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遭遇“雪崩”的刘翔/祈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7日 转载)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报道欧洲的阿尔卑斯山脉的主峰——勃朗峰在八月二十四日发生雪崩,造成至少七名登山者受伤,还有多人下落不明的灾难。本人不是地质地理专家,对这次雪崩的具体原因不便作出推测,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就是这与全球气候变暖,气温升高有关,归根到底都是人类自己埋下的祸根。
    这则新闻不禁令我想到几天前奥运赛场上出现的一次重大的“雪崩”——刘翔的退赛。在八月十八日中午时分,奥运比赛的主场馆——鸟巢座无虚席,几万人翘首以待,等着看我们的世界级“飞人”——刘翔的出赛,为他打气、加油。虽然不是决赛,但不管是场内的、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人人都充满期待,想见证刘翔如何展现飞人的雄姿,顺利进入决赛。为此,本人虽非刘翔的拥趸,但也特意提前下班回家看其比赛。
     然而,从刘翔的出场、试跑、鸣枪起跑、收步、转身一瘸一拐地默默离开赛场……这短短的十多分钟,人们都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所看到的一幕是真实的,从电视上看到,整个鸟巢先是一片静寂,然后是叹息唏嘘,也有人默默地流泪抽泣,为这位心目中的英雄难过。因为这意味着这位上届奥运冠军将会无缘这次在自家举办的比赛。霎时之间,网上议论纷纷,有理解支持的,有慰问鼓励的,有质疑责怪的,也有讽刺谩骂的等等。甚至有媒体披露说,刘翔的退赛是有关部门预先布置好的;有的则说是商业活动断送了刘翔的运动生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于这些推断和内情,本人没有得到权威、真实的资料的证实,故不予作任何的评论,姑且谈一下本人对事的浅见。 (博讯 boxun.com)

    刘翔自04年雅典奥运夺得110M栏的世界冠军后,又在06年打破世界记录,是我国在国际重大赛事上夺冠和破纪录的田径运动员,创造了历史,成了国民心目中的英雄,各媒体纷纷对其大肆颂扬,商业嗅觉灵敏的商家自然会看得出他的“商业价值”,马上抓住机会邀他拍广告,做商品代言人等,为自己的企业创造丰厚的经济效益;而对于如此有特殊或杰出贡献的人,党国当然也不会放过,自然会利用喉舌工具加以宣扬,将其成为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的绝佳道具。一时之间,政治光环、经济利益的加临,令刘翔成为体育界的风云人物,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甚至成了人们心中的“神”。
    04-06年,可以说是刘翔运动生涯的颠峰。之后就出现拐点并开始走下坡,这不一定是有些媒体所说的频繁出席各种的商业活动而疏于训练。因为每个运动员的最佳运动生涯不尽相同,有的人较长、有的人则较短,尤其是田径项目的运动员,由于为了保持状态,长期高强度大运动量地进行训练,很容易造成身体某部位的损伤,刘翔也不例外。长期的伤患困扰,是这次刘翔退赛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就是身体素质。由于亚洲人本身的身体条件比较适合进行如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之类的属于灵巧型个人竞技的运动,而田径、篮球、排球以及足球等力量型或讲究团体合作的运动则一向不是亚洲人的强项。牙买加运动员保特在这次奥运中狂扫男子100M、200M和4×100M接力的金牌并打破世界记录的杰出表现,就是一个最好的证例,他们的身体素质与美国运动员不相上下,骨骼肌肉和心肺系统都非常适合于奔跑。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和西印度大学的科学家研究了超过200名牙买加运动员,结果发现,有70%的人体内拥有一种名为ACTN3物质,这种物质可以改进与瞬间速度有关的肌肉纤维,而这些肌肉纤维可以使运动员跑得更快。不管是奥运还是其他世界性的田径大赛,在短跑项目中,最后决赛能站在跑道上的几乎都是黑色人种,鲜有黄种人或白人,可见黑人比黄种人更具短跑天赋。无可否认,刘翔是近数十年甚至近百年来罕见的亚洲人田径短跑运动员,简直可以说是黄种人的异类,但对于具有短跑运动先天优势的黑人运动员来说,其优势还是不能保持长久,属于昙花一现而已,这可从今年异军凸起的古巴小将罗伯斯打破刘翔的世界记录并连续几次在比赛中跑出13秒以内的佳绩可以得到印证。
    在今年六月份的美国纽约比赛中,刘翔就因伤退出,稍后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中,有美国运动员跑出了12.89、12.95秒的好成绩。面对这样的情形,国家的有关部门、刘翔的教练以及刘翔本人都明白,要在八月份的奥运上夺冠,基本是不可能了,甚至连得奖牌的机会也十分渺茫,当时已为后来的退赛埋下伏笔。但由于这届奥运在自己的地方举办,期待刘翔夺冠自然是亿万民众的心愿,作为刘翔,也很希望在自家的地方再创辉煌。如日中天的名气,民众的狂热推崇,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的宣传,对刘翔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什么“十三亿人的期望”、“百年雪耻”、“弘扬民族精神”(有人甚至把刘翔那天出场时身上的编号1356诠释成13亿人民+56个民族)……等等沉重的“政治杠铃”,不是刘翔所能肩负或承担的。
    既然这样,有人会问,为何还要刘翔参加比赛?为何不公开刘翔的伤情?正如有报道说,孙海平(刘翔的教练)称,“我们不是不想或者不敢公开,在我们发现刘翔这个伤已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严重到影响奥运会上的发挥了,我们想说了,结果正好就在那时,罗伯斯破了世界纪录,这下让我们犹豫了。”他还说,如果当时刘翔说自己有伤,没人会相信,很有可能立即就被人误解,以为怕输,“认为我们输不起。当全世界对刘翔的期望值达到很高很高的高度时,对手突然跑出一个绝对好成绩,我们随便讲什么都有逃避的嫌疑。”(网易体育8月21日)
    这就是中国当今的体育界,怕输,就以隐瞒来蒙骗大众、忽悠百姓。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当十八日出现在亿万观众眼前的那一幕时,刘翔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开始萎缩和融化了。
    假如刘翔参加当天(十八日)的比赛,能进入决赛吗?
