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妙觉慈智:缘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艾滋病网络获得消息:河南商丘市民权县19名HIV感染者进京上访被拦截,现在羁押商丘平台监狱。 (博讯 boxun.com)

     详细情况请联系 河南省柘城县艾滋病防治民间促进会 朱龙伟 13949909478
    
    据悉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19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于8月14日进京上访中途被商丘市公安拦截,现羁押在商丘市平台监狱,已通知家属送被褥等用品,敬请关注。详情调查之中(待续)
    柘城县艾滋病防治民促会
    2008.8.15 常坤”
    
    
    中原传来十九名爱滋病人被抓捕的消息;刚刚在墨西哥参加完世界爱滋病大会回到美国的常昆向大家报告这个不幸的消息,我在云乐忘返的锦城心如刀绞,中原爱滋病人的悲惨遭遇又一次像蒙太奇镜头一幕幕出现。他们在太平间改造的没有暖气的病房里两两紧挨着缩在棉被里瑟瑟发抖,我和胡佳菩萨被这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控制自己的热泪。而国家拔巨款为他们修建的二级爱滋病人带空调的专用医院,却被当地的政府卫生系统和医院互相勾结用作营业和赚钱用,没有人敢有异议,上蔡当地的农民作家为此写过一篇小说,至今也不敢发表,害怕被当局勾结公安打击报复,这是我05年和胡佳菩萨香港中文大学王博士去探访他们时见到的情形;他们在上访时一次次被装在麻袋里带回来;他们发病时痛苦不堪,有的割腕有的卧轨有的上吊有的喝农药;他们死时被医院榨干所有的钱被爱滋病榨干所有的肌肉,像一条干柴棍;他们被公安国保跟踪监控逮捕监视居住关押,他们家破人亡,求告无门,这个震惊世界血祸和国殇,有明确的首要责任人和肇事者,但他们全部逍遥法外升官发财有的还进入政治局成为国家领导人,成为人大代表和医院院长,受到国家机器的大力保护,而受害者却倍受欺凌和侮辱,只因他们无钱无权无势,是社会的最低层。政府包庇卫生系统和公检法沆瀣一气,剥夺了这群我们共业和苦难的受害者的话语权,幸亏有高耀洁胡佳,李丹,桂希恩,万延海,张珂,艾晓明,陈为军,杜聪,克林顿,杨洪,何大一,HLV感染者李喜阁,朱龙伟,段军等大心菩萨为他们呼吁奔走争取利益和种种保障,克林顿爱滋病基金会第一时间给儿童爱滋病感染者上千份的药品。
    奥运会面子工程烧掉人民几千亿的血汗钱,但这个向全世界宣布视人民如父母做人民公仆的中共到 现在都没有兑现给自己人民,国家政策的直接受害者,几百万爱滋病人二线救命药,落实足够的儿童用药,道歉赔偿,公诉卖血和输血的血头和肇事者。至今没有发文件普查血液。这是一个人民政府和责任政府有信念的政府十分应该做的事。是令你们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事,甚至比奥运还重要,人命关天,以人为本。
    呼吁全世界有良知的菩萨们和各国新闻媒体和国家政要敦请中国政府停止在奥运期间,非法逮捕关押爱滋病人,立即释放十九名感染者,他们有上访和游行表达自己心声的天然权利和自由。人民大于国大如天!!!
    
    
    
    血头!血祸!!血债!!!
    
    崩溃瓦解泛滥之前,紧争呼救!!!
    
    
    
    倡议请愿书
    
    
    
    
    
    弥陀佛大愿王,慈悲喜舍难量。
    
    眉间常放白毫光,度众生极乐邦。
    
    顶礼我的大恩大德恩师本焕老和尚,仁涛老和尚,清静般舟行者,净空老法师,秦光中心灵导师,阿丁朋措仁波切,萨嘎仁波切,钦祝扎西仁波切,阿丁堪布、索朗仁波切,释大愿上人以及出资近六万元送我到藏地学习噶嘛噶举的李居士等等利益帮助我亲近佛法活佛善知识的一切有缘众生护法檀越。没有这些恩师有缘众生,愚痴颠倒钝根陋智、背光合尘的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修福修慧、服务众生的机会,再再感恩顶礼!
    
