民在资源竞争中能否得到公权的有效救济。
      
      公权对不同社会群体来说,效用高低不同。对既得利益者或官僚群体来说公权具有最高效用,能够给这些群体提供最大可能的救济和支持;对社会底层群体来说,公权表现出最低的救济效率,如对农民和工人。
      
      公权的效用问题,揭开了人类社会的真正面目:当公民在遇到困难需要救济的时候,公权无法提供有效的国家救济。从这个角度来说,公权天生残疾!公权真空,公权无效,公权效率不高是公权最正常的状态,而公权100%有效则是可望不可及的!
      
      在当今社会,既得利益者热衷于宣扬公权万能论,认为公权可以有效的解决任何社会矛盾,给矛盾双方提供足够的公权救济,这种论调是错误的。当矛盾带来的损失,超过公权救济所带来的补偿的时候,公权万能论就破产了!事实上,人类社会中公权不仅不能有效的提供公权救济,反而是很多矛盾中的制造者,比如中国欠民工工资超过1000亿元。
      
      共同死亡原则: 在资源竞争中,由于种种原因,公权无法给矛盾双方当事人提供有效的公权救济的时候,双方当事人之间遵循共同死亡原则,有权采取任何方式进行自我救济,共同 死亡是这种自我救济的终极方式。共同死亡原则,是美国和苏联的核威慑战略的理论依据。
      
      共同死亡原则与法律的关系:法律与共同死亡原则抵触无效,共同死亡原则是法律的先决原则,是法律的基础。法律不能宣布废除共同死亡原则的存在和效用,而只能通过提高法律的公权救济的有效性,来降低共同死亡原则的适用性。
      
      共同死亡原则的生存空间:公权的效用越低,共同死亡原则的生存空间越高;公权的效用越高,共同死亡原则的生存空间越低。共同死亡原则作为一种自我救济,先于公权救济存在,是对公权救济失效的一种补偿,公权救济效率越高,则这种自我救济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共同死亡原则必然长期存在:由于公权的本质属性是公权私用,公权的效用永远不可能达到100%而只能在低水平维持,因此,共同死亡原则有广阔的生存空间。事实上,共同死亡原则从来就不缺少实践,无论是导致封建王朝更迭的农民起义,还是由于抗争无效而导致的自杀杀人案件,均是对共同死亡原则的具体实践。
      
      共同死亡原则适用的主观条件:只要当事人认为自己的生存由于某种问题难以维持,不论这种难以维持是真实客观的情势,还是虚幻的认识错误,当事人都有可能采用共同死亡原则来消除这种问题的存在。当事人的这种行为规律,不受法律的事前约束。事实上,法律也从侧面认可了公民的这种权力,比如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比较晦涩的认可了该原则。
    
    (公民自由联盟推荐,原文网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毕玉才:杨佳案没理由拒绝采访!
  • 饱醉豚:张贴杨佳的画像是否合法?
  • 杨佳28岁生日的非法密审/草虾
  • 新华社上海分社御用记者沉默应对杨佳案 /昝爱宗
  • 饱醉豚:注册一个商标叫杨佳
  • 饱醉豚:给杨佳造一个庙,名字叫做“冲天一怒庙”
  • 杨佳案审理被锁定在程序正义层面上/何必
  • 沈纯理:关于杨佳“袭警”问题之我见
  • 了不起的杨佳
  • 杨佳如果在战国时代,绝对比荆轲还了不起
  • 王军涛谈杨佳在囚徒困境下的理性暴力
  • 关于杨佳案紧急公告/维权广场
  • 杨佳捅出中国民间社会抗争的暴力主义思潮/李原风
  • 警钟:中国百姓从秋菊到杨佳的演变
  • 艾未未:杨佳与唐永明,同样发生在第一天!
  • 天遣杨佳杀不平,恶贯满盈户籍警/草虾
  • 天遣杨佳杀不平,恶贯满盈说老警
  • 为了高传才不成为第二个杨佳式的“暴民”/张行健
  • 从秋菊到杨佳
  • 看杨佳案驳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司法不要搞神秘化》(图)
  • 杨佳案怎么能这样闭门审理?
  • 如此公开审理杨佳案,与秘密审判有何异?/刘晓原律师
  • 杨佳案“公开审理” 禁止记者进入(图)
  • 杨佳案开审未宣判媒体被拒入内旁听 (图)
  • 杨佳拒生育能力鉴定:我还是处男
  • “杨佳袭警案”今秘密开庭 戒备森严(图)
  • “杨佳袭警案”明日审理(08月26日)
  • 杨佳律师可能已绑架杨佳母亲,北京律师已开始起诉
  • 上海二中法院为何不在网上公布杨佳案开庭消息?
  • 杨佳袭警案,26日下午在上海开庭
  • 备受关注:上海袭警案今日开审 辩护律师被指绑架杨佳母亲
  • 杨佳明日受审 杨父措手不及
  • 因奥运延期 “杨佳袭警案”明日审理
  • 杨佳闸北剿匪记
  •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 公布杨佳司法精神病鉴定书全文和录像刻不容缓
  • 迷雾重重的杨佳案
  • 杨佳案的辩护,公开公正是关键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