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再被外商视为投资福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2日 来稿)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不仅未能像日本、南韩那样促使本国的经济发展,反而提前出现各种经济衰像。除了股市、房市双双大幅下挫之外,更令中国政府头痛的是引进外资下降,如日韩台企业在华投资今年上半年锐减31%,美国企业在华投资更是从2003年以来逐年减少。上海美国商会与思艾伦谘询公司于今年3月发布的《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研究2007-2008》称,在接受调查的美、日、欧制造商中,超过一半认为中国相对其它低成本国家,正失去其作为制造基地的竞争优势。 (博讯 boxun.com)

    
    面对数千家港台企业破产撤离以及随后更大的撤资潮,中国政府强自镇定地宣称这是调整产业结构、重新进行布局的结果,仿佛胸中已有应对之策,这话可谓半真半假。
    
    何谓“半真”?因为近年来中国制造引起国际间贸易磨擦加剧,北京确实想通过提高税收、调整产业布局将劳动密集型企业?挤?出去,同时再引进一些具有品牌、技术、资源优势的外资。这类策略以前曾获成功,如2000年与2005年中国发生的两次外商撤资浪潮,都与中国政府调整产业政策有关。当时,中国政府对本国能源企业实行政策倾斜,最后迫使美国电力、赛德能源和西门子等国际电力巨头黯然撤离中国市场。
    
    但要说中国政府对目前的经济困局有应对之策,却是假话。因为当大量劳动密集型企业破产撤离之际,中国政府预期的技术密集型的高端企业却并未形成气候。何以会出现这种?麻杆打狼两头空?的局面?这与近几年中国调整外资政策以及外资对中国市场的评估有关。
    
    中国希望引进高素质外企,所图的是这类外企的资源、技术和品牌,因为这是中国企业缺少的几大要素;而跨国企业在中国所图的则是巨大的消费市场和销售渠道。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与跨国企业缺少利益契合点。
    
    中国方并无“双赢”概念。从2005年开始,中国一些经济精英成功地利用了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影响了政府的外资政策。2006年8月,中国商务部、国资委等6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限制外资收购?影响国家经济安全?的企业,在核电设备制造、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造船、齿轮、石化通用设备制造和钢铁领域等7大重点制造行业中,限制外资绝对控股或相对控股。此规定一出,几起筹划多年的外资并购,如美国凯雷收购徐工,德国舍弗勒收购洛阳轴承集团,都因被指有害?国家经济安全?而告搁浅。
    
    与这条政策同时制定的还有今年开始实施的?两税合一?政策。提高税率加大外资成本之举已显?成效?,大量港台资本撤资就是明证。但限制外资并购的规定却有碍于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因为中国希望产业结构升级,但缺乏相应的技术实力,依靠本国企业的技术开发和生疏的国际市场营销手段,根本不可能实现产业结构转型。
    
    外资想要中国的市场,但还得考虑在华投资必须付出的企业监管成本(指政策、法律不透明等引起的费用与损失)和外部成本(比如知识产权的保护,商业信用等)。这两类问题与政府行为密切相关。监管成本过高往往是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所造成,外企为获准一些业务需要不断游说政府,这种游说耗费大量金钱与人力,加大了商务成本;更兼税收与其它许多杂费的征收永远处于不透明状态,让企业无所适从。而所谓?外部成本?可以用知识产权一项来说明,美国近年来在知识产权方面与中国发生许多纠纷,花费极大力气打官司,但即使如此,也无法解决中国企业持续不断的侵权问题。德、法在华企业都遇到过被中方合作者偷窃技术另起炉灶之事。这也是外企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并购形式进入中国的原因,因为并购是消除竞争对手并接管市场的便捷形式,还可以降低监管成本与外部成本。
    
    基于以上原因,中国不再被跨国公司视为“投资福地”。目前,中国面临的困境是:过去,大量出让市场,却并未换来核心技术;现在,不肯让出市场,却使具有品牌、技术与资源优势的外资裹足不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美国政治中的“中共因素”
  • 何清涟:春运雪灾叩问中国的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
  • 一盘无法解套的死棋--评析中国当前的农民土地革命/何清涟
  • 好书下载:何清涟《中共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图)
  • 奥运五环之蚀——评析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人权状态/何清涟
  • 何清涟:我们需要一双没有死亡的眼睛
  • 中国的腐败容忍度与腐败安全度/何清涟(图)
  • 何清涟:大陆民怨 超过历史上民众起义程度
  • 何清涟:中国向国外无偿转让网控技术
  • 何清涟:决定中国劳动者生存境况的政治过程
  • 何清涟:并非“他人的生活”
  • 何清涟:别让中国成为一个疾病蔓延的大国
  • 何清涟:“原罪”之争后面隐臧的社会紧张
  • 何清涟:与其钻网眼,不如粉碎渔网
  • 何清涟: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 清洗“带血的GDP为”何如此难?何清涟
  • 胡平: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著《雾锁中国》
  • 何清涟:中国外资政策正面临重大变化
  • 何清涟: 权力与文学交配的产物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