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我们不过河 我们是来看鳄鱼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5日 来稿)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民间自由力量的崛起)
     公民监政义工:李宇 (博讯 boxun.com)

    我在1998年下海经商10年而仍然“一贫如洗”的时候,总结这10年经商失败的原因时,发现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给我开了一个大玩笑,“市场”只是一间所谓“人人能玩的大众游戏场所”!而在“市场”之外,还有一间VIP包间,想要发财必须进入“包间”才行,我暂且叫它是“权贵游戏室”!你只有进入“权贵游戏室”,你才会拥有“发财通行证”,否则一切免谈!这就是所谓“经济改革”!而“权贵游戏室”就是秉承改革设计大师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建立的!
    发现了“权贵游戏室”的秘密,如果幡然醒悟,进入游戏室,取得“发财通行证”按理说也为时不晚哈,有段时间我也的确准备这样做,寻找“游戏室”的入口,这时我却愤怒的发现,游戏室的建造者实在是太无耻,那入口完全就是一个“狗洞”!一个人如果不打断脊梁是完全无法进入的!
    我珍爱我的脊梁,我珍爱我作为一个公民所应有的脊梁!如此,我不得不放弃发财梦!
    拆除那间只能让狗进入的“VIP包间”就成了我义不容辞的工作!
    直到2004年9月9日,德阳市国家安全局的大批人马闯入我家,我的工作算告一个段落!详细工作过程我将在我的自传性文章《我的奋斗》中全面的叙述。那一时期所写的文章大家也可在《动态网》的《网上精(禁)篇》中的《中国国民大会筹备委员会》浏览。
    2004年后经历,大家可以从《阳光中国发刊启示》中了解一二。
    其实,如果不发生“512四川大地震”,如果不发生“521罗江灾民骚乱事件”,老婆因对地方当局的“巨大的内心恐惧”而不得不与我离婚,也许我仍然在兢兢业业的经营国安局给我开办的麻将馆!等待也许只能是我唯一的选择!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就写在我以李铭在《博讯》上开设的博客中的《角马抢渡马拉河》中,但不知道能看懂的人有多少?
    应该说,我是过早的来到了马拉河边,跳进河中就被鳄鱼围攻,因为角马太少,怎敌武装到牙齿的众多的鳄鱼呢?被迫回到岸上,舔舐伤口,等待角马大军的到来!
    其实在报道“521罗江灾民骚乱事件”时,虽然我在我的博客中放上了我的照片,我仍然没有使用真名,但有好事者(基本可以确认是一个我认识的专制制度的坚决维护者)不停的把我的电话号码放在跟贴中,并说我是鲸吞赈灾物资当事人王亚栋的亲戚(不知这人脑子是不是灌水了),如此我不得不全部的公开我的身份。
    至于在“公民监政”上签名,其实也是我突然的“顿悟”,我根本就不相信在现行体制下公民能对猖獗的腐败有任何的抑制作用,能够监督政府!除非“公民监政会”在公民真正地拥有宪法所赋予的基本的权利的情况下,成为独立的民间团体,才有可能对腐败有所抑制。
    签名如果是为了能与当局良性互动,使当局认识到目前的复杂的社会形势,认识到现行的反贪机制由于监督的主体地位缺失已基本失效,能本着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而真正的、下定决心的来反腐,那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就是我公开身份的整个过程。
    
    身份是公开了,但是坐在马拉河边,前望对岸,绿草青青,肥美粗壮,低头依然是汹涌的巨浪及张开血盆大口的鳄鱼!胡笳等等正在河中拼命的挣扎!眼看着被鳄鱼撕咬,我却无能为力,我又能做什么呢?几个站在河边的角马大声的斥责鳄鱼,希望能得到鳄鱼的良性互动,让开一条生路,鳄鱼却装疯卖傻、充耳不闻!
    回头眺望仁人志士寥若晨星!但是我知道已经有大量的角马来到了河边,他们很多出于各种的原因,要不装扮为其他不需要过河的食草动物,要不就找个掩体躺在里面睡觉,偶尔打打呼噜,说几句梦话…
    一次在skype的语音聊天室听到一起激烈的争辩,一方是长期开聊天室,并热烈的讨论河对岸草是如何的肥美,空气是多么的清新的空谈者们,一方是一名误闯误撞“跌入”聊天室的名叫“青花瓷”的小粪青,几轮争辩下来,“青花瓷”还是“青花瓷”,最后这位粪青甩下“中国13亿人,反对中共的就只有你们房间的这几个人”后扬长而去!
    这就是中国目前的现状。
    
    鳄鱼挡着我们的去路,几个站在河边的角马大声的斥责鳄鱼,温柔的劝诫鳄鱼,希望能得到鳄鱼的良性互动,让开一条生路,鳄鱼却装疯卖傻、充耳不闻!但谁敢跳进河企图过河,他们却反应敏锐,一哄而上!
    这就是目前的僵局,为何会这样,因为,鳄鱼根本就没有把这几只角马看成能够平等对话的对手,要打破僵局,实力才是关键!
    其实,我们有实力,但是河中的鳄鱼看到的就只是那几个高声呐喊的和温柔劝诫的角马。来到河边的角马虽说具体数目不详,但是我相信数量已经非常可观了,如何才能让河中的鳄鱼看见我们已经是一股势力强大的、等待过河的角马呢?
    本人在此郑重的呼吁:别躲了,别藏在掩体里面说梦话,站出来吧!我们现在不过河,我们是来看鳄鱼的!同时也让鳄鱼看看我们!
    
    本人就此宣布《中国角马俱乐部》从此成立,我们的口号是:我们不过河,我们是来看鳄鱼的!
    请相信,本人建立《角马俱乐部》是非常严肃的,并非调侃!
    1、本俱乐部无党无派,无核心机构,主要目的就是让来到马拉河边的角马相互认识,结为朋友,共同探讨各种感兴趣的问题,当然也可探讨鳄鱼的美学价值。
    2、加入本俱乐部以签名为准,签名包括:真实姓名、所在城市、联系方式等,主要目的就是便于同城或同省的朋友能够脱离互联网,在现实中结交、认识。
    3、加入为网站或博客跟贴,把你的签名信息填入跟贴即可。
    4、目前开通的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chinajm2008
    5、请加入的朋友随时浏览博客,发现与自己本省或本市的朋友即可记下有关的信息,用以联络。
    6、如果签名如预期的那样,就可以按省为单位建立各省的角马俱乐部。
    7、朋友不分现有身份,只要签名就是朋友。
    8、未尽事宜请在跟贴中说明,我们将适时地调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