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纽约时报:达赖喇嘛伸出橄榄枝(每个藏人关心)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4日 转载)
    
    纪思道:达赖喇嘛伸出的橄榄枝
     (博讯 boxun.com)

    
    本周五奥运开幕之时,达赖喇嘛不会在贵宾席上。双方先前对此可能性都作出试探,但到了最后,彼此的互信太过薄弱,以致未能成局。
    
    西藏是投在奥运之上、与中国崛起成伟大国家的主要阴影之一,污染了它的国际形象,而且造成的不安在未来很有可能继续恶化。但事情不必如此的。
    
    六月时,我与达赖喇嘛有了私人的晤面,
    
    而我们长谈了他与中国都愿意接受的协议可能是什么样的。他本人对于西藏问题的解决之道,比起他的公共宣言所让我相信的,更加有弹性、更加实际。但他也怀疑着他与中国交涉的政策,是否一无所成:如果目前的僵局继续下去,他也许就会放弃与北京的对话。
    
    自从那时候起,我持续与藏人官员讨论(并且也与中国官员有类似的讨论),中国认为达赖喇嘛僵化、固守旧有的立场,是错误的看法。达赖喇嘛知道时间很紧迫,而他送出信号,表示愿意达成协议--非常类似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在1972年拜访中国之前,对北京政府送出的讯息,表示他愿意重新思索中美关系一样。
    
    一个信号是这个:第一次,达赖喇嘛愿意声明,他可以接受西藏的社会主义系统,而且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治底下。这是北京一直都要求他作的声明,而且经过冗长的讨论,达赖喇嘛愿意这样做。
    
    「要紧的事情是保存我们的文化,保存西藏的特色,」达赖喇嘛告诉我。「这是最重要的,不是政治问题。」
    
    这是很重要的让步,而中国现在也必须回馈。目前的会谈,是由共党的统战部与达赖喇嘛的代表所举行的,是永远谈不出什么结果的。唯一的希望是,北京必须把西藏事务从统战部的官员手中拿出来,然后让达赖喇嘛直接与国家主席胡锦涛或总理温家宝会谈,协商到一个可行的协议达成为止。
    
    中国的领导人也在有创意地思索着新方式的一个迹象是,北京曾秘密地提起让达赖喇嘛访问中国,并且参加不幸死于五月四川地震灾民追悼仪式的可能性。这是相当大胆的想法;达赖喇嘛自从1959年以来从来没有进入中国过。双方现在可以把目标放在安排他的拜访,时间点可能是十一月的地震六个月纪念日,就在双方认真的协商之后。
    
    创发出一种协议,让中国与藏人都得到舒缓的,是有可能的--如果双方都加快步调的话。一旦达赖喇嘛圆寂--他现在已经七十三岁了---那么协议可能整个下一代都无法达成,因为届时没有人有办法团结各地藏人于一个新计划之后。届时,西藏有可能也已淹死于汉人的移民海中,而一些备感挫折的藏人也许会转向恐怖主义。我今年在藏地的访问结果是,年轻人不断地告诉我,他们对于达赖喇嘛太妥协感到很挫折,而他死后,暴力的解放运动会是有必要的。
    
    以下是一个可能的妥协方案架构,虽然双方也许会对某些条件感到不舒服:
    
    达赖喇嘛对于西藏的政治自治权作出一定程度的让步,而中国政府提供更多的文化与宗教自由。不会有像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而现有的共党控制机制可以继续保留不变。
    
    就像达赖喇嘛所说,他在双方达成协议后,不会扮演任何政治角色,但他与他的助理必须可以自由进入与离开中国,并且自由地与外界交流。他可以在藏区各地旅行,并且跟公安部门配合,确保不会有任何暴动。中国必须释放所有因为政治理由被关押的藏人--但不是那些犯下暴力罪的人--而这在签署协议之时就必须完成。
    
    比较敏感的议题是达赖喇嘛呼吁所有的藏区都置于一个统一的行政单位底下。这一点通常被诠释为,西藏自治区的政治界线扩大,扩及四分之一的中国,把青海、甘肃、四川与云南的部份都纳进来。中国的领袖在过去对于重画界线是维持开放的立场的,但今日的中国却已经决心对此绝不让步,然而藏人这方也一样决心必须看到这样的改变。
    
    一个弥补双方的鸿沟的方式,是创造出一个统辖藏人事务的地区性机构,而这个单位将会负责所有藏区的重要方面:特别是教育、文化与宗教。例如,现在藏语的学校教科书在各省都已经统一了,而这个机构将会同样地主管藏人居住地区其它实际的事情,而这些都是依据中国的法律。这将会允许藏区都置于一个单一的行政单位底下,而不改变政治的疆界。
    
    在中国的这方面,最重要的让步将是限制移民进入藏区,不管是在「自治区」内部或外部,透过的是现存于中国的居住证系统。中国当局将会停止发给居住证,即所谓的户口,给任何藏区的非藏族人民,并且只有没有藏人劳力可以出任工作之时,发给暂住证。这应该可以暂停汉人涌入藏区。
    
    中国政府亦应停止对寺院的限制,也不应对寺院收纳僧人作出限制,并且抑制强迫性的「爱国教育」运动,后者只让藏人觉得更不爱国。年轻的男孩应该被允许进入寺院里出家,但寺院除了宗教学习外,也应该教授中国的课程,包括汉语在内。
    
    藏语应该在藏区的所有政府办公室里使用,跟中文一起,而且应该有增加藏人担任政府职位与党职的新动力(如1980年代的)。结果应该是一个仍然受到共产党所控制的西藏。这不会是一个民主或多党的系统,但西藏会有办法永远保存自己作为藏族与佛教地区的特殊性格,不论在西藏自治区内,或在西藏自治区外。而西藏只有在它首先受到保存之时,才有自由的可能。
    
    对中国人而言,这样的协议,将可以解决西藏问题,并且结束目前的国际尴尬,也能够防未来数十年很有可能发生的止抗议活动,以及恐怖主义。
    
    我与双方的谈话,让我认为这是可能达成的。达赖喇嘛知道他过去的努力,在中国政策愈来愈强硬的情况底下,没有任何结果,所以他愿意尝试新的方法。
    
    至于中国,它已经在过去二十年里令人印象深刻地提升了藏人的生活水平,但对于西藏的压迫却也失去了藏人的民心。中国恶意地谴责达赖喇嘛,特别是某些地方中国官员对西藏文化的歧视,让藏人的怨恨更深。中国善意的第一步,应该是撤换急躁的西藏党委书记,张庆黎,这一位只要一离开,大家都会松一口气。
    
    达赖喇嘛知道其它的媾和者都是靠大胆的方案来破冰,并且证明他们的认真态度;我们讨论了沙达特访问以色列的事情,就是这样的破冰之举。所以达赖喇嘛已经伸出橄榄枝了。这就是为什么他同意让我报导他接受共党统治的一个理由。
    
    「因为佛教强调理性思考,藏人是有能力拥抱现实,接受在地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情况的,」洛迪嘉日,达赖喇嘛的特使,这样表示。
    
    中国的高阶领导人应该表达他们对于主席或总理层级的对谈的认真考虑。在古代,奥运是停止冲突的好时机。以奥运的精神,两边应该努力,达成达赖喇嘛十一月访问中国的可能性,而之前,双方应该举行高层的协商,目标放在解决西藏问题的历史性协议。
    
    球现在已在中国一方,就看中国如何回应了。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August 6, 2008
    Op-Ed Columnist
    An Olive Branch From the Dalai Lama
    
    By NICHOLAS D. KRISTOF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