    以我及人类共有的佛性的名义,向阿弥陀佛祈请加持降福予河南,安徽、江西、湖北、四川、贵州、陕西、河北等地因输血感染的一百万爱滋病患者及十多万名艾滋病孤儿。
    
    以我及人类共有的佛性的名义,向全中国全世界的有情生命及菩萨请求为一百万爱滋病患者及十多万名艾滋病孤儿成办一件离苦得乐的事。他们挣扎在死亡线上,绝望、无助、辛酸、痛苦、无辜。他们中间很多失去劳动力,父母双亡的成为了孤儿,他们需要治疗,需要一座艾滋病医院,孩子们需要一座学校——我们拿出自己积蓄的10%或者更多结成一张大网,托起一只只受伤的天鹅“如果有更多的人愿意结网,就会有更多的受伤的天鹅得救。”(艾滋病救援活动家:寒江月)
    
    缘起
    
    血头!血祸!!血债!!!
    
    “从河南卖血的鼎盛时期,全省超过230个血站,仅驻马店就就有39家。感染如此之快是由于将十多人的血液混在一起进行离心分离,得到血浆后再将血细胞注射回各人体内。只要有一个人是染者,就以每次十多倍的速度传染。由于只抽血浆,不像抽全血那样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有的人一年抽血三百多次,有时一天几次。这样更是加快了传染速度。几年后,绝大部分常年卖血者都被感染。其它感染途径还有针头不消毒。
    
    这些感染的卖血者将艾滋病毒传染给配偶,生下的孩子也被感染。于是在一些村,60%—80%的人口都被感染!
    
    这些被污染的血浆又进一步感染使用血制品的病人。如1998年南阳没收6280袋血浆,随机抽查101袋,竟有99袋感染艾滋病毒!
    
    其实不仅仅是艾滋病毒,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同样普遍的感染了卖血者及其家人。丙型肝炎同样是绝症。
    
    卖血不仅仅存在于河南、江西、安徽、湖北、四川、贵州、山西、陕西、河北等省份都有不少地下血站。甚至破获过以招工为名将民工长期拘禁以供无偿抽血的案件。最近开始有风声,湖北可能有大规模感染。
    
    全国全年卖血者数以百万计,到底多少人感染?
    
    在云南、广西、新疆等地则是以吸毒者共用注射器传染为主。全国已经没有一个省没有艾滋病毒感染者。广泛存在的色情业,也加速了艾滋病毒的传染速度。
    
    保守地估计,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已经达到一千万至一千五百万,联合国专家预测,如果中国不采取措施,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感染者将可能达到两千万。”(《中国有多少艾滋病毒感染者?》黄叶)
    
    2002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亚洲英雄”,被《商业周刊》授予“亚洲之星”称号;2003年获亚洲“拉蒙麦格赛赛”公共服务奖;2004年当选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度人物的妇科肿瘤病专家高耀洁说:“我收到万余封信,我见到千余病人,他们的传染源主要是:‘血祸’。如果再不能正视真相,引发防御不力,这些肇事者不但是中国的罪人,而且是世界上的千古罪人!(《鲜为人知的防艾路》高耀洁)
    
    艾滋病救援活动家、中国科学院天体物理博士生商丘东珍艾滋孤儿学校创办人李丹,23岁的他怀着助人救人的赤子之心来到商丘,他见到许多村民,他们因艾滋病而丧生的亲属多至想不起来。他见到几乎与他龄的男子们,形容枯槁,躺在床上等死。李回忆道:“我永远忘不了那些个坟堆,那是临时挖的,一点也不像坟墓。”李在大学里,看了电影《费城》,从那以后便开始和中国的防治艾滋病先驱万延海一道工作,李不顾父母和女友的反对,放弃了博士学位,来商丘创办民间第一个艾滋孤儿学校。疫情的严重性令李得出结论:“只有政府才有资源和财力帮助这些人……应该引起政府注意,促使政府行动。”“我们努力带头,但是政府跟不上。”他说:“我们揭露一个村庄的问题,政府有反应,但是仅针对那一个村庄,政府不肯承认有更大的问题。”(《艾滋病活动家开办官方学校受阻》菲利普.潘)
    
