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权分立原则/北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1日 来稿)
    
    三权分立原则是将原来政府的(一个社会,一个群体必不可少的权威)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分归各自的独立部门。(以使权威中的任何人都无法集权专制,为所欲为。)这种制度设计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甚至连观众也控制”,如果一个政府自己立法、自己执法、自己裁判,什么都由政府首脑说了算,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人世间的游戏,不管是玩麻将、打牌、搞体育比赛,还是玩政治,没有对手,一个人玩那不叫游戏,叫“自娱自乐”。
     西方人早就发现,政治游戏涉及千家万户的自由和生命,不能由一个人或少数人自娱自乐,因为那样的结果太可怕了,而且,玩游戏的人根本输不起,其结果必然导致疯狂。不仅当权者会疯,人民也会跟着发疯!西方人知道: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必须从根本的文化和制度建设上限制权力,避免腐败。这不是什么深刻的道理,而是人性使然。任何一个人在掌握了无数人的生杀大权后,都会滥用权力,走向腐败,特别是失去了监督和制衡,最终引发社会动乱和暴力革命。 (博讯 boxun.com)

    权力制衡的思想是西方基督教文化传统。17世纪,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就主张分权。英国国王并没有把他杀了。英国国会的权力对王权的制约反而使英国避免了推翻国王的暴力革命,使英国国王一直保留到今天!一个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与王权并存,这本身就说明权力制衡可能给整个社会和文化传统带来的好处。相反,法国国王绝不妥协,反而被送上了断头台,王制也被彻底推翻。
    首次系统提出三权分立学说的人是法国政治哲学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他认为三权分立是维护自由的最有效的办法。而美国人最先在自己的宪法和建国实践中实践了三权分立思想。
    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几乎把国家、政府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想到了。比如:在政治体制上,人民对当权者失去了控制怎么办?当权者有可能出于私利而破坏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怎么办?怎么制约他们?也有可能人民选出的代表变质了,他们成了压迫者怎么办?也有可能人民采取了多数人压迫少数人的暴政怎么办?总之一句话,如果一个社会不能没有权威,那么,设计出什么样的制度可以保证这个权威即有效维护社会稳定又不做危害人民和社会的事?怎么制约任何形式的权威,使其只能干好事,不能干坏事,从根本上保护公民的财产和自由?怎么控制民众使他们不至于因为情绪失控而做出违反人类理性的事?最终他们发现,只有在宪法(社会契约)的权威下,保护人民的最简单的工作就是政府的全部权力都在人民代表手中,而代表必须来自人民的直接选举,这样,实际的统治者就是大民大众。而人民不会自己反对自己。人民选出的代表必须为大民服务,否则,人民罢免他。因此,人民代表的任期限制也是十分重要的。
    美国宪法第一条就规定,立法权属国会,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众议院议员每两年选举一次。众议院有提出弹劾的权力,但参议院有审理权。美国宪法处处体现着权力制衡。它使任何人,任何机构想专权都几乎不可能。
    分权的制度设计使“几个政府部门的唯利是图和背信弃义的结合成为不可能。”(同上第771页)因为,政府的行政部门要依法行政,要对国会负责,对选民负责。它违法了,要受到独立的司法部门的调查,接受国会的质询。(我曾实践业委会接受业主的质询,结果,大部分业主不关心,极个别业主把这样的质询当成文革式的侮辱人的批斗会,而且,不讲任何规则,连对人的起码尊重都没有。被迫放弃。)国会也同时监督司法部门,而国会议员们则要对选民负责。大家都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行事,思想、言论和出版自由不仅起到最广泛的监督作用,而且时刻拷问整个社会的良知。而自由结社,党派竞争同样起到各种社会力量相互制衡的作用。在民主制中,不管谁,要想实现自己的想法,哪怕是实现个人野心,满足自己光宗耀祖的虚荣,也只能通过做好事实现,争取选民的支持。
    人类的政治理想就是这样实现的:设计出一个好制度,在这个制度框架内,哪怕你是一个恶魔,你也得做好事,否则,你没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公正的意思其实就是对邪恶的惩罚。不惩罚恶,就没有公正可言!
