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5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2008年8月8日晚8时08分,中国的胡锦涛主席,在“鸟巢”体育场宣布“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现在开幕”,中国人期盼了百年之久的“举办奥运会”之梦,终于在八十余位世界各国领袖亲临现场参加,以及数十亿电视观众一起瞩目见证下,如愿以偿地演绎了一场现实版的“凤还巢”,尽管只是从表象上显露了一点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凤毛麟角”,就已经博得西方一片惊讶赞叹之声(我们要当心在庆幸西方“扼杀”失败的飘飘然中,又中了他们的“捧杀计”!),起码取得了“口服”(心可能暂时还未必服)的效果。虽然真正客观的“收支(得失)平衡表”,还需要由接下来的历史,去根据逐步浮现或不断被“揭秘”出来的事实来“决算”。但是通过人类社会这次所谓的“文明活动”的创收或积累中,应该已经可以从中取得一点重要的启示。 (博讯 boxun.com)

    
    首先,从古代希腊人于2700多年前,举办第一次奥运会,而且创下奥运期间要遵守“神圣休战”的和平传统。说明从那个时代起,人类就已经从潜意识里,对动物世界习以为常的战争形态,产生了一种“异化”。萌生出对那种原始、野蛮、残酷、恐怖的“肉体战争”杀戮的厌恶,以及决心和它们彻底“分道扬镳”的愿望。并以只有通过人类(绝对不是高等动物)的智慧和理性才能具备的能力,创造性地提出了一个在从兽到人的精神过渡时期中,可以兼顾天性(流血的争强斗狠)和人性(合作和谐)的“两全模式”--奥林匹克运动,来取代更早之前(斯巴达克时代)靠奴隶“角斗士”间进行的血腥残杀,来满足自己骨子里兽性(天性)的刺激表演,应该被当成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分水岭。虽然接下来由于大自然生物“江山易改、本性(天性)难移”的客观规律,各种不同规模的战争行为,始终伴随人类社会的每一个历史阶段,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但是当年那个“神圣休战”的动议,起码已经给后人在思考未来走向时,展现了另外一个绝对有别于其它动物的“选项”。所以到1896年,由受到古代奥运会启发的法国人顾拜旦,通过各个方面的不懈努力,再次成立了现代奥林匹克委员会,并在雅典召开了现代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更在其《奥林匹克宪章》中明确指出『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是“使体育活动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以促进一个维护人的尊严的和平社会的发展”』。所以理应被看成是人类决心告别野蛮,开始向真正“文明”方向前进的里程碑。而将“运动会”的形式说成是一种“游戏(GAME)”,恰恰是跟中国文化主张的“寓教于乐”不谋而合,也就是要人在快乐中,接受文明的“洗礼”和教育、训练,这才是人类真正值得赞美,并跟“高等动物”不可同日而语的智慧。
    
    可惜的是,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由于受当时物质条件的限制、只能停留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认识层次上的中国古人,所指的这个“本性”,就是不仅难移、而且根本不能移(改变或去除)的天性。所以当西方一部分国家或民族,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提高,开始拥有了可以制造包括坚船利炮等武器在内的各种科技手段。出于自私、贪婪的天性,再次掀起了新一轮以掠夺为目的战争活动,并且在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之类“兽文化”基础上,匆匆忙忙地,炮制出为这种活动提供合法性支持和辩护的一系列社会理论。而且为了推广和普及这种经不起推敲、一点也不科学、更不正确的理论,就要制造出许多吹嘘自己国家或民族“先进、优秀”的假相,来蒙蔽世人,打击他们的自信心,
    开始对西方迷信和盲从,并树立起自己高人一等的形象。而现代奥运会就是为这个目的搭建的宣传舞台,一百多年来,西方国家(还有一心要“脱亚入欧”的跟屁虫日本)就在这个舞台上,以奖牌(甚至金牌)数量来炫耀着自己的先进和强大,更以“(东亚)病夫”来侮辱、嘲笑那因为受到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真正文明的调教,总以谦谦君子自居,一时还没有回过味来的中国人。这不,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当中国也主动跟着玩起这个“小把戏”来的时候,马上就超过美国、俄罗斯或欧洲集团,拿了个“金牌总数第一”和“奖牌总数第二”、鹤立鸡群般的傲人成绩!
    