    假如刘翔能进入决赛,又能否击败罗伯斯而卫冕成功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现时的刘翔根本不能与两年前的刘翔同日而语,相信有关部门、教练及刘翔自己也认同这一事实,这样,退赛就成为必然,只不过采取这种令人惊讶意外的方式退赛来避免被对手击败的尴尬,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接受。难怪有人骂他“孬种”、“懦夫”;有人要他发扬奥林匹克精神,忍着疼痛也要走完110米……等,藻词激烈的言论暴雨般地袭来。
    平心而论,对刘翔进行这样无情、甚至带有人身攻击的责备是不理智的做法,因为这不是刘翔自己所能决定和选择的,因为在我国,对运动员的培训基本都是采用“举国体制”(即是为了某种国家荣誉或政治功能而采用非常规的手段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发展竞技体育,并以摘取金牌的多少来证明自己制度优越的一种体育体制),也就是说是党国用纳税人的钱来对其培训。故此,所有运动员都不能作为单个的个体来参加运动会,都是有相关的部门来管理的,一切都得服从有关部门的安排,一旦脱离这些有关部门,你是不可能有作为的。国家跳水队的田亮和国家篮球队的大郅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只不过大郅能见风使舵,及时认清形势,向有关部门作了深刻的自我检讨,从而重新得到国家篮球队的重用;而田亮则“辜负”了党国的栽培,没能自我反省,结果被国家跳水队永远逐出“山门”,无缘这届奥运。此外,作为体育比赛的胜负,本来是很平常的事,根本没有必要进行上纲上线地评论和指责,而那些动辄挥动道德大棒对别人进行攻击、侮辱的更是疯子的行为,绝不可取。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此话正是对刘翔退赛的最佳写照。
    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成王败寇”,无论是社会的更替还是商业的竞争方面,都是一句十分耐人寻味的名言,也是常常用来评判人生、事业成败的一杆标尺,成功者鸡犬升天、光宗耀祖;落败者遭人唾弃、众叛亲离。随着刘翔的退赛,反应最快的莫过是与他签约的广告商(如VISA、联想等),他们纷纷撤下刘翔的广告,奥运前及初期充斥电视、报纸的刘翔形象一下子销声匿迹,一些广告商纷纷推出新的广告画面来取代原来刘翔的广告,从天堂到地狱,一下子被打回原形,其变化之快、之大,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也令人唏嘘概叹不已……
    刘翔的“雪崩”来临了,他能否在四年后的伦敦奥运赛场上出现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2008年8月26日夜于易梵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雪崩”的刘翔/
  • 刘翔脚伤的政治化内情
  • 从质疑刘翔的伤所想到的/曾兴华
  • 曹长青:对刘翔的八个质疑
  • 李天笑:刘翔转身金不换
  • 解龙评论:如果刘翔不退赛,一定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
  • 有罪推定刘翔退赛是不是预谋
  • 从刘翔看造神运动的轰然倒塌/陈明
  • 奥运十天前, 刘翔已经告知记者那将是一场游戏
  • 杨恒均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 宋祖德:刘翔退出比赛的真正原因?
  • 刘翔的最大失误!
  • 刘翔為甚麼前倨後恭?/李平
  • 刘翔的投降粉碎了某些人的强国迷梦/柳鲲鹏
  • 习近平的博士是真的,难道刘翔的伤就不能是真的吗?
  • 陈维健: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 刘翔前倨后恭,是诚意还是商业利益?
  • 刘翔退赛或与经济利益有关/梁园酒客
  • 陶君:刘翔退赛—很搞笑很双簧(剧本)
  • 聪明反被聪明误:封锁刘翔伤情蓄谋已久 为给对手压力?
  • 昝爱宗每周点评 8月第3周:刘翔退赛,华国锋去世
  • 习近平:刘翔顾全大局 退出也是英雄
  • 刘翔退赛留下四大谜团:他真跑出过12秒80?
  • 朱廓亮:南方都市报揭露“刘翔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