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西方在格鲁吉亚没有战略失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认为,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犯了“战略失误”(见《格鲁吉亚:西方的战略失误》,译者陈云飞,详见附录)。因为美国代表的西方企图同时对付俄国、伊斯兰、中国这三个对手,而没有像毛泽东那样为了对付苏联这个主要矛盾,不惜对美国这个承认台湾的超级大国进行卑躬屈膝的外交。 (博讯 boxun.com)

    
    马凯硕这样看问题,说明他很糊涂,没有看清问题的实质,所以他才异想天开地要西方去效仿毛的实用主义,“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马凯硕不明白,美国代表的西方并不仅仅要对付对付俄国、伊斯兰、中国这三个对手,而是要建立一个全球秩序。在美国代表的西方看来,俄国、伊斯兰、中国根本算不上对手,而只是全球化过程中必须克服的不守规矩的土围子。
    
    马凯硕的糊涂还在于,尽管他知道“西方……现在终于有可能创建一个更安全的世界秩序”,但却同时误判“西方缺乏对整个世界的长期连贯的战略,并未能作出地缘政治让步”。因为在谢选骏看来,西方国家的战略十分清晰,那就是建立一个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所以格鲁吉亚事件不仅不能揭示西方缺乏战略性思维,反而表明西方和北约一直以来的东进政策是具有先见之明的。
    
    那么,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在创建一个更安全的世界秩序方面是否毫无瑕疵呢?当然不是。不过在谢选骏看来,西方世界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犯的不是“战略失误”,而是“战术失误”,那就是强调了国家利益先于全球利益的过时思维。
    
    国家利益先于全球利益,就无法建立全球秩序,布什政府之所以无法摆平伊拉克和阿富汗,就是因为这一点。
    
    
    ————————————————————————————
    
    
    格鲁吉亚:西方的战略失误
    
    作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
    2008年8月25日 星期一
    
    
    
    有时,小事件能预示着大变革。格鲁吉亚的惨败也许便是这样一个小事件。它预示着后冷战时代的结束,但并不标志任何新冷战的回归。它标志着更大的回归:历史的回归。
    
    后冷战时代的序幕是由西方胜利拉开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著作《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最早提出了这一理论。其书名相当大胆,但抓住了西方的时代精神。历史以西方文明的胜利进行了终结。世界其它地区毫无选择,只能屈从于西方世界的前进步伐。
    
    在格鲁吉亚,俄罗斯高声宣布,将不再屈从于西方。蒙羞20年后,俄罗斯已决定突然重返这里。不久以后,其它势力将同样这样做。由于其压倒性的势力,西方已侵入其它蛰伏国家的地缘政治空间。这些国家将不再蛰伏,尤其是亚洲国家。
    
    实际上,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为西方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说教感到困惑。美国不会容忍俄罗斯侵入其在拉美的地缘政治空间。因此,拉美国家清楚地看到了美国的双重标准。所有提及美国非法入侵伊拉克的穆斯林评论也一样。印度与中国都没有向俄罗斯提出抗议。这表明,西方世界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观点是何等孤立:它们认为,全世界都应该支持受迫害的格鲁吉亚反对俄罗斯。事实上,大多数国家都支持俄罗斯,反对恃强欺弱的西方。西方世界与世界其它地区之间的隔阂已扩大至极致。
    
    因此,西方世界从格鲁吉亚事件中汲取正确的教训非常重要。它需要从战略上考虑其有限的选择。自苏联解体后,西方思想家想当然地认为,西方再也不需要进行地缘政治妥协了。它可以开列条件。但现在必须承认现实。北美、欧盟和澳大拉西亚等西方人口总和为7亿,占全世界人口的10%左右。其余90%正从世界历史的被动者转变成主动者。2008年8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上的大字标题“西方在格鲁吉亚问题上形成统一战线”(West in united front over Georgia)应该写成:“世界其它地区在格鲁吉亚对西方挑错”。原因为何?是因为西方缺乏战略思维。
    
    纵然有缺点,毛泽东仍为一位伟大的战略思想家。他曾说过,中国永远要解决主要矛盾,协调次要矛盾。当苏联成为主要矛盾时,毛泽东与美国和解,即使这意味着要蒙受耻辱——与一个当时承认蒋介石为合法统治者的大国打交道。西方必须效仿毛泽东的实用主义,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
    
    俄罗斯远不是西方面临的主要矛盾。真正战略上的选择在于其主要挑战是来自伊斯兰世界还是中国。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西方表现得好像伊斯兰世界是其主要挑战。然而,西方毫无策略地跳入伊斯兰世界,而不是制定一个长期战略来赢取12亿穆斯林。因此,在阿富汗与伊朗,失败已隐隐显现,而整个伊斯兰世界形成了一个更为敌视的环境。
    
    很多欧洲思想家敏锐地意识到许多美国政策的愚蠢。但他们不愿面对把安全保障工作外包给美国武装力量的危险。在安全方面,地理要高于文化。由于地理原因,欧洲不得不担心伊斯兰的愤怒。而由于横隔大西洋,美国这样做的动机不大。
    
    在美国,新保守派的领军人物视中国为他们的主要矛盾。然而,他们也热心于支持以色列,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立场对中国是一份地缘政治上的礼物。它保证了美国要面对整个敌对的伊斯兰世界,使其注意力从中国身上转离。毫无疑问,中国是9/11事件的更大赢家。当美国注意力被转移时,中国已稳定了周边地区。
    
    西方思想家必须决定,真正的长期挑战在哪里。如果是伊斯兰世界,美国应当停止入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空间,并与中国保持长期协同关系。如果是中国,那美国必须拉拢俄罗斯与伊斯兰世界,解决巴以问题。这将使得伊斯兰各国在对抗基地组织的战斗中,更紧密地与西方合作。
    
    西方面临的最大悖论是:现在终于有可能创建一个更安全的世界秩序。想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s)的国家数量之多前所未有。包括中印在内的多数国家都想与美国和西方合作。但建立一个稳定的世界秩序的最大障碍在于,西方缺乏对整个世界的长期连贯的战略,并未能作出地缘政治让步。西方国家领导人称,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危险,但很少有人承认,这是由于他们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格鲁吉亚事件揭示了缺乏战略性思维的后果。
    
    —————————————————
    
    作者马凯硕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新著《亚半球大国崛起──亚洲强权再起的冲击与挑战》(The New Asian Hemisphere: the Irresistible Shift of Global Power to the East)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钟至:谢选骏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
  • 谢选骏先生提出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钟至
  • 谢选骏:君主是民主的捍卫者?
  • 谢选骏:1982年我看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修订版)
  • 谢选骏:君主立宪的保衡功能
  • 谢选骏: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
  • 谢选骏:黄帝崇拜——君主制在中国悄然复兴
  • 谢选骏:湘独分子毛泽东
  • 谢选骏:推荐《小国崛起》
  • 谢选骏:林肯总统认为他自己就是上帝(修订版)
  • 谢选骏:毛新宇等120个政协委员包藏祸心(校订版)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四章精神的坠落
  • 谢选骏:比于丹好三倍的《论语讲义》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一章历史的鸟瞰
  • 谢选骏:孙中山比袁世凯更早称帝?
  • 谢选骏:韩国教授为何再次诬蔑中国?
  • 谢选骏:格林斯潘应该闭嘴了(修订版)
  • 谢选骏: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 《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及其它 /谢选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