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6日 来稿)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
     (博讯 boxun.com)

    
    中国只能是金牌大国,而不能成为体育大国。
    
    成为体育大国,要从全民的体育运动看,而不是从金牌的多少来看。金牌反映了一个国家的体育运动的实力,但更重要的是这些金牌是如何取得的,或是如何被制造的。
    
    优秀运动员的产生,除了先天的条件以外,就是后天的有钱和有闲的物质条件和人们队体育的热爱和重视。澳洲符合这个条件,相当多的人家的后院有游泳池和网球场,而公共的体育设施更是星罗棋布;而中国的有钱和有闲,是人为的,是国家行为。
    
    澳洲的运动员产生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中国的运动员的产生是依靠国家的力量。富余的澳洲人有钱从事体育运动,中国政府有钱,或是说,他们有权分配中国人的财富,可以把从中国人那里拿来的钱,按照自己的意愿支配。去制造运动员,或准确的说,制造金牌的获得者。
    
    而有闲,就存在更大的不同。澳洲人的闲是他们自己生活中真正存在的闲,而中国运动员的闲,是国家人为制造的闲,是剥夺了运动员的正常发展后的不得不闲。
    
    澳洲不是没有职业运动员,但都是在运动中表现出色后,从业余运动员转为职业。而且只是限于很少的商业性体育活动,澳洲的足球队员都在欧洲踢球,我现在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作为英国人后裔的澳洲和美国人都不喜欢足球。可能是嫌踢了半天也进不了球而不过瘾,他们喜欢更具有对抗性的橄榄球和澳式足球。澳洲的体育精英都汇集在澳式足球队里,澳式足球根本没有国际比赛。澳洲才不管什么为国争光与否,而要强迫这些人转业。
    
    澳洲的运动员的培养,也不是不注意从小做起,但因为澳洲的小学生的学习不象中国,在知识性的学习外,仍然有大量的时间和空间给孩子们发展。就是一些有前途的孩子的训练,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正常教育,现在去北京参加奥运的澳洲运动员,大学生,甚至医生,律师都有。真正是业余的运动员。
    
    澳洲有中国的教练在训练这里当地的孩子,有家长把教练告上法庭,因为中国式的训练强度太大,最后中国教练没有事情;因为每个孩子是自愿参加的,如果孩子和家长不喜欢这样的训练方式,可以退出。澳洲只有控告教练的训练过于严厉的,没有控告训练影响孩子的正常发展和正常学习的。因为没有人敢为了训练孩子而影响孩子的学习和发展。
    
    而中国少年体校,甚至从幼年开始的训练,除了体育就是体育,为了一个金牌,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失败者,真正是一将成名万骨寒。中国是开了无双的金牌制造工厂。而废品远远多于成品。
    
    前苏联,东德都是典型的金牌制造者。集权国家的体育就是政治。为了金牌,最黑暗的是东德。如让女性怀孕再打胎,因为怀孕后女性的体能会增强,而服用兴奋剂等危机运动员的健康的国家行为更是屡屡曝光。西方国家的服用兴奋剂多是个人行为,而集权国家的服用兴奋剂是国家的强制行为。
    
    
    
    以人为本,就应该是澳洲的体育大国,而不是中国的金牌制造国。
    
    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四川地震救灾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张鹤慈
  • 请换一个思路看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客观/张鹤慈
  • 张鹤慈:到底怎么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
  • 张鹤慈:西藏独立问题的探索。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