    所以除非世人和我们自己,都接受以此作为衡量国家“先进”、民族“优秀”的标准(笔者坚决反对),否则只能用中国人取得的这种“小儿科”般的所谓“辉煌”,来证明人类受错误社会理论长期影响和误导,而形成的世俗观念的瞒顸和愚昧无知。这样的人才理应被嘲笑为“精神(思想)病夫”!
    
    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北京奥运会即将宣布开幕的当天(8月8日),格鲁吉亚和俄国之间,发生了一场严重到足以称之为“战争”的军事冲突。无论双方谁是谁非?都是对奥林匹克“神圣休战”和平传统的赤裸裸亵渎和挑战。等于向全人类宣告这种传统的最后“寿终正寝”。从事后联合国表现出的无能和无力,以及美、俄在事后的一系列对抗行动来看,证明这种被我们极力想赞美和维护的传统,只不过是随时可以被强奸而一戳就破的“处女膜”而已。指望四年才举办一次、时间仅仅半个月的奥运会,来消灭战争和保卫世界和平,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就像要在一片“笑贫不笑娼”的性开放氛围中,要女学生签“婚前拒绝性行为保证书”,来保护她们的贞操或社会风气一样的办不到。道理很简单,因为肉体战争是人类继承的大自然赋予一切生物(动物)的“天性”遗传基因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是大自然“丛林法则”和“生命在于运动”规律的体现。所以可以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战争”才是常态,“和平”只不过是分割两次战争之间的逗号而已。
    
    但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确给了我们一个联想的重要启示,正如瓦特从沸水冲击壶盖的联想,发明了蒸汽机;牛顿从苹果自然落地的联想,提出了“万有引力”理论那样。我们为什么不能从用已经宣告失败的『用游戏般的体能竞争或对抗,来试图取代你死我活的肉体战争』的奥运会模式启发中,产生一些更深刻的联想呢?
    
    按照《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的观点,人类是宇宙天地间,一种“在天之下,万物之上”、肩负“主宰地球”重任的唯一特殊生物。而人类社会,更是一个处在大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的,一个绝对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子系统。在不违背母系统运动规律的原则前提下,理应有自己完全不同(甚至方向相反)的运动规律,否则就可能被母系统同化、湮灭,而从新回到母系统的动物世界中去(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论社会》http://www.newmilestone.org/clcb/clcb13.html)。这用奥运会的竞争,来代替你死我活的肉体战争,就是一种逆向操作“丛林法则”的尝试。
    
    虽然这种尝试已经被事实证明失败了,但是它不仅不能证明《新理论》的失败,反而可以被解释为是没有从本质上坚决、准确地遵守和执行《新理论》所阐述的原理的结果。只是从表象上朝正确方向所作的一次歪打正着式改良,说明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已经建立起有人类自己的运动规则的社会子系统。就像我们要想用计算“自由落体运动”的公式,来测算一根从高楼落下的羽毛的触地时间一样,不是公式有错误,而是没有满足这个公式成立的前提(理想真空)条件。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全面正确地,理解并贯彻实践《新理论》的原理呢?
    
    首先,要接受人类绝对不是什么“高等动物”,并且已经走出丛林、进入自己人造的社会,原有母系统中的“丛林法则”已经不能照搬的事实。必须建立起一套既不违背(也不能违背)母系统层次的基本原则,又符合自己的子系统层次、为了不被母系统“同性相吸”而必须坚持“背道而驰对着干”原则的运动规则,和相应用来做解释的、真正科学而正确(经得起推敲质疑或实践检验)的社会理论系统。从而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人性”?以及“人性”是可以通过理性思维,来约束和控制(但不能消灭)“天性”,以保证自己不会堕落、退化为“高等动物”的唯一法宝。从而进一步认识到,想通过举办奥运会方式来争取和平的失败原因,就在于我们受到现有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的误导,始终没有完全进入自己的子系统,所以必然要受到天性引诱或干扰。就像到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因为不顾大徒弟的警告,走出孙悟空为他们设定的保护圈(子系统),而身陷(天性)魔窟一样。
    