    民主、三权分立是不是就意味着一切听人民的?如果人民要均贫富,是不是就可以“共产”?不行。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已经考虑到防止人类可能出现的两种极端暴政的问题:一种是少数当权者欺压多数人的暴政,另外一种是其反面,多数人反抗少数人压迫的结果导致多数人的“专横”。这是比代表们违反宪法的背叛更重大的行为,因为,多数人“在(公平、正义)宪法的(名义和)形式下掩盖其犯罪行为”更有欺骗性,实行对少数人的压迫更理直气壮。这也是不允许的。
    如何在制度上解决可能出现的多数人的暴政问题呢?联邦党人想出了两个办法:1,建立独立于多数人的团体意志——社会意志。也就是说,对错不能靠人数(民心)来决定,而必须靠整个社会的理性和良知和基本的价值判断。比如,你恨一个贪官污吏,一个奸商,但你不能煽动人们把他杀了,解气;因为这样做违反人的理性和良知,违反宪法和法律。当每一个人都成为自己事务的法官时,这个社会就乱了。而正确的做法是通过法律的裁决来判定贪官污吏、奸商是否有罪。如果法律有问题,那就通过自由选举,通过人民代表来修改法律。这样,一个设计良好的制度就具有自我修正的功能,伸张正义,给人民希望,使人民的愤怒可以通过合法的途径宣泄,避免暴力革命。社会意志也因此而成为整个社会的共识,并逐渐稳固起来。社会意志实质是社会理性与社会良知的天平。没有这个天平,社会的稳定和谐就无从谈起。2,分权。即使在立法机关,也建立参议院、众议院这样的分权体制,相互制约。比如,众议院提出弹劾案,要经过参议院的批准,通过任何一项法律,都必须经过参众两院批准。这些制度设计的目的是:即使权力来自人民,也可以控制人民的权力以避免发生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横。
    从政府方面来看,古代的政府是集立法、行政、司法权于一身的专制政府。如果把政府的这三个权力分别由不同的人员掌握,那就有可能在制度上避免政府在一个强势集团的影响下侵害其他集团的利益。另外,在分权体制下,哪些代表抵制大众的要求,哪些代表屈从于大众的要求也一目了然。
    因为人民有立法权,所以,行政机构与司法机构也必须拥有一定的手段与个人动力来抵制立法机构。(同上第773页)也就是说,人民,或多数人并不一定绝对正确或永远正确,有时,他们的利益与他们的倾向不相符,有时,他们的代表可能在巨大的压力下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这时,行政机关就应当敢于根据自己的意见采取有力的行动。三权分立的目的是当任何一方做出错误的,违反立法原则的判断时,宪法保障任何一方合法的抵抗和制止的权力,以保证社会稳定、长治久安。这就是建立民主共和国的目的。而培养人民坚持原则的社会意志是建立现代国家的基础的基础。
    联邦党人指出:“分权为民主制所提供的统治者,毫无传统的光宗耀祖或日进斗金的个人动机,(有这种动机的人在民主制下甚至不可能参政。因为,一个官员要是可以发财,要么是制度有问题,要么是这个官员违法了。)而仅凭他们所做的工作以及他们对自己工作的关注,就能为了民主制的最大利益而进行统治。”(同上第 774页)也就是说,在民主制中,在公民社会,从政不再是为了发财致富,而是为了社会理想。(就像在今天的中国社区,参与业委会的工作不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社区整体的利益,为了理想一样。)
    三权分立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是“民粹主义”“大众统治”的愚蠢。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建立代表制。这些代表既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又能更好的,更专业的体现民意。而“行政和司法部门才是提高全体人民代表性的关键。”(同上第774页)联邦党人解释说:“行政与司法人员的选举和委任虽然与直接的人民意见有些距离,(是通过人民代表间接选举产生的)但却是民主的,也就是说,不是用超出人民权力范围之外的权威。(产生的)•••他们职务的性质有力地迫使他们认识到为了全局的利益什么是应该做的。(这有赖于他们的专业素质和职业精神。这些人不能是一些没有理想,只想升官发财的人。)•••分权制所产生的职位本身就会促使占据这些职位的人称职。”(如果他不称职不仅不会被选上,就算选上了,也会被罢免或淘汰。)(同上第775页)
    三权分立有助于通过选举、竞争而把最好的人员选拔到行政和司法部门。这些人有超级的口才,德才兼备(请原谅选民也有走眼的时候,但他们选错的人不会永远在位,只有四年,而且,选民会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在一个完全开放的政治体制中,“人民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选择那些最能发现并且追求公共利益的最具德才的人来做他们的统治者。”(同上)“促使人民在统治者身上寻求(必要的品质)智慧与美德的框架。”(同上)这样,那些赋有商业天才的人可以专心去做生意,发财致富,没有远大政治抱负的人可以在安定的生活中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享受生活。美国的开国元勋们设计出了这样一个制度,它使合适的人处在合适的社会位置,各尽所能,发挥特长,优胜劣汰,最后,整个社会获益。至少到今天,美国政治制度的优势是明显的,这种政治制度保证了美国在两百内从一个殖民地,一个一盘散沙的无名小国,成为了现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
    不了解联邦党人的想法,不知道美国宪法精神,不知道什么是 三权分立,就不会知道为什么一个现代国家会繁荣、强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社会稳定的基础是什么?/北野
  • 公正使人从臣民变成公民/北野
  • 后奥运时代怎么办?/北野
  • 奥运会与“中国特色”/北野
  • “囚徒困境”的社会性/北野
  • 互联网正把中国扁平化/北野
  • 中国加油!/北野
  • 业主的“穷人心态”及“幼稚病”/北野
  • 从业主维权看社会矛盾全面激化与解决/北野
  • 国民党再胜的感言/北野
  • 反思"美丽园"/北野
  • 业主有权力没能力的结果可能更糟/北野
  • “官逼民反”是如何发生的?/北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