    “《好死不如赖活着》是独立制片人兼导演陈为军花了一年多时间拍摄的。是讲述中国河南省上蔡文楼村普通农民马深义一家的悲惨故事。五口之家其中四口是HIV阳性或艾滋病人。为此拍片,他四次被抓,被软禁并受到严厉的询问警告和上层的政治压力。为了完成这部影片,他不得不多次装扮农民,用化肥袋子装着摄像机,步行十里,胆战心惊潜入村子,在其它村民和病人的掩护下,偷偷地进入要拍摄的家庭,然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敢迈出农家小院半步,2004年5月,中国武汉电视台记者陈为军这部自费独立拍摄并制作的反映河南上蔡县因献血人为感染而感染HIV病毒农民家庭记录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字正腔圆的叙述,没有宏大的场面,整部影片的背景就是马家的小院,陈为军既是摄影师,又是导演,还要顾及灯光、录音、采访,整个剧组就是他一人。此片的完成,突破重重封锁转辗海外,先后被圣丹斯电影节、维也纳国际电影节、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等选中。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播出这部影片,包括HBO(两次播放),BBC.ARTE等着名国际媒体。一些基金会和国际组织通过了这部影片了解到这场灾难和一些真相细节,并迅速积极作出反应。陈为军在接受HBO记者采防时表示遗憾的是这部影片到目前还没有允许在中国播出。不过由于此片在海外广泛放映,目前,他所拍摄的文楼村已经成了中国艾滋病问题关注的焦点,村子里受感染和患病的村民已经开始得到了中国政府给予的一些免费基本医疗救助。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亲自到文楼村视察并走访了一些艾滋病患者家庭。这一切都表明中国政府开始对这场艾滋病灾难在态度上的转变和希望解决问题的愿望。据克林顿基金会公布的数字,中国大陆目前已经有10万艾滋孤儿,中国官方公布的艾滋病人和带病毒者有84万(克林顿基金公布的数字是85万,国内及国际上的一些专家学者和艾滋病防止工作者则认为更高,可能已超过一百万)。联合国预计到2010年,即不到6年以后,中国艾滋病人将达到一千万,这也意味着艾滋孤儿人数将持续增加。有关中国艾滋病情况,请参看美国战略研究中心艾滋病代表团2004年4月在中国的考察报告《解除中国的定时炸弹:推动中国艾滋病关注的发展势头》。网址在:http://csis.org/china/040617_china/AIDS_Timebomb_Chinaess.pdf。
    
    《好死不如赖活着》DVD义卖仍在进行。购买这样一张由有良心的中国普通记者历尽艰辛拍下的关于河南艾滋病农民命运,有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的记录片DVD。还希望通过华人团体、教会、慈善组织以及其它形式举办放映会,以及个人定购的网友,请与笔者联系。E-mail及地址和电话:
    
    寒江月:[email protected]
    
    力刀:[email protected]
    
    陈为军曾经对我坦言他的道德困境:通过这部电影,他成了名人,他觉得把自己名声建立在一个家庭的苦难之上,内心十分不安。而我参与越多,也越想到类似的道德困境:我只是在努力帮助一个家庭,一个女孩,还有无数艾滋孤儿,难道我熟视无睹?(《重在参与》寒江月)
    
    “在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和国际慈善援助机构的积极支持下,促跨国制药公司撤销了诉讼。抗艾滋药物的价格在最近4年里已经大幅度下降,从每个患者每年约一万美元下降到约150美元。经过各方面的协调和努力,目前南非艾滋病病情已出现好转趋势。
    