    其次,当我们真正接受《新理论》,知道自己已经处在和动物世界本质完全不同的“人造”子系统中时,就不难从奥林匹克运动会模式的启发中,产生一个崭新的联想:为什么不能把进入的这个子系统,看成是一片除了同样要遵守母系统中不可违背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外,已经“原始、野蛮”到还没有任何约束的“精神丛林”呢?在这片原始的精神丛林中,以完全不用流血的奥运会模式竞争(“精神战争”),通过“以理服人”的手段,靠不同理论之间的“优胜劣汰”(由比较正确的理论取代原来错误的理论)和“弱肉强食”(吸收错误理论中的部分科学、合理、有益的成分),来替代你死我活的“肉体战争”,由全人类理性的良知形成的真正“民主”,就是权威的“裁判”和自觉地执行者。一旦实现,和平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人类社会的常态。而坚持自己是“高等动物”者,就只有自动住进“动物园”,或者重新回到丛林中,自贬身份地去与猴子为伴了。
    
    这其实是完全办得到的,因为我们是有“人性”的人,而不是“高等动物”。这两者的逻辑原则区别,就在于人所具备的真正“人性”,就是能够接受“以理服人”的手段来控制或约束自己的“天性”,而其它所有动物只接受“以力服猴(高等动物)”的模式(想想马戏团是如何训练动物就知道了)。一旦我们能够站到这样的客观认识层次上,来看待人类当前的所作所为,也许会为自己这种表象上“不是动物、胜似禽兽”的表现,感到羞愧和无地自容的。因为我们还没有从精神和思想认识上,对号入座地,从自然生态环境母系统,进入专属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子系统。或者说,这是我们把只有在母系统中才适用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带进自己的子系统来直接套用的必然结果。
    
    正如佛语所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今天的人类,就好像是在由错误社会理论制造出来的苦海中挣扎、沉沦。除了涌来一波又一波“灾难”的惊涛骇浪外,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彼岸。但是,一旦吃尽这种理论苦头的我们,醒悟到决心要试图彻底批判、抛弃这个“罪魁祸首”时。马上就会发现,一条前途无限的金光大道,就在眼前。就看我们能不能放下靠高科技武器武装起来的尖牙利爪般屠刀,来立地成佛了!
    
    这绝对不是“诳语”。因为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以自己的成功实践,给我们思考未来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启示,足以为《新理论》的正确和可行性,作出有力的背书。
    
    中国人在这次奥运会中,取得了“金牌总数第一”和“奖牌总数第二”,这样无人能及的优异成绩。有人不是因此要垢病中国所谓的“举国体制”吗?
    
    殊不知这正是人类社会“集体分工合作”主流模式的体现。正是靠这种“举国体制”,中国人无论在“抗美援朝(战争)”,“两弹一星”的科学研发,全面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以及这次奥运会取得的辉煌等、在其它国家或被其它国家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成功,却都梦想成真了。那么,我们现在不是天天嚷嚷着要实现“地球村”的理想吗?设想一下,如果在“地球村”(其实就是人造的“子系统”)的范围内,实行这种类似的“举国体制”,人类社会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什么目标不能实现的呢?这才是本届奥运会给我们留下的最宝贵、最重要的启示,我们千万不要受谗言蛊惑、或别有用心之人的忽悠,反而把这个由优秀文化产生出来的宝贝孩子,当成“脏水”泼掉了!
    
    当然,“地球村”是绝对不能建立在“动物(哪怕是高等动物)世界”里的,这才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对待,并探讨如何付诸行动的当务之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 潘一丁: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 潘一丁:五四和文化
  • 潘一丁:“毒饺子事件”背后的的醉翁之意
  • 潘一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潘一丁:好样的,博讯网!
  • 潘一丁: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 潘一丁:是社会精英、还是政治饭桶?
  • 潘一丁: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2008新年献辞
  • 潘一丁:伟人为民族提供肩膀而不是脚-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导致贪污腐败产生的必然
  •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 潘一丁:大白兔奶糖之殇
  • 潘一丁:警惕,台湾将成为可以反复敲诈中国的“人质”!
  • 潘一丁:事实胜于雄辩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