    可见,在发展中国家,政府和NGO在艾滋病防治中需要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对凭空遭遇无妄之灾的艾滋病患者表示深切同情和关注,对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多年坚持奔走呼号的孤胆英雄们表示最深切的敬意,呼吁将造成大面积艾滋病发生的主要责任人送上法庭的同时,希望政府更加切实地承担起责任,鼓励支持艾滋病患者建立信息交换网络,与民间救援组织和政府有关部门及时反映情况,务使有限的资源得到最优化利用。”(《镜头之外的思考——从<好死不如赖活着>说起》倪裳)
    
    “中国也有过类似但大多自政府推动的“爱国卫生运动”。但愿民间的力量能够及时跟进,显现应有的远见和人道主义的深度重视环境保护和卫生,促进公共健康包括艾滋病毒的防卫治疗,表达对贫困中的弱势群体的关注。让人欣慰的是,已经出现这样的声音和努力,虽然难以获得外界的关注,但至少陈为军用手中的镜头调整着焦距,独特的情感、画面和卓越的坚韧,为世人展示了那些被刻意忽视的角落和人群。生命之树上的所有枝叶之间,包括人类、动植物和微生物,既有互存互惠的可能,又有食物链条中的环节关系,当然还有生存上互相竞争、敌对甚至置于死地的情形。
    
    人类与艾滋病毒之间在谋略和生存上此起彼伏的争斗,也是地球上生命图谱和文明演化中的一部分。同样,人类共同体内国家、民族、文化和个体之间,也存在着纵横交错的利益经络。对艾滋病人以及生活于乡村的弱势群体必要的关注和救援,是文化成熟和现代群体共同成长中的关键一环。”(《艾滋病对文明的冲击和检验——<好死不如赖活着>引发的联想》蓝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既使身心诸苦中,如此愿心永不退。”(《大方广佛华严经》)。
    
    所有功德普皆回向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一切具格上师大德圣贤僧及佛法的传承者;
    
    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天龙八部,龙天护法,本地土地龙神;
    
    回向一切有情累世父母,师长,冤亲债主;
    
    回向一切螈飞蠕动,山河大地,草木森林;
    
    回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刀兵不起;
    
    回向所有战争阵亡将士,无祀孤魂。
    
    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愿以此功德,壮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僧宝不思议,身披三事云衣,浮盃渡海刹那时,赴感应群机,堪作人天功德主,坚持戒行无违,我今稽首应遥知,振锡杖提携,我今稽首应遥知,振锡杖提携。维摩吉经云:菩萨视众生爱之若子,众生病菩萨亦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圣经云:上帝爱人。爱人是基督唯一最喜欢的事。)
    
    
    
    
    
    南无阿弥陀佛!
    
    嗡嘛尼悲美吽!
    
    
    
     忏悔释迦比丘尼妙觉
    
     2008/8/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拍卖色如天相的蓝色青金雕刻的观音菩萨的缘起/妙觉慈智
  • 妙觉慈智:坐看雪落时—— 一样洁白一样情
  • 妙觉慈智法师:呼吁当局奥运前下“罪已诏”,修其德大赦天下以避灾祸
  • 妙觉慈智:关于西藏告世界宗教界菩萨们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法师:关于WILLIAM SCHUE的“沉默的维吾尔族”有感
  • 妙觉慈智法师:阿弥陀佛慈悲 我有个小小的梦想
  • 妙觉慈智法师给新民党代主席郭泉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法师:告世界人民和世界政府领袖倡议书
  • 妙觉慈智法师给一位基督菩萨的第二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法师给一个基督教菩萨的公开信
  • 妙觉慈智:今天是个特别高兴和喜悦的日子
  • 妙觉慈智法师写给仲惟光菩萨和草堂读书会同仁的公开信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妙觉慈智法师呼吁有关当局,避免更大冲突,公开向地震死难儿童家长道歉!
  • 妙觉慈智法师今天凌晨被中共警方带走
  • 妙觉慈智等佛教界人士发起普贤行动,声援救助胡佳及其家庭
  • 常惭愧僧/妙觉慈智:给李长春菩萨的一封公开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